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十九章
有了证据推测是一方面,办案讲求事实依据,铁证如山。按着程序确保万无一失,陆战回来后,将那枚项圈锁给常思过眼,令人画上画册。
  只说了一句话:“查证清楚这东西的来历。”
  常思奉命立刻去办。
  两天后回话,这件金饰确属刘府小姐刘如兰无疑,十岁之前一直随身配戴,问过她贴身嬷嬷和丫鬟的口供,很多下人都见过,且刘家其他姑娘都有这个。
  
  刘府最近十分安生低调,陆战让人盯了许久也未发现刘秉坤有什么异常举动。
  
  但反常即为妖。
  
  如今已确认慈恩寺下是红云教的据点,寺中和尚绝对干净不了。
  
  染指官员亲眷……
  陆战想起这点眉目深沉,面色森然。
  
  原以为之前覆灭的那个是总教坛,眼下看来却不尽然。
  接下来最要紧的是找出红云教三位托魔代使者,否则这股邪火恐熄而又起。
  刘府如一条出了洞的蛇,要抓住藏着的一窝蛇,就要盯紧这一家。
  红云教,必灭之。
  
  ……
  
  崔承元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陆大人派人保护了起来,出门上过一日学,风平浪静安然无恙,她更加确信自己之前就是被无辜卷进巡检营的案子里,不干自己的事。
  
  心中没了顾忌,每日都兴高采烈的,他隔日才上上半日课,闲得很。
  
  这日,大房的大姑娘,崔承宜直接坐马车过来,说要接崔承元同去鹿花塘。
  
  丫鬟斟过茶,叶氏叫姑娘坐下,边问,“怎的突然说去鹿花塘?”
  没记错的花,东郊边那块地是从前先皇后亲自布置建造,极美的一个地方,先皇后故去后便将之给了幼子,也就是荣安王爷。
  
  崔承宜道:“并非突然,是张先生让人往我们家送了帖子,邀的我和元儿,只是我昨儿有一会儿不在家,那帖子就没在我手上,今儿一早才知道自己,这就赶过来了。”
  
  叶氏听了一凛,转头连声吩咐周妈妈,“快带元儿去收拾打扮,她一早起来衣裳都没穿整齐如何得了。”
  周妈妈一福身,连忙拉着崔承元过去了。
  
  想是这场宴会是张先生借鹿花塘办的了,能借用鹿花塘,可见张先生和荣安王爷极亲。
  
  先前一门心思送女儿元去张府,叶氏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让女儿借着张府的势交往些好人家,于亲事上有力。
  这会儿不得风风火火操持日崔承元起来。
  
  崔承元被带进去打扮,叶氏只跟崔承宜说:“宜儿你是知道你妹妹的,顽皮不着调,我怕她又闹出什么来,你是姐姐只管骂着看着些才好。”
  
  崔承宜道:“婶娘放心,我知道的。”
  
  叶氏笑着带点头,送两个姑娘上马车,看着人离开。
  
  崔承元在马车上兴奋得,叽叽喳喳:“我还从没去过鹿花塘呢,那可是皇家的园子!”
  崔承宜淡淡定定:“待会儿到了,你少给我露出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丢不丢人。”
  崔承元心情好,不与她姐姐计较,只顺手甩了一下帕子,说:“姐姐不也没见识过,咱们本来就没见过世面。”
  崔承宜拧眉骂她,“臭丫头,快少说两句,气也被你气死。”
  
  两人说了一路,马车使出城门,往东郊走。皇城国道,一路车马并不少见,哐当作响的车轮声,哒嘎哒嘎的马蹄声,于耳边络绎不绝。
  
  终于,马车渐渐驶进了鹿花塘的范围。未进内处,远远就是一座丈高的石门廊,顶上石牌匾雕着“鹿花塘”三个字。左右柱子上题: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到这处,马车速度慢下来,不远不近的亦有几辆马车,大约都是张先生的客人。
  崔承元嘴里嘀咕:“荣安王爷会不会也来?”
  崔承宜捏一下她,“这混话下了马车定不可再说。”
  崔承元啊了一声,心说她没别的意思啊,姐姐这表情莫不是误会了什么。
  
  还想解释两句,然崔承宜已经拉着她下车了。
  
  一时崔承元连忙闭了嘴,这外头客人是真多,远不止她们几个上学的学生,心里不禁胡乱想,不会真是要给王爷选妃吧?
  一时耳边又传来崔承宜的低语:“愣着做什么,进去。”
  递上帖子,二人一同进去。
  
  崔承元去了鹿花塘,半个时辰后陆战那里收到了口信。
  
  陆战顿了一秒,挑眉而笑:“我的话看来全当耳旁风了。”
  壁花常思忍了半天没忍住,很是八卦地问了一句:“是崔小姐啊,大人提醒她什么了?”
  陆战淡淡看过去。
  常思暗暗一抖,道:“大人,我先巡查去了。”
  溜之大吉。
  
  陆战去内室换了身衣服,出了巡检营。
  
  *
  
  鹿花塘内,崔承元说:“这里面太美了!别的地方不能比。”
  “你又见过几个地方?话不过脑的。”崔承宜摇摇头又低声说,“你自己玩一会儿但别乱跑,我离开一会儿,知道么。”
  崔承元声音也压低了:“你要去哪儿。”
  崔承宜:“小孩子别管,若有人问起只管说我别去玩就是了。”说完就提着裙角施施然走了。
  崔承元反应慢了点,一脑门子茫然,嗯?小孩子?说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