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天下 > 第两百二十章 虎牢落幕

第两百二十章 虎牢落幕

    留下觉尘大师,魔后不是做不到,而是忌惮。没想到,武信竟敢冒险出手,想留下觉尘大师!
  
      以魔后的智慧,也搞不懂武信了!
  
      觉尘大师是少林寺首座,又属于隋军方,武信就没顾忌吗?还是以为自己没出手,别人就猜不到是他?!武信到底站哪边啊?
  
      “砰……”
  
      本就重创的觉尘大师,手掌一挡,依旧被一掌劈飞,鲜血狂喷。
  
      越王剑落下,切入觉尘大师肩胛,却卡在骨中,又被两指捏住。随后陷空老祖的攻击又到……
  
      “陷空指!”
  
      “裂天剑!”
  
      陷空老祖和弘伯两人,速若旋风移形换位,攻势如狂风骤雨。
  
      独臂的觉尘大师左支右架,却接连中招,不停添加一道道指洞和剑伤。
  
      “觉尘师叔!”
  
      仅剩的三位少林大师,大惊救援,却被魔门老祖挡住,没下杀手,只是让他们救不了觉尘大师。
  
      百花宫、偃月帮等幸存老祖,也被魔门老祖有意无意挡住,只能坐看觉尘大师被疯狂围攻。
  
      “噗……”
  
      陷空老祖瞬移般出现在觉尘大师背后,一指洞穿护体真罡,正中心脏部位,洞穿数尺。
  
      越王剑闪电贯入左肋……
  
      觉尘大师动作一滞,双眼圆睁,状若金刚怒目,随后真罡溃散,气息消亡。
  
      炼神巅峰,堪比四魔五神,更胜大隋九王半筹的少林寺首座,毙命!
  
      陷空老祖抓起觉尘大师尸骸,身形一晃,空间挪移般当场消失。
  
      弘伯化为残影射出,离开虎牢关。
  
      两人都没当众返回血云,和武信汇合。
  
      “陷空老祖……”
  
      少林大师杀意凛然呢喃着,又看向魔后等魔门老祖。
  
      至于弘伯,如今不少人知道武国公身边有位从小带大的贴身老祖。具体叫什么,什么样子,认识的人还真不多!
  
      “……”
  
      魔门老祖欲言又止,纷纷看向魔后。却见魔后也是神情古怪,沉默不语。
  
      这是什么意思?
  
      少林寺首座之死,算在魔门头上?
  
      虽然明眼人不难知道,觉尘大师是死在武国公身边的陷空老祖和弘伯身上,不难查出。但是。武国公不承认,谁也没办法,估计少林寺还是会算在魔门头上!
  
      “炼神不涉红尘,是天下公认之理。既然妄涉红尘,后果自负!”
  
      沉吟片刻,魔后还是没揭露武信举动,模棱两可地淡淡说了声,便飞往东面城门楼。
  
      魔门老祖面面相觑,没猜穿武信,也没追杀隋军老祖。纷纷离开,驻守在虎牢关东城墙。
  
      加上魔后所说,这是警告隋军,要讲规矩,否则魔门也不会客气,后果自负!
  
      伤势不一,颇为狼狈的偃月帮主、百花宫主、洛神盟主等隋军老祖,暗叹了声,沉默离去,却是直接离开虎牢关!只有仅剩的三位少林大师。落入地面,返回唐国公李渊身边。
  
      如此变故,让李渊吓得不轻,不敢再身先士卒厮杀。因为他也是大修士!
  
      战鼓悠扬回荡,虎牢之战持续。
  
      地面战局,依旧血腥惨烈,利箭如雨,血流成河。
  
      红尘俗世的战争,就让红尘俗世的“凡夫俗子”。自己解决吧!
  
      ……
  
      两天又两夜,虎牢无光,血雾弥漫。
  
      随着关内建筑的逐渐坍塌、推平,反军逐渐向西推进。
  
      等反军杀到虎牢西城墙,面对的却是又一面高耸入云,威若截断天地的陡峭墙壁。
  
      败退的隋军,沿着城墙内侧石梯,涌上城墙。
  
      西城墙城门,被巨石粗木等杂物彻底堵死,水泄不通。
  
      墙头上,隋军密集戒备,守城巨弩密布,还有繁星般的利箭锋芒。
  
      数百米厚,十数里长的城墙上,挤满了无数军卒。
  
      西城墙外侧,数以千计的索梯,如蔓藤攀附城墙,无数隋军附在索梯上,随时准备支援城墙。
  
      潮水般的反军杀到西城墙,迎头便是铺天盖地的箭雨,一波就能带走数千到数万的反军生命。
  
      “又要再强攻一次虎牢关?!”
  
      看到此状,有点智慧者就猜到隋军的打算,感觉头皮发麻。特别是反军,有点心惊胆颤,背脊发凉,
  
      回望虎牢关……
  
      原本繁荣昌盛的雄关,已经化为一片平地,只剩无数尸骸横陈,地面凝固了层厚厚血茧。
  
      双方阵亡的军卒,如果横铺在关内,足以铺满关内地面了!
  
      虎牢关根本不是雄关,而是死亡漩涡!
  
      惨烈!荒芜!寂灭!
  
      这是所有看到虎牢关情况之人的感觉!
  
      “呜、呜、呜……”
  
      撤兵号角响起,原本浪潮般冲向西城墙的反军,如潮水般退走,退出西城墙射程。
  
      反军基本由平民、贫民、难民、流民等组成,数量众多。但是,也是辛苦训练、维持和召集的军卒,不能冷漠无情地把他们往火坑里推,否则容易引起兵变。
  
      以西城墙隋军的准备和阵容,估计反军想攻陷西城墙,代价比攻陷东城墙还大。
  
      因为西城墙上隋军,很多是江湖人物。眼前局势下,守城比正规军还强悍,不可强攻,代价太大了。
  
      “少爷!双方对峙,恐怕短时间内不会有结果,我们还要等下去吗?”
  
      偷偷返回的弘伯,看着剑拔弩张又偃旗息鼓的战场,奉劝道。
  
      几天几夜,武信吸收的血气够多了,接下去估计不会再有炼神大战,只是军卒血气而已。
  
      幸好武信吸纳血气的载体是“众生轮回伞”,要是武信自身,肯定会被血气撑爆。便是血海武魂,容纳也是有限度啊!
  
      “不急!反正水师未到,回去也没事,看完此战吧!隋军再拖时间,也拖不了多久,还会有场血战!”
  
      武信想了想,应道,并驭气转移向侧旁的峭壁,作壁上观。
  
      武信不想露面,不会去见隋军,也不会去见反军,就是两不相干的局外人心态。
  
      陷空老祖和弘伯,一阵疑惑,却也没坚持让武信回军营。回去确实也没什么要事,如今武信方只能等待水师前来,做不了什么!
  
      数个时辰过去……
  
      反军没有强攻,密布城墙的隋军,开始躁动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反军有辽阔空间,可以休息、饮食。隋军只有一面城墙,还挤满了人,后勤方面很不方便,只能靠城外供给。
  
      以隋军的数量,每顿消耗都极为恐怖,能几天几夜地不吃饭不休息的军卒,毕竟只是少数!
  
      时间流逝,人挤人的城墙,开始稀松,吃饭、休息等,都需要空间啊!
  
      日落月升,月落日升。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反军依旧驻扎在关内废墟,丝毫没强攻西城墙的意思。
  
      如此举动,正是隋军想要的局面,也就没进行反扑。
  
      “咕噜噜……”
  
      直到沉重辘轳声起,数百架投石车、巨弩车,缓缓逼向西城墙,大小不一的巨石,纷纷被运到西城墙附近!
  
      西城墙上的隋军,更混乱更紧张了。
  
      “轰、轰、轰……”
  
      器械轰鸣,巨石咆哮,巨弩破空。
  
      反军没强攻西城墙,却开始以投石车进行狂轰滥炸,以巨弩车进行打击!
  
      城墙上隋军,汇聚强者,进行了数次冲击,却次次被浩瀚敌军逼退,破坏不了攻城器械。
  
      论炼神老祖,论强者,论军队、论地利等,隋军都不如反军,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应对之策了!
  
      投石车和巨弩车的射程,足有数里远,弓箭射程基本就几百米,城墙上隋军只有挨打的份!
  
      又是一天一夜……
  
      数以千计的巨石,把西城墙轰得千疮百孔,不少地段被硬生生轰塌,城墙下堆积的巨石、碎石,足有数十米高。
  
      密密麻麻的巨弩,刺满了城墙。
  
      城墙上的隋军,人口密度大量降低,很多退下了城墙!
  
      百丈高的丼阑车、云梯车,开始逼近西城墙,让隋军精神大振,准备战斗。却见丼阑车等动作缓慢,不急不躁,让隋军自己都急。
  
      投石车、巨弩车依旧在咆哮,丼阑车靠近,车上弓箭兵开始和城墙上隋军隔空对射,压制墙头隋军。
  
      半天后,西城墙上隋军再次减员许多,连城门楼也被轰得稀巴烂,城墙上光秃秃一片,遮挡物还不如丼阑车呢!
  
      表面上看似一样,据墙而守和据城而守,终究是不同的概念,天差地别!
  
      此次反军没有不惜代价地强攻,反而不急不躁地慢慢逼迫,却是缓缓逼退了隋军。代价,就是耗费时间!
  
      诸多云梯车搭上墙头,潮水般的反军涌上城墙,开始进行真正的攻击,又有不少反军冒死清理堵死城门的杂物。
  
      结局显得理所当然和水到渠成,半天后,西城墙被反军攻陷。
  
      唐国公李渊率着参与隋军、江湖豪杰等,顺着索梯离开……
  
      当杨玄感亲上城墙,看着残余隋军远去时,宣告着西城墙攻陷,更代表着……
  
      虎牢之战,落幕!
  
      此次虎牢之战,反军攻陷东城墙花费了两天三夜,激战关内花费了五天五夜,攻陷西城墙又花费了三天三夜。
  
      时间看似不长,却是影响巨大,还没算双方留下的可以铺满关内的尸骸。
  
      这才只是开始,只是洛阳之战的热身,没出现几个名将天骄!
  
      ******
  
      第一更到,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订阅!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