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天下 > 第两百七十一章 进退之间

第两百七十一章 进退之间

    “是吗?那本公拿东城区四十二城,与楚国公打赌,只要楚国公胜得过本公,可敢?!”
  
      武信顺势故作不屑挑衅道,看向杨玄感的眼神,充满了轻视和耻笑,还微微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杨玄感脸色阴沉问道。
  
      武信微笑应道:“很简单!你我在双方大军和无数英雄豪杰面前,单打独斗。楚国公若胜,本公率军退出东城区四十二城,把他们让给楚国公;楚国公若败,只需让出东城墙便可。”
  
      “嗯?”
  
      杨玄感怔了怔,一副狂喜之色,又皱眉迟疑问道:“武国公做得了主?”
  
      “本公就怕你做不了主,本公是东都留守,自然做得了主!”武信依旧保持着不屑轻视之态应道。
  
      “武国公?!”樊子盖来到武信身边,低声担忧喊道。
  
      武信皱眉问道:“怎么?难道本公身为东都留守,还做不了主?尚书大人虽然品级较高,却也不可越权吧?”
  
      从爵位上看,武信自然比樊子盖高,可以说,普天之下,除了皇亲国戚中的帝子、帝孙,爵位比武信高者屈指可数。
  
      从官位上看,樊子盖身为民部尚书,品级就比武信高了,而且高好几级。
  
      “老夫不是那意思……”
  
      樊子盖并不在意武信的无礼,忧虑说道。话说一半,见李公公微微朝他摇了摇头,顿时识趣不说。
  
      同为越王杨侗的亲信和辅佐大臣,樊子盖自然了解李公公,很奇怪,李公公似乎对武信很有信心?!
  
      再看向己方其他人,特别是那些大修士。似乎没人露出忧虑之色,部分露出期待之色,部分看向杨玄感的眼神颇为古怪……好像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
  
      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
  
      “主公?!”
  
      樊子盖忧虑提醒武信之时,反军阵营同样如此。
  
      两人的赌注。实在太大了,大到不管是武信,还是杨玄感,都有些扛不住!
  
      可以说。东城墙之战至今,双方战死的士卒,已过百万,尸骸和血水,填满了东城八区。漫溢了八区地面。
  
      武信和杨玄感,谁若输了,怎么向众人交代?
  
      “……”杨玄感皱眉沉思不已。
  
      帝龙看杨玄感颇为意动,不由焦急奉劝道:“越王万万不可答应,这是武妖的诡计!”
  
      从大隋帝国官职上看,杨玄感是正式的楚国公,是继承其父杨素的爵位而来。在文武圣帝杨广没正式撤除杨玄感职位前,正式场合该称之为楚国公,否则有对大隋帝国不敬的嫌疑。
  
      从名声威望上看,杨玄感是越王。也是继续其父“九天王之越王杨素”的名誉而来。
  
      称王又比称公高端大气上档次,所以偏向杨玄感者,称之为越王,让天下流传着东都之战,越王对决的传闻!
  
      “怎么?难道你认为本王不是武国公的对手?”杨玄感有些不悦帝龙的语气态度,不由恼怒问道。
  
      “是!事实如此!”帝龙性格较为耿直,又对杨玄感有些怨念,却是毫不留情地爽快应道。
  
      杨玄感脸色一黑,一股怒火直往头上冲,硬忍着沉声道:“在地底。武国公借的不过是莲花影卫及诸多大修士的威势,本身不过是炼气后期,连外罡也没炼出,本王会不敌?”
  
      不提地底还好。杨玄感提起,帝龙怨念更深,颇为不耐和不客气啐道:
  
      “在地底,武国公能追在最前方,无人能挡,自不能等闲视之。别忘了他是四大妖孽之一。你们人族的四大妖孽,不就是可以无视境界吗?越王还从境界判断武国公的实力?”
  
      “武国公能与阿爸一战,越王可以吗?”帝明蝶娇声插言嚷道。
  
      “……”
  
      杨玄感张嘴无言,有些不信低声道:“不可能吧?”
  
      传言中,蛮帝有堪比三仙的实力,是蛮族的最强支柱。便是支持杨玄感的魔门四魔,也对蛮帝颇为敬重,在杨玄感看来,蛮帝应该介于三仙和四魔之间。
  
      如今武信就能和蛮帝一战,再过几年,那不是要逆天了?!
  
      在地底最后的追杀之时,杨玄感和武信交过手,却非正面交锋,也是一触即分。后来,李密施法带着杨玄感直接挪移走,杨玄感还真不大清楚武信的真正实力。
  
      若非李密和杨玄感,蛮帝也不会被逼断后,最后断腿。如今双方正密切合作,彼此默契地不提地底之事,蛮族也没把武信之事相告。
  
      “楚国公商议得如何了?敢不敢啊?”
  
      就在此时,武信再次朗声说道,声音并不洪亮,却传出十数里范围。顿了下,故作畅快朗高声道:
  
      “楚国公号称战神,不会怯战吧?本公连外罡也没炼出,楚国公都不敢单独一战,还想谋夺东都,妄图社稷?”
  
      “想战便战,何需赌约?一寸山河一寸血,武国公竟然拿手下孩儿以鲜血生命捍卫的土地来做赌,这就是大隋!昏君无道,奸邪横行,气数已尽矣!”
  
      杨玄感骁勇善战,谋略较缺,却是相对而言,本身颇为睿智谨慎。虽然很想拿下东城区四十二城,却也不敢冒险,便换了个言辞婉拒道,顺势抹黑大隋帝国和武国公!
  
      “怯战便怯战,何需托词?若能赌战解决,不更能让大好男儿少流血吗?”
  
      武信不屑摇头啐道,顿了下,微笑应道:“要不……换个赌约!楚国公父亲的佩剑……越王剑,就在本公手中。这是越王信物,更是尊父遗物,楚国公想不想拿回去呢?”
  
      话落,看了眼弘伯。
  
      “铿……”
  
      宝剑出鞘声起,清亮悦耳,剑光炫目。
  
      越王剑大名鼎鼎,认出者自然极多,特别是杨玄感周围亲信,越王杨素一脉之人。顿时一阵哗然,眼热火盛,恨不得立刻抢回越王剑。
  
      更让人无语的是,鼎鼎大名的“王者之剑”越王剑,武信竟然赐给了仆从,这是在侮辱越王杨素啊!
  
      “……”
  
      杨玄感脸色更黑,隐约有点发狂的迹象,却硬是忍着,心中不停念叨着父亲的教导。
  
      杨玄感是杨素长子,却是自小争强好胜,又喜欢打斗,因此常被杨素教训,鲁莽冲动、好勇斗狠,就是杨玄感最大的缺点。
  
      想起此点,杨玄感又是震怒、又是悲伤、又是无奈、又是羞愧等等,情绪极为复杂。
  
      “这都不敢?看来楚国公不想要回越王信物和先父遗物了!真让人失望!”
  
      武信颇为无语运气朗声道,话落,转身就要率众离去。
  
      “杀!”
  
      杨玄感怒火难抑,拿过贴身护卫所持古矛,往前一挥,运气暴喝。
  
      “咚、咚、咚……”
  
      本就在擂鼓助战的反军战鼓,猛然节奏加剧,示意发起全面总攻,更有冲锋之势。
  
      迅速入城的反军,行军速度加快,战意略涨,使得弥漫半空的反军铁血煞气,猛然膨胀一圈,压向城内。
  
      潮水般的反军,迅速朝前方发起冲锋,有骑兵、有步兵、有长枪兵、有巨盾兵、有朴刀兵、有散修供奉、有江湖豪杰,又有两百余名大修士悬浮半空,再加上兽吼禽鸣、虫蜂嗡鸣,形势颇为混乱,势若爆发的火山。
  
      “哼!”
  
      武信冷哼一声,迅速下令:“撤兵,退到墙脚,倚城抵挡,着重注意城墙的争夺!包括各个城区!”
  
      如今武信已经自动接管了东城区战局,命令很快传达下去。
  
      原本拼死抵挡反军冲击的隋军,包括义助的东都各个势力、各路英雄豪杰等等,迅速潮水般退往城墙。
  
      原本因为杨玄感威信、怯战等,战意、士气等颇降的反军,明显提升了不少。
  
      阵营密密麻麻,浪潮般躁动的反军,气势如虹冲锋,半个多时辰时间,追杀隋军十数里远,横跨大半怀仁城区。
  
      即便隋军是有意撤军,光是怀仁城区,还是丢下了三万余具尸骸,沿路留下遍地尸骸和鲜血。
  
      悬浮半空的大修士,更像是俯瞰众生的仙神,彼此对峙,却没发生激战。
  
      因为双方都处于各自的铁血煞气笼罩范围中,谁杀向谁都很吃亏。
  
      大修士间的战斗,一点差距就足以影响胜负,决定生死,又更为惜命,自然不会轻易死战。这也是大修士较少参与世俗争斗,特别是沙场厮杀的主要原因之一!
  
      “擂鼓!”
  
      眼看隋军撤到墙脚,反军已经追杀到城墙射程内,颇有趁势攻城的架势,武信迅速下令。
  
      “咚、咚、咚……”
  
      隋军方的战鼓,缓缓擂起,这是准备战斗的预告。
  
      其实,双方都在擂鼓,混杂在一起,普通人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哪方的鼓声。
  
      不过,有点修为者,能听出鼓声来源,就是简单的前方或后方而已,各个统领、偏将、将军等,自然分辨得出来,指挥其下军卒,就是各自的事情了!
  
      “轰隆隆……”
  
      反军一追杀到城墙射程,城墙上便万箭齐发,还有投石、巨弩等,漫天肆虐,覆盖大片范围。
  
      怀仁城只是上品中城级别城区,城高仅有二三十丈,墙头的攻击,自然比三百余丈高的天都级别城区,威力大得多。
  
      气势如虹的反军,冲在前方的军队,顿时被横扫一大片,攻势被极大压制。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连续冲锋数波未果,反军气势大减。
  
      “冲锋!”
  
      一看敌军气势大减,武信迅速高声喝令。
  
      ********
  
      更新到,抱歉!虽然之前请假,还是晚了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