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天下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妖孽之争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妖孽之争

原本吕布和兀突骨两人,正面硬打硬,虽然吕布稍处下风,却也差距不大,不会有太大影响。
  
  如今好了,一直用硬直战术的吕布,忽然改变手段,不再硬接,而是想凭借方天画戟之利,重创兀突骨,一击定胜负。
  
  谁知道方天画戟并未对兀突骨造成重伤,反倒吕布自己被铁蒺藜骨朵砸中,伤势比兀突骨肯定严重多了!
  
  不只是月婵众人,便是无数观众,也是颇为无语。
  
  此外,众人更震撼兀突骨的恐怖防御。
  
  方天画戟可是著名异宝,削铁如泥,没想到竟然只能堪堪斩破兀突骨的表皮。
  
  “看吧……这蠢货,没救了……好好的长戟,被他当棍使,还偷袭不成反中招……”
  
  独孤伽罗不知是否受武信之前极力“抹黑”吕布的影响,对吕布极为看不惯,不予余力地批判贬低。
  
  “……”
  
  包括武信在内,众人无语。
  
  事实确实如此,明知兀突骨擅长力量和刚直战法,相对较为笨重迟钝,吕布还选择硬战,让人无语。
  
  黄忠较为忠厚,摇了摇头应道:“实际上,吕布应该也是擅长硬战,较为灵活敏捷,那也只是相对兀突骨而言……”
  
  独孤伽罗没好气啐道:“擅长使戟者,基本是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才能发挥出长戟的威力。可吕布呢……”
  
  “他低估了兀突骨的防御,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和方天画戟的锋利吧!”黄忠只能如此颇为无力地解释道。
  
  “噗……”
  
  落地踉跄站定,吕布狠狠吐了口鲜血,双眼发红,有些疯狂地盯着兀突骨喝道:
  
  “再来……”
  
  话落,立刻冲向兀突骨,手中方天画戟狂挥猛舞:
  
  “鬼神乱舞!”
  
  强大力量和速度的冲击,卷动气流如浪澎湃,又有方天画戟锋芒迅掠,状若锋芒密布的绞肉机。
  
  受伤而凶性大发之下,吕布终究是率先施展了绝招,不再单纯依靠肉躯力量了!
  
  “哧……”
  
  兀突骨咧嘴一笑,状若异兽咧牙,让人望之心颤,不寒而栗。
  
  薄甲撕裂声起,兀突骨一举撤掉身上残破的薄甲,裸露出上半身……
  
  “嘶……”
  
  “啊……”
  
  “这什么怪物啊……”
  
  兀突骨一亮出上半身,擂台外便掠起无数倒吸凉气和惊呼的声音。
  
  只见……
  
  虎背熊腰的兀突骨,上身肌肉盘结,极为精壮健硕。
  
  但是,浑身长满了浓密黑毛,胸膛和两肋处,还长着蛇鳞般的黝黑鳞甲。
  
  乍看上去,兀突骨就像是人立的黑熊、魔猿,还是长着鳞甲的那种……
  
  原来刚才方天画戟受阻,并非兀突骨穿戴内甲,而是他自身长着的鳞甲!
  
  这还是人吗?
  
  毛多得恐怖就算了,竟然还身长鳞甲!
  
  之前众人还只是有些戏谑地说兀突骨是化形的异兽,如今看来,似乎真是那样?
  
  “兽王冲撞!”
  
  兀突骨可不管众人的想法和议论,撤掉身上累赘,直接就笔直冲向锋芒密布的猛烈漩涡,硬生生演绎出黑熊或暴猿冲撞的情形。
  
  “轰……”
  
  沉闷轰响声起,狂暴状态的吕布,被兀突骨撞得横空跌飞十数米,落地踉跄十数步,如刀雕刻的五官,红白交接。
  
  不过,兀突骨的腹部、胳膊等处,却出现了十数道伤口,嫣红鲜血泌出,显得颇为凄惨!
  
  总的来说,此战是吕布占优,兀突骨身上的伤势,比被震得气血翻腾的吕布,重得多了!
  
  事实再次证明,兀突骨身上的鳞甲,极为坚硬,连方天画戟也无法斩破。
  
  更让人猜疑的是,身上出现十几道伤口的兀突骨,依旧眼露凶光,咧嘴诡笑,似乎受伤的不是他,反而因此更为亢奋、激动。
  
  幸好兀突骨的血,是嫣红的红色,否则真要被认为是魔类怪物了!
  
  “呼……”
  
  吕布站定,长长吐出了口浊气,却也因此压制住体内躁动气血,如见猎物地眼露精光喝道:
  
  “再来……”
  
  话落,依旧再次冲向兀突骨,双手持着方天画戟狠狠斩出:
  
  “鬼神斩!”
  
  此次吕布灌注了法力,锋芒流转的方天画戟,斩出了数米大小,状若明亮月牙的锋芒!
  
  “兽神击!”
  
  兀突骨同样是见猎亢奋,咧嘴狂热地再次笔直冲向吕布,手中铁蒺藜骨朵狠狠砸落……
  
  风雷咆哮,铁蒺藜骨朵并未出现器芒,却是卷动气流如浪,状若怒龙出洞,轰向吕布!
  
  “轰……”
  
  猛烈巨响声起,震耳欲聋。
  
  足有十数米厚的法宝擂台,随之明显一颤,硬若生铁的地板,开始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痕。
  
  吕布和兀突骨齐齐倒退数米,又踉跄倒退十数步,卸掉所受冲击力。
  
  “轰隆隆……”
  
  此次吕布没再亢奋暴喝,两人颇为默契地再次迎面冲锋,全力攻击彼此!
  
  巨响连绵,两人就像是凶性大发的凶兽,不停地迎面对撞,然后被震退,然后再次迎面对撞,如此不停循环……
  
  如此战局,看得无数观众目瞪口呆且心中剧颤。
  
  两人的每次对撞,势若陨石坠地,每次都能震得法宝擂台随之颤动,两人却似乎没有感觉,依旧乐此不疲地狂冲不已。
  
  擂台下方的坚硬地板,已经被彻底震碎,裂缝延绵出数十米之远,便是擂台,重心也已经下沉数尺,却是被两人巨力,如打地桩般缓缓压落。
  
  盏茶时间……
  
  顿饭时间……
  
  半个时辰……
  
  吕布和兀突骨依旧如发疯的野兽,不停地冲向彼此……
  
  兀突骨裸露的上身,伤口密密麻麻,估计过百道,嫣红鲜血染红了上身,状若血人,兀突骨却毫无所觉,而且戾气、情绪等,明显还在不停上涨。
  
  吕布的明亮金盔、明甲、锦袍等,已经残破不堪,金盔破碎,披头散发,明甲和锦袍宛若褴褛,看上去比乞丐还凄惨。
  
  但是,吕布的气息、气势、戾气等,同样在随之飙升。
  
  “好恐怖的力量、生命力和承受力……”
  
  “怪物啊……”
  
  “两个怪物……”
  
  ……
  
  随着时间持续,疯狂亢奋中的两人,毫无所觉,却是看傻了无数观众,便是三十二强的选手,也看得目瞪口呆!
  
  “哎……吕布输定了,别看兀突骨伤势众多,状态却比吕布好得多……”
  
  鱼俱罗长叹一声,颇为遗憾叹道。
  
  虽然因为武信,月婵众人都对吕布颇为不爽。但是,相对非人的兀突骨,潜意识还是偏向吕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