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谋天下 > 799 折冲府

  李弘决定连夜前往成都府粮仓,看看素有天府之国美誉的成都府粮仓,是不是如传言那般,堆满了各种不同的粮食!
  
  还是说,那些粮仓就如同民间流传的一样,其实都是徒有其表,实际上都是沙子参杂着粮食,用来骗道监察使跟户部、司农寺的。
  
  当温柔穿上衣服,神情窘迫的从屋内走出来时,才发现根本没有人在乎她是从哪间房间里面出来,包括他的十几个师兄弟,范怀义等人,都被亲卫队看押着准备出发。
  
  而面色苍白、神情萎靡不振的权善才与苏宏晖,面对太子李弘手里的单据跟质问,只是落寞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不说。
  
  李弘冷笑了一声后,甩手便把一沓厚厚的单据甩在了两人脸上,两人感受着脸上掠过的生疼,依然是无动于衷的站着,而后才在尉屠耆的推搡下,上了马背。
  
  “上马,立刻出发。”这是李弘经过温柔旁边时,对温柔说的一句话。
  
  “去……去哪里?”温柔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为自己脱的衣服,但心里一直认定是李弘。
  
  那么自己的身子岂不是就被太子殿下看光了?所以此刻哪怕是条件反射的问李弘去哪里,也是低着头神情尴尬,心如小鹿乱撞般。
  
  “成都府粮仓。”李弘示意花孟给温柔牵过一匹战马,而后自己率先翻身上马,看了看火把照耀的两百多人队伍,随即便向青城山外面的方向驶去。
  
  成都府的粮仓一直处在成都与青城山之间,两百多人的队伍如果加快速度,一个多时辰便足矣赶到。
  
  成都府内房陵公主的府邸内,长年累月的只在几个主建筑四周点燃了灯火,其他地方则是一进入黑夜后,便就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充满了幽深与神秘。
  
  原本坐在正厅闭目养神的房陵公主,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对着空空荡荡的正厅说道:“让李倩他们立刻启程,前往成都府粮仓。”
  
  话音落地后,门房便静静的站在了门口,冲着房陵公主行礼后,便转身要离去。
  
  “慢着。”房陵公主拿起旁边的拐杖,颤巍巍的老态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脚下在正厅内快速的踱步,沉思了下继续说道:“备车,老身跟着一同前去。”
  
  “是,长公主殿下。”回过身的门房,冲着房陵公主再次行礼,而后便加快了步伐,往前方走去。
  
  李倩等人接到房陵公主的消息时,脸上的表情除了茫然不知所措外,便是一连串的问号,不明白大晚上的房陵公主,怎么突然间要兴师动众,召集所有人要立刻前往成都府粮仓。
  
  但不管如何,从来没有违抗过房陵公主命令的几人,依然还是在愣神之后,立刻开始着手准备前往成都府粮仓。
  
  老地方汇合,这自然指的是房陵公主的府邸处,从成都府前往成都府粮仓的必经之路,必然是要经过房陵公主的府邸,而这也是前往青城山的一条最为宽敞、平坦的道路,也是各路商贾最喜欢走的一条管道。
  
  李倩等人匆匆从他们的小院里走了出来,身边除了几个家臣外,便再无其他人,但即便是如此,一行人加起来也达到了二十来人之多。
  
  白纯静静的望着十几骑消失在巷口,身旁的狄仁杰脸色同样平静,直到马蹄声渐渐远去后,才开口说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啊,权善才、苏宏晖被太子殿下强留,看来还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了。”
  
  扬武站在白纯的身后回头,只见一个人影快速的跑了过来,只是在距离白纯等人十几步的距离时,便停了下来。
  
  扬武快速的走了过去,从那个人影手里接过了一封密信,而后轻声对那人交代了一声后,便手持密信跑过来递给了白纯。
  
  白纯深吸一口气,明亮的眼神从来没有离开过,李倩他们一行人消失的巷口,接过扬武递过来的密信,飞快的看了一遍后,不由自主的双手一颤。
  
  “怎么?可是有何不妥?”狄仁杰敏锐的察觉到了白纯的异常,心头瞬间一紧,急忙问道。
  
  白纯眉头紧皱,像是在纠结着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把密信递给了狄仁杰,让其自己看。
  
  狄仁杰接过密信,同样是飞快的扫过,看完后神色也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这是想要干什么?真要谋反不成?”
  
  “不清楚,但房陵公主我需要亲自去盯着她了。”白纯回过头,看着狄仁杰说道,看似在征求狄仁杰的意见,但神情却是显得极为坚定。
  
  狄仁杰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拿着那封密信不停的踱步,而后分析道:“李倩他们显然是受到了房陵长公主的指示,所以才会连夜动身。四大家族也是同时有了异常,他们同样很重要,必须在今夜控制起来。但……这五百名不明身份的人,这些人如果连夜进入成都府,其造成的后果同样不堪设想,查不出来吗?”
  
  最后一句话,狄仁杰在说的时候,则是面对着扬武问的。
  
  扬武随即向暗处招手,只见刚才送信的精卫跑了过来,平常到不能在平常的面貌,哪怕是狄仁杰这个专门以办案为主的大理寺卿,见到此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庶民百姓,巴蜀之地的庶民而已。
  
  “我们无法靠近他们,但他们看起来很像是兵士,防范极为严密,警惕性极高,在成都府外出现不到半日,但很快就扎下了进可攻、退可守的简易营地,远远望去,穿着打扮都是我唐人的衣着,看不出其他异常来。同样也不知道他们受命于谁!”精卫把分析后的信息告诉狄仁杰道。
  
  “会不会是太子殿下……。”狄仁杰有些疑惑的说道。
  
  “不会的,殿下不会无缘无故的放五百人在那里,而且这也不是殿下的风格,就算是殿下临时起意暗中安置五百兵士,我们就算是得不到消息,但也应该会有人通知我们,不会连精卫都无法靠近的。我觉得会是房陵公主自己的人手。”白纯冷静的分析道。
  
  “房陵公主?她安置这些人的用意呢?做什么?我狄仁杰总共就四个人,完全构不成威胁,而且我们并没有打草惊蛇,今日李倩还联络我,明日在百花潭见面,而白小姐您自从到成都府后,基本上还没有人知晓,这是不是可以说明,显然不会是防备我们而为?”狄仁杰脑袋有点儿疼,心中带着半丝希望否认道。
  
  他最害怕的就是与皇室宗亲打交道,但越是这样,太子殿下却越是逼着他去与皇室宗亲交集,元日的长安城,如今的成都府,殿下一步一步的紧逼着自己与皇室宗亲对立起来。
  
  李倩等人还好说一些,越王、曹王一死,他们也不过是亲王子嗣,影响力跟威望就要差了很多了,甚至再过两三辈人,他们与皇室的关系就会自然而然的越来越远,自己如今处置起来,顾虑也会小一些。
  
  但如果跟房陵公主打交道,他打心底里不愿意,这可是先后得到高祖、先帝与当今陛下恩宠的公主,在皇室一脉中,虽然当年品行有缺,但如今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当年的曹王跟越王。
  
  甚至在陛下的心里,房陵长公主这个长辈,可算是陛下为天下人树立的一个孝敬的楷模,如果自己不小心捅了这个马蜂窝,那么陛下跟天下人还不知道如何看待他狄仁杰了。
  
  “不管如何,殿下的安危为重,这五百人的动向与房陵公主府邸的动作,我需要极为留意才是。如今殿下身边只有亲卫队两百人,浮屠营早早就随袁恕己、郭侍奉继续南下了,成都府折冲府此刻无法调动,除非是真正起了冲突之后才能调动。而且……何况这些人的忠诚都很值得怀疑,他们到底是忠于朝廷,还是说忠于越王残余跟权善才等人,这些都很难说,铲除四大世家或许他们只会出工不出力,但保护太子殿下,怕到时候只会置殿下于危境了。”白纯心中很担忧如今李弘的安危,不知道他为什么身入成都府后,还要把浮屠营率先调离,难道就不知道剑南道官场就像铁板一块,真是愁死人了。
  
  狄仁杰颇为赞同白纯的分析,不时的连连点着头:“是啊,成都府的几个折冲府,大部分都是越王那时候承建的,其中多少人忠于我大唐确实很难说,官场又是盘根错节,固若金汤,想要拿他们为己用确实很难,只要不在这个时候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就足够了。”
  
  “但狄大人如果要缉拿四大世家,却是离不开他们的站脚助威,即便是四大世家与这些折冲府都有利益往来,您今夜肩上的担子,以及您的安危您都得小心谨慎才是。”白纯终于转过头,看着苦笑的狄仁杰说道。
  
  “多谢白小姐关心,狄某自辞官那日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巴蜀之地一役,怕会是狄某一生最为惊心动魄的时候了,但白小姐放心,狄某既然当初应了殿下的差事儿,自然不会中途而废。只是……。”狄仁杰拂须沉吟不语,接下来的话,想来自己不用说,白纯都应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