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崛起 > 第207章 大破狼群

第207章 大破狼群

苏阳出手了,弓弦颤动,箭矢如闪电般划过,钉进了狼脖子中,一击毙命。这当然不可能,但被射中的狼,很可能最后熬不住会挂掉。
  
  狼群冲上来,与前端的战士发生了交锋,春带着众人抵挡住了,却也有人受伤。
  
  狼群咧嘴露出犬牙,开始围着打转,寻找弱点发起攻击。狼一般都是这样,面对猎物时不停的围着转圈,等把你转晕后,忽然就会暴起,专咬脖子。
  
  苏阳有六胞胎护着,不用担心安全,所以商女也去帮忙,还有玛祖在这时候站了出来,一举长矛,大吼道:“杀死这些狼!”
  
  说罢,老人走到人群边缘,直面狼群,一杆长矛刁钻无比,几头狼扑过来也近不了身。
  
  苏阳也叫道:“慢慢来,大家不要急,弄死一头就少一头。”不是说他们这些人就无法战胜狼群,但一定是以付出最小的代价,不然这场战斗就毫无意义了。
  
  他唤来十个弓箭手继续找机会开弓,由前面的人顶住狼群,这个办法没错,只是比较耗时间。
  
  可千算万算,却没算到魁牛会突然暴躁起来,嘶吼着挤开了人群,一下冲了出去,触不及防之下,众人纷纷摔倒,但奇怪的是狼群并没有趁机攻击,这些驴头狼竟然都奔向魁牛去了。
  
  “难道魁牛才是狼群的目标?”苏阳忽然觉得屁股墩有些发烫,若往后他骑着牛外出,岂不是随时会面对兽群的攻击?
  
  来不及多想,场面已经乱了,抓着缰绳的六胞胎被连带拉了出去,直愣愣的面对着狼群。
  
  “快,你们放开牛绳。”
  
  就在这时,魁牛狂暴跳了起来,一蹦老高,落地时直接踏进了狼群中,好家伙,就这么一下,就有好几头狼受伤。魁牛左冲右突,庞大的身躯,恐怖的力量,能轻易撞翻驴头狼。
  
  六胞胎不可避免的遭受了攻击,胆小如鼠的六人背靠背形成了一个圆圈,虽然没有主动攻击狼群,但手中石斧狂舞,让狼群近不了身,且六人心灵相通,不会留下破绽。
  
  这边反应过来的战士们纷纷冲了出去,一起杀狼,已经没有战术了,见到狼直管开打就是了。
  
  “哞!”
  
  魁牛无比凶猛,牛角上插着一头狼,猛地一甩,洒下血雨。
  
  关键时刻,夏布也出现了,疯狂扑倒一头狼,在地上滚动,然后只听咔嚓一声,夏布竟然双手生生掰开了狼嘴,撑开成了直线,这对臂膀实在太霸道了。
  
  “呜呜呜!”
  
  猩猩群忽然跑来了,冲进了狼群,多了五六十个雄壮的猩猩,大势已定,他们赢了。
  
  狼群逃跑,战士们纷纷追了下去,苏阳头脑一热,竟也追着一头落单的狼,还好六胞胎他们也跟了上来,还有小夏、祝融和共工。结果狼倒是追上了,但谁来当主攻手拿下啊?
  
  “嗷呜!”
  
  驴头狼转身便要冲上来,苏阳连忙仓促开弓,射偏了。原本还有第二次开弓的机会,却又被护主心切的六胞胎给挡住了视线。
  
  下一刻,他们被一头狼给围住了,这简直是笑话,区区这么一头狼就围住了他们十个人,可事实就是如此,六胞胎胆子太小,苏阳四人又都是孩童。
  
  “六大,把狼弄死,肉都归你们吃。”苏阳鼓励道。他倒是想开弓,可是狼一直在围着打转,他的视线被挡,无法瞄准。而小夏想冲出去,被他拉住了,至于祝融与共工的胆子倒是不小,可毕竟个小,冲出去没准就直接入狼口了。
  
  “我们想吃饼饼肉。”六胞胎提出了要求。
  
  “好,把狼打死,我亲自给你们做来吃。”所谓饼饼肉,其实就是一种蒸出来的肉饼,属于席面八大碗的一种,味道极佳。好吧。现在不是研究吃食的时候。
  
  得到许诺的六胞胎终于鼓起了勇气,一下就窜了出去,六个人反过来把狼包围在了中间。
  
  “对,就是这样,你们六个打一个,用斧头砍狼的腰部,几下就可以把它砍翻。”苏阳继续鼓励,他如此惜命的性格,敢于这样冒险,是因为看见夏布跟过来了,即便夏布不保护他,也会保护小夏。
  
  这会夏布正在附近的草丛中趴着,随时可以冲过来。他是想藉此机会逼着六胞胎释放出战斗本能,不然六胞胎天天在部落里大吃大喝,长此以往难以服众。
  
  只见六胞胎还是有些放不开,只有当驴头狼要冲出来时,才挥舞着斧头挡回去,但始终不敢主动上前攻击。
  
  苏阳只好继续加价了,重赏之下才有勇夫,“六大,快把狼打死,回去我送你们一套房。你们谁打死的,我在额外送三个鸭蛋,三个啊,听清楚了吗?如果打不死狼,三天不准吃东西。”
  
  “吼!”六胞胎中有人动心了,其余五个也感觉到了,争先恐后的提着斧头去砍狼,生怕被哪个兄弟抢先了。
  
  砰砰砰,沉重的石斧砍在狼身上,六个人同时攻击,没有造成误伤,也没让狼咬到。这六个人,每一个都相当于是乞丐版的帕布,一旦合力,估计连帕布也得跪。
  
  片刻之间,驴头狼被生生打死了,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连犬牙也被敲掉了一颗。这时候夏布才冒了出去,又忽然转身跑了,或许是因为确定这里不会有危险。
  
  苏阳箭步冲上去,开弓射箭,一支箭矢插进了狼脖子中,厚颜无耻的说道:“把狼抬回去吧,终于被我射死了。”
  
  “苏,不是六大打死的吗?”祝融挠着头,有些蒙圈了。
  
  旁边的共工却说:“你胡说,我明明看见是苏把狼射死的。”
  
  “呵呵!”苏阳笑了笑,鼓励了正在喘气的六胞胎,许诺的事情都会兑现,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抢了战功,总得给手下补偿点物资不是。
  
  他们偏离战场并不远,没一会就回到了之前的地方,那里已经在收拾战场了,老人玛祖接过了战斗指挥权,也正是因为如此,苏阳才敢落单出去追击。
  
  他不知道多少次希望快点长大成年,好身先士卒,成为真正的战将,然而饭要一口口吃,身体也只能慢慢长大。
  
  队伍大破狼群,没有放过一头,猩猩群追击到了逃走的几只狼,猩猩有个坏习惯,喜欢拖着猎物狂奔,其中有两头狼,就是被拖死的。
  
  但他没想到,魁牛居然自己跑回来了,一对牛角染血,全身也如鲜血流淌,魁牛的身上被狼咬伤了几处,不过没有大碍。他大着胆子上前,让六胞胎抓起了缰绳,见魁牛没有反抗,这才拿出药物给魁牛处理伤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