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天下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四杰内讧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四杰内讧

    颍川府城,虎豹骑驻扎之地。火然?文???w?w?w?.ranwena`com
  
      众人商议完后,不待过夜,巾帼侯貂蝉就求见魏帝曹操,并提出了追杀黄巾残军的意思。
  
      理由很充足,貂蝉是颍川府主,而颍川府毁在了黄巾军手上,一亿多子民,就剩目前这四万余人。原二十几万飞蝉军,如今也就剩一万余人。
  
      此仇是真正的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谁都难以反驳!
  
      “什么?你们要追杀黄巾残军?”
  
      貂蝉一说完,魏帝曹操凝眉沉思,四大战王之一的廉恭战王曹洪,忍不住惊呼出声,便是其他人也一脸无语和疑惑。
  
      他们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全速来援,才救下了飞蝉残军。
  
      如今倒好,飞蝉残军既然想追杀黄巾残军。
  
      怎么追杀?
  
      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就算追上了,难道打得过?
  
      是追杀,还是送死啊?
  
      曹操想了想,皱眉坦诚说道:“巾帼侯无需忧虑!如今颍川府已毁,以巾帼侯功劳,不至于会被绑在颍川府这破船上,本座也会尽力上表!”
  
      看似坦诚和善意,也表示了曹操的现实和私心。
  
      所谓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外如是。
  
      “魏帝言重了!本宫身为颍川府主,颍川府毁在黄巾贼手上,于情于理,本宫都不能就这么放过黄巾军,否则……如何向颍川子民交代?如何面对天下人?”
  
      貂蝉心中一凛,幸好早有腹稿,大义凛然又悲愤莫名连声说道。顿了下,又无奈接道:
  
      “当然,这不仅仅是本宫的意思!主要是军中的意思,大家都吞不下这口气,徒呼奈何?此一时彼一时矣,之前我军需死守颍川,处于被动。如今掌握主动,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嗯!本座能理解巾帼侯的难处和心思!”
  
      曹操善解人意点头应道,又提醒道:“不过,按照朝廷决议,接下去便会全力北伐,镇压太平总坛啊!”
  
      “就我军目前情况,哪有能力参与啊!”貂蝉苦笑应道。
  
      曹操凝眉措辞间,曹洪主动解释道:
  
      “有没有能力是一回事,是否参与又是另一回事!更重要的是,长社之战和颍川之战,打出了飞蝉军的威名,朝廷十之**会勒令飞蝉军北上,起到个表率和旗帜作用,至少也能鼓励军心!”
  
      “到时再说吧!不只是我军,即便是本宫,若不追杀,吾心不安!”
  
      貂蝉干脆有些“赖皮”应道,又咬牙切齿般接道:“此仇不报非……妄为人!”
  
      “行!既然巾帼侯执意,那就去做吧!本座预祝巾帼侯,旗开得胜,再创辉煌!”
  
      其他人还想再说,曹操摆手阻止众人,爽快应道。
  
      这不只是貂蝉请示和魏帝首肯的原因。
  
      飞蝉残军一离开,镇守颍川残城的重任,就要压在虎豹骑身上了!
  
      不过,曹操是魏帝,倒是不怕会被朝廷绑在颍川府这破船上,那也太离谱了,如今风雨飘摇的朝廷,也不敢这么做!
  
      既然如此,曹操也不介意卖巾帼侯貂蝉,乃至飞蝉军一个人情,不管貂蝉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此急迫地要连夜追杀!
  
      按照曹操的思维,貂蝉的执意,十之**还是怕被朝廷绑在颍川府,错过了目前大捞功勋的绝世良机!
  
      这人情可就大了!
  
      ……
  
      颍川府城,飞蝉军,原城主府废墟中。
  
      在貂蝉前往向魏帝曹操请示时,飞蝉残军也在收拾行囊,并通告全军,连夜追杀南撤黄巾残军。
  
      “什么?我军要连夜南下追杀?”
  
      得知军令时,荀氏四杰及诸多颍川遗民,顿时大惊失色,荀悦更是明言反对。
  
      如今颍川府确实是毁了。但是,这正是他们的极佳机会啊!
  
      可想而知,朝廷会迁徙人口补充颍川府,如今黄巾肆虐,遍地流民、难民,倒也不怕没人。
  
      到时候,他们这些“颍川英雄”,便是飞黄腾达,光宗耀祖之际,至少也能趁机崛起。
  
      没想到飞蝉军会忽然决定追杀!
  
      如今连朝廷封赏还没下来呢!
  
      死守颍川府城的军功,已经够大了,那么拼命干嘛呢?
  
      荀暗自沉思间,看荀悦反应这么大,不由委婉提醒道:“这是军令,难道仲豫(荀悦的字)想违抗?”
  
      这是军令!
  
      不是商议,哪有他们反对的余地?
  
      荀衍若有所思插言道:“如今贼寇遍地,遍地功勋!看来……府主大人是怕被朝廷绑在颍川啊!”
  
      “府主大人是傻……是想歪了吧!正因为颍川已毁,百废待兴。如果我们留下来,就更容易掌控,机遇难得啊!”
  
      荀悦颇为不屑地摇头反驳道,又接道:“女人啊……”
  
      再多的评价,荀悦也不敢多说了!
  
      “我们走不走?”荀不想多评价,而是坦言问道。
  
      在夜帝何曼施展“暗夜天怒”之际,四大家族之一的荀氏,就以自己的方式,避开了这场大劫,伤亡不小,损失很大。但是,终究是保住了荀氏大半精英和资本,特别是本族弟子!
  
      如今荀氏看似消失,实则不然,依旧和荀氏四杰保持着密切关系。
  
      荀悦身为荀氏少族长,自然权力不小!
  
      荀悦皱眉应道:“族内尚未回应……”
  
      荀衍和荀谌一阵迟疑,一时不知怎么选择!
  
      “不管族内怎么决定,我还是决定随军南下了!”
  
      荀想了想,干脆挑明说道。又补充道:“我们已经打上了巾帼侯和飞蝉军的标签,我也喜欢飞蝉军,已经决定追随了!”
  
      “以堂弟的心机,早得重视和赏识,自然决定追随了!难道想叛族?”荀悦脸色一沉,脸露冷笑嘲讽道。
  
      荀氏四杰,荀最受飞蝉军重视,这点很多人看出来了,更别说其他三杰了!
  
      “别忘了!我等离族前,族内明言,完全归属于‘主公(指貂蝉)’!巾帼侯依旧是颍川府主,族内不一定会阻止我等离开!魏帝狼子野心,又亲信同族,我等就算接受招揽,也不一定比效忠随巾帼侯好……”
  
      荀眉头大皱,颇为恼怒又硬忍着提醒道。顿了下,看荀悦冷笑不断,荀迅速接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话落,也不理会三杰,便独自转身离开……
  
      这段时间来,荀氏四杰一直在勾心斗角,却基本是在各自表现上,表面还是颇为融洽,毕竟是同族兄弟。
  
      这是荀氏四杰,在明面上的第一次争议、争吵,乃至内讧、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