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美人 > 第三章
张姨奶奶离了二太太那里,去了一趟二姑娘屋子。
  崔蓉芳正在做针线,外头有窸窣动静,一会儿丫头打起软帘,崔蓉芳一瞧是张姨奶奶进来,便放下东西站起来,软声道:“姨娘怎么过来了?”
  二姑娘身上穿一件半旧的素面圆领鹅黄色衣裳,只在袖口有几多海棠花,下身配一件白色百褶裙。
  尖尖脸蛋,杏色眼睛,举止文静。
  
  对着自己生的姑娘,张姨娘笑容真实许多,“来看看姑娘收拾得怎么样了,怎么又在做针线,晚上光线不好,仔细伤了眼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崔蓉芳笑了笑,只道:“没动两针,左不过打发打发时间。姨娘从太太那里来?”
  张姨奶奶点点头,只道:“太太让人明天去那边收拾院子,家具物什也要慢慢搬过去,后日就要离府。方才太太那里又裁度了几个人出去,想是以后日子要艰难许多。太太心疼大姑娘不减她身边伺候的人,你这也就不好减了。哎这真是……原本好生生的公侯小姐,遭了这些变故,若是连个伺候丫鬟都没了,还怎么出门。”
  崔蓉芳抿了抿唇,“姨娘宽些心吧,左右不独我一个如此,元姐儿也这样,我没什么委屈的。”
  
  张姨奶奶吃了一盏茶,把崔蓉芳身边两个丫头叫过来仔细问过,七条八项的,譬如二姑娘的钗头首饰衣裳鞋袜可都整理妥当?各样玩器书本摆件儿可都装点拢箱?
  回头可别寻什么搬家忙乱的借口,来回说这样儿也丢了那样儿也落了。倘或真耍这样的花招子,到时撵出去卖了也别哭。
  丫鬟自然唯诺应声。
  张姨奶奶敲打了丫头,又对二姑娘说:“姑娘也别太好性,殊不知有时你只让人一分那些人便越发起来,得寸进尺。”
  崔蓉芳点点头,说知道了。
  又过了须臾,丫鬟出去后,崔蓉芳小声说:“听我门外丫头说,昨日襄南侯府的人来过了?”
  张姨奶奶眼睛即可向窗户门缝瞟了瞟,才叹气:“估摸着大公子那桩亲事是不成了,那些人哪个不是势利眼,打量我们家爵位丢了,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了。”
  
  崔蓉芳听后低下头不说话,张姨奶奶心下一忖,心知姑娘大了知事了。便只说:“回头屋子搬了定下来,琐事都了了,我去太太身边伺候,也细问问。”她没说问什么,二姑娘却已然明白。
  
  各屋各人自有心事,天黑幕下,各自歇下,一夜无梦。
  
  翌日一早,众人吃罢早饭,叶氏取了一吊钱,吩咐周妈妈外头使几个利索小子去把宅子收拾干净,周妈妈应下自去不提。
  
  这头,从自己院子开始,家具物件一样样先搬到院子来,又使了老爷身边的六贵去外头找些拉活的来,等会儿这些东西就要一车车的先运走。
  
  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叶氏不忘嘱咐张姨奶奶一句,“叫个婆子去把二姑娘那边院子门从外头锁上,今天怕要忙得不错眼,仔细有不长眼的冲撞了。”
  
  张姨奶奶连忙去了。
  
  午间用完了饭,周妈妈来回说宅子收拾妥当,叶氏一挥手,让人开始搬东西装车,拉行李的板车五六辆,来来回回跑了十来趟,待弄完已经是傍晚。
  
  二太太累得够呛,回屋先灌了一碗茶,又调度了一些琐事。
  大房也是忙将一天,叶氏想着老爷那一院子的女人,忙询问是怎么处理的,都这时候她不信会继续养着,大老爷可别还当自己是个侯爷爵爷的。
  周妈妈回说:“除了正经有名分的小杨姨奶奶和孙姨奶奶外,其余一干十来个莺莺燕燕一起子全提脚卖了。”
  叶氏诧异得一愣,“大太太还有这样的果决时候?她不是最怕得罪大老爷的?”
  周妈妈悄声说:“听说是宜大姑娘的主意,一步不肯让的。且大老爷如今哪敢有意见,倒也要张狂得起来才行。”
  这话叶氏认同,“承宜是个好的。大房那些事一团乱麻,早该收拾,趁这个功夫整治整治也像样。”
  
  歇了一会儿功夫,叶氏起身去了老太太院子,各样事回了话。
  伺候着看老太太用毕饭,大太太,二太太才带着人各自回了屋。
  第二日一早,二老爷二太太一同来辞老太太,磕完头就走了。
  
  因宅子是个三进三出的格局,最里头一进就留给两个姑娘住,第二进就是老爷太太并一个姨娘住,三进的暂时空着,算作崔承瑞的,等他娶了妻正好住开。
  然住惯了偌大的侯府,乍一搬来这里,少不得不习惯。
  
  才搬了家,什么都乱,叶氏领着张姨奶奶一连整治了好几日,这院子才稍微有些模样。
  
  瞅着终于空闲下来,叶氏就准备使人套车,去把崔承元接回来,没想她这还没去,叶家那边她侄儿先匆匆来了。
  
  叶氏略微诧异:“礼哥儿怎么来了?”
  叶礼半顿了顿,才回道:“姑姑……元妹妹那里,出了些事。”
  
  叶氏手一抖,显些没拿住茶盏,脸色骤然变,“元儿怎么了?!”
  
  叶礼见姑母吓着,连忙补充一句,“现下已无事,姑姑快些莫急。”
  
  随之才把事情一一道来。
  
  原来先前叶家接到成国公府的帖子,叶家大舅母就带着府里三位姑娘并崔承元赴宴。
  后来的事是叶家大舅母回来说的,说是起先还好好的,成国公府开了宴,吃了一遭席,姑娘们就一去往园子去了。不知道怎么起来的,崔承元和刘府的小姐刘如兰,袁府的姑娘袁露拌嘴吵了起来,后来被其他小姐劝和着才罢休。
  没多久,崔承元说肚子不舒服自离开了一会儿,回来后还跟大家一处玩。
  熟料,几刻钟后,花园里突然闹了起来,传过一声尖叫。
  
  失仪尖声叫唤的是个丫鬟。
  
  成国公府人众人赶去一看,却原来是死了人!
  有人掉进湖里淹死了。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和崔承元起口角的刘家小姐,刘如兰。
  出了命案可了不得,那刘如兰身边的丫鬟大哭,忽然一下子抬头,眼睛盯着崔承元,手指着她尖声说道:“是她!是她将我家小姐推进湖里的!”
  
  成国公府担不起责任,毕竟出了人命,当即使人去报了案。
  
  怪的是,之后来官差的竟然不是顺天府的人,而是邢狱司的人。
  成国公府老爷眼皮子狠狠跳了跳,邢狱司十几个侍卫,很快将园子出入口封住,一个人一个人盘问。
  
  因有丫头指是崔承元杀的人,那时,邢狱司右掌侍卫尧盯着指认者,道:“你说杀人者是谁?亲眼见着了?证据为何?”
  
  小丫鬟方才还哭着喊着咬定是崔承元,现在看着这些佩刀的侍卫,一下子抖承筛糠模样,声音颤抖,“奴、奴婢并没,没亲眼所见,可是,我家小姐实是在与崔小姐吵架后落水的,不是她还能有谁……”
  
  卫尧淡淡瞥了眼前眼前一众噤若寒蝉的千金小姐们,开口:“谁是崔小姐?”
  
  却正这话落下,崔承元忽然感觉后背一道大大的力气将她狠狠一推,毫无防备之下瞬间重重跌了出去,摔在地上。
  
  可巧,她身上的一个物件儿随这一同飞了出来。
  
  “啪啦”一下,掉在地上。
  
  崔承元疼得嘶一声闷哼,随即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身后的人,一边忍着手疼,伸手去捡掉下来的东西。
  
  正那时,只见一只骨节分明的男人手亦伸出,从容不迫,截了她的道,先一步拾起东西。
  
  是块玉牌子。
  
  卫尧随意一瞥。
  
  下一秒,眼神倏然变幻。
  
  只见这玉牌,一面刻着一个“陆”字,另一面刻着“京营”二字。
  
  卫尧凝神稍愣,眼底闪过一丝若有所思,这东西分明是巡检营营掌司陆战之物。
  但陆战的东西怎么会在一个姑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