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谋天下 > 729 文化的传播

729 文化的传播


  看着史官抱着刚刚记录着他与大津皇子的谈话的史册往门口走去,李弘紧忙追了上去:“等一下,咱俩商量个事儿行不行啊?喂,你别跑,你听我说啊。”
  
  但在大津皇子离开后,史官整理好了史册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至于身后传来的太子殿下的声音,他就当作没听见。
  
  总之,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跑。
  
  不然的话,如果被太子殿下拦住,则是一定会让自己销毁史册上面,关于太子殿下他自己的一些皇室秘密的。
  
  谁能想到,这一次的史册记载,竟然记载出了太子殿下有血脉流落在海外的秘事,不行,这事儿必须禀奏陛下与皇后,请他们定夺才行!
  
  大唐皇室的血脉遗落到倭国,这可是比江山社稷更为重大的事情,不单是关乎皇家颜面,而是关乎着大唐江山盛世、绵延百年的天大问题。
  
  不过李弘的忧虑完全是多余的,他以为通过史官就可以隐瞒自己与大来皇女之间的事情,却不知道,大来皇女早就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
  
  大津皇子如果办砸了身为遣唐使臣的事情,那么大来皇女的后手便是直通“天庭”,亲自给大唐的皇帝与皇后上疏,说明自己与太子殿下之间的事情。
  
  所以,当李弘呆呆坐在书房发呆,连小雪与夏至跑进来都没有发觉的时候,大明宫内的老两口子,已经是一个气的脸色铁青,一个是柳眉倒竖了。
  
  浑然不知自己的事情,已经被父皇跟母后知晓的太子殿下,摆脱了脑海里关于大来皇女这一棘手之事儿后,开始琢磨着如何让倭国的遣唐学子们相信,他们是华夏民族的后人,如何让他们相信,大唐的百姓是他们的祖宗这一件事情呢?
  
  轻轻在小雪丰满的臀部拍了一巴掌,紧致的柔软、细腻又带着弹性十足的诱惑,让他手感满满。
  
  看着小雪俏脸微红,如水般的眸中带着丝丝风情,李弘在郁闷之余,也算是从小雪与夏至身上,得到了一丝舒缓神经的方式。
  
  示意小雪去把颜昭甫与苏敬找来,如今两人在孔志约被李弘当年罢免后,便开始由原本担任国子监祭酒的颜昭甫负责弘文馆,而当年的考官苏敬,则成了弘文馆大学士,负责弘文馆的受学一事儿。
  
  如今两人的权利,在经过一系列的改革后,俨然已经大了很多,除了国子监与弘文馆两院外,整个大唐的学堂,包括五姓七望自己出资建造的地方学堂,以及安西往西至吐火罗等地的唐人学堂,则都是由他们负责。
  
  国子监、弘文馆、崇文馆三者,俨然已经成了高等学府兼职上一世教育部般的存在。
  
  夏至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李弘,看着李弘成心不搭理她,自顾自忙着桌上的奏章时,再也不忍不住的问道:“不会是真的吧?”
  
  李弘手里的笔一停,僵在半空问道:“什么不会是真的?”
  
  “你让奴婢与小雪负责把门,奴婢与小雪可都听见了。”夏至小声的附在李弘耳边说道。
  
  “可能是真的,但不要告诉任何人,更不能让父皇与母后知道。”李弘扭过头,正好看见夏至吹弹可破的白皙脸颊,忍不住在那诱人的红唇上亲了一下叮嘱道。
  
  “这个大来皇女……心思也太缜密了吧?竟然连您都敢算计,但一想到您有……。”
  
  “行了,打住,此事暂时到此为止,这才几个月?而且就算是真的,到时候大不了派人前往倭国要回来就是了,不值得费心劳神的去琢磨。”李弘话语刚落,就看见颜昭甫与苏敬行礼后走了进来。
  
  颜昭甫与颜令宾之间的关系,李弘曾经私下里已经问及过,而颜昭甫在模棱两可的回答中,隐隐约约也算是给了李弘一个明确的答复,那便是颜令宾确实是货真价实、正宗的颜氏后人。
  
  李弘并未从一开始便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说出来,而是与颜昭甫、苏敬二人坐在书房内天南地北的闲扯着,总之就是没有扯到正题上。
  
  就在颜昭甫与苏敬一头雾水,心中疑惑着今日为何太子殿下,突然有闲暇时间,请他们来崇文殿喝茶的时候,李弘终于还是扯到了正题上。
  
  这么多年来,之乎者也一直是对于倭国遣唐使的重中之重,于是到了现在为止,每一个在大唐学成回到倭国的遣唐学子,都能够把大唐的经史子集信手拈来。
  
  但说道对于大唐的一些新的文化乃至技术,这些遣唐学子,则是丝毫不懂其学问,这也是让大来皇女气馁,一直想要突破大唐给予他们桎梏的地方。
  
  而如今,李弘既然答应了大津皇子,同意那二百遣唐学子来弘文馆受学,那么在教授经史子集之余,是不是应该再教授一些别的呢?
  
  按照他刚才对大津皇子的旨意,以后倭国皇室在祭拜先祖、天神时,首先要先拜大唐皇室,那么就应该有个名正言顺的论据才行。
  
  所以,大唐的历史教科书便出现了,而且是专门针对倭国、高句丽、新罗、百济的历史教科书,便在这个时候形成了一种的文化姿态。
  
  先秦徐福自然而然的被大唐在教科书中所推崇,而由徐福引发下来的史书记载,则是让颜昭甫与苏敬,从先秦古典中找出更多大量的,关于徐福与倭国、平原广泽(九州岛)之间的主从关系,从而使得倭国乃徐福之后的记载,深入倭国钱塘学子的内心,变得更加难以被撼动,成为他们血脉之中的文化属性。
  
  大唐时代,僧人与僧人之间,民间与民间、官家与官家之间本身来往就很密切,而且,这个时代的人们,为了彰显两国关系的友好与亲近,无论是倭国人,还是唐人,在相谈时,则都会提及徐福此人,以此来显示倭国与大唐的亲密关系,从而博得大唐对倭国的好感。
  
  但从来没有人想过,把他当成一种文化,直接灌输给倭国人,从而等待百年以后,或者千年以后开花结果。
  
  所以,李弘在寻思良久后,便想着从更深、更远的文化与历史中入手,而后把徐福的事迹列入到倭国百姓的血脉之中,从而在不久的将来,让徐福或者大唐皇室,替代他们的天神,成为他们的神!
  
  当然,这个目标根本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实现的,文化的传承就像庄稼的播种与收割一样,你首先需要在合适的土壤中,撒下能够成活的合适种子,而后再耐心的经营、灌溉、打理,才能期待着有朝一日结出你想要的果实。
  
  高句丽、新罗、百济同样被李弘如法炮制,如今这三国,也开始学着倭国,往大唐派遣学子来学习一样,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学子来到长安或者洛阳,或者是在幽州等地受学。
  
  所以,李弘更加不可能让上一世,举着无耻的棒子,剽窃中华文化的贼子,再有得逞的机会。
  
  这个时候给他们种下华夏民族乃是他们祖宗的观念,想必以后要是再剽窃,就是不孝、不忠,大逆不道了吧。
  
  箕子是中国商朝末年遗臣,名胥余,称箕子(畿内采地之爵)。
  
  箕子与比干微子并称为商纣王时期的‘三贤’,也就是孔子在《论语·微子》中称赞的“三仁”。
  
  《汉书·地理志》记载,箕子入朝鲜后,带去了先进的殷商文化。
  
  他以礼义教化人民,又教给耕织技术。受殷商文明的影响,朝鲜半岛社会有了迅速的进步,也产生了他们最早的成文法——《乐浪朝鲜民犯禁八条》。
  
  当李弘把这样的想法,与如何形成传承文化,一直传承给高句丽、新罗、百济、倭国,告诉颜昭甫与苏敬时,让他没想到的是,两人竟然眼睛亮的放光。
  
  像是在荒野里饿了好几天的狼见了羊一样,露出了极度贪婪、狂热的味道。
  
  更让李弘高兴的是,颜昭甫的叔父颜师古,当年还曾经为《汉书》作过注!
  
  那么如此一来,由他与苏敬来编纂一本关于箕子与徐福,传播文化,成为四国先祖的教科书的事情,则就是变得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与名正言顺了。
  
  李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文化的传承与播种,看似极为简单的事情,但是想要把他扎根实现,等待着开花结果,无论对于哪一个民族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庞大的工程,而李弘这样做,只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
  
  远在万里外的戴至徳如今在土蕃已经快十年了,但所取得的成就,依然是慢如龟速,想要用一种文化取缔另外一种文化,哪怕是那种文化落后的刚刚开始,还处在萌芽状态,但其过程也是极为艰难与复杂的。
  
  中华文化的伟大以及他强大的融合性,自然是李弘的信心来源,放眼大唐周边,哪有一寸土地,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
  
  只不过是影响多少而已了,而他现在所做的,不过就是把这种影响力,捆绑着人为的播种痕迹,加大力度的播种到大唐的周遭,从而形成一个真正的大中华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