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泰坦神途 > 死亡序章-83.附体

死亡序章-83.附体


  “不可以就这么放弃,你放心,我的生命力顽强得很,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我说过你不可以这么做就不可以做!”帕里斯的表情冷若冰霜,冷酷的神情显现在他绝美无双的面庞上更比常人入木三分。
  “叔叔,那可是一条生命啊,你怎么可以做到见死不救?人之初,性本善。身为人类,如果连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本性都抛弃的话,那还有什么资格以人的面貌活在这个世界上?”
  “以人的面貌活着有那么重要么?我不管你是人还是其它什么族类的人,我只要你能平安过完这一生。”
  “叔叔,这不是问题所在!”林小芽急得跺脚,“我不想生活在一个大家都冷漠报以冷漠的氛围里,只要对他人施以善意,就能得到善意的回报,这样人跟人之间的相处不是能更和谐吗?”
  “那需建立在双方对等的基础上,你指望一个吸血鬼对你回报善意?他可是排在你食物链的上端,那是肉食动物和草食动物的关系,你懂吗?”
  爱德华不愿卷入这两人的争执中,他默默地转身,正打算离开之际,林小芽一把拽住他的手臂,说:“爱德华,不许走!难道你想毁约?”
  “你们之间立定了什么契约?”帕里斯冰寒的视线射向爱德华,遇上这么个魔力高强的对手,直叫人脊背发麻。
  “我们立下的不是魔法契约,只是口头上的约定,小芽姑娘要我以后不再杀害人类,欠下一个人情待她有需要时报恩,还有就是她以后的零食全由我来买。”
  帕里斯眼角一抽,沉默半晌,低头拧着林小芽的耳朵质问:“你这家伙的聪明就只是用来跟我顶嘴的吗?用生命力换零食,你这脑袋是被昨晚吃的几颗丸子塞满了没法思考了吗?”
  “脑袋不好使的是叔叔吧?哪有人吃东西是上脑的?快松手,耳朵要被你拧下来啦!痛啊……”
  “你这智商……我要怎么办才好?”帕里斯顿觉头大,用生命力换零食,他真是无语了,“你想吃什么自己买不就行了,我给你的黑金卡并没有设上限,能花多少你尽管花。”
  “叔叔,现在不要说这些混淆视听啦,我们是在说生命的事,不是在说不是零食也不是在说交易,是生命,这位可怜的小爱同学时日不多了,我不能袖手旁观。”
  小爱同学?
  帕里斯看着林小芽紧拽住爱德华胳膊的手,眉头紧蹙,最终拗不过这丫头,只好放弃道:“既然你坚持要救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要用我的生命力。”
  “不行!”林小芽激动地差点没跳起来,“虽然叔叔的寿命比我长,但是你担负着守护整个族民的重任,你的生命比我的更贵重,说什么我也不同意。”
  “生命的贵重与否不是用责任来衡量的,在我看来你短暂的生命更加宝贵。”
  两人刚才还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一转眼又浓情蜜意惺惺相惜起来,爱德华突然有种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感觉。
  “总之不行。叔叔一味担心我,那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跟叔叔的生命相提并论。”
  “所以咯,也请你体谅叔叔的心情。”
  “叔叔是大人啊,大人迁就小孩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现在承认自己是小孩儿了?”
  “两位,请不用再争了,其实我……”
  “闭嘴!”帕里斯和林小芽异口同声喝止。
  “林小芽,刚才的要求就是我最后的底线,如果你不接受的话,那么我就在这把你打晕了带回去,你以后也休想再出来,当然,给这家伙救治的事也面谈。你自己想清楚了。”帕里斯转身坐进单人沙发里,大长腿往另一腿上一架一副好整以暇的派头。
  林小芽抬头看看爱德华,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监护人,内心纠结着迟迟拿不定主意,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是不会选择用叔叔的生命力替别人疗伤的,”说着毅然转身对爱德华正色道:“对不起,我不能帮你治病了,真的很抱歉。”
  “啊,不……”爱德华忙道:“小芽姑娘不需要道歉,我不知道我的伤是要以生命力来换取,是我冒昧了。”
  “唉,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在我面前演这一出,回头又偷偷找上人家吧?又笨又固执,不是一般的难搞,与其让你一个人胡闹,毋宁由我一手解决的好。”帕里斯也懒得继续争执了,单手支着下巴,另一手冲小芽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林小芽一惊,没料到自己的心思竟被帕里斯轻易看穿,不由得倒退半步,摇头,“叔叔不会是要打晕我吧?我不要!”
  “过来嘛。”帕里斯粲然一笑道:“你别那么戒备?我若是真要打晕你,你也防备不了。乖,到这边来,我向你保证,绝对不碰你一根寒毛。”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像是没有……可是无端端地干嘛叫我过去?”林小芽心里起疑,但还是乖乖走到监护人身前,对方说的没错,他若真要敲晕她,任凭她怎么闪躲都是白搭。
  “看着我的眼睛。”
  “叔叔眼睛怎么了吗?”林小芽伸长脖子又凑近了几公分,瞪着帕里斯狭长的碧眼,不明就里,“没什么呀。”
  帕里斯没出声,双唇似在念着这么,紧接着林小芽就保持了身体前倾的姿势不动,而帕里斯的身体则无力地陷入沙发里。
  “你们怎么了?”
  爱德华察觉到那两人的异状,急忙走上近前一探究竟,结果就见林小芽缓缓直起身,转头向他投来寒气逼人的视线,周身释放出强大到凌虐一切的霸道气场,仿佛变了个人。
  爱德华为这强大的气场所震慑,身体不听使唤地僵立原地。
  这人是谁?虽然有着林小芽的外表,但是从她的眼瞳中所看到的却是她的监护人的惊人气场,加上帕里斯此时陷入沙发里,貌似已经进入了沉睡的状态。
  爱德华也是聪明人,目睹了这一切,料想帕里斯通过视线将林小芽催眠,然后再以自己的元神附上了小芽的身体。而对方一开口,就马上证实了他的猜测没错。
  当林小芽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转头看了看身侧,没人。她有点晃神,闹钟是响过了?叔叔怎么没叫醒她?恍然间脑中忽然闪过此前在旅馆里与帕里斯四目相对的那一幕,顿时来了个催死病中惊坐起,想起自己走到监护人叔叔身前看他的双眼,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便全无印象了。
  不好!着了叔叔的道了。
  “叔叔,”林小芽跳下床,鞋也不穿就跑出房间,“你刚才是不是把我弄晕了?”
  那爱德华怎样了?他那伤势已经没时间再拖了,若是不赶紧治疗,就算是不老不死的吸血鬼也会没命的。
  “叔叔?”
  住宅里静悄悄的,客厅没人,厨房没人,客房没人,露台上也没人,难道是把她送回来后又出去了?他是不是怕爱德华改天还会再来找她,所以折回去,打算去灭了对方以便一了百了?
  她这监护人对她好得确实没话说,但对外人就不一样了,凶狠冷酷,瞬间取人性命还可做到面不改色的。林小芽对于监护人的雷厉风行的做派多少还是有所了解,当下更觉心慌了。
  “叔……”
  林小芽推开洗手间的门那一刹那,声音戛然而止。第一次看到完整的男体,不由得当场呆掉,瞪圆了眼大脑一片空白。
  帕里斯倒也不在意被看光,淡定地拿过一旁的浴巾围上,“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吗?”
  “啊……”林小芽幡然醒悟,急忙遮住双眼,尖叫着背过身去,“叔叔变态!”
  其实变态的是她自己,也不先搞清楚状况就冲进去,第一次发现跟自己不一样的身体,整个人都傻了,继而仓皇失措地逃了出去,完全忘了刚才是为了什么进去的。
  林小芽频频拍打着自己发烫的双颊,让凌乱的呼吸尽快平复下来,惊觉身后帕里斯的动静,连忙挺直了背,正襟危坐,故作镇静地等着监护人过来。
  “你啊,总这么冒冒失失的,”帕里斯端着两杯热可可过来,放一杯在林小芽面前的玻璃桌几上,然后在到她的对面坐下,悠闲地叠起腿一派从容,“说吧,急吼吼的找我做什么?”
  林小芽瞄着对面,帕里斯此时已穿上毛巾泡,半湿的栗金色长发还不时有水珠滴落。他一手执着马克杯杯耳,另一手优雅地将长发往上一拨,发丝上的水气瞬间变成晶莹的冰沫消散在空气中,长发垂落时,已干爽柔顺。
  不愧是六界生灵中最为俊美的精灵,每个不经意的动作看起来都那么优雅、潇洒,如此养眼的画面,林小芽不觉失神,刚要问爱德华的情况,可脱口而出的话立即让自己恨不得一头撞死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