笔趣阁 > 唐谋天下 > 811 醋意
花吉拿着刚刚从成都府递上来的狄仁杰奏章,一路小跑着来到了皇后的蓬莱щЩш..1a
  
  当李治跟武媚听到花吉恭敬的递上奏章,说出是成都府的奏章时,两人的心里则都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皇室宗亲的处置在上一封奏章上,已经清楚的禀奏了,包括房陵公主的死,都做了详细的说明。
  
  但上面并没有哪怕一个关于剑南道官场上,官员名字的出现,以及对他们的处置。
  
  而今这一封奏章与刚才那封相隔不过半天便递了上来,显然狄仁杰对于如何处置剑南道众多官员,已经有了决定。
  
  或者说,李弘已经决定了是重组剑南道官场,还是继续沿袭以前的剑南道官制,怕是都在这一封奏章上了。
  
  李治看着放在眼前的奏章,并未在第一时间打开,而是静静的望着那奏章的封面看了又看,才缓缓开口道:“三省六部有多少人打算前往剑南道?”
  
  “回陛下,太子殿下并没有给三省六部任何旨意,现在三省六部的主要官员,并没有人离开长安前往剑南道治所成都府。”花吉紧忙把从尚书省得到的消息告诉了李治。
  
  “皇后以为呢?”李治翻着眼睛看了一眼武媚问道,身后的小丫头李令月,这个时候又开始卖力在给她母后按摩着双肩。
  
  “您是皇帝,您来拿主意吧,李弘没有给三省六部任何讯息,这是等着您给他善后剑南道事宜呢。”武媚笑了笑,眼睛从那份奏章上挪开。
  
  两个人揪心的是,这份奏章里可能出现的人名,怕是都将会被罢官免职,或者是直接放入大牢内了。
  
  剑南道官场的地动山摇,显然是不可能阻止的了了。
  
  “您……您们为何不先看看奏章再说呢,万一皇兄大发慈悲,剑南道一个人也没有动呢?”李令月缩着脖子看了一眼李治,悄悄说道。
  
  “你以为你皇兄是那样的人吗?”李治白了“马屁精”一眼,冷冷的说道。
  
  “那可说不好,反正皇兄在青城山遭受了游侠的刺杀,那为首的女游侠就没有被皇兄惩治,啥事儿也没有,这不现在正跟着白纯在回剑南道的路上。”李令月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立刻出卖李弘喜好美色的本质。
  
  “你皇兄是出了名的见了美人走不动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但凡跟他有过交集的女子,只要身段、相貌上佳,都被他划拉到了东宫里了,就连倭国、大食的公主也没有放过不是?一个女游侠,估计就是伤到了他,只要长得漂亮,你皇兄啊……完全是可以做到概不追究、网开一面的,对了,你不是一向还比较支持你皇兄,在美人儿一事儿上的行事方式,怎么今日却突然告起状来了?”武媚说道最后,才想起这不符合李令月平时对她皇兄的行径啊。
  
  而旁边的某人,心里则是对李弘在这一方面充满了浓浓的羡慕嫉妒恨,这不孝子也不知道积了什么德,这眨眼间就已经是妻妾成群、身边美女如云了。
  
  而且看那太子妃裴婉莹等人的和睦相处,一点儿都没有吃醋暗斗的样子,让他心里更是羡慕嫉妒恨,不像自己似的,出征一趟安东,虽然弄回来了两个美人儿,但若有若无的因为皇后的关系,自己就是不敢向李弘那般似的,明目张胆的接到宫里来。
  
  李令月撅了撅小嘴,两只小手在武媚的肩膀上不停,嘴里嘟囔道:“还能是什么事儿啊,婉儿听到此事儿后就开始闷闷不乐了,深怕皇兄把她给忘记……。”
  
  “不对啊,李弘跟上官婉儿的事儿……这……上官仪同意了?”李治脑门子上明显写着羡慕嫉妒恨,诧异的看着李令月问道。
  
  “不知道,但婉儿每每在上官仪跟前兴高采烈的谈起皇兄,哪怕是稍微露出爱慕之情,她爷爷都是跟老年痴呆似的,只会笑呵呵的点头附和,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李令月耸了耸肩膀说道,老年痴呆这个词儿,还是上一次跟皇兄前往宗室时,看着一位痴痴呆呆的亲王,李弘偷偷告诉她,这便是老年痴呆的状况。
  
  李治无奈的摇摇头,小一辈的事情不去理会了,何况上官婉儿跟李弘,在皇宫里眉来眼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至于往后的事情,由他自己折腾去吧。
  
  武媚敏锐的察觉到了李令月嘴里,上官婉儿心里因为那女游侠而兴起的一丝丝醋意跟担忧,不过李弘往东宫划拉女子,她倒是很愿意的,所以也并没有把此事儿放在心上。
  
  那份奏章终于被李治打开,果然是如帝、后二人所料,那长长的名单看的李治差点儿直接就当场犯了眩晕症,剑南道总共大大小小官员名字七十八人,都被李弘罢官免职、或是追究责任。
  
  武媚拿过奏章时,还没有任何表示,肩上两只小手的主人,已经开始咋舌了,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大唐,一下子就罢免问罪七十八名官员这么重大的事件。
  
  张口结舌之余,倒是发现她母后很是镇静,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扫了一眼那上面的名字,悠悠的说道:“这要是加上那些皇室宗亲,剑南道官场一下子空出了一百多个官职,陛下,此刻虽然有狄仁杰坐镇剑南道,但三省以及吏部等,都得派人即刻前往剑南道辅佐狄仁杰处理剑南道事物了吧?”
  
  李治脸色写着一丝不满跟不服气,狠狠的摇头自嘲道:“朕这个皇帝现在当的,成了他李弘的臣子了似的,这些年都是给他李弘善理后事,等他回来了后,谁也别拦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说完后,也不理会武媚跟李令月母女两人,背着手就走出了蓬莱殿。
  
  望着李治背影的母女两人,只是隐约听到李治吩咐着花吉,召集三省六部的官员前往紫宸殿。
  
  从剑南道进入岭南道则便是需要跨越一道天堑:长江。
  
  而也是因为长江的存在,使得大唐朝廷对剑南道可以形成有效的控制,但对越过长江后的南诏,则就不像是对淮南道、江南东西两道那般好控制了。
  
  地形复杂、多山密林,使得大军在进入剑南道后就已经变得异常难行,而当费力的越过长江,进入岭南道后,密林与湿热的空气,以及多雨的天气,便迫使着从京畿道而来的人们,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不良反应。
  
  两百多人的队伍在跨越了长江,穿梭密林与群山之后,便是一条唯一的官道,前往南诏“王城”太和城的官道。
  
  无法、无天、袁恕己、郭侍奉等人,已经在此久久等候,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被李治晋封为云南王的细奴逻,以及他的父亲舍龙,包括他的儿子逻盛炎。
  
  在这些人的身后,则是由南诏的众臣与袁恕己、郭侍奉率领的浮屠营分列两侧,等候着迎接大唐的太子殿下李弘的到来。
  
  细奴逻与他的父亲并不是很相像,但细奴逻与他的儿子逻盛炎,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年轻十几岁的细奴逻,而这一次大唐的大朝会,细奴逻则是只派了手下前往长安拜贺,并未让其子逻盛炎前往。
  
  所以细奴逻在得到大唐太子李弘将要到达太和城时,眉头一连皱了三四天,他不知道大唐太子此举,是因为自己对唐王朝的不尊重,还是说真是大唐王朝要借道,只是单纯前往安南都护府的宋平府。
  
  两百人的骑兵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战车在前行,从行走的气势上并不能发现,这是一支老师远征,身心疲惫的小股部队,而是给人一种沉稳如岳、杀气凌厉的感觉。
  
  黑色的甲胄、整齐的战马,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光芒的兵器,都让人不敢小觑这一支只有二百人的骑兵。
  
  “是否是殿下已经到来?”细奴逻眯缝着小眼睛,远远眺望着,而后对身前的袁恕己问道。
  
  “应该是吧。”袁恕己露出微笑,看着细奴逻的小眯缝眼说道。
  
  袁恕己不过三十来岁,而细奴逻也不过是四十岁上下,两人从第一次见面,就没有给彼此留下好感。
  
  特别是当袁恕己、郭侍奉与无法无天汇合后,四人率领着浮屠营的八千人,到达南诏的都城太和城下时,竟然在太和城外扎营一宿,才被细奴逻“请进”了太和城。
  
  而在接下来的欢迎宴会上,细奴逻一直对无法无天率领的四千浮屠营,严密看守的蒙着黑布的马车充满了好奇心,旁敲侧击的向袁恕己等人打听着。
  
  只是让细奴逻失望的是,无论他怎么问,人家都能回答的滴水不漏,而且人家因为身为太子殿下的中央军,也并没有把自己这个大唐皇帝赐封的云南王放在眼里。
  
  在喝酒时,甚至敢掠过自己的儿子,直接跟自己较劲,两人面不改色的一连干掉几大碗酒,眼神却是从淡淡的无变成了凌厉的敌意,谁也看谁不顺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