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十二章
事实并没有那么严重,陆战见过各类伤口,上手一摸就能大概。
  不过是故意说这么一句。
  
  崔承元脸上茫然了一下下,而后吸了一口日,撤了一下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什什么。脱臼了,陆大人不带我走啊?您,您不是来救我的么,现下好像也不是很痛了。”崔承元指了指自己的踝关节。
  真被唬住了。
  好像是怕陆战真的会无情把自己扔下,崔承元一边说,一边扶着石墙柱子单脚蹦跶跳起来,极力证明:“看,没事儿!它也不是很严重。”
  
  陆战轻轻从鼻中哼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嗤笑。露出果然不想管她的样子,崔承元赶紧蹦着跟了上去。
  虽然陆大人冷淡冷酷不好说话,但另一方面,不得不说,有陆战在这里,崔承元心中没那么害怕了,神经松弛不少。毕竟这可是巡营营的陆掌司啊!
  公家人!
  
  这会儿,心思回来,就有功夫说话。
  
  因为单脚往前跳,不免上下喘气,说话就有些费劲,话音断断续续。
  
  “陆、陆大人…咱往那边去啊?方才,陆大人还没过来的时候,我仿佛听见那边有声音……”
  
  陆战人像没听见,头都没回一下,径直往前走。
  走着走着,崔承元单脚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她停下稍微歇了一歇,鼓着脸颊,憋屈得不行。
  心里呜咽呜咽骂臭男人,巡检营不是救人办案的衙门嘛,怎么能这么无情,长的好看了不起吗,长的好看就可以得意,就不管她们这些受了伤害的可怜的受害人了吗?!
  崔承元扒着石柱子,手指硬抠在上面发泄。
  陆大人听不见人的腹诽,区区几秒钟,等崔承元再一抬头,他已经没影儿了。
  
  “陆大人!您等等我啊……”
  心里着急,还要下意识压小声音,怕被人听见。
  
  崔承元顾不上其他,继续奋力往前蹦。
  
  ……
  
  两人沿着一条道走入了另一间密室。
  
  崔承元好歹跟上,为保稳妥,顾不上其他慢吞吞扯上了陆战的一条胳膊,略微紧张地看着对方,似乎是生怕自己被冷心冷肺不讲情面的陆大人给甩出去。
  
  好歹,对方记得自己的本职工作,没真不给活路,只做不见。
  
  一心只是在观察这间密室。
  
  从方才一路走来,一件一件的密室,很显然,这里是一个地下宫殿。
  计算器各处墙壁上安了许多油灯,但这种暗淡的环境,不同寻常的闷感,都显示不是在地面上。
  
  “陆大人,这里到底是哪?”
  
  陆战轻嗤,不答反问,“我倒想问一下,你怎么来的这里?”
  
  崔承元“啊”了一声,表情蠢蠢的:“我,我原先我在逛园子来着,那会儿忽然吹了一阵风,我好像被迷住了,后面就不知道了。”
  
  陆战停下来,拿着佩刀的手,抱了抱臂冷眼看她。
  
  崔承元一个灵醒,两只手按着两边脸颊,张圆了嘴巴,半晌,一下子飞快说:“难道还在慈恩寺?”
  
  陆战懒得跟她多说话,又继续往前走,崔承元看见对方从腰间摸出一块羊皮质地的纸卷和一根炭笔,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
  
  崔承元别开脑袋,往旁边张望,特地此地无银般大声解释一句,“陆大人我可什么都没看!”
  
  陆大人收起笔纸,用一种看蠢物的眼神看了崔承元一眼。
  
  崔承元瞪着眼睛,心说着陆大人什么眼神,自己是被他羞辱了吗。
  
  忽然,只听一阵咻的声,眨眼飞进来进来一个人。
  崔承元吓得瞬间炸毛,躲在陆战身后。
  下一瞬,却听骂人朝陆战合手一躬,叫了一声:“陆大人。”
  陆战淡淡问一句:“有发现?”
  常思点了下头。
  但两人没继续往下说。
  崔承元提到嗓子眼儿的一口气重重回落。
  她已经忘了自己落汤鸡般全身湿漉漉的狼狈模样。
  常思却不敢逾矩,眼神端端正正,半点不看,侧着身道:“崔小姐。”
  
  崔承元眼睛溜溜往对方身上跑,惊讶:“你认识我?”
  
  常思还没回话,就听陆战开了口:“走了。”
  
  常思立马道:“是!”
  
  崔承元正准备继续蹦着走,没想到陆战一回身略一弯,将她一揽腰,另一只手从她腿弯穿过,一下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面色平常,大步往前走。
  
  崔承元紧绷了身体,眼睛瞪成了猫瞳,侵润黑亮,有点想骂人不要脸登徒子,但瞅一眼陆战俊美到有些邪肆的脸,又别别扭扭骂不出来了。
  算了算了,大家小姐还是得矜持有礼。
  
  过了会儿,却听陆战说了一句:“你那样蹦,真以为自己能跟上?”就差没明说你就是个拖累这话了。
  
  崔承元:“……”生气!
  
  才升起来的一丁点娇怯心思瞬间没了。
  
  几乎想冲陆战大喊,不是您冷漠无情不愿意搭把手吗,还准备就把我扔那儿,当我愿意蹦着走路啊,我难道不累吗!
  
  崔承元气得翻白眼。
  
  因为受了气,所以狠狠把头歪向另一边。
  
  而另一边,正是稍微落后一步常思。
  
  常思把自己当隐形人。
  
  崔承元看着对方,忽然,觉得他有点眼熟。
  在哪里见过。
  于是越发盯着对方脸看。
  狐疑之色渐浓。
  
  习武之人五感敏锐,更别说崔承元崔承元这样不加掩饰直喇喇的视线。
  常思你让他去一打三没问题,被一个姑娘这样看,衣服下面背部寒毛都倒竖!
  渐渐地,后耳根和脖子红了一片。
  
  崔承元尤不自觉,完全没注意。
  
  陆战瞥了一眼,大概是感受到了下属的窘态,伸手一抓,按住崔承元脑袋,一下掰了过来。
  
  “莫要乱动。”
  
  崔承元却大声道:“我想起来了,他是那个杀了我的马的人!”
  
  常思:“…………”
  
  陆战半掀眼皮,“再吵,真将你扔下了。”
  
  崔承元指着常思,试图继续揭穿:“他他他……”
  
  陆战冷视线淡淡转过去,满是威胁,嗓音低沉:“嗯?”
  崔承元瞬间闭嘴,缩成一团。
  
  默默走到后面的常思心说,这位崔小姐面上看着乖乖巧巧,性子却十分活泼,居然不怕他们大人。
  
  又过了大学一刻钟,崔承元估计是觉得太安静了,又开始说话:
  “我方才真的听见有人说话的,怎么现在一个影儿都没见着。”
  
  常思自然没说,他家陆大人早让他先过去解决了一遍,一男一女已经被自己打晕扔去暗处。
  但大人不开口,常思规规矩矩当个没有思想的木头。
  
  好在崔承元本来也不是问常思,不然又要被气死。
  
  陆战眼里,崔承元就是自己顺手救的一个无关紧要之人,还是个想巴上自己的女人,哪那么多废话说,所以继续冷着。
  崔承元心中不虞,又愤恨一年前自己怎么回被陆战这副皮囊美色迷眼,继而又告诫自己如今长了年岁,可再不许那样肤浅!
  
  有陆战带着,这地底暗室再不算的什么,不多时,他按动一处机关,方位一表,霎时出现一条通道,三人很快出去。
  
  拨云见日。
  
  崔承元眼睛眯了一会儿,慢慢适应光线。
  
  随后,她在陆战怀里动了动,道:“快放我下来,有人看见可不好。”
  
  陆战脸上露出一种轻慢的反讽:“你倒知规矩。”
  
  他那神态语气分明表露出一个意思,一年前还没长大时,就主动让父上门求嫁,求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能嫁入陆家不是正合你意?
  
  崔承元脸色臊得赤红赤白!心想陆战果然记得去年那事,他说这样的话,是瞧不起自己!
  
  “臭男人!”崔承元用力往陆战身上推了一把,然后转身,一瘸一拐地蹦跶着跑了。
  
  ……
  
  常思在一旁感觉自己分外多余,有种想变成路边一把不起眼野草的冲动。
  
  常思:“大人……”
  
  陆战挑起半边眉头,浑然没在意刚才那点事。
  
  他道:“崔承元怎么进去的你去查查。另,刘府那里继续旁人轮番严密监控。慈恩寺里暗藏天地,不简单。”
  
  “是大人”
  
  “好了,说说你在地下暗室处理的情况。”
  
  常思稍微一顿,然后赶紧把自己先前所见说予陆战听。
  因为当时进去密道后,两人是分了两条路走的。
  陆战听了常思的话后,脸上神情若有所思,渐渐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