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驸马房遗爱 > 第98章 蚊香

第98章 蚊香

农户们,是最务实的人。
  
  他们没有读书人那么多讲究,看见房遗爱穿T恤短裤,觉得它干活方便,立马就从善如流,家里改了件,换上了。
  
  如今房遗爱在庄上闲逛,总能见到穿T恤短裤的村民,置身其中,仿佛回到了现代一般。
  
  要不是发髻、言谈举止这些,他真以为又穿回去了呢。
  
  一路上,见了庄上百姓,他们和房遗爱热情地打招呼,对他发自内心地尊重。
  
  “少爷,马上要下雨了,你还不回去?”
  
  路旁大树下,是几位纳凉的,数已过了古稀之年的老人,他们身体身子弱,受不了冰的寒气,在树荫下吹吹风正好,此时也准备收拾东西回去。
  
  “多谢老爷子,我这就回。”
  
  房遗爱笑着回应道,见老人要起身,连忙过去搀起他。
  
  天气闷热,不用老人们提醒,房遗爱没走两步,就乖乖地返回去了,还是有冰的屋子凉快。
  
  “别动!”
  
  巧儿适时送来一杯冰饮,房遗爱一声吼,她整个人一下僵住了。
  
  接着……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屋里忽然安静下来。
  
  巧儿俏脸羞得通红,长孙冲、程处默四个,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
  
  巧儿穿的是唐朝襦裙,虽然没有酥胸半漏,但颈下露出白色肌肤,房遗爱便是拍在了这里,对于保守的古代女子来说,已经是十分亲密的举动了。
  
  “有蚊子。”
  
  注意到屋内气氛不对,房遗爱解释一句,说完抬手展示一下,以证清白。
  
  他手心一团血迹,还有拍扁的蚊子尸体。
  
  “你狡辩个什么,是不知道谁啊,反正巧儿和你迟早……嘿嘿!”程处默阴阳怪气地笑着。
  
  巧儿红着脸跑了。
  
  “嘿你个头啊,我真是打蚊子。”
  
  “大家都是男人,你装什么嘛……”程处亮反驳一句,众人都跟着笑起来。
  
  程处默一边挠着大腿根,一边说:“你怎么不帮我拍一下。”
  
  穿短裤的确凉快了,但是露在外面的肉也多了,给了蚊子下口的空间,他已经被叮了很多包了。
  
  看看程处默的屁股,房遗爱一想到要手要拍上去,不禁打了个寒颤,恶心到了。
  
  房遗爱转移话题,“下雨天就是蚊子多。”
  
  “房二,你主意多,有何办法灭了这可恶的蚊子。”长孙冲也被叮的苦不堪言,问房遗爱。
  
  闻言,房遗爱咧嘴一笑,说:“咱俩想一块了,我正想说呢,得弄个蚊香出来。”
  
  “师父何为蚊香?”
  
  李泰对这些发明创造,极大地充满了兴趣,听了房遗爱的这话,他双眼都亮了,迫不及待地问。
  
  “寺庙不用烧香吗?”房遗爱问。
  
  他对历史一知半解的,这种细节,他哪会知道啊。
  
  “有呀。”
  
  李泰回答,接着提出新的疑问,“但庙里的香,没驱蚊的作用,我有与母后去上香,对此有所了解。”
  
  烧香,从汉朝便开始出现了。
  
  但,真正的蚊香,要在宋朝时才会出现。
  
  想来也是,不然他们几个娇生惯养的,怎么能受蚊虫叮咬之苦。
  
  “蚊香自然是能驱蚊的香,艾草有驱虫的作用,以艾草制的香便可驱蚊。”房遗爱给他妈讲解道。
  
  “行呀,等雨停了,咱就去采艾草制香。”李泰一听来了兴致,要不是外面下着雨,他此刻就去采艾了。
  
  长孙冲三人,也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实在是蚊子叮不厌其烦。
  
  啪!
  
  程处亮又拍着一只蚊子,他是招蚊体质,身上包比别人多,骂娘道:“太好了,娘的这蚊子太烦了。”
  
  ……
  
  令他们失望的是,这场雨,整整下了两天。
  
  到第三日才放晴了,他们晾了一晌午,下午便踩着泥泞山路,上山去了。
  
  一段时间过去,巧儿也已经缓过来了,只要别有人提那件事,她就能面色如常的,待在房遗爱身边。
  
  他们也没往深处去,只是附近的小山上。
  
  今天这儿格外地热闹,因为还未上学的孩子们,也跟着一起跑来了,他们跟房遗爱熟了,在他面前不会拘谨,整座山叽叽喳喳的。
  
  “少爷少爷,您看这是艾草吗?”
  
  巧儿愈发爱粘着房遗爱了,指着脚边一株艾草问,找他辨认。
  
  等他点头之后,她蹲下割下来。
  
  整座山上,就属他们二人最闲了,不像是劳作像是游玩的。
  
  二人在山上闲逛,悠哉悠哉的,脚边有了才会割一株,别人都割了一捆了,他们二人才一捧。
  
  就连李泰也在干活,没办法,谁让他辈分低呢。
  
  程处亮看了看房遗爱,没说话,埋头割艾草,将力气用在这上面,再不想受蚊虫叮咬之苦了。
  
  回到庄上,
  
  房府小厮、李泰的护卫,一人扛着一捆艾草。
  
  他们一行人,鞋上、裤脚都是泥,不少人的脸上也是。
  
  艾草也不是能直接制香的,湿的艾草也点不着,需要将其晒干,研磨成艾草粉,才能制成蚊香。
  
  之后几天,老天很给面子,接连几个大晴天。
  
  很快。
  
  艾草也彻底晒干了,房遗爱召集庄上的小孩。
  
  采艾那一天,他答应了孩子们,制造蚊香的时候,叫他们一起的。
  
  此事,他不打算对农户保留,有人愿意学,尽管学着做便是。
  
  先研磨成粉,混入松香粉做粘合剂,然后搓成香的形状,放在太阳晾晒,等晾干之后能用了。
  
  院中一片欢声笑语,庄上小孩们,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事,格外的兴奋。
  
  李泰像个科学狂人,对于新鲜的事物,有着使不尽的热情。
  
  程处默哥俩也干得格外卖力,房遗爱都快不认识他们了,打趣道:“你们这是咋了?都没偷奸耍滑的,不像你俩个性呀。”
  
  “还不是蚊子闹的,他娘的太烦人了,咬得老子浑身是包。”
  
  程处默随口回答,说着又觉得身上痒了,伸手去脖子上挠挠。
  
  下一刻,他手中动作为之一顿,察觉房遗爱的话不对头,一双牛眼瞪了过来,“房二你什么意思?俺哥俩几时偷奸耍滑了。”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解释,都为时已晚,院中一阵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