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十八章
陆战准备一个人再去一趟慈恩寺。
  
  常思知道了劝说:“大人,之前去救崔小姐,恐怕已经留下痕迹,此次再去未必能找到线索,恐怕还会有危险,不去让属下一起去。”
  
  陆战抬手打断他,冷声道:“不必,你留着,我自有道理。”
  
  常思只得遵从。
  
  “还有一事,”大步离开前陆战忽然脚下顿了一部,回头,吩咐道,“你派个人,去看着崔小姐,务必确保她请安。”
  
  “是!”常思合手领命,机智地没有细问。
  
  是夜,陆战再次潜进了慈恩寺。
  
  顺着上次的线路,一路轻松过来,于沉沉暮色中拨动开关,地形一变幻,很快下去密道。
  
  陆战一边往下走一边想崔承元说过的话,她说那次醒来时是在一个光线非常不好的小屋子,身下有很湿的泥土,黏腻得难受。
  但根据陆战自己看到的,当日崔承元是从这个入口被人直接抗进去。
  一路从这个密道口走下去,一条长廊直入,分明只有一条路,直接同像金碧辉煌的浴池宫殿。
  所以说,既然崔承元能去到另一个地方,表明这里必定另有机关。
  
  于是,陆战非常仔细观察这条向下走的楼梯回廊,一面用刀头或手指在墙上寻找、敲击。
  
  功夫不负有心人,忽然手指按到一个地方,只听轰一声,下一秒一面墙体陡然开出了一扇门。
  陆战几步走进前,一看,是条向下非的楼梯。
  因为太暗看不见底。
  陆战打着火折子,毫不犹豫往下走。
  他走得不快不慢,这楼梯非常长,非常深,一段直行之后,开始旋转弯绕起来。
  
  越走,陆战眉目越拧越深,他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他现在正下去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密室地宫,而入口直通金色浴池的那边,似乎只是个障眼法。
  
  陆战十分小心地隐匿身形,他武功好强内里深厚,便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进来后的目之所见,让陆战确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他耳力惊人,从一间一间的屋子里都听见稀稀疏疏细细碎碎的奇怪声音。
  下面有人,不止一个。
  接下来,陆战看到了许多不堪入目的场景。
  白花花的肉.体,让人作呕的淫.靡气息,刺耳的吟哦。
  其中,他更见到一张熟悉面孔。
  户部右侍郎刘秉坤的夫人,在一间屋子内同一个和尚苟且交缠。
  转至另一屋,还是同样的情形。
  陆战眯起眼睛,记住那个和尚样貌,随即后悄声离开。
  
  这地下宫殿如同迷宫,陆战找了几圈,才找到发崔承元说过的那间有三间佛像的屋子。
  
  崔承元不识得,陆战看见那东西却一下子认出来。
  皆因他曾调查过红云教很长一段时间,只被捣毁的红云教总坛更是亲眼见识过。
  这东西压根不是佛像,而是红云邪徒信奉的“神灵”,红云教义中记载的是,此物唤作托魔,从暗黑湿地中孕育。
  托魔有三面,一为阴二为阳,三为阴阳。
  而那日崔承元看见的,戴着发簪的是阴阳托魔,穿裙戴钗,身下却是男人的身体。
  
  这间屋子里里的阳托魔、阴阳托魔像的脖子上都带着不同的饰物,唯独阴托魔像上没有。
  红云教教义中记载,托魔神灵代使者在人间降生,意欲逆面托生。教中长老会寻找代使者,使之继任托魔,受教徒供奉。
  托魔像中,脖子上挂了饰物的,是指此托魔已有了代使者,而那件饰物,通常就是戴使者的私人物品。
  脖上没有东西,表明还未找到代使者,或者代使者正在经历交换更替阶段。
  
  至于怎么知道它是没有代使者还是在发生更替。
  
  陆战心中冷笑。
  
  他手上略一用力,捏开阴托魔可活动的嘴巴,伸进去摸索。
  很快,从里面找到个东西。
  拿出来一看,是个通常会缀在项圈上的金锁,孩童常带的东西。
  陆战手感受,一面有字,刻着“如兰”。
  陆战看过成国公府落水案记载的卷宗,若没记错,死者的名字正是如兰二字。
  
  如此看来,上任阴托魔的代使者便有极大可能就是那位已经死了的刘府小姐刘如兰。
  
  陆战眉头压了一下,震惊红云教势力渗透得如此之深,它竟然同朝廷命官有这么深的牵扯,教坛窝点更潜藏在慈恩寺下。
  令人胆寒。
  
  陆战举着火折子继续靠近,去看第三个阴阳托魔像。
  这座阴阳托魔像果真是空的,心另有玄机。
  当时崔承元是大意掉下去,陆战就是为了验证这密道亲自跳下去。
  
  然后他发现。
  
  他并不是掉下去,而是在向上升。
  
  崔承元之所以说是掉下去。大概是太害怕犯了一个感觉上的错误,起初的确往下掉,然而中途触碰到一块硬板随后就是被调转了方位。
  
  再次出现的位置,就是金殿浴池了。
  
  一个掩人耳目的外层。
  
  陆战放好从阴托魔口中拿到的金锁牌,很快出了地下宫殿。
  
  刘秉坤在陆战这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是,陆战现在还不能将他绳之以法。红云教渗透进朝廷命官中,陆战觉不相信刘秉坤是唯一一个。
  
  此邪.教不根除,恐成大患。
  
  陆战偏要用这个饵,来钓出身后藏着的一大网鱼。
  
  被授为阴托魔代使者的刘如兰为何会死?是红云教内的权利倾轧,还是那教义中写的,代使者犯戒失去清洁之身被驱逐?
  
  更有,旧的阴托魔消失,必定便会新的代替,那下一个是谁,又藏在哪个角落?
  
  陆战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趣挑起嘴角,露出点邪肆,思忖间便捏碎了手上把玩的一颗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