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诅咒面具 > 第二十六章 沙漠追击

第二十六章 沙漠追击


  “快想办法波拉乌兹!气球下降的速度太快了!”卡布的双手抓住吊篮的篮筐,紧张地望着下面,地面上的景物逐渐变大,热气球已经开始变形。
  “你说过不会有问题!满嘴谎言的矮子!”半身人脸色发白,蜷缩在吊篮的一角,一脸绝望地盯着那个和他差不多高矮的地精.
  “不要害怕!要知道气球迟早都要落地的,只不过这次稍稍有点不同。”波拉乌兹根本不把即将到来的降落看在眼中,他掂起脚尖把头探出吊篮外,波浪般的沙丘就在热气球的下面。“现在是在沙漠的上方,沙子会有效地减轻碰撞的力量,运气好的话安全降落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愿你没有撒谎。”艾佛斯特把梅莱蒂紧紧地搂在怀中,姑娘娇小的身体就象一只柔软的小猫,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女孩是否会在落地时受到伤害。
  “要是我说了谎话,就让我被遇见的第一条狗咬掉鼻子。”波拉乌兹回身重新在吊蓝里选择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坐好。“准备降落!护住你们的头,祝大家好运!”
  吊篮摇摇晃晃地落在地面上,半个篮底都深陷入沙子里,不过正如地精所说的那样,松软的沙地救了他们的命,所有人都奇迹般地完好无损。“看起来运气真的很好,这次降落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刺激的一次着陆经历。”波拉乌兹第一个从吊篮里站了起来,他坐上那个奇怪的三腿机器人,点了一个按钮就从吊篮中跨了出去。
  “我讨厌沙漠,这里很难看到一棵植物。”卡布提着他的战斧接着跳了出来,他向四周张望,但是除了沙子他几乎看不到其它东西。
  “不过这也会很容易发现敌人。”半身人特有的好奇心让哈斯沃克很快忘掉了不久前的恐惧,只一会就找到了可供他消遣的东西_:一只土黄色的沙蜥蜴,这让半身人想起了那群龙焰骑士的领队,那个高大的蜥蜴人战士。
  “敌人也同样会很容易的找到我们。”梅莱蒂的脸色有点微红,灼热的阳光让她难以忍受,她更喜欢呆在寒冷的地方,这或许和她精通水系法术有关。“所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波拉乌兹站在他的机器人身上,仔细地辨别了一下方向。“在空中的时候我大致看了一下所在的位置,如果我们朝东北方走,大约要五天可以走到沙漠的最东边,那里离好运港大约二十里。如果我们向正北方走,两天可以走出沙漠,再过两天一天可以回到莱芒山谷库涅左营地。”地精看了看几个伙伴,“你们说我们向那个方向走?”
  “东北!我想尽快解除特索尼斯的诅咒,只要到达安德西尔鲁大陆,圣光司祭就可以帮助我恢复施法的能力。”梅莱蒂坚定蒂说,头也不回的向东北方迈出脚步,艾佛斯特和卡布紧跟在他的身后。
  “好吧。”波拉乌兹操纵机器人,用机械手抓着从吊篮上搜集到的水和食物,快步追了上去,只留下半身人独自站在那里。
  “可是我觉得应该回莱芒山谷,向东走要多走三天的路程啊!”半身人向着众人的背影喊着,并没有的到回应。不过好运港离斯蒂曼的边境也不算远,而且并不算是公国的盟友,说不定在那里还可以发上一笔意外之财。半身人想到这里,原本糟糕的心情突然又变好了,他捏着刚抓到的沙蜥蜴一溜小跑追上了前面的几个伙伴。
  一只铅灰色的猎鹰在了无边际的沙漠上空飞翔,它飞的很高,金色的眼睛可以清楚地看清下面十里范围内的每一个移动的物体,当梅莱蒂和她同伴们的身影进入它的视线后,猎鹰掉转头,飞向沙漠里一只数百人的驼队。“大人,我们要追赶的人在东方。”斥侯用奇怪的方法和落在肩上的猎鹰交流了一下,向吉格瓦拉报告.“走!”蜥蜴人队长一挥手,带着手下的骑士向着斥候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按照你所指的方向我们已经走了四天,为什么还没有看出走到沙漠边缘的迹象?”哈斯沃克小心地捧着沙蜥蜴,这是他在降落时抓住的小东西,几天来他不时抓些昆虫来喂这只蜥蜴。沙蜥蜴按静地趴在半身人的手中,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了朋友。沙漠中的高温让波拉乌兹的秃头显的比过去更光亮,他不停地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心里有说不出的焦躁。“如果方向不错的话现在确实应当走到沙漠的边缘了,不过......”
  “不过看起来我们是迷路了。”卡布一屁股坐在沙子上,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
  “我们剩下的水和食物只够一天使用的,看起来必须节省着吃。”接过梅莱蒂递过来的水壶,艾佛斯特只喝了一小口,他们只剩下半壶水。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燃烧,所有人都被灼热的阳光榨干了身上的每一滴水分。
  “要是听从我的建议向北走,说不定我们已经在波拉乌兹的家里睡午觉.....”哈斯沃克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手上的沙蜥蜴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似的突然跳到地下,一溜烟地跑了起来。
  “站住!你要去那?”哈斯沃克急忙去追,可是沙里突然有个东西绊住了他的脚,半身人脸冲下重重地摔倒。“该死!”哈斯沃克狼狈地站起身,用力拍打掉粘在衣服上的沙子,可是脚下被带出的东西却吓了他一大跳。这是一片焦黄的人胸骨,一条条黄褐色的肋骨在阳光下分外刺目,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寒而栗。
  “他是被杀死的还是因为干渴而死?”哈斯沃克看着地精,眼中透着惊慌.
  “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不快跑,肯定会被杀死!大家快跑!”波拉乌兹突然掉转机器人的方向,飞快地跑了起来,而梅莱蒂和艾佛斯特也跟着他跑了起来.
  “为什么?”哈斯沃克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卡布一把抓起,倒夹在腋下。半身人的耳中只能听到风在身边呼呼作响,他抬起头,只见远出的沙丘上,数百匹骆驼正包抄着向他们围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蜥蜴人战士。
  “保持好距离,不要让猎物有可乘之机,不必追的太紧。”吉格瓦拉冷冷地看着前面狼狈逃窜的几个人,举手示意手下的骑士不要着急,他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来对付这几个逃犯,就象猫捕到老鼠后并不急于吃掉而是慢慢玩弄。
  “联盟的骑士为什么没有追上来?“跑的气喘吁吁的卡布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敌人并没有象他想的那样冲上来。“蠢牛!他们是想等你跑不动了再上来把你抓住,连猪都明白这个道理.”哈斯沃克看着后面的敌人放慢了追赶的步伐,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难道们真的无法逃脱出龙焰的追捕吗?梅莱蒂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绝望,她的内心几乎崩溃。就在父亲从凄风山谷回到马克纳莱斯城的那天开始,她在一个月里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父亲的被害,特索尼斯的诅咒,表哥的背叛,叔叔的死亡......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让她那柔弱的肩膀难以承受。她拼命地想逃离这一切,可是无论她逃到那里,那不幸的阴影总是紧跟在她的身后,无法摆脱。
  “不要停下!即使是还有最后一丝逃走的希望,我们也不能放弃,快站起来。”艾佛斯特把女孩的胳膊架在肩上,几乎是拖着她在跑。
  “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你们快走,特索尼斯想要的人是我,和你们无关,我不能让你们因为我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梅莱蒂眼中满是泪水,她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想把手从艾佛斯特肩上移开。
  “我不会离开你的,就算是死,我也会跟你死在一起。”年轻的战士深情地望着梅莱蒂的双眼,拦腰把她抱在怀里,一步一步向前跑去。
  “很好,现在是把这些联盟的背叛者抓起来的时候了。”吉格瓦拉冷冷地向着手下一挥手,几百名联盟骑士立刻向着筋疲力尽的逃亡者冲了过去。
  跑在最后面的卡布停下脚步,扔下半身人,他掉转身躯,双手紧紧地握着战斧。面对逐渐追近的敌人,他要做最后的努力,一个真正的战士决不会束手就擒,他要用自己的生命为梅莱蒂争取哪怕一丝逃生的希望。半身人也抽出了他的匕首,准备做最后一搏,他知道再也无处可逃。
  驼背上骑士的面孔越来越清晰,哈斯沃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越来越快快。半身人的身体晃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他觉得身边的一个巨大沙坑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原本毫无生息的沙子竟然象有了生命似的开始不断流动,一个大大的头颅从沙坑中慢慢升了上来,接着是身体,双腿。然后就在所有人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一个足有十五米高的巨人出现在沙漠之中。
  这是一个有着大大的脑袋和圆滚滚肚子的庞然大物,他的巴掌能够轻松地把一匹骆驼拍成肉酱。巨人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低下头,打量着脚下的众人,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打搅了他的美梦.
  “天啊!这是什么东西?”哈斯沃克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巨人,混身抖成一团。
  “快过来!大家聚到一起!”波拉乌兹向着卡布大声叫着,然后操纵机器人跑到艾佛斯特的旁边.卡布抓住半身人的衣服,把这个吓的半死的可怜家伙带到几个同伴那里。“这是沙巨人!这是沙漠里最奇怪的生物之一,或许他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困境。”波拉乌兹在乘坐热气球穿越沙漠时见过这种巨大的生物,他们是上古时期巨人族的后代。在好运港的酒馆里,波拉乌兹曾经听一个经常随商队穿越沙漠的旅行者说过这样的事情:沙漠中心地区有个奇怪的沙巨人,他专门抢夺商队的货物,但是并不伤害任何人,而是用可怕的沙暴魔法把商队的人吹到沙漠的边缘。
  沙巨人非常失望,这几个闯入自己领地的家伙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油水,他们甚至连骆驼买不起。作为伟大的巨人族后裔,沙巨人有着和他的祖先相似的身材,但是和巨人族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凭借自己强壮的身体来和敌人战斗,而是用法术来作战。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沙巨人生来就具有施放沙暴魔法的能力,这种法术可以轻松地把一头骆驼卷到空中,并把它吹到沙漠的任何地方。作为这片沙漠的主人,沙巨人觉得自己有权得到任何进入他领地的商人的货物,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抢这些货物,而是作为把商人送出沙漠的报酬。不过今天,看起来他是得不到任何回报了。
  沙巨人开始吟唱一个古老的咒语,这是连最善于使用魔法的精灵都没有听到过的法术,只有上古的巨人才会施放这种威力巨大的沙暴术。晴朗的天空忽然变得昏暗,太阳失去了踪迹,随着沙巨人双手缓慢摆动,在他的面前慢慢出现了一条黄沙形成的风柱。
  空气中无数的沙粒在飞舞,打在脸上火辣辣地痛,梅莱蒂把头紧贴在艾佛斯特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腰。“千万别松手!”波拉乌兹的机器人一只手抓住艾佛斯特,另一只手抓住卡布,逐渐变大的风柱把所有人都卷到了空中。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种结果!?”眼睁睁看着几个人从面前失去踪迹,吉格瓦拉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疯狂地挥动手中的剑,驱动身下的骆驼向着沙巨人冲了上去。“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们抓住......”蜥蜴人战士的话还没有说完,扑面而来的风柱就把他和手下的骑士一起卷离地面。
  “喂......“迷迷乎乎中哈斯沃克感觉左脸被人拍了一下,接着右边也挨了一下,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轻声呼唤。“哈斯沃克,哈斯沃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吗?”半身人努力睁开眼,看见艾佛斯特正满面焦虑地望着自己。“他还活着!”看到半身人的眼睛转动了一下,战士高兴地向着身边的几个人大叫了起来。
  “我说过......没有谁能够要了老哈斯的命。”哈斯沃克挣扎着抬起头,看到所有同伴关切地围在他旁边。“树林!那是树林!”在艾佛斯特和梅莱蒂两人之间的缝隙,哈斯沃克望见一片浓密的绿色,那是广袤无垠的树林。“看起来有关沙巨人的传说都是真的,我们终于离开这该死的沙漠了。”波拉乌兹指着远处茂密的树木。“那还等什么?我可不想在这里再呆哪怕一秒钟了。”哈斯沃克跳了起来,第一个向树林跑了过去。
  酒店非常简陋,粗糙的木制桌子布满脏兮兮的油渍和裂痕。“这里离好运港大概有多远?”梅莱蒂轻声询问酒馆里的招待,同伴都在疯狂地大吃桌子上烤乳猪,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过肉了。
  “好运港吗?到那里需要走一天半的时间。”当看到这个气质高贵,举止动人的美丽女孩如此客气地向自己问路时,侍者简直有些手足无措。这只是个很小的小酒馆,只有过往的商队和战士才会偶尔在这里稍做停留,有身份的客人是不会在这里休息的,更不要说和侍者交谈。“您还有什么事情要问?尽管吩咐!”侍者满面陪笑,他从梅莱蒂佩带的珍贵饰品上看出,她是一位身份高贵的客人。
  “没有了,有事的话我会叫你的,谢谢。”梅莱蒂拿出一枚金币放入招待手中。
  “小姐,如果你们是要到好运港去的话,我还有件事情要告诉您。”招待看着手中的金币,两眼放光。
  “哦!?什么事情?”
  “就在三天之前,龙焰联盟的骑士突然袭击了好运港。他们杀死了骑士团长贝特迦,并且成功地占领了那里,至于戈泰因城主......据说他带着剩下的人都逃往斯蒂曼。"
  “什么?”梅莱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让她大吃一惊。
  “不过您也不必太担心,龙焰联盟已经公告好运港周边的居民,保证他们可以象以往那样生活,商人仍然到好运港的市场交易。唯一和过去不同的是,联盟派船只封锁了海面,所有民船禁止出海,如有违抗,立刻就地处死。这么做,据说是为了阻止安德西尔鲁的精灵乘船进入奥比你卡。”
  “是吗?真是太感谢你了。”梅莱蒂说完,把又掏出一枚金币递到侍者的手中。年轻的侍者心里乐开了花,这两枚金币足以抵得上他半年的工钱,今天晚上又可以找个姑娘乐一乐了。看着招待离去的背影,梅莱蒂的眉头紧锁,联盟禁止船只出海,她怎样才能渡过无尽之洋?
  “不要担心......只要有我在,肯会定把你送到安德西尔鲁。”波拉乌兹满脸通红地靠在他那奇怪的机器人身上,酒精的作用让他说话都很吃力。地精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脯,结果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的热气球已经坏了,还有什么方法法能渡过无尽之洋?”卡布疑惑地看着波拉乌兹,他怀疑是酒精让他失去了理智。
  “当然!告诉......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我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把你送到安德西尔鲁的船长!哈哈哈哈......”
  “真的吗?波拉乌兹!?哦!你简直就是神派来帮助我的天使!”卡布给了地精一个热烈的拥抱,他的激动表现让波拉乌兹有些不知所措。
  吉格瓦拉面对满满一桌子酒肉却根本没有一点胃口,出去打探消息的斥候陆续回来,带来的却是无数的失望。沙巨人的魔法把他和手下从沙漠中刮了出来,送到这个村庄附近,这让他失去了就要到手的梅莱蒂。龙焰之主不会容许手下有任何失误,蜥蜴人知道,如果不带着这个女孩回去,谁也保不住他的性命。
  “大人,我在靠近好运港方向的一个小镇里打听到梅同联盟追踪的逃犯相似的人出现,其一个女孩向他打听了好运港的消息,她的打扮和梅莱蒂非常相像。”
  “很好!全体人员注意,立刻赶往好运港!”吉格瓦拉大步走出屋子,第一个骑上马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