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十章
崔承元在张府学了琴,自觉小有所成,这日天气好来了兴致,就让人在花厅里焚香摆琴,说要弹上一首。
  叶氏,张娘姨奶奶,并一个崔蓉芳,都给她当听众。
  崔承元势头起得大,实则也就会一支曲子,且还学了好大半月。
  噔一下捻了琴弦就开始,手指按着拨着掐着,一来一回,一挑一动,叮咚似的音律流出,时快时慢,顺顺畅畅弹将一首。
  
  琴音落,张姨奶□□一个夸赞,“极好听得,姑娘再聪明没有了,几日就学会了曲子,弹得可真好。”
  
  崔承元听了心里不免暗暗得意,嘴上却谦虚,“这不算什么,比我弹得好的多了去。”
  
  叶氏好笑,“从前府里给你们请了女先生你不愿意学,现下又喜欢了,当真是一天一个样。”
  
  崔承元道:“我多早晚说喜欢了,不过是学里大家都学,我不学别人只当我蠢笨学不会,笑话我呢。”
  
  几个人正说着话,丫鬟忽然来传话:“外头来了一位马车,说是左都督府家的小姐,找咱们大姑娘。”
  
  叶氏手一顿,“找元儿?元儿你认识。”
  
  崔承元眼睛一弯,便道:“定是梦瑶,快请进来。”
  
  丫鬟福了福身出去。
  
  崔承元这才对叶氏解释说:“是张府里一起上课的学生,姓秦,性子极好的。”
  
  叶氏道:“难为我们家这样了,还有人愿意同你来往,想来是不差。”
  
  崔承元:“母亲你等会儿见着就知道了。”
  
  既来了客,几人就先去了前厅,张姨娘就没再出去,待客不是她一个妾的事。
  
  秦梦瑶身边只跟了两个丫头,见到叶氏先行了一礼。
  叶氏见她长相白净秀气,十分腼腆,眼角有几分娇痴情态。
  一面让丫鬟上上茶水点心,笑眯眯陪着说了会儿话,问秦梦瑶几岁了,家中几个兄弟姊妹之类的家常话。
  秦梦瑶都一一答了。
  约摸吃了一盏茶,叶氏起身说:“你们几个玩着,都别拘束,想吃什么喝什么都只管打发丫鬟去弄就是,我那头还有些事,就先过去了。”
  
  叶氏走了,秦梦瑶放开了些。
  
  崔承元道:“怎么突然过来?也没打发个人来说一声,我们家倒招待不周。”
  
  秦梦瑶抿着唇呐笑:“你别怪我唐突就好,我过来是有个事要求你。”
  
  崔承元眨眨眼,香腮带笑,“你既然能说楚这话,就说明拿我当个朋友,是什么事儿?只怕我本事小,若能做得到断然不推迟。”
  
  秦梦瑶便缓缓道来:“不是什么大事。原是我的一点老毛病,一到这季节身体就不大好,泛热症,寻常总不好治。慈恩寺环境好,上面有一口清泉也极好,和着煎药吃效果最好,以往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去住上三五日静养。”
  
  崔承元一听,先是说:“怎么这会儿犯热症?要紧不要,有没有好好看大夫?”
  
  秦梦瑶腼腆说:“怎么没看,我这热与寻常热症不同,专发在秋天换季的时候,年年闹一回,不知添了多少麻烦,一家人愁也愁死了。”
  
  打锣听声说话听音,崔承元明白了秦梦瑶的意思,“你想叫我陪你去?”
  秦梦瑶小声道:“你愿意么,今年母亲忙得走不开,只使嬷嬷丫鬟陪我去,怪闷的,才想着央你一同。”
  
  崔承元倒有空闲,因是张先生下江南去她母族去了,又连着中秋节将至,就给她们学里放了假。
  她在家里也无甚事,只是还是有顾虑,遂迟疑道:“想来你家因这事历年已有了章程,我一个外人,这么猛地一同过去,行么?”这是怕有忌讳的意思。
  
  秦梦瑶便笑说:“多大的事?不过是去休养几天,那里是给我单置了舍院的,身上好就回来。我已经同母亲说过,母亲也道能有个人陪我再好不过,原就说我没个交心的朋友,幸而去张府上学咱两合得来,才有了个说话的人。”
  崔承元心下已经松动,便说:“好了好了,待我晚上跟母亲回这事,几时出发?我也不能久住陪你,中秋节前怕要回。”
  秦梦瑶欢喜起来,一面说:“定不会留你那么久,我也不是那不知礼的人。明日早上出发,我过来接你。”
  崔承元点点头。
  两人说定,秦梦瑶去前院辞了叶夫人就回去了。
  
  崔承元转头同叶氏说这事,叶氏忖了半晌,道:“既答应了,你就过去住两日,虽是寺庙,平素香火客人多,你警醒着别到处乱走,我让周妈妈跟你去,两个丫鬟都带上。到了时候再让人去接你。”
  
  崔承元只管高兴,回了屋子就让丫鬟给她收拾衣裳,带上要带的东西。叶氏那边又嘱咐了周妈妈一通。
  
  第二天,秦府的马车一早过来,崔承元略略用过饭,就起身出门,让周妈妈和丫鬟坐自家马车,自己去前头和秦梦瑶坐去。
  
  慈恩寺香火旺盛,称得上京畿第一寺庙,各家的夫人女眷大多拜的这家,名气甚广。
  崔承元跟着叶氏去过好几回,去年也是在那里被陆战救了一命。
  
  到了山脚,众人下车,走过一段长长的青石台阶,才到了地方。
  秦梦瑶带的下人有五六个,加上崔承元几个,一行亦是十几人。
  
  秦家果然和慈恩寺甚熟,一来,就有人引着秦梦瑶进去,七歪八拐,去了后面一处幽静宽敞的院子。
  
  两人的下人各自去安放东西,收拾房屋。
  
  整治完毕,不过歇了一会儿子,外头下人就通报济怀师傅来了。
  来人是个穿青灰袍的和尚,进来对着两人施了一礼,方才坐下替秦梦瑶把脉。
  
  崔承元看秦梦瑶一干人的神色就知就是认识的。
  约摸一刻钟,那师傅起身,至桌案边提笔增增减减写下一方子,随后开口令丫鬟依此抓药打来泉水熬开即可,说完就走了。
  
  秦梦瑶自打发人照那和尚说的做。回头才对崔承元说:“你别看这和尚不起眼,医术却是不赖,每秋都是他看的病开的药方,几日功夫就好了。”
  崔承元诧异,“以前也没听说慈恩寺有这么厉害的大夫,想是我孤陋寡闻了。”
  秦梦瑶说:“因他不以这个显名,只老老实实念经当和尚,并无几人知道,我不过生了病,家里求神告佛去治,得了外人一则消息,这才悄悄来了。”
  崔承元娇嗔一笑:“了不得,这还是位隐士高人。”
  
  慈恩寺占地广阔,崔承元从前跟叶氏一道来拜佛都是在前大殿,晌午歇脚也有香客的厢房。
  这后头连着的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院子,园子都没来过。
  等药熬药,丫鬟端来服侍秦梦瑶过,又歇了会儿,有个七八岁的小沙弥来传话,说斋饭准备好了,请两位施主去用。
  
  崔承元挽着秦梦瑶的手,道:“走吧,我有些时候没用过这里的斋饭了,想这里的玫烙酥得紧。”
  秦梦瑶细声纳罕:“原来你喜欢吃那个。”
  崔承元笑嘻嘻,“你别笑话,我自来是爱吃甜食。”
  
  虽都是来寺庙上香拜佛,但香客也有区别。钱权身份门庭地位,到哪里也脱不开这些,即使是佛门。
  普通人未必能吃的上这里的一桌上等斋饭,她们这些官宦贵族的小姐轻易就能置上。
  
  用饭的地方在玉竹堂,前面种了一片竹林。清风徐来,些微沙沙竹叶浮动之声漂至耳旁,寥添趣味,凉意浸面,十分清爽快活。
  斋饭热乎乎由小沙弥端上来。
  木蒸屉放着四样点心,其中就有方才崔承元说过的玫烙酥。
  秦梦瑶因要开始吃药,忌嘴的东西多,饮食上清淡为主,她陪着慢慢用来些微就放下筷箸,用清茶漱过口,说:“待会儿可以逛逛这竹园。”
  崔承元道:“梦瑶这么有雅兴,我自是要相陪。”
  其实她觉着竹子哪有花儿好看。
  秦梦瑶去脸颊微红,说:“我是想带你去看看那□□泉,倒来打趣我。”
  
  饭毕,两人就在竹园逛起来,赏了竹也见了泉水。
  崔承元看不出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秦梦瑶已经吃上了药,第二日,那个医者和尚来替她施针。
  一套完,崔承元问有没有感觉好些,秦梦瑶说效奇佳,身上松快不少。
  第三日,秦梦瑶被请过去继续治疗,崔承元因无事可做,就带着四处走走。
  起先是小沙弥引路介绍,正走到个地方,小沙弥被人叫走,崔承元并不介意,跟着丫鬟自己玩。
  走着走着,忽然刮起了一阵细风,飘过来一阵沙雾迷了眼睛。崔承元觉得一阵困意袭来,身体一软,下一秒人就失去意识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