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泰坦神途 > 离殇之泪-129.诡异之地

离殇之泪-129.诡异之地


  林小芽在深夜时醒来,感觉有点凉,便翻了个身想往帕里斯怀里钻。然而,手臂触摸到一旁的是冷冰冰空荡荡的床,这才回过神来,叔叔已经不再了。
  “叔叔……”
  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她猛地拉过薄被,蒙头罩住自己蜷缩着的身子,一直哭泣到累了睡着为止。
  朦胧间,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半夜里醒来发现叔叔没在身边,于是抱着自己的小枕头到王宫的各个房间去寻叔叔。
  可是,她每打开一扇门,就失望一次。
  “叔叔,你在哪里?”
  她穿行过精灵宫后院的出口,往林间圣地走去。在那草木莹莹发亮的丛林中,见到了叔叔那高大伟岸的背。
  “叔叔。”
  她唤了声,便兴奋地撒腿朝那背影喷跑而去,可是不管她跑得多急,都赶不上前方缓步而行的精灵王。
  “叔叔等等我,不要走啊叔叔……”
  不要走……不要走……
  “不要走……”
  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林小芽梦呓着再次醒来。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房间里宛若繁星点点的天花板,写字台两旁的书架上满是各种漫画和彩图,以及各式各样的公仔玩具,有叔叔买的各个年份的限量版芭比娃娃,也有小奇送的各类动漫手办,也有上次御菲菲在街边投币机帮她夹的许多毛绒玩具。
  心脏与后背的痛感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灵谷灵力在体内交汇时所产生的热度。
  叔叔还在,他就在这里。
  林小芽双手叠放在胸口处,感受着叔叔留下的温暖,这时,她才发觉手臂上似有什么缠绕,藉着窗外的月色一看,隐约辨识出那是一缕栗金色的长发。
  林小芽摩挲着叔叔的头发,愣愣地看着。
  帕里斯离开的时候全身发光,身体会随着光粒的飞散而消失,可不知为何,这一缕却留了下来。
  月光透过窗纱照在床头,明明天还没亮,她却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林小芽已无法再入睡,于是索性坐起身,小心翼翼地把帕里斯留下来的一小撮头发编成细小的三股辫,脑海里又浮现出往常她给叔叔编辫子的画面。
  几乎每天晚饭过后,叔叔会坐在客厅的组合沙发上看公文,而她则跪坐在帕里斯一旁,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把玩监护人的长发,还美名其曰:练习编辫子,好以后给自己打理头发。
  其实,直到现在,林小芽还是不太会自己扎辫子。一直以来,她的头发都是帕里斯帮忙打理。每天被帕里斯摇醒之后,便迷迷瞪瞪地坐在镜子前,一边打盹儿一边等着叔叔帮她梳理整齐。
  这些年来,叔叔已经把她照顾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林小芽捋了捋栗金色的小辫子,整个的还没有一根麻绳粗,似乎用来项坠的挂绳最合适不过了。
  一拿定主意,她立马跳下床,在抽屉里翻找出一枚纯银的吊坠挂件,那里面放着一张帕里斯的照片,于是把发辫穿上吊坠,戴上之后,从领开拿起吊坠,放在唇上轻轻地吻着,脑中突然灵光乍现,想起帕里斯临终时的那番话——
  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就算是见到以后的我,也一定要逃开,跑得远远的,躲到他们都发现不了的地方去。
  见到以后的我?
  那么就是说以后还有机会见面,难道不是吗?可是以后的叔叔跟之前的叔叔会不一样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如果叔叔还活着,那为什么要离开她?他说所有的事情都随着灵力一起注入她的体内,等灵力和生命力融合了,她自然而然就会知道。
  可是现在如着云里雾里的她,既担忧又期待。
  天还没亮,天空的那轮明月依然还在此前看到的位置,时间就好像停止了一般。
  林小芽打开床头灯,然而此时依然停电。
  这电怎么停了那么久?
  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显示的时间是上午10:30。
  怎么是早上?
  天不是还黑着吗?
  手机坏了?
  借着手机的光照了一下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AM10:30!
  奇怪,我还在做梦吗?
  她打算到楼下物业管理问问看什么时候来电。
  林小芽藉着手机微弱的光走到门口,可打开门的刹那,一阵恶寒袭过全身。
  走廊上黑漆漆一片,连临时应急灯都没有打开,也没看到她熟悉的安全出口的标识。既然停电,那么电梯是用不了的了,只能走楼梯。
  然而这走廊越走越不对劲,刚才明明已经走了很久,却还没走到尽头。
  四周一片死寂,没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也没能察觉到一丝活物的气息。
  林小芽狐疑地高举起手机,看看前路,依然是不见尽头的黑暗走到,再转身看看来路,也是长长的一条黑暗的走到是。
  林小芽站在黑暗中,有一种随时被黑暗吞噬的错觉。
  这不是她所熟悉的地方!这里不是公寓外的走廊!
  林小芽心口一紧,一阵冰冷麻痹的感觉瞬间从头顶传到了脚尖。她转身往回跑,长长的走道里回响着她慌乱急促的脚步声。
  半道上似乎有什么在她脚下拌了一下,她惊呼一声,扑倒在地,也顾不上却找那只脱脚飞出的鞋子,光着一只脚连滚带爬地逃回屋里,嘭地关上门,上了锁头,然后贴在门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怎么回事?这里确实是她跟叔叔居住了三年的房子啊,可是外边为什么变了?
  她折回卧室,惊魂甫定地拍了拍胸口,冲到窗边,眼前的一切彻底地打碎了她最后的希冀。
  林小芽放眼眺望,远处并没有炫目的霓虹灯,楼下也不是经过物业管理规整过的绿草坪和一排排暖人的路灯,取而代之的是清冷的月光以及冷月下一片沉寂的皑皑白雪。
  在这诡异寂静的天空下,没见到一处灯火,没发现一丝人类文明,甚至……没察觉到一丁点儿活物的气息,这里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座与世隔绝的森冷的坟墓。
  这么想着,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连忙拉上窗帘。
  “这里……似乎哪里?”
  林小芽既惊恐又无助,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猫,钻进被子里,不停地抖,此时此刻,她多想钻进叔叔的臂弯里,那里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这一定是梦!对全部都是梦,不怕,不怕,睡一觉就好了。”
  她这么催眠自己,可是肚子开始咕咕作响了,越想入睡反倒却越发精神。
  林小芽再次看了看手机,上边显示的日期是十二月十七号,跟此前和叔叔以前歌剧的日期相差了五天,她拿出还留在大衣口袋里的票根一看果然是十二月十三号。
  难道她昏迷了四天?
  也就是说——叔叔消失有四天之久了……
  叔叔说过,以后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勇敢一点,遇到困难要冷静,别自己乱了阵脚。
  不怕!不怕!
  我现在很强了,我谁也不怕。
  林小芽将放有帕里斯照片的项坠紧紧地攒在手心,一边给自己壮胆,一边举着烛台到厨房里找些吃的。
  叔叔显然是知道这里停电,提前把整间厨房变成一个大冰窖,堆放着一箱箱没有拆封的水果,此外,还有叠放得满满当当的各式罐头肉。
  林小芽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查看厨房里的情况。
  厨房里,除了刚才的那些,还有一个角落里堆满了都是她爱吃的零食。林小芽又到其它房间看了看,基本上也都对方得像仓库一样,里边都是保质期比较长的食物,那份量足够她吃上大半年。
  嘴里的苹果已经嚼不出什么味儿来,望着叠放整齐的箱子,林小芽泪流满面。
  这些箱子里装的哪里还是食物啊,满满的分明都是叔叔对她的不舍与牵挂。
  叔叔的这份心意她是明白的。
  既然明白,就要鼓起勇气来,努力地、好好地活下去,连同叔叔留给她的灵力和生命力一起活下去。
  可是,叔叔为什么要把外边变成得那么可怕呢?
  到处都一边漆黑,而且四周一片死寂。
  林小芽低头思忖着帕里斯这么做的目的,而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古老座钟的声音,低沉浑厚,那是电视里上年代久远的古宅里才会有的东西。
  哪来的钟声?
  她抬起手臂擦干眼泪,心里默默数着,座钟一共敲了十二下,比她手机上的时间快了将近两个小时。
  林小芽记得向奇曾经说过韩国、RB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的时间会快两个小时,如果按时区来算,这里很可能是在这其中的某一个国家?
  希望不是RB因为这个国家的灵异片最恐怖,估计是从当地的阿飘身上取材而来的。
  林小芽重新回到卧室,拉开窗帘布,发现天上的月亮从她来的那天到现在都不曾移动过位置。
  这个地方也太诡异了,难道真的穿越到RB灵异场景里了?
  不怕,我有叔叔的力量保护,就算是厉鬼也一定伤害不了我。
  林小芽把纯银吊坠拿到嘴边亲了又亲,想到叔叔时刻与她同在,心跳就稍微缓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