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凛之玲珑长歌 > 第四十六章 往生的波动

第四十六章 往生的波动


  “不是我做的!”墨钰像是一只被激怒的豺狼,随时都可以上去咬人一口,可是她没有,她只是站在那,冷静的吼出这五个字。抱着秋璇的云寒顿了顿,他头都没回,说的话却冷的骇人。
  “云惜,娶你,是我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
  这本就是一场梦不是吗?可是墨钰的心,却冷的有些难受。那个人又不是她的谁,他们也不是很熟啊,即便说出这样的话,她又何必难受呢?再说,让他心寒的,是云惜,不是她墨钰不是吗?
  墨钰踉跄的转身,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泡影。
  可是那抹红色,却是那样的刺眼。她是魔界长公主,见惯了多少血腥?她怎么会为那区区一点血迹难过呢?不,那不是她。
  墨钰突然就站在了那里,双眼也变得通红。那模样,就像地狱里的修罗。她转过身,看向随即而来的昭乐,目光阴冷的说道“圣女,那孩子,不关我的事,对吗?”
  昭乐皱眉,看向几近疯狂的墨钰。手中变换指法设出结界,口中却还安慰道“不,不关你的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闻言,墨钰的眼睛突然又变黑,昭乐的结界还没出来,墨钰就倒了下去。见墨钰倒下,昭乐赶紧收了法术去接住墨钰,将她抱回房间。
  墨钰醒来时,就看见秋璇以一副骇人的样子站在她的床前。墨钰动了下,可是发现身体被下了咒,无法动弹。墨钰皱眉看向床前像恶鬼一样的秋璇,不由得出声问道“秋姨娘你使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动不了?”看见秋璇无动于衷,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发疯?”闻言秋璇只是惨白的笑笑“你问我发什么疯?”
  “碧洛巫女,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闻言,墨钰的眼神闪过一丝狠意。
  “你什么意思?”墨钰厉声问道,秋璇却只是哈哈大笑“长公主,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以碧桐巫女的身份混迹人界,却又不甘复仇。我玄玥一心为你,可你呢?不愿复仇光大魔界也就算了,可现在呢?你居然杀了我的孩子!”
  “我与云寒本有三世缘分,可是我们做了三年夫妻直到相公去世那年我都没怀上他的孩子。这里是往生梦境,是宿命轮回的地方!现在在这我好不容易怀上,而且玄狐保胎又极其不易,你就这样轻轻一下,就杀死了我的孩子!”
  “长公主,你的眼里,就这么容不得人吗?”玄玥句句喋血的说完,手中就幻化出一支银色拂尘,直直指着墨钰,面露杀意的说道“我本以为你是一介魔尊,必能忍常人不能忍之忍,做常人不能做之事。如今,你却杀死了我未出生的孩子。这是我唯一的希望啊!”
  “墨钰,你该死!”言毕玄玥就挥舞着拂尘打向墨钰,眼见只有半寸的距离,墨钰及时挣脱定身咒,反手捏住拂尘,一个鲤鱼打挺就将玄玥倒压在床上。
  “你以为,我墨钰,是一个小小定身咒能困住的吗?”墨钰才抬起手准备扇一个耳刮子,云寒就破门而入。
  “云惜,我知道新婚纳妾是我的不对,但是璇儿进门你是同意的,如今璇儿刚失了孩子,她不过是想和你讨个说法,你为何这样对她?”
  “你既如此容不得她,那你为何还要我娶她!”
  墨钰放了玄玥,走到云寒的前面“容不得她?云寒,我才是你的正妻!容不得又如何!”
  “而且,当初是你和我说的,此生只爱我一人的!”
  “说爱我的人是你,背叛我的人也是你。云寒,你的心呢,你告诉我,你说的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啊!”墨钰竟不觉,她说这些话时,脸上都是泪水。
  “我……”云寒突然没有了底气。眼前这个人,是陪他一起长大的发妻啊!而他呢,与她争执,赌气纳妾,即便孩子没了,他又有什么理由怪她?
  “夫君。”云寒还沉浸在自责中无法自拔,玄玥的两个字,就轻轻唤醒了他的神智。
  云寒跑上前去抱住玄玥,却见玄玥睡在床上,生无可恋的看着云寒。
  “妾身自知能做夫君的妾室已是莫大的恩赐,本以为这个孩子是上苍垂怜赐予的,却没成想,终究是妾身命薄,留不住他。”
  “夫君。妾身不敢有任何不悦,只是妾身恨啊!”
  “他才三个月,以后会有大好的前程,会有大好的青春。就是因为她——”玄玥指了指站在一旁呆若木鸡的墨钰,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因为她的善妒和黑心,我们的孩子,还没见到这个世界,他就没有了!”说完这句话,玄玥更是哭的撕心裂肺,哭得云寒的心也痛起来。
  那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啊!云寒放下秋璇,站起来看向墨钰。本是意气风发的男子,却因为丧子之痛显得老了很多。他慢慢走近墨钰,轻轻地说道“惜儿,当初娶得你,我是有多开心。”
  墨钰感觉,自己的心痛了一下。
  “可是婚后不过三天,你就像变了个人,我不知是何缘由,可是与你赌气纳妾,与你争执是我不对。”
  “可孩子是无辜的啊!”云寒撕心裂肺的摇晃着云惜的肩膀,即便将她弄疼他都不放手。“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开心!”
  “要我走的是你,要我娶秋璇的是你。如今她有了孩子,你却要将那孩子杀了。”
  “你既容不得她,为何还要我娶她?你说啊。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满意?啊!”墨钰似乎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她后退一步,扒开云寒的手,冷冷的说“云寒,嫁你,是我错。让你再娶也是我错。”
  “既然都是错,何必要开始?”墨钰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到门口,才悠悠传来一句话。
  “这里本就不属于我,只要我离开,你们就不会再为难了,不是吗?”
  墨钰才出房门,昭乐就急急地拉着她。可是墨钰却沉浸在刚才云寒的话里难过的无以复加。
  “圣女,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碧洛你听我说,这些都不是大事,我发现梦境被人下了禁制!”墨钰的心跳了一下。
  “你说什么?”墨钰凌厉的开口,那坚毅的模样,与刚才那个颓废的云惜简直就是两个人。
  “自从你晕过去之后,我就隐隐发现梦境有异样,我试着闯过几次可是梦境的边缘明显被人动过手脚,秋璇进入你的房间以后你的房间就被下了禁制,我根本进不去,可是你出来,却是一副颓废的样子。”
  “所以我想,现在的梦境,应该是极其容易让人代入这个场景,然后沉浸在其中,永远无法醒来。”
  墨钰听完,眯了一下眼睛。看来,有人等不及了。
  “圣女,你去里边带走云寒,我去会会那个迫不及待要我命的人。”
  “那带走之后呢?”
  “据那九尾狐的描述,水仓玉只怕就藏在雾霭幽谷里。我们便在幽谷会合。”
  说完,墨钰就飞身离开。她在半空中紧闭眼睛,一股意念流过,墨钰就换回她在人间碧洛的样子。她祭出碧水剑,飞至云城最高的通天塔上站定,就看见一个黑色身影向她飞来。
  “碧桐巫女,果然不可小觑!”梦魔开心的开口,知道梦境的缺口,却还能淡定的演了这么久的戏,这个女子,让他及其欣赏呢。
  “梦魇魔君,掌控所有人的把戏,好不好玩?”墨钰阴冷的开口,“你若不死,怎么对得起我演的这么久的戏!”墨钰早就知道梦魔在往生梦境外监视这她们的一举一动,不就是想在她陷入梦境时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她吗?墨钰偏就不让他如愿,按照他的剧本演下去,不过是为了将计就计引他进来。
  “小姑娘,不要太猖狂!”言毕梦魔就拿出一把九环刀向墨钰砍过来,墨钰不屑的一笑,轻轻一挡就避过他的攻击。墨钰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挥动碧水剑就与之缠斗在一起。
  昭乐这边,她刚进去,就发现秋旋已经把云寒打晕了。看见有人进来,秋旋旋即化出原型,九条尾巴在空中摇晃着,像是宣告主权。
  “九尾狐,你若将玹儿放了,我便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玄玥哈哈大笑“我与相公乃是三世的缘分,你们为何老是要来破坏我们?”
  “再说,我九尾玄狐,还不怕你这个小小凡间修士!”言毕就挥动尾巴来攻击昭乐,昭乐避之不及,只好与之缠斗在一起。
  昭乐不想恋战,她知道玄玥刚没了孩子,身体肯定很虚弱,所以尾巴一扫过来,她就用碾生咒压住玄玥,玄玥痛极,不得不放下云寒,昭乐趁机抢走云寒,然后迅速离开云家。
  墨钰这边还在与梦魔纠缠。她是魔界长公主,杀一个区区魔君本来是轻而易举的,可是现在她是碧桐巫女,为了掩藏身份她只好掩藏自己的实力。可是梦魔很是难以应对,墨钰不得不催动修为与之缠斗。见梦魔再次攻击,墨钰在碧水剑中注入修为,硬生生接住梦魔的攻击,导致受了伤。自然,梦魔也因为被剑气所伤而连连后退。
  梦魔稍稍停下就发觉五脏像是被火烧一样的疼痛,他一动,鲜血就忍不住的吐出来。在看了看没有异样的墨钰,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果然,还是小看了这些神祗呢。
  “今日且先放过你,日后本君定会要了你的命!”放完狠话梦魔就急急离开。
  墨钰也不去追,而是忍着痛向幽谷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