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十五章
“也不知道怎么了,好端端弄这一出。”崔承元简直莫名其妙。
  崔承宜冷笑:“谁稀得理她,还能怎么样,咱们那位大老爷这日子过得不得劲,一股脑把气撒在太太头上,捧的那两个得了意,她有样学样,忘了自己几斤几两,敢在我面前拿乔了。且看着吧,以后有她们好受的。”
  崔承宜心里一抖,她家大姐姐平日最是家中懂事知规矩的典范,这番指责大老爷的话让若别人听见可是大逆不道的。
  那人再不好也是她的父亲,但看崔承宜模样恐是遮掩都懒得遮了。
  崔承元还是拉了拉她的袖子,小声说:“姐姐,你小声些。”
  “我哪句话说错了,难道我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好笑,自己掩耳盗铃,揣着明白装糊涂,私下谁不笑话他。我只心疼可怜太太,被那些偏门的庶出的踩到脸上!”
  
  “大姐姐,你可真别跟我以往似的任性,不小心传出去,就都说你的不是了。咱们心里不痛快只管找老太太去评理,骂她去。”
  
  崔承宜眉眼上挑,忽而一噗呲一声,然后伸手捏了一捏崔承元的鼻子:“你当我真不知道?我不时而发作一回,她们上蹿下跳得越发不知高低。”
  
  崔承元听她语气,心下松一口气,一边又瞪着眼睛看着她,撒娇似的:“哎呀你吓死我了。”
  
  “瞧你那出息。”崔承宜嗤道,“走吧,咱家新请了一个南边的厨子,一手点心做得极好,今天一早我提前点了几样,特意给你留的。”
  一面说一面回头看:“蓉芳也跟上。”
  
  很快,三人到了崔承宜的院子,坐在内厅炕上说话,崔承宜问起早崔承瑞这次参加秋闱的事。
  崔承元道:“已经上报名,上次哥哥就想下场的,只是被先生压住了。这会儿才说可以一试。”
  
  崔承宜听这番话,心道这便是夫子都认为兄长能行。
  取中名次八九不离十。
  不免脸上露出些笑:“如此极好。”她们都是一门嫡系出身,自然盼着兄弟出息。
  不多时,丫鬟送点心过来,崔承元捻了一块尝,一面朝崔承宜挤挤眼睛,小声咕哝:“盈月怎么见着我就问张家?”
  
  崔承宜眼皮微垂,淡淡开口:“还能为着什么,左不过被她姨娘挑唆的,觉得我们得了天大好处,攀了张府的富贵,她却没捞着的好处。我冷眼瞧着,她这两年心思越发执拗。
  旋即又随手喂崔承元一块金丝红枣椰糕,“尝尝这个。”
  “就没人管她了?难不成日后出门见人她也这样说话?”
  崔承宜道:“她不傻,你倒是个傻的。行了,不提这话。我听说前几日秦梦瑶去找你了?”
  “可不是。”
  崔承宜眉头一皱,“她找你做什么?”
  “说是顺道。”
  崔承宜拧眉:“你以后也多多留心,别看谁都是好的。”
  崔承元嘻嘻一笑,“知道啦。”
  
  这日,二房一家在这边一直留到月上中天房返回,崔承元困得在轿子里睡着了,直到丫鬟来把她小声喊醒,一脸迷迷瞪瞪的。
  
  崔承瑞果然只在家里留了三日,就日程回了书院。
  
  佳节已过,不日张先生亦从江南返回,就恢复了上学。
  
  叶氏有心犹疑,不想放女儿去上学。
  
  瞥了女儿一眼,道:“你忘了先前的事了?还不晓得,陆大人那里有没有抓到人,你再跑出去,母亲不放心。”
  
  崔承元忙道:“又不是出去玩,是苏张先生的府邸,能有什么?母亲你就让我去吧,再说陆大人那么本事,兴许已经办完了案子呢,且上次是桩意外也未可知。”
  
  “少歪缠,这能是开玩笑的事。”
  
  崔承元焦急了:“母亲别啊,母亲您就让我去吧!”
  
  叶氏并不松口,打发丫鬟领姑娘别出去玩,自己转头做事去了。
  
  崔承元泄回了,屋子更是不高兴,使性子,闹脾气。
  心说既这样当初不去不让自己去张府上学,去一日不去一日的,三天两头请假,没哪个人会看得上这样的学生。
  又想,就因为慈恩寺那出,是了,自那日回来,也没再想过问过慈恩寺到底有什么秘密,陆战是不是在查案。
  或许,她应该去打听一下?否则自己每日疑心瞎猜,畏首畏尾,如今连家门都不大能出,这叫什么事。
  赶早问清楚,心里有数是正经。
  
  一想通,崔承元就想出去。
  但是这事只有陆大人清楚,难道要去找他?可是她一个姑娘,怎么去找人,难道直接去巡检司衙门?
  
  崔承绞着帕子,在屋子来回走动,脸色纠结。
  
  “对了!我不能去找陆大人,但可以让陆大人来找我啊!”崔承元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
  
  然后连忙去到案桌旁,铺纸研磨提笔,写了一封手书。
  一共就两行字:“陆大人,慈恩寺,忆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写完后漆封起来。
  想了想,随机把金穗叫进来,附着人耳朵,细细嘱咐她一遍。
  香穗那丫头心思细,可不能让她知道。崔承元想了个幌,故意扬声说:“金穗,我要吃点心,你去福记买些回来!”
  
  如此,就把金穗支使了出去。
  
  金穗性子又直又憨,但办事还算牢靠,避着府里人一溜去了巡检营衙门。
  这地方寻常普通百姓万万不敢靠近,有时候要经过尚且还要绕道走。
  民怕官是骨子里的。
  金穗直眉瞪眼,直挺挺走过去,果不出奇然,在大门口就被两个凶神恶煞的侍卫拦住,甚至还抽了下刀恐吓。
  
  “闲杂人等勿准靠近!”
  
  金穗吓得往后退几小步,她脸上表情害怕,缩着脑袋。
  然后下一秒,金穗飞快从袖口掏出一封信扔过去,闭着眼睛非常严肃大声说:“是是路上有个人,叫我拿来给你们陆大人的信!想是极为重要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随后将信往一个人身上一扔,转身飞快跑了。
  
  ……
  
  一刻钟后,这封信到了陆战手上。
  陆战这两行秀里秀气笔墨,眼睛都没斜一下。
  他当然直到这是谁写的。
  
  神情轻描淡写,眉头一挑:“有意思,这是坐不住了?”
  
  崔承元要知道陆战怎么想她的,不定肺都要气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