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8章 第二十四章

第8章 第二十四章

陆战回了陆府,他爹陆逊去了营地不在,陆战只能去找陆夫人。
  
  “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陆战难得有些烦意,眉头紧皱说,“崔家那位小姐才多大?况儿子眼下根本没有成亲的没心思。”
  
  事情已成定局,叶没法改变,是以陆夫人非常淡定,抬起眼皮,幽幽开口:“谁让你救人家姑娘救去了自己的宅子。你爹知道了,她家老太太又过来,一把泪的说孙女闯了祸,本是自作自受,但求咱们看在她年幼的份上不要计较,求咱们家庇佑她。杨家先时与我们家有些旧交,老太太年事已高,这样一说你爹怎么能拒,正好你也不小了,亲事一直耽搁着。往年你爹不大管你,纵容你的肆意。
  这些年陆家已经树大招风,早已经成了别人的忌讳,叶不好再让你与显赫之门联姻,恐再招当今猜忌。崔家这样不起眼的落魄门庭反而正好。”陆夫人说过这一段,停下来喝一口茶,接着继续道,“况虽说亲事定下,但也不是让你立马成亲,你自己也说了,那姑娘年纪还小,她尚未及笄,过门最快也要等到明年。”
  
  陆战毕竟是能做到营掌司之位的人,那点被人插手私事的怒火,这一路过来,在加上母亲一番话,已经沉下来。
  
  此刻,叶只冷淡揉了揉太阳穴,说:“如此,这事是没有转圜余地了?”
  
  陆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母亲。”
  
  陆夫人见他这样平静,反而有些好奇起来:“战儿,你这……是答应了?”陆夫人十分怀疑自己儿子其实对那位崔姑娘不一般。
  
  但陆战面上没露出分毫情感,反笑了笑说:“此事不是早已由父亲母亲定下了,哪是儿子答不答应能决定的。”
  
  陆夫人一噎,顿了顿,只能说:“战儿,这事也是阴差阳错,唉,你不要怨爹娘。”
  
  “母亲言重了,儿子心中有数。”
  
  陆战在家里陪陆夫人吃了顿午饭,才离开。
  
  相比于陆战面无表情应下了这门婚事,崔承元的反应就大多了。
  
  起初是来来去去的不相信,心中跟烙着煎饼一样翻来覆去,一刻都安静不下来。
  一时想着陆战这么冷酷无情,几次见面都没个好脸,自己为什么要嫁给他。但一会儿又忆着陆战俊美无涛的长相、颀长英挺的身材,心中又不免噗通两下。
  
  一晚上没睡好。
  
  叶氏没空管她的小女儿心思,女儿亲事定下,她心头卸下一桩大事,轻松不少。
  只是之前崔承元受了伤,叶氏担心留下内伤,或者哪里不妥当,遂又请了大夫过来,开了几副调理的药膳,每日炖来吃。
  
  却这日,正是秋闱放榜的日子,二老爷和叶氏一早叫了小厮去蹲守。
  
  一家子人在家里等着焦急,午饭都没心思吃,焦头烂额,时而往外张望。
  终于,远远看见小厮跑了进来,一溜请安跪下磕头,口中大喊:“中了,中了!老爷太太,少爷中了第八名!”
  
  “祖宗保佑!”叶氏大喜,眼角眉梢全扬了起来,笑道:“赏!今天通通都有赏。”
  一旁二老爷更是朗笑出声,捋了捋胡须:“不愧是我崔家的儿子,好,好!”
  
  小厮前脚回来,后脚报喜的官差就骑马过来了。
  
  二老爷亲自开门去了外头,给了赏钱,左邻右舍有出门瞧阵仗的,得知是崔家儿子中榜,便出来作揖道喜。
  陆夫人又回礼,嘴里边说:“大家若嫌弃寒舍简陋,过两日请大家来吃杯喜酒。”
  这样好事大家自然满声答应,若家中叶有那读书儿郎的,更想来沾一沾这样的喜气,期愿保佑来年子孙亦能金榜题名。
  
  崔承元跟着高兴,一边问叶氏:“哥哥什么时候回?”
  
  崔承瑞去了他先生那里,眼下正不在家。
  
  “怕要晚些时候,不过先生那里肯定会让人去看放榜,你哥哥怕是已经知道了。”叶氏说完,又打发人去大房那边给老太太报喜。
  
  一时闹屋里哄哄起来。
  
  而与这样热闹相对的,是另一处,张府的冷清。
  
  这些时日朝廷不安,张先生给学生放了假。
  
  此时张府的一座内厅,正坐着张先生和荣安王爷。
  丫鬟下人沏过茶后就被挥了出去,门外有青姑姑守着。
  
  此时的张先生,没有平时给学生上课时那般的温和清朗,润泽言笑。
  而是带着一股寒冬腊梅的清澈冷感,清冷淡薄,更似一朵长在悬崖峭壁边独自绽放迎风傲雪的高岭之花。
  
  “盛儿,你想好要娶哪位姑娘了么。”她一出口,亦是幽深清澈的嗓音。
  
  盛儿叫的自然是荣安王爷,李盛钧。
  
  李盛钧咳了咳,轻笑:“幽姐姐,你决定便好。”
  
  如今怕是几已经没人记得张先生的名字叫张独幽,在私下,只有李盛钧会这么叫她。
  
  张先生而今只是张先生。
  她抚了一下琴,又倏然停住,说:“盛儿,婚姻大事,该由你自己决定。”
  片刻沉默,李盛钧淡淡自嘲:“我何时也需要自欺欺人了?幽姐姐为本王谋求策算来的机会,怎能辜负。便选秦家小姐罢了。”
  
  荣安王爷是先帝最小的儿子,虽然手上无半点权利,未尝不被皇帝猜忌不喜。
  张先生为什么会收学生,的确如之前陆战所说,是为了荣安王爷的亲事。而这一切既能争得皇上的放任,也的确是她一手策划。
  
  张先生眉眼慢慢抬起,看了一眼李盛钧,半晌开口,“既如此,我便去安排。”
  
  李盛钧又咳嗽了一声,张先生眉心半蹙。
  
  李盛钧道:“我无事,幽姐姐不用担心。”
  
  “该好好养着。”
  
  “本王知道。”
  
  *
  
  崔承元既定下亲事,之后张府那边就不必去了,叶氏让人去替崔承元请辞了课业,送上表礼,说明了原因。
  
  崔承元有些不舍但也不强求。
  
  只是没想到了,过几日,就听到秦梦瑶也定亲的消息。
  
  叶氏还感慨:“定的是荣安王爷,真是没想到,那丫头竟然能当王妃娘娘。”
  
  崔承元跟着羡慕,“荣安王爷人温柔,长得还一表人才,梦瑶应该会喜欢吧。”
  
  叶氏敲了敲她的脑袋:“都是要嫁人的人了,还说孩子话。”
  
  “什么孩子话,哪里孩子话。”崔承元莫名其妙,搞不懂她娘亲。
  
  没去上学也好,崔承元避免自己想起岳敏,纵然两人不太熟,没说过几句话,但毕竟曾经是一条鲜活的人命。
  
  正巧,叶夫人想去上香,崔承元要跟着去。但她怎么都不肯去慈恩寺了,说那个地方可怕。叶氏想想也觉得邪乎,便当真换了一个寺庙去上香。
  叶氏让人去套马车,这边忽见崔蓉芳从房间缓缓走出来,细声细气说:“母亲让女儿也跟去吧,近来心火有些燥,想着去寺庙能静静心。”
  她素来懂事乖巧,这会儿子有点要求,叶氏没怎么想就同意了。
  
  这次去的是觉怀寺,名气香火虽然比不上慈恩寺,但也不算差了。
  觉怀寺要小些,也安静些,同慈恩寺并不在一个方向。
  寺庙就建在半山腰,十分清凉幽静的位置。
  
  三人进了觉怀寺,叶氏点头说:“之前不曾常来心里,如今看着却也很好。”
  
  崔承元附和:“就是就是。”
  
  叶氏觑了女儿一眼,“莫要咋咋呼呼的。”
  
  崔承元歪过头去做了一个鬼脸,崔蓉芳看见,抿笑对她摇摇头。
  
  叶氏要在大殿内诵经,不是一时半刻的事,就让崔承元崔蓉芳两人去别出走走。
  崔承元乐得正好。
  两人各自带着丫鬟,赏着景色说说话,走了一会儿,两人在一处凉亭歇脚。刚坐了一会儿,崔蓉芳就站起来,说:“茶水饮多了,我过去那边下。”
  崔承元明白了她的意思,“快去吧。”
  
  觉怀寺的僧徒沙弥没有慈恩寺多,这边路上也不常见人过路。
  崔承元正觉无聊,没想到下一秒就从高墙外飞进来一个人。
  
  “陆大人!”崔承元惊得瞪大眼睛,“你为什么在这里?”
  
  吓了一跳的还有金穗,她没见过陆战,正扯着嗓子要喊人,亏得崔承,一把给她嘴巴捂住了。
  “别叫别叫,这位是陆大人。”
  金穗不知道陆大人,但知道不久之前刚定亲小姐的夫君姓陆。
  所以瞬间就福临心至了,给陆战身上贴下四个字,未来姑爷。
  而后赶紧站得远远的,不打扰二人说话。
  
  崔承元就警惕地看着陆战,才不相信又是什么巧合。
  
  陆战看一眼她的脸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抱着臂,道:“来找你的。”
  崔承元心里一跳,表情却做得自以为是的傲然凶狠:“男女授受不亲,陆大人怎么能来找我,这是什么道理!”
  
  陆战上下打量了崔承元几眼,忽然一嗤笑,眉目半挑,十分肆意:“崔小姐是不知道崔家跟陆家定了亲?”
  
  崔承元听着陆战那话只觉得哪哪都不对胃,心里憋闷,但不知道还怎么反驳。
  觉得陆战就是在讥讽嘲笑她,就像一年前那次一样。
  
  气死了!谁还想嫁给他啊!
  
  “知、道。是我高攀了陆大人可以了吧。陆大人人身份尊贵,我配不上好了吧!”崔承元心中赌气,对着陆战脱口而出,说完飞快转过脸去。
  
  陆战:“……”
  
  陆战眼神沉了沉。
  
  “我来是要带你去确认一件事。”
  
  须臾,崔承元才开口,“又想拐我走?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就算你是陆掌司你也不能这样!”
  
  陆战淡淡轻笑:“谁说我要抓你?”
  
  崔承元哼了一声,抬着下巴,“那陆大人请回吧。”
  
  谁知,就见陆战走过来,弯腰将崔承元一抱,内力一使,就飞跃高墙,出了觉怀寺。
  一边在崔承元耳旁淡然说:“我请示过崔夫人,你母亲已然同意。”
  
  崔承元小兽一样咬牙切齿,一边在心中大骂:不要脸!臭男人!
  
  “我不我不,快放我下来!”
  
  崔承元心里生气,手脚乱动,就不想让陆战如意。
  “骗人,母亲怎么会让你把我掳走!”
  
  很快,陆战将人放了下来,一双深沉冷静得眼睛看着她,道:“安静些,崔承元,你以为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依旧有人想杀你灭口,你真以为我带你出来是为了好玩?”
  
  崔承元被说懵了,捏了捏手帕,无意识往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