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泰坦神途 > 死亡序章-106.两个婚礼

死亡序章-106.两个婚礼


  向奇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正流向小芽,而眼前的一切在刹那间令他目瞪口呆,所有不同花期的花卉都在这一刻盛开,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头顶上的粉色樱花花瓣顺着灵力的流走在偌大的玻璃房里回旋翻飞,此时的盛景是从未曾见过的奇迹,美轮美奂,宛若置身于仙境。
  “真的好美!”林小芽张望着四周的美景不觉出了神,“原来这里的夏天是这样的呀?”
  “不,现在比夏天还美。”向奇也跟着陶醉,许久才指了指一旁的兰花,“就连它也开了,真是太神奇了。”
  林小芽顺着向奇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咦了声,“小奇,那是什么花?为什么不种在盆子里,而是悬吊在半空,就这么让根系都暴露在空气里,亏得它还能活着,真不容易啊。”
  “那叫圣代兰,这种植不需要土壤也能生长,”向奇说着又指着另一边一串串随意悬挂在铁丝上的植物说:“看那边,叶片像米粒一样有点泛白的植物,那叫空气凤梨,只要这么悬挂着,就能自行吸收空气中的水份,藉此生长。”
  “哇,大自然好神奇!居然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小芽,你才是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不管做什么都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大家渐渐地都喜欢把目光集中在你身上……
  向奇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带着深深的着迷和依恋,二人四目相对,便忘了移开视线,默默地凝望着彼此,眼前的静谧中,飘荡着目眩神迷的甜美,若是能与对方在这里长相厮守到生命终了的那一刻该多好啊!
  在看过了父亲的私人收藏室之后,他二人才知道父亲在生前对他们的母亲有多执着,整个收藏室里挂满了他们母亲安吉拉.德.蒙特利豪的画像、照片、海报以及各种剧照,此外与她相关的所有唱片、影片、杂志、报刊以及各式各样的纪念品等都尽数收集并完好地归类摆放。满屋子琳琅满目数不胜数的个人收藏,已完全超越了一般粉丝对明星偶像的狂热,每一样东西似乎都在对参观的人诉说着主人是为了偶像而生的。
  心细如发的向奇还发现父亲居然在五岁时就开始搜集关于他们母亲的资讯,要知道那时候年仅十一的蒙特利豪名门贵族家的千金还未出道。
  向奇不禁道出心中疑惑,“看到这些,就感觉他们匆匆的来到这个世上又匆匆地离开,特别是父亲,就好像是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所以穷尽一生都在寻找母亲。”
  “你不觉得这一切很美吗?一生一世只为一人,相遇相知,同生共死。”
  “你知道他们怎么离世的吗?”
  “嗯。”
  向奇有点吃惊,没想到帕里斯也着手调查过去之事,就不知他对他们双亲所发生的一切了解到什么程度。但此时林小芽对父母离世所发表看法的态度似乎比较轻松浪漫,这或许跟她自幼在温和的环境下成长有关,习惯性的思维都比较柔和,不过这样也不错,天真无邪取决于成长经历,他倒希望她能够永远都无忧无虑快活自在地生活。
  虽然向奇很欣赏小芽的天真,但他对父母当年车祸甚至是在那之前两人的人生都充满怀疑,直觉上他们的人生似乎总有一双隐形的手在幕后操纵着什么。对于一个情窦未开的五岁儿童来说,痴狂地迷恋上比自己大六岁的姐姐可说是匪夷所思的事,至少于向奇来说无法理解,而且他们在一起时似乎总是遇到各种天灾人祸,约会时遇到雪崩差点被活埋、度蜜月时游艇触礁沉没二人在荒岛上当了将近一个月的野人,后来这二人最终没能逃离厄运的魔爪,在孩子满月之日,双生车祸罹难。这一切似乎太过戏剧化,再加上哈迪斯与帕里斯的出现,无法不令他想到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在查明真相之前,他不忍将心中的疑虑告知小芽,正如他所希望的,所有沉重的过去和未来将由他一个人来背负,而林小芽只要负责天真快乐就够了。
  “为什么婚礼视频的光碟还标识着一和二的?而且日期也不一样,”林小芽抽出两个装着光盘的盒子,细细看了看上边的日期,两盒录制的时间相差半年,“难道他们结了两次婚?”
  向奇从林小芽手中接过两盒光盘,低头看了看,“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举办了两次婚礼。”取出一张放进读碟机并按下播放键,“这两盒光盘我都看过,第一次的婚礼现场很盛大很隆重,当时政商艺界的名流都来捧场了,不过新郎和新娘的笑容看起来却很假,就像是在演戏。”
  “虚假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知道内情的人应该都这么认为,半年后的那场婚礼没有婚证人没有观礼人,也没有宾客,而是两人私下举办的,不过听他们彼此宣读结婚誓言和说我愿意三个字时,我很感动。那绝对是出自真心实意誓言,没有第一次时的勉强。不急,等看完这张再播放另一张给你看,有了比较之后你就知道了。”
  林小芽刚开始怀揣着假吗不假吗这样的疑问开始观看录像,可是当看到里边美艳不可方物的主角出场时,她开始激动了,不愧是国际巨星,一进入镜头就牢牢攫获所有人的视线,而她的注意力也由此转移到新娘身上那件神圣的洁白婚纱上,轻盈的裙摆、柔美的线条,梦幻般的美感将美艳不可方物的新娘衬托得更加仪态万方雍容华贵。
  这应该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憧憬着总有一天能穿在自己身上的婚纱吧?
  林小芽不禁幻想着自己穿上那款婚纱的自己,无比沉醉地说:“好美!不知道我穿上是什么样子,有妈妈这么美吗?我好想快点长大……”
  她以后当然会有机会穿上婚纱,问题是为谁而穿……向奇低垂眼睑不语,那一天迟早会到来,但无论何时只要一想到此事,心便如千针所刺般滴着血,他开始妒忌起那个能娶到如此美丽女孩儿的男人。
  “小奇,你长得真的很像爸爸啊,不单脸型,就连你现在的背影跟他的也很像,高高的挺挺的帅帅的,看起来很有精神。他们两人太般配了,换做别人站在他们身边我都觉得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那叫什么感来的?”
  林小芽挠头,半天没想出是什么感。
  “违和感?”
  “对,就是违和感。”林小芽握拳在手掌上一捶,“小奇,快看快看,舅舅把妈妈的手交到爸爸手上的那一刻是不是特别感动,好幸福了……我也想结婚……”
  林小芽兴奋得已经忘记刻意在爸爸妈妈之前加个定语“你”。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向奇眉宇间翳色渐浓,凝视她神采奕奕的陶醉神情缄默不语。
  两人各怀心事地看着婚礼的录像视频,彼此注意的事物完全不一样。林小芽完全被这场精心策划的婚礼惊艳住了,而向奇却是对这类场合却不陌生,何况他对虚假的表演并无兴趣,不过突然看到镜头从一袭颀长挺拔的黑色身影迅速掠过,他不由得一震,那黑色身影非常眼熟,于是又把进度条往回倒一点,再看一遍,可惜镜头闪过太快,没看清那人的脸,但是黑色的长发马上令他眼前浮现出哈迪斯的面容。
  那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婚礼现场?他来做什么?
  “怎么了?看到什么了吗?”
  “没。”向奇至今仍不清楚哈迪斯对于他来说到底是敌是友,所以决定暂时先不将这个人告知小芽,以免给她也带来困扰。
  “注意这里,”向奇出言提醒,“你看看新郎的表情。”
  “是哦,他笑得好僵。”与其说是在笑,不如说是咧嘴忍受着什么。
  “新娘在生气,你看她的眉头是不是皱了一下?”向奇说着将刚才那一幕又倒回去,他向来心细如发,有着敏锐的观察力,纵然是一丝丝微末的线索也难逃他的眼。
  “嗯……”其实林小芽回答得不太肯定。
  “喏,这里!”向奇按下暂停键,将画面定格在那特定的瞬间,“新郎的右手食指在刚才表情怪异的那里被掰断了,所以现在用左手拿酒杯。”
  “咦?哪里哪里?我怎么看不出?”
  “右手食指第二节关节弯曲得不够自然,而且又红又肿的,所以我想当时应该是在刚才咧嘴的那个时候被掰断了。”
  “啊,真的耶,你爸爸这婚结得真辛苦。”
  林小芽在看完第二张光盘后,鼻涕眼泪都哭得稀里哗啦的。获悉那两人最终冰释前嫌并彼此互生情愫,决心此生相依相伴直至终老,心下极为安慰,可转念一想时间若只是停止在两人交换誓约之吻的那一刻该多好,像童话故事一般的HappyEnding,然而现实却是那么的残忍,他们又怎会料到与心爱之人的相处时间竟如此短暂,绝对想不到自己再过不久便将与世长辞吧?
  向奇起先还用带来的零食试图哄她,但收效甚微,看着她横膈膜频繁地抽筋,连自己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两张婚礼的录像放映完已是深夜,林小芽这天夜里枕着向奇的腿含泪睡去,液晶屏幕兀自重播着双亲婚礼的画面,而向奇则带着深沉的眷恋凝望着小芽的睡颜,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