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崛起 > 第471章 谁怕谁

第471章 谁怕谁


      当然,这个产量仍然偏低,看来亩产三四百斤真的是梦。
  
      苏阳已经很满意,这节骨眼上,也没办法要求太多。
  
      稻谷存放了一夜,第二天大早就被送往太虚,而稻城这边继续收割几十亩,到明日可大范围收获。
  
      其实如果没有危机,收割会整体往后延个两三天,现在没办法。
  
      “报,苏巫,血狼队伍来了。”
  
      斥候快跑回,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苏阳算了算日子,今天是与建木开战后的第八日,血狼如果能再晚两天来就好了。
  
      面对血狼无法用拖字决,不然等到建木一来,太虚实难抵抗两大图腾部落。
  
      “集结大军,随我来!”苏阳立即点齐兵马,准备迎战,不玩什么策略,唯有仗着人多,才有机会一搏。
  
      但此战之后,太虚也必然会大伤元气,不过即便他敢战,血狼未必敢拼。
  
      有熊氏那边,原计划荒芜会在今晚抵达,现在还未到,也没关系。
  
      苏阳点出一千七百人,其中只有三百人是滥竽充数,做做样子。
  
      虽然这会造成稻城就剩一百来个战士,但普通族人上千,也不是摆设。
  
      与血狼交战才过去两日,这么短的时间,他笃定对方来的人不多。
  
      血狼整个部落可战之士最多九百,过这个数就是滥竽充数。
  
      图腾战士干掉了一人,在去掉两个年长体能下降的,就只剩六人,至多再来三个就不错了,多一个都是意外。
  
      而这次战士最多来六七百顶天,且已被干掉一百,就只剩五六百,算上图腾战士增幅两百个普通战力,相当于七八百人。
  
      太虚这边的即战力是一千四百,另有三百人摇撼助威,数量上是敌人的两倍,两个战一个,一百多人战一个图腾战士。
  
      不敢说胜券在握,至少他认为必胜!
  
      “烟岚、巫女随我一起,娅也出征。小李率百人留守,稻城暂时由长老们一同看护,继续按计划收割,不要管前方的战斗。”
  
      苏阳很冷静,原本这一切就是提前计划好的,说是按部就班也不为过。
  
      带上烟岚是因为她能辨吉凶,可不是他这个水货,烟岚是真的能在战时挥作用。
  
      巫女是血狼的目标,留在稻城太危险,必须得带在身边才能放心。若不然丢了巫女,损失简直无法估量,没办法短时间内祭图腾了。
  
      他没骑魁牛,由双巫骑着,既然成了步兵,他当然也穿戴了藤甲,没准关键时刻能保命呢。
  
      大部队浩浩荡荡冲出,把战场定在距离稻城三里之外,这么近,也意味着战士们不能退,一退后面稻城就会不保,稻田自然也就没了。
  
      昨天所有人都见过丰收的喜悦,今年丰产,人人都可以吃到米粒,战士们的奖赏也都能兑现,必会激出战斗力。
  
      三里路转瞬即至,斥候们是从十里外开跑回来汇报,他们还要赶在血狼的前面。
  
      为了不闹出笑话,斥候们依旧散布在外,不仅把稻城连接了起来,同时在希夷山,盐都那边都或多或少安排着几个人,一旦有变,可立即过来汇报。
  
      “留下一半战士,其余人往后站,先藏在后面。”他没有搞什么示弱或是示强,但也想看看血狼的决心。
  
      这时苏阳很想弄一个红色披风什么的,再不济也应该整一套黄金战甲什么的吧,结果穿着丑陋的藤甲,还戴了个藤冒,怎么看都像是从山寨里出来的。
  
      “烟岚如何?”他开口询问,刚刚有斥候再次汇报,血狼大部队确实是往这边来了,人数上答不上来,但肯定没他们的人多。
  
      烟岚没有马上回答,她从牛背上跳了起来,步伐轻盈,仿佛有梯子,一步就跨了下来,她可不是弱者,虽从未出过手,但恐怕也是位高手。
  
      巫女也有手段自保,只不过担心被抓走罢了。
  
      烟岚回话说:“吉凶难辨,从这里过去,这个方向一定是吉。”
  
      她话说得笃定,至于从何得知,又有什么依据,就无法告知了,她即便说了,旁人也听不懂。
  
      “是这个方向吗?”苏阳用手指着确定,直到瞄准了方位。
  
      随后他直接弄了一个简单的指向牌,以免过会弄错,趁着还有时间,叫来将领们也一同确定,过会有可能会从这个方向冲。
  
      当然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一切还要以局势为定。
  
      一千七百人聚集,即便是充数的也手拿武器,气氛凝重,也很压抑。
  
      天空中不知何时飞来了几只秃鹫,这是侦查手,当现有腐食,秃鹫大军便会蜂拥而来。
  
      这也仿佛在预示着,今日这里不太平,有血光之灾。
  
      随着时间推移,撤回来的斥候越来越多,不时传来血狼的情况。
  
      他们说是以逸待劳,结果战士们都有些紧张,如果可以测心跳,肯定有大半人心跳在加。
  
      苏阳自己还好,大马金刀的坐在石头堆积的座位上,站久了多累啊。
  
      也有心情喝着水,撕下一些肉干来吃,补充体力,眼神看着远方,其实已经放空了思绪,不在去多想,事态到了如今,真没什么好做的了。
  
      说到底原始之间的碰撞,就该用最原始的办法来解决!
  
      “来了!”有警觉的战士叫道,却也反应出了最为紧张,风吹草动都在关注。
  
      他们是站在小山坡上面,虽然因为地形,导致站队是歪着的,场面上不怎么好看,但占据地利优势,可以从上至下起冲锋。
  
      而敌人若攻击,只有冲上来,或是绕道边上,这就落了下乘,他们可以从容应对。
  
      相对来说,在丘陵大规模作战,比山林要好。
  
      这也是他不怕敌人的大军进入山林,那里面根本不太可能生两军对垒,只有打游击。
  
      太虚所有人都可以说是丛林战士,还能怕了外来者,兼之熟悉地形,优势只会更大。
  
      看见了,隐约有小股人冒头,或见到这边的阵势,忽的又缩了回去。
  
      苏阳也不派人去追,这明摆着是对方的先头部队,类似于斥候探路的。
  
      如果血狼现他们的人,而不敢上前,那也不成气候了,未战怯三分,打起来也是自取灭亡。
  
      正面作战与被人追杀,完全是两码事,若血狼见势不妙,打都不打就跑路,那他甘愿冒着稻城失守,调虎离山的风险,也要追杀个三天三夜。
  
      这话说得漂亮,但心里冲动不等于行动上的魔鬼。
  
      “吹响战斗号角!”不等亲眼看见血狼大部队,他率先摆出开战的架势,来了就打,谁怕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