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明诸天 > 第四十四章 深夜对话 2

第四十四章 深夜对话 2


  “我乃一山野村民,何德何能能让公子如此?”
  “先生不必再来搪塞我,我已问过高大厨,知晓先生师于高人,有经天纬略之才,只不过待时而动。”
  扶苏自信微笑侃侃而道,自以为对耿斌已经足以了解。
  “高要?看来高要也是编了个玄幻的故事啊。”
  耿斌皱眉,在扶苏看来这是被自己知晓了神秘来历后的一丝丝不快,其实却也忽略了耿斌眼神中的些许同情之色。
  “不曾想公子如此细心打探我的往事,也让耿某人受宠若惊啊。”
  “扶苏知道如此做事会让先生感到不快,先生可以责怪我,我绝无怨言。”
  “我哪里敢责怪你?你可是大腿啊,况且你以为你知道,其实你并不知道。”心中暗想,耿斌脸色没有大的变化,让人觉察不出他在想什么。
  “罢了罢了,都是些陈年往事,不值一提。”
  耿斌摆了摆手,潇洒一笑,跟扶苏表示自己并不放在心上。
  “先生对于大秦局势有何看法?”扶苏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可别再说安居乐业、国力强盛,真实情况你我都清楚。”
  耿斌沉默不语,静静看着扶苏,感受到他真诚的目光,“公子问我这个问题有何用处?”
  “即使我说出来了又能怎么样?”
  “难不成还能让始皇陛下改变政略吗?”
  一声声的质问让扶苏也沉默了,眼里的光芒暗淡了些,这些问题他也考虑过,即使他是始皇长子,依旧没有办法改变始皇的改变始皇的政令,这次来找耿斌,更多的是想能找一个能给他出谋划策的谋士。
  蒙恬是他的师父,能文能武,可他身居要职,手握大军,时不时需要出外镇压叛乱、匈奴,能留在咸阳和自己相互讨论的时间实在太少。更深的原因是父皇不喜欢臣子结党,而自己作为长子,更不可能说与某位大臣走得太近,更何况是手握三十万蒙家军的蒙大将军。
  “扶苏所求不多,只为天下苍生,还请先生助我。”
  扶苏沉默过后,猛然起身,对着耿斌拱手弯腰作揖,态度之诚恳,语气之真挚,不亚于东汉末年的三顾茅庐。
  耿斌见状,起身扶住扶苏双手,感慨说道:“世人皆云公子扶苏礼贤下士,善待贤能,果不欺我。”
  把扶苏摁回座位后,耿斌也转变心态了,有人如此赏识自己,虽然不清楚自己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但还是被扶苏感动到了。
  “公子,我先提前说明,我的才识并没有您所认为那般渊博,只是读过几卷书,假如有一天我再也帮不到公子了,还请公子允我离开。”
  “先生不必如此,在我这里先生乃是自由之身,扶苏任由先生去留。”
  扶苏说的掷地有声,他的承诺应该有些效用。
  “既如此,那我问公子一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希望公子由衷的回答。”
  “先生请说。”
  “公子如何做到为天下苍生?”
  “自是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为民请命。”
  话是好话,做不好做啊。
  “公子,你可想过,无论你怎么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为民请命也没有用呢,你该怎么办?”
  “这……”
  扶苏语塞,这问题问得刁钻,他还没想过这般之后如果没有作用的话又该如何,难道要变本加厉的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为民请命?
  看着耿斌一脸微笑,扶苏灵机一动,真诚的说道:“还请先生教我。”
  “得,又把皮球踢回给我。”耿斌苦笑不已,无奈道:“公子,只有你掌握了更大的权势,足够的力量,才能施展您心中抱负,而不会受到掣肘。”
  “更大的权势,足够的力量……”扶苏嘴里不断念叨着,“那得要多大的权势和力量?”
  “自然是越大越好,大到一令既出,群臣莫敢不从。”
  “先生,您这是……”
  扶苏似乎想到某种恐怖的事情,睁大眼睛惊骇的看着耿斌。
  耿斌笑着点点头,肯定了他这恐怖的猜想。
  “不行不行,这是大不逆之罪,不能如此不能如此。”
  扶苏额头满是细细的冷汗,不断摇头否定了这一从没想过的猜想。
  耿斌没有说话,只是喝着水,顺带让扶苏冷静冷静。
  大概过了一刻钟,扶苏喝了口水,终于是平复了心情,神色复杂莫名,声音低沉说道:“刚才扶苏失礼了,还请先生见谅,只是先生所说太过……惊世骇俗。”
  “公子你是想差了,您想想始皇陛下今年贵庚?”
  耿斌轻笑一声,淡淡说道。
  “父皇一十三岁即任王位,不惑之年横扫六国,建立秦朝,自任始皇帝。”
  扶苏一向以始皇为榜样,立志要像父皇一样建立不世功勋,所以对于始皇的功绩那是了然于胸,自豪说道。
  “不惑之年,那也就是四十岁,距离他驾崩也没几年了,后面他还宠幸丽妃,也就是玉漱,身子更加不行了。”
  耿斌算了算始皇的时间也没几年了,趁着这几年扶苏得要好好壮大势力。
  “公子心里有数就行,你的所有苦闷囿于最高权力的人不支持您的建议或者您没有足够大的权势和力量去实施您的抱负。”
  “先生所言极是,一语中的,我所苦闷的正源于此。”
  扶苏深以为然,说来说去其实就是手中权势不足,看来今夜来拜访先生真是来对了。
  “公子您称始皇陛下为父皇,他既是您的父亲,也是这天下之主,不过他也是关心您的,不然也不会让蒙恬将军当您的师傅,说明他对您寄予厚望。”。
  耿斌见扶苏听得入迷,喝了口水继续说道:“那您也应该多孝顺孝顺他啊,作为父亲的也是渴望子女的关爱,只不过他身为帝王,把这些情绪都深藏于心,公子除了成为达到他心中期望长大成才之外,平日里也要多多关心他,也不要老是出言顶撞,说话方式委婉一些,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扶苏再次被惊醒了,是啊,这么多年来,除了努力达到父皇的要求,做到为民请命之外,再也没有关心过父皇,平日里朝议也是不吝直言,没有顾忌到父皇的心情,想到他平日里的尊尊教导,耳提面命,心中实在是愧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