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5章 第二十一章

第5章 第二十一章

崔承元还茫然不知,幸得陆战安排在她身边的暗卫及时出手,半途劫道击落飞镖,救了她一命。
  
  暗杀者一见有人,脸色飞快一变,却不敢再留,飞身离开。
  暗卫连忙追踪。
  
  崔承元回头看了看,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但一望又什么都没有。
  本来水里躺着一个流血的人就害怕,现下更疑神疑鬼萎缩起来,但小姑娘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弓着身体,一点一点挪近,嘴里一边喊着:“喂?你醒着吗?你有没有事儿?”
  
  那人一点反应都无,崔承元心中一沉,不敢想最坏的打算。
  她找到一根竹竿,用竹竿将毫无反应的人慢慢戳了过来。
  然后伸手去拉——
  等她将那人毫无血色的一张脸转过来,几乎失控尖叫。
  居然是认识的,是熟人!
  躺在下面的,是在张府一起上学的学生,岳敏。
  太子太保家的孙女岳敏!
  
  崔承元抖着手指去探鼻息。
  没气,她死了。
  
  崔承元捂着嘴巴,神情惊恐,泪珠不受控制滚滚落下。
  她吓得往后退,站起来跑。
  她想去叫人。
  
  跌跌撞撞爬上马背,缰绳拉紧,腿下一夹马肚子,手中皮鞭一辉,马儿疾驰而去。
  
  但崔承元太慌张了,心神不宁,她的马术并不是很好,人一乱就容易出事。
  等她发现控制不住马儿的时候已经晚了。
  
  马匹发了狂一样不听使唤,冷风迎面扑打在脸上,崔承元咬紧牙关。
  她脸上有未风干的眼泪,眼睛里呜咽的害怕。
  
  “我要摔死了!”已经停不下来的崔承元在心里哭着想。
  
  下一瞬,她持不住的被巨力掀落马背,朝着斜坡飞快滚轮,撞击,翻滚,再撞击!被拍打在一根斜向砍断的树桩上,噗呲一声横向插进血肉里。
  
  陆战疾驰的马蹄声噔噔噔而至,终究晚一步。
  
  “崔小姐?”
  
  他下马,皱眉,单膝匐地将崔承元抱住
  
  起来,看见她身上的伤口眸色一沉。
  崔承元右侧靠近肩膀位置中插着一根尖利的木桩,血迹汩汩流出,将衣服洇染一片深红。
  
  “好疼,陆大人……”崔承元脸色变白,眉头因疼痛狠狠蹙在一起,脸上是湿哒哒的泪水,“疼,我要死了吗。”她一说死字,眼泪又流出来,泪珠挂在浓密的睫毛上。
  
  半晌,陆战开口:“死不了。”
  
  好歹算个安慰了。
  但崔承元哭得更伤心了。
  
  “哭什么,我帮你处理。”
  
  崔承元一听哭都忘了:“啊?不、不让大夫处理吗?”
  
  陆声音冷冷:“崔小姐,你知道自己骑马跑了多远吗,就这样送你回去血怕是要留干了。”
  
  崔承元痛得一个抽泣,“呜呜,我不想死,陆大人救救我……”
  
  她这样真实的害怕伤心,陆战也不好继续恐吓。
  
  伤口并不算很深,远没有生命危险,但不妥的是出事的地点,这事先不能被人发现,所以最好不能让人崔承元来过这里,否则徒增麻烦。
  
  陆战面无表情去拉崔承元衣带。
  
  崔承元惊得睁大双眼,才想动一动,却立马疼得岔了气。
  
  陆战极为云淡风轻,将崔承元的外衣一撩开,将自己戴着护腕的左手塞进崔承元嘴巴旁。
  崔承元又羞又恼,还被他这动作弄得奇怪不已。
  神经病啊!
  
  下一秒,只听噗呲一声,陆大人用残影般的速度,将崔承元伤口的树枝拔了出来。
  同时,果见崔承元下意识嘴巴一张,狠狠咬在陆战的手腕上。
  眼睛大睁,瞳孔失焦一片茫然。
  
  陆大人处理伤口经验丰富,手法老到,崔承元一口没咬多久,他已经撕开内衫,两下给元靠近肩膀的伤口包扎起来,血止住了。
  那态度那神情,同包扎一个小猫小狗没什么区别。
  
  完了掀了掀眼皮,说了两个字:“松口。”
  
  崔承元:“……”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不要脸,好不要脸!
  
  崔承元擦了一把眼泪,吸了一下鼻子。
  
  刚要张口,之前暗中保护崔承元的暗卫回来了。
  
  悄无声息在陆战面前跪下:“大人。”
  
  陆战头也不回,沉声说道:“自己回去领罚。”
  
  “是。”暗卫回答,然后又呼一下飞走了。
  
  陆战将崔承元抱起来,淡然往前走。
  
  崔承元抻着头左看右看,手指了个方向,又马上缩回来,说:“那、那边好像死了一个人……”
  
  须臾,才听陆战不咸不淡嗯了一声。
  
  崔承元没那么冷静,“就,不管了吗!”
  
  陆战低头瞥她一眼,“你还有力气管别人的事?”
  
  他一说,崔承元只觉伤口痛了起来,嘴唇无色,脸皱成一团。
  陆战把她抱上马,道:“这事不能让别的人知道,我先带你出去。”
  “不行,”崔承元喘了口气,“姐姐会找我的。”
  陆战:“我会处理。”
  
  陆战沉吟半晌,把崔承元带回了自己的私宅。
  陆大人原先的想法是,这小猫虽小,但也是个小姐,不好让人看见。
  
  到了宅子,就让下人去请相熟的大夫过来。
  
  哪料得不巧,恰赶上陆夫人来看儿子。
  
  陆战抱着姑娘,姑娘脸埋在他胸口脸看不见。
  
  陆战脚步一顿,挑了挑眉,面不改色叫了一声母亲。
  
  陆夫人脸色相当好看。
  
  “母亲先坐,我稍后就来。”
  
  崔承元的伤得先处理。
  
  陆大人抱着人施施然进去了。
  
  一时间陆夫人脑子里的想法已经冲破天际。
  
  大夫很快过来,被请进入给崔承元处理伤口。
  
  约摸过了一刻钟,陆战从房间出来。
  
  陆夫人内心起风暴,表面上却已经镇定下来。
  
  “战儿,这是怎么回事啊?”
  
  陆战不好给他母亲细说,便道:“儿子办案,殃及了这位小姐,案子且不能声张,先带回来治。”
  
  陆夫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默他半天,才问出一句:“是,哪家的小姐?”都那样抱着人肌肤相亲了,这能是简单的事吗!
  
  “崔家。”
  
  陆夫人觉着崔姓有些耳熟,但一时又没想起来,“哪个崔家?”
  
  陆战:“早些年的宣明公府。”
  
  这么一说陆夫人就知道了,竟然是那家,之前她还见过那家的一个姑娘。
  
  陆夫人继续问:“是哪个姑娘?”
  
  陆战面露无奈,叫了一句:“母亲。”
  
  “行了行了,母亲不问了。我进去看看,怎么能把人伤着了,伤哪儿了?”一边说陆夫人已经往那边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