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十三章
被常思发现的一幕确实有些不雅,谁能想到那一间密室里竟然是两个人行私下苟合交。如果不是不合时宜当场就能抓来审问,不过因着陆战是暗地调查案子,还不到时机不便声张,常思只能将两人先行打晕。
  
  陆战问:“可是寺中人?”
  
  常思摇摇头:“并非和尚。”
  
  一桩人命案牵扯得似乎越来越深,迷雾重重,远不止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当时将崔承元抗下地下暗道的人分明是个和尚,那配合迷晕崔承元的又是谁?
  陆战皱眉思索,吩咐常思离开后,转头准备去见一聊慈恩寺的住持。
  
  崔承元拐着脚,拖拉着一身邋遢的湿衣裳往自住的厢房那边去。
  她失踪不见了约摸有将近两个时辰,周妈妈和丫鬟肯定都急疯了,不定已经发动人去寻。
  可千万别闹大,崔承元心中祈祷她,还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掉进密室的事。
  她本能觉着陆战会处理这事,说起来,两人分开时陆战并没有对自己多余嘱咐,譬如不许透露密道之事。
  崔承思忖后,还是想不先对人声张,保不齐她身后有鬼,策划着阴谋。
  
  正胡思乱想,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熟悉声音。
  香穗那丫头人未到声先至,尖声哭叫:“姑娘!你去哪儿了?我和周妈妈都找疯了,再找不到您,都要回去通知老爷太太去了,姑娘!”
  
  崔承元忙应,“我没事,快别着急了。”
  
  香穗小跑过来的,见崔承元全身湿透,头发散乱,惊得睁大双目,道:“姑娘怎么弄成这样,快些回屋子,换上干净衣裳,别着凉生病了才好!”
  
  香穗一边急赤赤说一边去扶着崔承元,很快发现她走路不利索,都是要哭了:“怎么腿也受伤了,我的姑娘,您这是哪里弄成这样?”
  
  崔承元哎哟哎哟叫唤,喘了口气说:“你先别问了,我难受死了,浑身都疼。”
  她这样一说,唬得香穗顾不上其他,赶紧搀着人回去。
  
  人找了回来,另一个留守的丫头赶紧去叫烧热,又去把周妈妈找回来。
  周妈妈飞奔而来,打眼看着自家姑娘这副模样,魂吓飞一半,口里一时喊着叫着小冤家,一面盯着让香穗让她伺候崔承元泡热水澡,吩咐外头小沙弥去请大夫。
  
  等洗过澡出来,一时姜汤水也煮好了,连忙端过来,看着崔承元一口一口喝下才放下出一口气。
  
  崔承元不爱生姜味,眉头紧紧蹙着,鼻子哼了哼。
  勉强闭眼喝完,放下碗,才开口:“周妈妈不用担心,哪里就至于是这样了。”
  
  “我的姑娘!您也不看看现下什么时节来,都已入了秋,女儿家的身子哪经得住冷水糟蹋。回头回了二太太,看太太不说说你一顿。”
  
  “周妈妈,大夫来了……”
  
  香穗的出声也打断了周妈妈的话,周妈妈怕也顾不上问崔承元太多,眼下紧要是让大夫看看脚踝扭伤的位置。
  
  大夫看了一会儿,摸了摸踝骨,说是轻微脱臼,帮她正过,留下药膏,写了一张方子,让崔承元好好养着,道事情不大,过几日自然就好了。
  
  香穗一旁给崔承元手掌胳膊肘上擦伤的地上药。
  周妈妈将外人送出去,留一个小丫头在外头守着,关上门。
  才关焦急又切问崔承元到底遇见什么事,这两个时辰不见是去了哪里,身上这些伤怎么弄的。
  崔承元擎着自己的心思,不好向周妈妈一一解释清楚,含糊说:“周妈妈不知,原来这慈恩寺好大地方,远不止这点院落。我是走迷了,到了一片园子似的地方也说不上来,后来还掉进水里崴了脚,好在是个浅塘,手上这些擦伤都是时候弄的,是我自己迷糊不张事。”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幸而是没事,您要真出了点什么好歹,让我怎么跟老爷太太交代!”周妈妈合掌朝天拜了拜,只觉想一想心里都怕的厉害,继而又道,“也甭继续待了,今儿天晚了回不去,赶明儿天一亮就收拾东西出发,否则我心里不安生。”
  
  崔承元也无意于继续留在这里,经受一遭事早没了玩乐心思,只是自己到底是答应秦梦瑶来陪她的,这住一晚上就走似乎有些不妥当
  她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周妈妈便道:“事有轻重缓急,姑娘今天落水受了凉,很该回去养一阵,秦姑娘看着是懂事识大体的人,想必不会计较。
  秦小姐下昼那会儿听说症状又起来了些,不能见风,现下在屋子休息。姑娘没回来那会,秦姑娘担心,让身边丫鬟婆子跟着一起找。好在没事,方才已经让金穗丫头过去报了姑娘安好。”
  
  崔承元就问:“那梦瑶还好吧?”
  
  周妈妈回:“应当是无事,这会儿想毕吃了药已经睡下了。”
  
  “那便好。”
  
  说了会儿,外头金穗敲门,送了晚膳过来,服侍崔承元吃了。收拾干净屋子,一齐出去,让主子休息。
  
  方才不觉得,人一走,屋里静下来,崔承元就精神就疲乏起来,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梦中并不如何安稳,做了一夜的梦。
  
  翌日一早,崔承元还未起来,周妈妈就带着两个丫头,手指衣物,打点车马,然后周妈妈亲自去秦梦瑶那里高明原委。
  秦梦瑶去果然一点不计较,反而说:“原是我央求你家姑娘来陪我,倒是害得她落水伤身,既歉疚也是该我歉疚。你去还。回她,再说这样生分的话了,我这儿好好的,让她回去再看看大夫才是。”
  周妈妈一一应下,待复躬了一礼才退下。
  
  崔承元辰时起身,梳洗穿戴整齐,用过早饭,就坐上马车出发。
  
  到了家,崔承元先也顾不上别的,急急去见了叶氏|,将自己掉进慈恩寺地下暗室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我只记得自己就是被一阵吹来的风迷住了,身子一软就失去了意识。直至后来,在暗室遇见陆大人才得救。若不是遇着他,还不知回不回得来呢。”
  说到底崔承只是个小姑娘,没经受过事怎么能不怕?这会儿在叶氏面前才完全露出形迹。
  
  叶氏听得胆战心惊,背后一身冷汗。
  这哪里是不小心掉进地下暗室,这怕是有要害她女儿!
  至于陆大人……
  叶氏到底比小姑娘知道得多,陆战是什么人,巡检营的营掌司,除了管着京中治安和水火,但凡有个秘案哪里没有他们的影子。
  陆战能那么巧的在慈恩寺,很大可能就是在办案。
  自己女儿怕是倒霉沾惹上去了。
  叶氏心里迅速分析一番,又再问:“他将你救出来后可有说过什么?”
  崔承元摇摇头,“那倒不曾,女儿也奇怪。”
  叶氏思忖半晌,道:“他怕自有他的到底。别看陆战年少,却已当了巡检营掌司三年有余,办过多少案子,心思深沉不是普通人能比。你不过一个小姑娘,哪值得侧目。料想他是觉得不说更好,说了怕引起你害怕反坏事。当然,也有可能,是没把你个小丫头放在眼里。”
  
  崔承听着前面还好,听到后面就忍不挺着胸脯住辩驳,“怎么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怎么就小丫头,我不是明年及笄?”
  
  叶氏忍不住拍她一下,说:“淘气鬼,都什么时候了,还撒癔症?这段日子你哪都不许去,好好在家里呆着,怎么着也得等陆大人将这事办完。”
  
  “知道了。”崔承元长长应了一声。
  
  “说起来,算上这回,小陆大人救了你两回,可是天大的恩情,若找着机会,真该好好拜谢。元儿,你可要心存感激,若不是小陆大人年岁不算大,不然,按着古礼旧俗,娘合该去求个情面,让你认他来当干爹。小陆大人气正火足,又在衙门当差,八字怕也是凌然强硬诸邪不侵神鬼不惧,这样的人,十分能庇佑亲近之人。”
  
  崔承双眼愣愣,一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