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诅咒面具 > 第十八章 盗贼间会面

第十八章 盗贼间会面


  “进去,在这里应当能得到我需要的东西。”哈斯沃克看了看眼前的酒馆,一只振翅高飞的红色乌鸦标志挂在高大的门框上,这是在马克纳莱斯城所能找到的最大的一间酒馆。半身人清楚,在每一个城市人最多的地方,也是消息灵通人士聚集的场所,要想知道联盟的最新消息到这种地方肯定不错。
  在这个嘈杂纷乱乌烟瘴气的巨大酒馆里,聚集了这个大陆所能见到的形形色色的所有阶层的成员,人类,巨魔,牛头人,黑暗精灵,甚至有几个来自另一大陆的矮人和精灵。这些冒险者身上都带着致命的武器,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随时都有发生冲突,只有那些身上标记着火焰巨龙联盟标志的客人才会受到尊敬。半身人示意战士跟紧自己,然后找了个偏僻的桌子坐了下来。
  “我想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你总不会是为了喝酒把我带到这个地方。”艾佛斯特无聊地看着眼前的一大杯土豆烧酒,他实在不明白在这里干坐着有什么意义,消息总不能自己从天上掉下来。
  “应该出去抓一个带着联盟标志的骑士,找个僻静的地方,然后把他揍个半死,肯定能从他嘴里掏出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你这不知道用脑子的年轻人,抓个联盟骑士虽然很容易,但是从他们嘴里不一定能得到准确的消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了解到最高级的内幕情报。况且一旦惊动了守卫,我们什么也别想知道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
  “在这里等。”
  “等?”
  “对,在这里会等到我需要的人,公国的斥候说过:伊瑟姆每天都会到这里和他的同行会面。”哈斯沃克不慌不忙地品尝着美味地野鸡,黄色的汁液顺着他的嘴脚流下,他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门口。
  “但愿一切如你所说的那样,坐在这里就会有人把龙焰的消息送上门来。”艾佛斯特耸了耸肩,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一个穿着灰黑色长袍的黑暗精灵走进了酒馆,也许他太过普通,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过,当黑暗精灵走过两个醉熏熏的巨魔战士时,他的一个小动作引起了哈斯沃克的注意。
  “看那个黑暗精灵,就是正向着大厅里的红色立柱左边转的那个,他就是我一直在等的人。”半身人小声对同伴说。
  “为什么是他?你认识他么?”
  “不认识,不过经验告诉我,这个黑暗精灵和我一样:是一个盗贼。”
  “看起来他和别顾客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一个好的盗贼必须要和普通人没有区别,要是会被人一眼看出来的话那他就什么也偷不到。不过再好的贼也无法隐藏他的眼神,天底下所有的贼都只会盯着别人的口袋不放。”哈斯沃克笑了起来。“不信你看他的那双眼睛。”
  伊瑟姆摸了摸刚刚从巨魔那里偷到的钱袋,它很瘪,看起来没有多少铜板。黑暗精灵叹了口气,但愿还有一点值钱的东西在里面。作为上一届联盟最大盗贼工会的负责人,伊瑟姆自然有着高超的扒窃技术和聪明的头脑,当然能坐到这个位置除了这些之外,还要有其他同行所不具备的条件:一个有权势的靠山。伊瑟姆的堂兄古拉穆斯是龙焰之主的宫庭护卫官,从他那里可以得到许多帮助。不过黑暗精灵这次到火鸦酒馆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钱袋,而是要面对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三个脸色阴沉的蜥蜴人战士在大厅最显眼的位置坐着,面前的桌子上堆满了丰盛的食物,可是他们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眼前的东西上面,他们到这里是为了和一个人会面。
  伊瑟姆转到一桌喝的烂醉的牛头人后面站住,高大的牛头人可以完全挡住黑暗精灵瘦小的身体,他不想让蜥蜴人战士看到自己进来,现在还不是面对他们的时候。只有两个金币!真是让人失望,或许应该再多一点,现在不是联盟发饷的日子,这些家伙兜里也不会有多少钱。伊瑟姆刚要把钱放进口袋,身后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的身体猛地一颤,飞快地把头转了过去。
  “这几个金币连请朋友喝顿酒都不够吧?”一个头发胡子像鸟窝样杂乱的半身人笑咪咪地出现在伊瑟姆面前,看起来非常友好。
  “也许吧,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黑暗精灵警觉地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其它异常的情况。
  “跟我当然没有关系,不过跟那个刚过去的家伙说不定有关。”半身人指了指不远处喝醉的巨魔战士。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我可没功夫陪你在这里罗嗦。”伊瑟姆扭动身子,想挣脱半身人的手。
  “不要着急。”半身人送开手,然后用两只手的食指勾在一起,做了一个手势。“我只是想请你喝一杯酒,顺便聊一聊,另外还想请你给我这个外乡人讲一讲马克纳莱斯城的统治者,龙焰联盟的事情。”
  伊瑟姆松了一口气,他认得这个手势,这是盗贼之间特有的识别暗号,代表这个半身人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盗贼。“对于善意的邀请我不会拒绝,另外,要打听关于联盟的消息,你算是找对人了,在这里没有谁能比我更熟悉这个北方最强大的组织,我的堂兄可是龙焰之主眼前的红人。”
  哈斯沃克把黑暗精灵带到艾佛斯特坐的桌子前,给他倒上了满满的一大杯酒。“我的朋友,作为一个四处流浪的盗贼来说,每到一个地方总要了解当地的治安状况,以便做好充分的准备。据我了解,马克纳莱斯一直是龙焰联盟的大本营,这里有着足够和赛德利尔城相比的繁荣集市,当然也是我大展身手的好地方。但来到这里,我和我的伙伴才发现情况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乐观,这里有着太多的军队,商人们都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而且四处都流传着战争就要发生的谣言。”
  “你说的不错。”伊瑟姆喝了一大口酒。“联盟中的一些重要的部族已经来到这里,等待着龙焰之主发出最后的命令,而大部分队伍已经开往指定的地点,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据说公国的骑士也都聚集到赛德利尔城,很多自由佣兵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我的这个战士朋友也想借这次战争获取一个骑士的身份,只是不知道斯蒂曼和龙焰那一面比较合适。”
  “当然是龙焰联盟,他有足够的能力打赢这场战争。”伊瑟姆根本没有做任何思考就说出了他的看法。“龙焰之主可不是斯蒂曼的那三个饭桶执政官所能相比的,他自己的力量就足以底得上一只军队。现在大陆北部几乎所有的部族都加入到联盟,他们可以战胜任何敌人。“
  “这可不一定,公国的骑士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打败的,斯蒂曼军团的士兵数目要远远超过联盟,南方的人类和安德西尔鲁大陆上的精灵和矮人关系非常不错,我看这场战争还是公国的胜算大一些。”哈斯沃克偷偷地观察黑暗精灵的表情,发现他对自己的话根本不屑一顾。
  “要是我能知道联盟最先要攻击哪里,或许就可以到那里看一看双方的战斗状况,这样一来就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加入能够取胜的一方。”半身人巧妙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这个吗?……”伊瑟姆的脑筋急转了一下,这个问题听起来有点奇怪,为什么半身人对联盟的攻击目标赶兴趣?这可是最机密的情报。“最近城里绞死了几个斯蒂曼的探子,你们两个外来人对联盟的事情有点过于关心,是不是你们也是……”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盗贼,他也是个来自乡下的年轻人,来到这里只不过想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怎么会是斯蒂曼的间谍?做这个工作,有太多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是吗?不过我还是对你的身份有点怀疑,或许你并不是一个和我一样的盗贼。”
  “老天作证,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贼。”
  “那么证明一下。”伊瑟姆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他从怀里掏出起个钱袋。这是个用柔软的小羊羔皮缝制而成的,绘有黑色玫瑰花的钱袋,里面装满了金币。“你看到这个没有?我会把它交给坐在那里的三个蜥蜴人骑士当中的一个,然后你从他那里把它偷出来交还给我。如果你能做到这个,这就说明你确实如你所说是个盗贼,那我也许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消息。当然,我不会把我们之间的约定透露出去。”
  “你说的话可要算数!”
  “以盗贼之神的名义起誓,如果你偷到这个钱袋,我将实现我的承诺。”伊瑟姆狡猾地眨了眨眼,如此一来,他既可以得到金币,又可以教训一下他最讨厌的家伙。
  “好吧,那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哈斯沃克搓了搓双手,半身人早就控制不住大偷一顿的念头了。
  伊瑟姆走到大厅正中正在低声交谈的蜥蜴人面前,三个骑士看起来正在等着黑暗精灵的到来了。“伊瑟姆,你来晚了。要知道,让马克纳莱斯城的治安巡查队长等一个盗贼,传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戈威特大人,实在对不起,有一些意外的事情发生,耽误了我的时间。”伊瑟姆俯首站在一边,蜥蜴人看起来没有让他坐在一起交谈的意思。
  “记住,要是再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会让你和你那帮兄弟吃不了兜着走的,你的堂兄现在没有能力保护你,他在龙焰之主面前失宠了。”戈威特用他那修剪的异常尖锐的爪子戳了戳黑暗精灵的胸口。“你最好放聪明点,别让我生气。”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特索尼斯越来越信任苏伯尼兄弟和他们的蜥蜴人骑士,甚至超过他的同族黑暗精灵,连伊瑟姆的堂兄都不能再保护自己的兄弟不受蜥蜴人的管制。伊瑟姆不得不按时向这些家伙缴纳保护费,以保证自己的手下不被巡查队所骚扰。
  “是的,大人,多亏您的辟护我才能更好的生活。”黑暗精灵满脸堆笑,心里早就巴不得眼前的蜥蜴人立刻死掉。“这里有五十个金币,给几位治安官买酒喝。”
  戈威特一把抓过钱袋,掂了掂,分量让他很满意。“最近城里有太多的陌生人进入,要是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人,立刻给我送来消息,听到没有?”
  “是,大人,您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那张不知趣的脸!”蜥蜴人根本不看伊瑟姆一眼,转头和同桌的骑士交谈起来。
  黑暗精灵转身走开,回到了半身人身边。“就是那个家伙,如果你能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偷回钱包,我将告诉你一些消息。”
  “好吧!好吧!看来是我露一手的时候了。你们两个到外面去等着我的好消息,看看我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盗贼。”哈斯沃克端起酒杯,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喧闹的人群。
  “这是西弗雪山龙舌兰酒,您要的东西都上全了,祝你有个好胃口。”拉蒂娜向那个强壮的野蛮人战士抛了个媚眼,脸上笑的就象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她就是喜欢这种不修边副的大块头的男人,特别是那种男人特有的汗臭味,总会让她心潮澎湃。
  “谢谢,美人儿,等会要是有空的话来我这里好好聊一聊!”野蛮人双眼紧盯着女招待丰满的***丝毫不掩饰色迷迷的眼神。
  “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来的!”在周围人的哄笑声中,拉蒂娜抬手给了战士一个飞吻,然后扭动着圆圆的屁股走向吧台。突然,女招待觉得臀部传来一阵疼痛,接着又是一下。“混蛋!是谁敢摸老娘的屁股!”拉蒂娜双眼圆睁,四处寻找着捏自己的家伙。
  “手感真是不错,真不知道你是吃什么东西才能长出这么大的屁股。”一个只到她那柔软的腰肢高的半身人举着半杯酒,满脸通红,双眼正直勾勾地盯着拉蒂娜胸前最让她自豪的部位。显然,这又是个喝多了的顾客。
  “你这个下水道的老鼠,竟敢占我的便宜,你是欠揍了是不是!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拉蒂娜伸出雪白的胳膊,就抓向半身人。在这个龙蛇混杂的大城市,如果稍微表现出软弱,就会立刻被吞吃掉,所以绝不能容忍任何挑衅。对于这种酒鬼的骚扰要是闷不作声,他们就会得寸进尺,作出更加无礼的事情。
  “不就是摸了一下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会摸掉一块肉。大不了等会多给你几个银币,今天天就陪我聊一晚上,怎么样?美丽的小姐,我肯定不会比那个大个子差。”半身人灵巧地低头躲过抓来的手,顺势又在拉蒂娜肥大的臀部又狠狠地抓了一把。
  “闭上你的臭嘴,我要把你的头塞进臭烘烘的马桶。”拉蒂娜简直怒不可恶,在如此多的顾客面前让一个小矮子戏弄,这太让她丢面子了。拉女侍用手推开挡在身前的两把椅子,根本不顾椅子上两个烂醉的战士摔倒在地下,她挥舞着不知从那个桌子上拿来的一个长柄汤勺,发疯似地追赶着跑进人群中的半身人。
  哈斯沃克从一个桌下钻出,冲着女招待做了一个鬼脸,看着她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又低头钻进了另一个桌子下面。不过当他再次伸出头时,却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长满浓密汗毛的强壮胸膛。
  “我看你是活腻了,居然敢对一位女士如此无礼。”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半身人的衣服,把他从地面上提了起来,这个人正是刚才和拉蒂娜调情的野蛮人战士。“看来我应当教教你应该怎样礼貌地对待女士才行。”野蛮人提起哈斯沃克瘦小的身体,朝正在大口喘着粗气的拉蒂娜走去。
  “骑士大人,帮帮我,不要让一个野蛮的家伙如此对待守法的公民。”在经过戈威特治安官身边时,半身人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两眼满怀希望地望着蜥蜴人。
  “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不然我就把它砍下来!”戈威特厌恶地盯着这个可怜的半身人,冷冷地说到,他可没时间去管这种无聊的事情。
  “难道就没有人愿意帮帮一个可怜人?我只不过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吗?是酒精的作用让我失去了理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半身人嚎哭着,被野蛮人战士和女招待拖向酒馆大门。
  “可爱的小姐,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礼举动,是您的美丽和酒神做怪,让我对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半身人掏出一个鼓鼓的钱袋,从里面拿出一枚金光闪闪的金币。“为了表示我真挚的歉意,请收下这点钱作为补偿,希望您和这位英俊的骑士先生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看着闪亮的金币,拉蒂娜怒气冲冲的脸上马上换上了一副笑容,这些可足够她花上一阵子。“好吧,要是下次再敢对我无礼,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拉蒂娜把金币放进口袋,心满意足地挎着野蛮人的胳膊走进酒馆的大门,半身人的金币和赞美之词,早让她把刚才的遭遇[抛到了九霄云外。
  哈斯沃克目送两个人的背应消失,立刻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所有东西,七八个圆滚滚的钱袋让他的双眼乐的眯成一条缝。黑暗精灵的那个绘着黑玫瑰的钱袋也在其中,它是从蜥蜴人口袋里偷出的那个,看起来足能装五十个金币。
  “怎么样?你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了吗?”黑暗精灵从街角的阴影里走出来,他的身紧后跟着艾佛斯特。
  “对于我来说,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哈斯沃克把黑暗精灵的钱袋递了过去。“我已经证明了我是一个真正的盗贼,现在该是你实现承诺的时候了。”
  “当然,以盗贼之神的名义起誓,我对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伊瑟姆抢过钱袋打开了它,一大堆金币露了出来,黑暗精灵满意地笑了起来,把钱袋放入怀里。“据我所知,联盟确实决定在秋天收获季节结束的时候对斯蒂曼公国发动攻击。”
  “就这些?这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想你一定还有一些更珍贵的消息。”哈斯沃克挽起袖子,露出护腕上黑狼头的图案。
  “斯蒂曼的第七军团?我早就看出你有问题。要想知道的更多,你应该知道我开出的条件。”
  哈斯沃克伸出手,林布里王的金币出现在黑暗精灵面前。
  “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拿到了它!”伊瑟姆的眼中放出贪婪的光,只要拥有这枚金币,他就可以再次成为马克纳莱斯盗贼协会的首领,源源不绝的财富会让他成为奥比尼卡最富有的人之一。
  黑暗精灵抢过金币,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确定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凑近哈斯沃克耳边小声说:“在这个收获季节结束时,联盟骑士首先攻击的是位于中立地区的好运港。”
  “为什么要先攻击好运港?它和南北两方的势力都签署了和平条约,那座城市向来都是双方共同和平相处的地区。好运港的统治者戈泰因是大陆上出名的骑士,手下的部队训练有素。好运港的城墙高大,守卫森严,特索尼斯根本没有足够的把握攻占这座城市。”哈斯沃克和艾佛斯特对视了一眼,他们显然对此充满怀疑。
  “我的表兄是龙焰之主最宠信的手下,他的情报绝对可靠。我已经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你,现在你我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以后可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说是从我这里得到的消息。”伊瑟姆说完转身进入一条小巷,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觉得他不是在欺骗我们吗?”艾佛斯特看了半身人一眼,他并不相信这个陌生的黑暗精灵所说的话,在他看来,所有的盗贼都是骗子。
  “既然他以盗贼之神的名义发了誓,那他说的肯定是真话,否则他就无法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了,没有一个行会能接纳连神都敢亵渎的家伙的。”哈斯沃克沉思了片刻回答到。
  火鸦酒馆的大门猛地被推开了,一大群疯狂叫嚷的骑士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个半醉的巨魔在付钱时发现丢了钱袋,同酒吧的老板吵了起来,他的喊声立刻引起了连锁反应,好几个正在喝酒的客人发现了相同的问题,他们的钱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偷走了。当戈威特的手下意识地摸到自己的口袋时,他发现里面的东西全不见了。“一定是那个半身人偷了我的东西,他是唯一碰过我的人。”蜥蜴人嘶声叫了起来,他的衣服不知被什么割开了一个口子。
  “抓住该死的半身人小偷!”人群中有人大喊着,“对!抓住他然后用火烧死!”愤怒的酒客推开拉蒂娜和酒馆老板的手,一窝蜂地跑了出去。
  “看来有麻烦了!”哈斯沃克拉了战士的衣服一下,两个人全速跑了起来。
  “这边!这边!该死的小偷在这里!”不知是谁远远地看见了半身人的背影,不顾一切地叫着,所有的酒客都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