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诅咒面具 > 第二十一章 回到莱芒山谷

第二十一章 回到莱芒山谷


  “梅莱蒂,欢迎你回到莱芒山谷。我真不敢相信你信中所说的一切,特索尼斯居然能对你的父亲施下邪恶的诅咒。”普斯多里张开双臂,紧紧地把梅莱蒂拥抱在怀里。老人的有着和基拉多克一样花白的长发和胡须,甚至连法袍都是相同的紫萝蓝色。
  “叔叔!”梅莱蒂伏在普斯里多胸前痛哭着,在数天的逃亡后她终于回到了家乡,见到了的亲人。
  “别难过表妹,族中的长老们一定会想出办法为你的父亲复仇。”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法师站在普里斯多身后,细长的双眼目光闪烁,可以看出是个非常有心计的人。
  “表哥,以后族里的事情还要多依靠你和叔叔的帮助。”梅莱蒂认出他是普斯里多的儿子那宾,他比梅莱蒂要大上五岁。
  “以后你就是库涅佐部族的族长,我和父亲会象服从基拉多克族长一样成为你服务。”那宾也上来拥抱了表妹,双眼热情地注释着梅莱蒂美丽的面庞,他没想到几年不见,表妹竟然变得如此迷人。“这两个人是谁?”那宾看着卡布身后的两个人,他们并不是族里的战士。
  “这是艾佛斯特。”梅莱蒂拉过年轻的战士,“那一位是哈斯沃克,两位都是斯蒂曼骑士,是他们把我从联盟的骑士手里救了出来。”
  “斯蒂曼骑士?这真是稀客,我代表库涅佐的所有族人感谢你们的帮助。”普斯里多笑了起来。“今天晚上你们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将在族里的长老会上宣布梅莱蒂接替族长位置的消息。那宾,把客人带到最好的客房休息。”“是,父亲。”那宾推开房门,看着梅莱蒂亲热地拉着艾佛斯特从自己眼前走过,心中有说不出的嫉妒。
  “我想你是不是先把答应给我的金币……”半身人紧跟在他们两个身后。“哈斯沃!”听到艾佛斯特的声音,半身人只好闭上了嘴。
  夜已经很深了,库涅佐部落的成员大都进入了梦乡,但是普斯里多的屋里仍然灯火通明。“父亲,联盟的力量根本不是部族所能抵御的,如果公开和联盟断绝关系,联盟一定会同库涅佐开战。我想你还是劝一劝梅莱蒂忍耐一下。”那宾皱着眉头,他知道只有先说服父亲才有机会劝阻梅莱蒂放弃和联盟开战的念头。
  “可特索尼斯害死了你的伯父。”普斯里多叹了口气。“族里的战士是不会答应和这种人保持盟友的关系。如果被其它部族知道了我们屈服于强大的武力不为族长报仇,库涅佐还怎么能在这里立足。”
  “梅莱蒂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就是龙焰之主杀害了族长,联盟也没表现出要把库涅佐部族消灭的意愿。”
  “但联盟派了骑士追捕梅莱蒂。要不是特索尼斯下的毒手,他为什么不说清楚这件事反而派出骑士做出这种不合理的事情?”
  “大人,外面有几位骑士想见您。”一个库涅佐战士突然推开普斯里多的房门报告。“是什么人会在晚上来这里找我。”“他们没有说,只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大人商量。”“把他们带进来。”
  几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被带进屋里,领头的是一个蜥蜴人战士。“你们是什么人?”那宾警惕地望着他们,这几个骑士装束看起来非常陌生,不是附近地区的部族成员。
  “我是戈威特,龙焰联盟的骑士。”蜥蜴人施了一个礼,不过眼中却看不到恭敬的神色。“对不起,库涅佐部族不欢迎你来到这里,请立刻给我出去。”普斯里多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他手下的战士也举起了武器。
  “大人,先不要这么早下结论。也许我们应当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戈威特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他并不想这么快就和普斯里多反脸,毕竟他此行的目的是要获得库涅佐内部最主要的力量的帮助,而不是成为敌人。
  “您是一个明白的人,不用我多说,您肯定也清楚现在的情况。联盟已经联合了大陆北方几乎所有的部族,组织起起奥比尼卡上最强大的军团,消灭斯蒂曼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联盟非常珍视和每一个盟友的关系,特别是库涅佐部族这个最早加入联盟的成员。但梅莱蒂听信了一些谣传,对龙焰之主产生了偏见。她在老族长死后竟然无故离开马克纳莱斯城,这让龙焰之主非常担心,所以请您帮助我劝说梅莱蒂回去。”
  “不要多说了。我只能告诉你,梅莱蒂即将成为下一任库涅佐的族长,她所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代表库涅佐所有成员的心意,我会遵照她的意愿来对待每件事。她是个成年人,有足够的能力来作出正确判断,所以她既然决定离开马克纳莱斯城肯定足够的理由,至于将来怎样对待和联盟的关系,这都由她自己说了算,我是不会干涉她的决定的。”普斯里多的语气非常坚决。
  “大人,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一下,为什么在前任族长离世以后是她的女儿而不是您,他的弟弟接任族长的位置。无论从那方面来说,您的都比梅莱蒂更适合担任族长。”蜥蜴人突然转变了话题。
  “这是我哥哥基拉多克临终前的愿望,梅莱蒂和卡布都亲耳听到。”
  “卡布当然希望梅莱蒂当上族长,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继续担任库涅佐的战士头领。至于梅莱蒂的想法……还用我说吗?”戈威特狡猾地眨了眨眼。“也许基拉多克族长是要你接任他的位置,而梅莱蒂为了自己……“
  “住嘴!”普斯里多愤怒地打断戈威特的话。“我非常了解梅莱蒂,她从来不会所谎,所以……”
  “所以她就利用了您的信任,依靠谎言从你的手里夺走了族长的位置,成为北部最强大的部族之一库涅佐的最高领导人。你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位置让给这种人来坐?”
  “梅莱蒂是我哥哥的孩子,我的侄女,就和我的亲女儿一样。如果她成为新一任族长,我一定会支持她的,你休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当不当族长或许对于一个你这样的老人来说并不重要,但是据我所知您还有一个儿子,难道你不为他着想?”
  “滚!你立刻从这里滚出去!我再也不希望看到你。”普斯里多指着大门,花白的胡须颤抖着,愤怒在他的身体里快速升起,他从内心厌恶这个蜥蜴人,世间怎么能有这样无耻的家伙存在。
  “父亲…..”那宾望了普斯里多一眼,认为父亲的反应有些过分。
  “把他赶出莱芒山谷,在没有族长大人的同意之前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普斯里多把头转到一边,努力压抑着杀死这个联盟骑士的念头。
  “你今晚做极其错误的决定,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记住,我肯定还会回来。”戈威特恶狠狠地盯了老人一眼,带着手下转身离去。
  “你是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吗?”戈威特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紧随在身后的那宾一句,借着火把的照耀,他可以看出法师虽然眉头紧皱,但是并不象他父亲那样对自己充满敌意。
  “我长这么大,几乎从没有离开过莱芒山谷,只有那次护送梅莱蒂到马克纳莱斯城见她的父亲。希望你明白,我和父亲会遵守我伯父的遗愿,支持梅莱蒂,她一定会像基拉多克那样成为库涅佐的族长。”那宾警惕地看了一眼蜥蜴人。
  “听我说年轻人,梅莱蒂为何会对联盟产生了敌对的想法,这会让库涅佐走向灭亡。基拉多克一直是联盟最有力的支持者,她的女儿怎会在父亲去世后突然转变对联盟态度,要和联盟为敌?也许,这是为了转移族人对她突然接任族长地位的疑惑,谁都知道你父亲才是最适合坐这个位置的人选。”
  “胡说,我父亲已经明确地表达了他对此事的看法,他会坚定不移地支持梅莱蒂。”
  “你父亲是一个好人,但是也最容易被无耻的人所欺骗。在这里不要说你父亲,甚至你都比梅莱蒂更有资格担任库涅佐的族长。梅莱蒂为部族都做过什么?或许也正是这样,她不想让你年迈的父亲做下一任族长,你父亲死后这个位置应由你来担任。”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纳宾焦躁地扯开法袍的领口,大口地呼吸的新鲜的空气努力让纷乱的思维清晰起来。
  戈威特心里暗笑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年轻的法师就要落入自己的圈套。“我可以看出来你是聪明的人,也比象你父亲那样上年纪的人更能接受正确的建议。为了你应该得到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为了不让库涅佐陷入战争,我想应该由你父亲来担任库涅佐的族长。”
  “我父亲恐怕不会答应这样做的,他决不会从梅莱蒂手里抢过族长的位置。”
  “为什么是抢,那本来就是他应该得到的。”
  “但是我肯定他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那么明天或许你应当帮帮他。让你来提出普斯里多担任族长的位置,这种事即使他愿意,也不好由自己说出来。今天晚上,还是由我们两个商量一下明天该怎样做才好。”戈威特把手搭在那宾肩上,他知道法师已经落入自己的掌握中。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莱芒山谷,一切都预示着这是充满着希望的一天,库涅佐的族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龙焰联盟的阴影正逐渐笼罩在他们的头上。
  梅莱蒂从屋里出来,卡布正站在门口,看起来他早就在这里等候着自己。“小姐,族里的长老已经到齐,今天您就可以正式成为库涅佐新一任族长。”
  “卡布,你的身体完全恢复了么?一旦和联盟开战,我非常需要一个强壮的战士头领。”梅莱蒂关切地望着牛头人,他一直忠心耿耿地辅佐着父亲,从来不知道何为畏惧。这个在战场上让所有敌人胆寒的男人,对自己却一直如同父亲般关照。卡布总是在每次外出时带回来让自己开心的礼物,有时是一个可爱的小动物,有时是一个漂亮的玩具。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卡布带给自己美丽的项链,华丽的衣衫,梅莱蒂觉得他对卡布的感情就象父女一样。
  “我的身体强壮的就象一头狮子!”卡布发出爽朗的笑声。“你完全不用为我担心,即使断掉三根肋骨我也可以轻松地对付十个联盟骑士。你还是快跟我走吧,有个年轻的斯蒂曼骑士正在焦急地等着你。”看着梅莱蒂羞红的脸,卡布笑的更开心了。
  “孩子,睡的怎么样?希望你会适应这里的生活。”普斯里多满脸笑容地等在房门口,他的身边那宾和两个斯蒂曼骑士面带微笑站在一边。
  “叔叔,别忘了我也是在这里出生的,这里是我的家乡,我已经好多天没有睡的这安心。”
  “长老们已经在等待你,现在就进去宣布你接任族长的消息。”
  普斯里多的屋子里五位族里的老人正在低声交谈着,看到普斯里多等人进来,马上停住了话头。
  “诸位长老,这就是我的哥哥基拉多克的女儿梅莱蒂。”普斯里多向着在坐的几个老人介绍。“大家都已经知道基拉多克族长去世的消息。现在,他的女儿梅莱蒂回到族里。按照我哥哥的遗愿,库涅佐的族长位置将由梅莱蒂接任,今后将由她来领导库涅佐的战士。”
  出乎普斯里多的意料,几位老人并没有表示出应有的尊敬,脸上也都表情严肃,看起来他们并不欢迎梅莱蒂的到来。“你们难道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吗?梅莱蒂将接替我哥哥的位置成为新一任族长,我希望你们能象支持基拉多克一样来支持她。”
  “普斯里多,我们几个对你刚才所说的话提出异议。长老会经过再三讨论,认为由梅莱蒂担任族长的位置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个满脸皱纹,胡子雪白的老人开口说话,他是长老当中年纪最大的勒玛里长老,也是长老们的代言人。
  “你们竟然反对我哥哥的决定?”普斯里多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他没想到长老们竟然会拒绝执行基拉多克的临终遗愿。
  “是的。我认为基拉多克族长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到底说过什么,谁都不清楚,长老们不能听信梅莱蒂的一面之辞就答应她担任库涅佐的族长,或许她说的是谎话。”
  “我可以为梅莱蒂的话做证,我亲耳听到基拉多克把族长位置传给了梅莱蒂。”卡布双眼圆睁,冲到长老们前面。
  “我不能相信一个牛头人的证明,因为你根本不是库涅佐的族人。”勒玛里根本无视牛头人愤怒的表情,他和许多库涅佐人一样,一直都认为基拉多克让卡布做战士头领是错误的选择。
  “卡布,不要激动。让我听一听长老们对族长人选的真正看法。”梅莱蒂伸臂拦住了试图冲过两个库涅佐战士的阻拦,抓起勒玛里的牛头人,她感到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行动。
  “梅莱蒂,虽然你是基拉多克的女儿,但你最近几年都跟随你父亲住在马克纳莱斯城,对于莱芒山谷和库涅佐部族并不十分熟悉。你只有二十岁,不论从能力和威信上都不足以胜任族长的位置。你父亲即使在临终时真的决定让你接任库涅佐的族长,长老们也认为现在让你来做并不合适,或许在经过一段时间后你再成为族长比较合适。”
  “你有更好的人选来做族长?他是谁?“
  “普斯里多,五位长老一致认为你叔叔更适合做族长。”
  “勒玛里,你为什么不和我事先讨论一下再宣布这个事情?毕竟莱芒山谷一直是由我来负责守卫的,我想我也有一定的决策权,况且我根本不想做库涅佐的族长。”
  “叔叔,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吗?恐怕只有我和卡布不知道这件事情。”梅莱蒂的脸色铁青,她没想到族里的长老们竟然提出由叔叔来接替父亲的位置。“长老们难道会让一个不想做族长的人来担任这个族里最重要的位置?”
  “梅莱蒂,你听我说,我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普斯里多的脑子乱做一团,他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没有我的同意,你们就做出了让我接任族长的决定?”普斯里多转身逼向勒玛里。
  “你不知道这件事?难道不是你认为梅莱蒂的父亲才去世不久,心情会受到影响,不能冷静对待与联盟的关系,所以现在暂时由你担任族长比较合适?”勒玛里显得很吃惊,他和长老们面面相觑。“昨天夜里,不是你叫纳宾向我说了你的想法?”
  “纳宾?纳宾!是谁让你做的?”普斯里多双目要冒出火来,老人没想到这一切居然是自己的儿子在暗中操纵。
  “父亲,你听我说,伯父死后你是最有资格接任族长位置的人,难道你要把库涅佐的命运交给一个只有二十岁的黄毛丫头来掌握?她现在只想着怎样为自己的父亲报仇,这会让库涅佐走向灭亡。”纳宾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向头上涌来,他的脸有些扭曲。“你辛辛苦苦地为族里贡献了几十年的岁月,头发胡子全白了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你和伯父都是家族的成员,他只不过因为比你年纪大而继承了族长的位置,你就象个管家一样为库涅佐默默付出,在他死后你为什么不能接替他的地位?我这么做不但是为了让你获取应得的东西,更主要的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别让库涅佐误入歧途。否则,长老们也不会作出让你接替族长的决定。”纳宾不明白普斯里多为什么不理解自己的苦心,他这样做的目的不都是为了父亲吗?
  “你这个畜牲,难道你要让我违背你伯父的遗愿,从自己的侄女手中抢走族长的位置?你让我怎么面对基拉多克和家里的祖先?我就是死也不会这么做的。”普斯里多举起手中的法杖砸了过去,纳宾急忙低头,法杖擦着他的前额扫过,扫倒了桌上的杯子。
  “父亲,您冷静一下,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难道你要杀了我吗?我可是你的亲生儿子!我们还是冷静下来商量一下。”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根本不想做库涅佐的族长,只有梅莱蒂才应当坐这个位置。”
  “你不为自己想难道也不为我想想?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和你一样做个管家。”纳宾紧握双拳,关节因为缺血变得发白,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族长的位置是这么的近,只要自己稍一伸手就可以得到它,可父亲不但不帮助自己得到它,反而成了最大的障碍。
  “你不是我的儿子,今天我非要杀了你这个阴谋篡位的小人!”普斯里多不顾几个长老的阻拦,发疯似地用法杖抽打着纳宾的身体,纳宾蓝色的法袍出现了一条条裂口。
  “您不要逼我,我可不想和你动手,今天你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止我得到族长的位置。”纳宾看到父亲的暴怒态度,知道只有先设法让他安静下来才能控制住局面,他向身后的族人们挥了一下手,立刻冲过来几个身材高大的战士抓住了普斯里多。
  “你们要干什么?难道要发动叛乱?”普斯里多的手臂被牢牢地夹住,老人只有无奈地蹬着双腿,“我要把你们这帮阴谋者通通处死!”
  “老家伙,要死的是你!”闪着冰冷光泽的剑尖毫无声息地从人群当中伸了出来,一下子插入普斯里多的腹部。长剑的主人是一个穿着鳞甲的蜥蜴人,褐色的眼睛仿佛凝固了一样,根本不带任何生气。
  “你……你……”普斯里多用颤抖的手指指向蜥蜴人,老人认出这正是昨天晚上到过自己家的联盟骑士。
  “我说过肯定还会回来,谁都不能阻止我。”戈威特冷酷地从普斯里多身体里拔出长剑,看着血从那衰弱的躯体里喷射而出。
  “叔叔!”梅莱蒂和艾佛斯特扑了过来,搀扶起倒在地下的普斯里多,卡布握紧手中的战斧护在他们的身前。
  “孩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基拉多克……”
  “不要说了,叔叔!”梅莱蒂泪流满面,看着老人在自己怀里慢慢闭上了双眼。
  “你怎么能杀了我的父亲!”纳宾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显得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才对,这是他事先所没有料到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父亲,心里乱做一团。
  “我为你做了你所不能做的事情,现在你只要除掉她,就可一实现自己的愿望了。”戈威特冷笑着,指了一下正在痛哭的梅莱蒂。
  “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勒玛里和长老们也被眼前的情况弄糊涂了,他们甚至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马克纳莱斯城的治安官,龙焰联盟的骑士戈威特。”戈威特恶狠狠地笑着。“勒玛里长老,龙焰之主一直认为您是特涅佐部族里最有智慧的人,他知道您肯定会和另外几位长老为族里选出最适合的族长人选。如果纳宾成为新族长的话,长老们肯定会和以前一样得到重用,不会被外人控制库涅佐。”蜥蜴人的眼睛望向卡布和斯蒂曼骑士,勒玛里立刻注意到对面几个人如利刃般的目光。
  “这个……这个……”勒玛里知道他现在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这个选择不但决定库涅佐的命运,也将影响几个长老今后在族内的地位。普斯里多是最好的人选,他是梅莱蒂的叔叔,即使梅莱蒂心中反对,也不会让他太难堪,让他担任族长长老们也可以继续保持在族里的崇高地位。可普斯里多死了,纳宾和梅莱蒂中任何一人接任族长都会引起不可预测的严重后果,他们两个现在根本不可能容许另一人在莱芒山谷呆下去,而龙焰和斯蒂曼骑士更是难以对付,库涅佐将面临生死抉择。
  “长老,我知道您很难作出决定,毕竟这将关系到库涅佐无数族人的将来。不过按照库涅佐古老的传统,当族长的人选难以解决时,最强者将担任这个职位。吐过梅莱蒂不想放弃做族长的权利,那我将向她发出挑战,和她一决高低,获胜者将接任库涅佐的族长。”纳宾的牙齿几乎咬破了嘴唇,要不是梅莱蒂坚持要接任族长,父亲或许就不会死,自己也会成为下一任族长,这一切都是眼前的女孩造成。
  “我将代替梅莱蒂接受你的挑战!”卡布举起手里的战斧,他知道梅莱蒂现在和一个普通人一样,无法使用魔法,可不接受挑战就意味着放弃族长的地位,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只有梅莱蒂才有资格,你算什么东西!”纳宾不屑一顾地转过头。
  “我们可以宽容一点,你和梅莱蒂对我和纳宾。”戈威特抬起了手中的剑,普斯里多的鲜血顺着剑刃一滴滴落了下来。
  “我放弃争夺族长的权利。”梅莱蒂抬起了手,她清楚地知道对方的意图,蜥蜴人是想借着决斗的名义杀掉卡布,自己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但是我决不会放弃为父亲报仇的决心。”
  “算你聪明,我的表妹。”纳宾的脸抽搐了一下,虽然就要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他的心里却充满了痛苦。父亲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要表妹和自己做生死决不斗,而他是导演这一切的最终根源。纳宾不知道,为了获取族长的位置,自己失去的是否值得。一只沉重的手搭在纳宾的肩上,耳边传来蜥蜴人低沉的声音:“为了你和库涅佐的将来,必须要作出一些牺牲,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纳宾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望向勒玛里长老:“现在问题解决了,你知道该怎样做!”他走向屋子正中的座椅,然后稳稳地坐了下去。
  “现在我宣布!经过长老们的讨论,一致推举纳宾接任库涅佐族长的位置,他就是库涅佐新一任族长。”勒玛里擦掉头上的冷汗,瘫倒在座椅上。
  “梅莱蒂,库涅佐族长归属问题虽然解决了,但联盟的朋友们还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纳宾一挥手,他身旁的库涅佐战士和龙焰骑士立刻围了上来。“你们这些混蛋,看谁敢碰一下小姐!”卡布和艾佛斯特手中的武器刚刚举起,就被扑上来的战士按倒在地,屋里狭小的地方根本无法躲开。
  “我想你还是老实一点,不然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戈威特狞笑着,把剑尖抵在卡布的咽喉上。
  “不要做无所谓的抵抗,我可不想再失去你。”梅莱蒂冲着牛头人喊着,今天的血已经流的够多了,不能让卡布走叔叔的路。卡布放弃了抵抗,任凭战士们把他绑了起来,但是他的双眼冒出的怒火让周围的人都不寒而栗。
  当蜥蜴人出现在普斯里多的身后,哈斯沃克就嗅出危险的味道。凭盗贼特有的直觉,他知道就靠梅莱蒂身边的几个人是应付不了龙焰骑士的,半身人开始向大门的方向悄悄靠近。当纳宾确认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住局面时,他才发现和表妹同行的斯蒂曼骑士少了一个不见了。“你们谁看见了那个半身人?”纳宾望向身边的族人,周围的战士面面相觑。“族长大人,我们没有看到那个半身人。”“废物,立刻在山谷里展开搜捕,一定要抓住他!”“是!族长大人!”看着战士转身离去,纳宾狠狠地一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