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天下 > 第九百八十章 以战养战

第九百八十章 以战养战

    “嗯!她说得没错,她是飞蝉军军主,我就是她帐下一位毫无官职的小统领!”
  
      武信倒是毫不在意地微笑应道。』
  
      鱼孟讪笑躬身奉承道:“主……大人光芒万丈,必将笑傲天下,登临绝巅!”
  
      光听武信说得这么随意,就知道和军主美人关系不一般,鱼孟猜测两人是在耍花枪,自然是不吝赞誉。
  
      此时,鱼孟也看清了,武信修为境界才是金丹后期。却诡异地能瞬杀元婴中期,逼得元婴后期的“太平真传”,弃躯逃婴,更让鱼孟震惊莫名,心中认定武信是境界极高的大能者,只是隐匿修为了,自己看不穿而已!
  
      战局平定,阵法自然无需继续维持。
  
      阵法一解,便看到阵外尸横遍地,血染大地,仅仅七百多位的飞蝉军,正赶着数千黄巾军汇聚在一处。
  
      当然,飞蝉军最差也是筑基中期,阵外黄巾军却基本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大约半个时辰后……
  
      战场清理结束,也统计出来。
  
      此战,飞蝉军战死三十七人,却杀敌三千余人,俘虏七千余人,还跑掉了一部分。
  
      另有灵石约为六万多(下品灵石),粮草、金银、药材、矿材等无数,足有十几个储物袋。没什么价值连城之宝,胜在数量够多!
  
      所料不差,这支黄巾军,是在为黄巾大军收集财富物资等,以保供给。
  
      财富物资等,武信并未太重视,主要是那七千多俘虏……
  
      经过挑选,飞蝉军挑了三千余人青壮补充,使得飞蝉军数量增长到五千人,其余就地遣散,并未斩杀或约束,直接赶走!
  
      从此事,也能看出黄巾军的军卒素质,几乎是来者不拒,连老弱病残也接受入伍。
  
      大约一个半时辰后……
  
      飞蝉军休整结束,迅离开,在独孤伽罗引领下,避开黄巾大军,前往相对空乏区域。
  
      ……
  
      五天后,武阳县的九阳寨被灭,飞蝉军数量增长到七千人,并鸠占鹊巢。
  
      十二天后,河阴县一支五千余人的黄巾军被灭,飞蝉军数量增长到八千人。
  
      十八天后,中牟县一支两万五千人的黄巾军被击溃,战死元婴境黄巾领两位,元婴初中起六人,飞蝉军数量增长到一万一千人。
  
      二十三天后,五古县一支三千多人的黄巾军被灭……
  
      二十四天后,武晏县一支五千余人的黄巾军被灭……
  
      二十五天后,武密县一支三千余人的黄巾军被灭;相隔不到一个时辰,武密县相邻的武城县,一支万人黄巾军被灭……
  
      二十六天后,三支万人以下的黄巾军,先后被击溃,时间相距极短。
  
      二十七天后,两支万人以下的黄巾军,先后被击溃。同时,还有个元婴后期的黄巾领,被半空拦截,击杀当场,其负责的财富物资,也因此被劫走。
  
      中州,叶府,府城叶城。
  
      人王彭脱雷霆震怒,使得辽阔叶城阴云密布,天低百丈。
  
      “查!彻查!我军必有奸细,否则那贼军为何能如此精准掌握我军动向?!”
  
      环视在座数十位法相境神将,人王彭脱威势惊人怒叱。
  
      近一个月来,黄巾军足有十几支队伍被击溃、覆灭和截杀,荥阳区域内的万人以下队伍,几乎无一幸免。连独自运送财富物资的元婴境领,也被拦截且击杀了三位。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期间,人王彭脱也曾多次派遣大军围剿,却每次被飞蝉军及时逃脱。
  
      曾数次派精英精锐,伪装成区区三千余人的队伍外出,却被无视了,飞蝉军根本不出现,似乎洞若观火。
  
      一切的一切……
  
      证明黄巾军有“贼军”的奸细,使之能清晰且及时地把握黄巾军动向,否则一次可能是巧合,两次五次呢?
  
      如今,长社决战在即。
  
      十几支黄巾军队伍的人员损失,影响不算太大,至少影响不了长社决战,还不会伤筋动骨。
  
      但是,人王彭脱负责的是维持“长社决战”的后勤物资,包括灵石、粮草、用品等消耗的供给。
  
      人员伤亡并不严重,相对于数量浩瀚的黄巾大军,这点损失彭脱还能扛住。严重的是财富物资的损失,已经影响到“长社决战”了。
  
      “吾王!不一定是我军出现奸细,也可能是那贼军的斥候能力极强,能提前探知。否则的话,我军运数就会全被拦截,而不只是一部分了!”
  
      一位仙风道骨的法相境老者,凝眉提醒道。
  
      “斥候能力?”
  
      人王彭脱喃喃自语,仔细回想,还真像这么回事,否则真有些想不通了!
  
      能成为人王,彭脱不只是修为实力,智慧谋略也不低。
  
      ……
  
      中州,古城府,位于叶府东南方,重城汝南西边。
  
      一个月来,飞蝉军四处游击,击溃或覆灭十几支黄巾军,让黄巾军损失约十万之众,缴获的财富物资难以估量。
  
      更重要的是,飞蝉军的数量,已经飙升到两万余人,已是先天境及以上的炼体士,纯粹偏向炼体的军卒,修习的全是《铁血战录》。
  
      全部平均分为十个正队,每个正队约两千人,分别为貂蝉亲卫和九大统领率领。
  
      此外,还招降了四位元婴境黄巾领,充当貂蝉亲卫统领,每位统领五百位亲卫。
  
      只是大家心照不宣,他们名为飞蝉亲卫和貂蝉亲信,实则心向武信,这是“血酒”的作用,人力难以影响。
  
      “公子!有队一万五千左右的黄巾军,距离我方约为三百里,正赶往叶府府城,修为境界最高者为元婴后期两人,另有元婴境中期两人、初期四人,金丹境约为一百五十人,筑基精锐约为千人……出手吗?”
  
      古城府的谷阳岭,飞蝉军的暂驻之地,独孤伽罗划空而至,向武信汇报道。
  
      从表面看来,这是黄巾军的标准配备,规模高出了近半,使得强者也多了近半。
  
      基于最近诸多黄巾军连续被灭,这也是正常现象,要是黄巾军还不警惕,那才反常!
  
      “能确定大能者吗?”武信眼神一亮,却是慎重问道。
  
      “确定!”独孤伽罗自信应道。
  
      以如今飞蝉军的规模,不怕黄巾军有什么大的猫腻,就算全是黄巾精锐,两万飞蝉军也有信心击溃。
  
      重要的是大能者,就怕黄巾军隐匿着大能者,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杀!”
  
      武信起身遥望远方说道,顿了下,缓缓说道:
  
      “如今黄巾军警惕性越来越高了,灭掉此处后,我们该收手了,要么寻地潜修,要么赶往长社!”
  
      夕阳西下,天际染霞。
  
      在延绵十数里的黄巾军之后的数十里处,一队数十人拥簇着辆马车,缓缓跟随着,影子拖得很远、很远……
  
      值此黄巾风暴期间,还敢出行者,必有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