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天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烈火焚天

第一百二十九章 烈火焚天

    “话不能这么说,应该有顶级势力暗中参与了!否则,仅凭茅山贼寇,驾驭不了这么多异兽!”
  
      看陷空老祖如此回答,郁金香夫人不由皱眉提醒道。
  
      “也对啊……”陷空老祖一怔,也凝重沉思起来。
  
      武信则是沉声问道:“什么顶级势力?”
  
      郁金香夫人毫不犹豫应道:“正道五派,魔门四宗。佛门也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估计佛门还巴不得我军灭了冥王殿,或者我圣门和魔门大战,别高估那群秃驴的品行和正义感了!”
  
      “金木水火土,正道五派,有擅长驭兽的吗?”武信沉思问道。
  
      郁金香夫人横眼啐道:“镇宗宝典或嫡系力量,是没有。但是,正道五派,每个都是庞然大物,旁支分脉和附属势力无数,肯定有啊!比如冥王殿,向来以防御著名,弟子十数万,肯定有驯兽师存在。再加上,茅山内势力,哪个敢不听冥王殿的话?还缺驯兽师吗?”
  
      “驯兽师啊……”
  
      武信感慨呢喃着,语气一转接道:“机会难得!大战若起,可以的话,多抓几只坐骑。战马还是太弱了,承受力不强!”
  
      之前,武信对驯兽师没什么概念,也不够重视。
  
      驯兽师其实也是文修的一种,只是有点不务正业。如今,看到兽军,武信的想法自然不同了!
  
      难得晚上出现这么多异兽,错过就可惜了。
  
      要是平时,异兽难找,更难抓。一不小心引出恐怖异兽,那就惨了,凶兽可没道理可讲。更不乏强大存在。
  
      郁金香夫人嘴角微撅,没好气啐道:“主公真有闲心!能渡过此劫再说吧!”
  
      武信沉默拿出彼岸之弓,弯弓搭箭。直指夜空……
  
      “嘤……”
  
      一阵裂空尖啸声起,一只紫翼鹰王如陨石天降。坠落寨中。
  
      弓弦劲爆声和利箭破空声,方才响起,可想而知箭速之快和威力!
  
      高空飞禽大乱,金翅大鹏、翻天雕、铁翼隼等异禽,迅速飞高,消失在武信视线中。
  
      便是陆地异兽,也是一阵骚动,大半异兽很快退入兽群中。不再如之前那般强势亮相。
  
      很显然,这些异兽有点智慧,并未陷空老祖所说那般不堪。
  
      当然,陷空老祖是炼神后期,确实有资格无视在场任何一只异兽!
  
      “搞定!”
  
      武信派人前往制服那紫翼鹰王,兴奋期待说道。顿了下,微笑看向郁金香夫人说道:
  
      “若无意外,以后就不用秋前辈辛苦相助,才能腾空了!可惜,金翅大鹏没把握!”
  
      郁金香夫人异彩涟漪。却是撇嘴提醒道:“能降服再说吧!猛兽、异兽等,若那么好降服,早就被抓光了!若是惹出其背后祖宗或族群。主公等着逃跑,被满天下追杀吧!”
  
      武信皱眉沉默,降服的信心,来自自己的精神天赋,与及得自《天魔经》的掌控和沟通!
  
      噬心老祖瞪了眼郁金香夫人安抚道:“别听秋道友胡说!此次是它们主动来攻,算账也算不到你身上!真正强大的存在,都有智慧,更有顾忌。没顾忌的兽类,更无须担忧了!”
  
      “武县令!我冥王殿做个和事老。双方就此罢手,继续井水不犯河水。和平共处如何?武县令可愿给这个面子?”
  
      就在此时,一个平静又清晰传遍玉枕山的声音传来。
  
      铺天盖地的兽群中。十人现身,有僧有道有儒,有异服人士。
  
      甫一出现,就是十位老祖,是句容军的两倍,还没把隐匿中的人手算在内。
  
      “大地尊者,冥王殿三长老,阮冲!”章青及时低声提醒道。
  
      “是吗?你们冥王殿这么大面子?能否让茅山贼寇,再也不出茅山,不为害社稷,不扰乱句容县呢?”
  
      武信脸露冷笑,运气朗声说道。
  
      十数道凌厉眼神,很快锁定武信。
  
      阮冲语气不悦应道:“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我等是江湖草民,武县令就别用官场那套,拿大帽子压人了!”
  
      “什么事?本县还真不清楚!可以肯定的是,本县此次进山,是为剿匪。其余未出山劫掠者,一例不犯!”
  
      武信紧随着高声应道,又运气高喝警告:
  
      “其余势力若是参与,一例视为与朝廷为敌,等若造反。本县倾尽句容,也必定肃清污垢,还大隋锦绣江山!”
  
      “武县令好大的官威!”阮冲冷声嘲讽道。
  
      “是否官威不重要。但是,今晚,你冥王殿若敢参战,我武信……”
  
      武信气势爆发,浑身烈焰熊熊照亮一方,语气郑重朗声道:“以武道之心立誓,来日必率军夷平冥王殿,不惜代价!”
  
      顿了下,看向其他老祖冷声道:“其他势力,也是一样!”
  
      “哼!”阮冲恼怒冷哼一声,却没回应。
  
      以武道之心立誓,一般是这世界最重的誓言了,可想而知武信的决心!
  
      “嗷……”
  
      一个威猛虎王,仰天长啸,声震山林,回荡天地。
  
      引得铺天盖地的兽群躁动,状若天地扭曲,又有虎啸狮吼象鸣禽嘶,声势惊人!
  
      “虎王啸天功?”
  
      身为茅山第一峰的镇峰宝典,茅山众人对此法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武信这么快学会,还能发挥出如此强大威力!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回荡山林的恢弘洪亮声音,缓缓响起。武信远眺山林,朗声接道:
  
      “万物有灵!兽族也是一大种族,本不该参与世俗争斗,何况是天下之争?难道,不怕本县一把火,烧光茅山吗?”
  
      语气平静,不温不火,却是深深表现出武信的愤怒和决心!
  
      磅礴兽群略微躁动,却没见多少退走,显然这些兽群,主要是被驯兽师掌控,并非强大异兽。
  
      “烧光茅山?!好大的口气!”
  
      一位身穿斑斓彩袍的老者,不屑冷声啐道。
  
      “落叶池,万叶老人!”章青又及时提醒道。
  
      身为很可能成为明日句容军第一目标的九阳洞和落叶池,此次都参与了,而且出动老祖了!
  
      “全军预备!”
  
      武信懒得应答万叶老人,直接高声喝令。
  
      全军预备,巨盾兵举盾,长枪兵举枪,都是针对上方防御。
  
      风琊军纷纷弯弓搭箭,直指寨外,而且,全是……火箭,缠绕易燃物的箭枝!
  
      便是信武卫及其后备军,银泉谷人手等,也是各持武器,弓箭手也是搭载火箭。
  
      甚至是寨内二十架投石车和巨弩车,也是缠绕了易燃物!
  
      “射!”
  
      大统领武龙的暴喝声起。
  
      弓弦劲爆,器械轰鸣。
  
      万箭齐发,带着万道火光,化为流星火雨抛射而出,目标不是兽群,而是寨外树林。
  
      更有包裹烈焰的巨石和巨弩,呼啸而出,直扑山林,势若陨石天降,天火降临。
  
      火烧山林!
  
      在这个世界,或许很不可思议,或许很丧心病狂,或许是挑衅天地、山神等。
  
      但是,在武信心中,还真没什么大不了!
  
      无法征服,就一把火全烧了。留着个有弊无利,连当旅游景点都不行的大贼窝,有什么用?
  
      “轰隆隆……”
  
      兽群暴动,鸣啸惊夜。
  
      兽类天生怕火的本能下,如此浩大的火势,足以搅乱兽群了!
  
      万箭落下,还有句容军提前洒出的杂物、干燥物等。
  
      一丛丛火焰冒起,逐渐连成一片,使得昏暗清凉的夜色,温度剧升,火光映天。
  
      火光之中,武信赤火萦绕,气质张狂,势若火狱魔神,眼神凌厉看向冥王殿……大地尊者阮冲,颇有挑衅之意。
  
      敢不敢?!
  
      没什么武妖不敢做的事,就看冥王殿敢不敢出手了!
  
      阮冲心中一颤,连冥王殿中主战一脉领袖的他,在武信气势和鄙视下,也有些心悸了!
  
      武信毕竟是武县令,如果冥王殿和他撕破脸皮,今晚杀不了他的话,肯定会成为冥王殿心腹大患!
  
      别的不说,只要武县令不顾一切,下令放火烧山,难道冥王殿还能杀出茅山,灭了句容县?!
  
      这才是阮冲最忌惮之处,更是江湖势力,名义上听从朝廷管辖的真正原因之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不是说说而已!
  
      沉默中,阮冲及四位老祖,很快退走,身形消失。
  
      只留九阳老祖、万叶老祖等茅山老祖,还有浩大兽群、诸多人手,足够解决句容军了!冥王殿没必要亲自动手,以免留下把柄!
  
      “杀!”
  
      九阳老祖脸色阴沉,眼露疯狂高声喝道。
  
      九阳老祖等人,也有点忌惮。但是,没得选择。
  
      因为武信不妥协的话,过了今晚,便是他们九阳洞、落叶池等贼寨的末日,他们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轰、轰、轰……”
  
      兽吼禽鸣,破风如浪。
  
      各种声响汇聚成磅礴声势,铺天盖地的兽群,势若天翻地覆,一起涌向玉枕寨!
  
      无数弓箭,齐齐调转方向,指向俯冲而下的飞禽。
  
      无数火把,从寨墙内抛出,落在寨外堆积的杂物上,迅速化为一片火海!
  
      句容军的战术很简单,就一个字……
  
      火!
  
      *****
  
      第二更到,双倍月票就剩半天了,没投月票的快找找哦,谢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