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刀枪破胡尘 > 第一百章 蒙得胜脱逃

第一百章 蒙得胜脱逃

    沧浪客也没管是什么人,首先制住了玉小姐的穴道。等点亮蜡烛,才发现深更半夜闯进了一个姑娘的房间,大是羞愧。他这半辈子都没进过姑娘的房间,更别说夜闯闺阁了。心里窝囊,不禁埋怨起钻地龙来,说:“怎么搞的,偏差这么大?你个死龙,是不是经常半夜钻闺房?”
  
      说归说,手上却毫不放松,手一拂,便多出一把匕首,抵住玉小姐的咽喉,用低沉但很威严的语气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告诉我平南商会那些人住在什么地方,不然我不介意割下你的脑袋。”
  
      玉小姐几曾经历过匕首逼喉?吓得魂飞天外,颤抖着声音说:“这里是后院,本庄的客人都住在前院。”
  
      搞清了方位,沧浪客一拍玉小姐的香肩,她便顿时编人事不省。
  
      沧浪客和马鸣雁旋风队也紧紧相随,越过中院的房顶,来到了前院。至于钻地龙和张无影,就从地道原路退回。
  
      到前院后他们包围了翠云山庄的客舍,由旋风队守在院子里,沧浪客和琅岈怪道马鸣雁逐个房间清理。也不管房子里住的是什么人,凡有喘气的,就一掌即毙。
  
      马鸣雁有些于心不忍,轻声对沧浪客说:“你是一代宗师,这样杀人是不是太残忍了?”
  
      沧浪客说:“翠云山庄的客房里就没有一个好鸟,不是平南商会的,也是杀人放火犯了不可饶恕之罪才来这里躲藏。”
  
      可怜翠云山庄的那些客人,一个个功夫都不弱,遇到沧浪客和马鸣雁,还在睡梦中,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呜呼哀哉,命丧黄泉。
  
      差不多把所有客房都扫荡了一遍,沧浪客和马鸣雁确定没有喘气的了,才退了出来。一挥手,带着旋风队顷刻之间走得干干净净。
  
      这好像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按理说平南商会的人无一漏网,旋风队在院子里也没有看见一个人逃出来。但是偏偏就走脱了蒙得胜,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感觉今天情况有些异样,恍惚听到了地下的挖掘声,因此一直不敢熟睡。后来干脆披衣起身,站在窗前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特使死了,宝音和尚回到了达尔罕大庙,蒙平南命丧旋风队之手,蒙平疆早在多年前去相助子午门的时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平南商会名存实亡,这使他满怀忧虑。
  
      蒙得胜本来是有些野心的,想在广南道上经营自己的势力,独霸岭南。可是事情还没开始,就和子午门结了仇,又受到武林联盟的强力打压。当宝音和尚组织毅勇营的时候,他仍然留守广南,想大展宏图。遗憾的是事与愿违,不仅没有新的发展,连原有的基业都丢得干干净净,自己也成了一个丧家之犬。
  
      正在蒙得胜心里再三纠结,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发现了中院房顶上有几个人影闪动,预感到是武林联盟的高手来了,便抢先一步窜出了翠云山庄。因此旋风队没有发现他逃脱,他是在旋风队进到前院之前跑出去的。
  
      蒙得胜从翠云山庄死里逃生,但他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回不得哈剌和林,他只要往北走,就必定一路遭到截杀,武林联盟中能够收拾他的大有人在。因此他放弃了北返的念头,只想找个地方隐藏下来,再慢慢的集结力量。可是天下茫茫,到处是武林联盟的眼线,哪有他的容身之地?
  
      他在黑夜里狂奔了一段,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先回岭南再做打算。那个地方它毕竟经营多年,人脉广布,想有所作为难,如果只想明哲保身,还是比较容易的事。
  
      第二天天刚亮,翠云山庄就发现客房里的人一夜之间都被人杀了。这是一个震动人心的事件,翠云山庄的人历来以为翠云山庄是一个安全所在,这时却突然发现这个地方竟然如此不安全。住在客房里的人都是一方豪雄,功力不弱,却被人悄无声息地杀了,这使山庄里人人自危。
  
      玉夫人和玉公子的脸色都很阴沉,玉公子联系前几日死在树林里的两个平南商会的执事,以为客房惨案又是母亲所为,心中一个老大的疙瘩解不开。
  
      而玉夫人的感受则完全不同,她认为不管是什么人,公然到翠云山庄杀人,是没把她放在眼里,也没把翠云山庄放在眼里。但她仍然作出了正确的判断,认为这是武林联盟的高手所为。她的预感是对的,武林联盟已经注意到翠云山庄,要对她这些客人下手。她自己悄悄出手,杀了平南商会两个执事,目的是要吓唬蒙得胜他们,让他们赶紧离开。
  
      到目前为止,翠云山庄是一个干净的山庄,没有沾染过半点血腥,她不想有人死在她的山庄里,更不愿在她进城发生打斗。只要平南商会的人离开,她相信武林联盟会放弃对翠云山庄的关注,她要集中精力集聚力量,为夫报仇。追魂桃花煞力量不可小觑,传说是无敌的。她因为没有见过,心里不托底,但他总认为传说过于玄虚。
  
      翠云山庄的客人虽然都死了,但是本庄的人没有受到涉及,因此玉夫人确信武林联盟无意打击翠云山庄,这反而使她的心里宽松不少,从前的担忧一扫而空。
  
      沧浪客他们自回逍遥谷去覆命,他们以为平南商会的残渣余孽已悉数被歼,过了许久才听说蒙得胜脱逃。走了一个蒙得胜,就等于给大宋武林留下了一个隐患,必须采取措施断然处置。自然又是旋风队打头阵,沧浪客和马明雁随行。明面上是旋风队,马玉成暗中却将这项任务却交给了沧浪客和马明雁。
  
      这次旋风队出征和以往不同,马玉成明确了黎木蓉是队长,战东方是副队长。这时南宫英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南宫豪在南宫别业里呆不住,留下花芊芊继续照顾南宫英,他自己则急着追赶黎木蓉的脚步,回到了旋风队。大概旋风队光有牛肥肥不热闹,光有南宫豪也不热闹,得这两个活宝凑到一块才有戏看。
  
      牛肥肥一直心系黎木蓉,前一段南宫豪守在南宫别业,没参加旋风队的行动,他可谓如鱼得水。还没赢得黎木蓉的芳心,南宫豪现在又回来了,自然增加了他的情感压力。这些日子他总想从黎木蓉心里抹去南宫豪的痕迹,却总是抹不掉,没办法,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按照战东方的意思,旋风队化妆潜行,避过了江湖上那些耳目。
  
      再说蒙得胜从翠云山庄中出来,离了荆湖道,直下岭南,沿途也没留下什么痕迹,一直跑到戴云山中一个小山村里。他和这个村子有些前缘,一次路过此地,恰遇土匪来村里打劫,被他惊退,因此和这个村子结下不解之缘。
  
      他来到村中,对村民们说:“我被仇家追杀,无处藏身,想在你们这里暂避一时。”
  
      这个村子总共十几户人家,半农半猎,以狩猎为主业。但凡妇女们耘田织麻,男人们整天翻山越岭去打猎。村民们为蒙得胜搭起了一个草寮,送给他一些捕猎的工具,他从此化装成打猎人,和山村里的猎户们混在一起。
  
      再说黎木蓉和战东方他们来到番禺,寻访不到蒙得胜的踪迹,又四下里往乡下搜寻,也无消息。
  
      这个时候蒙得胜俨然就是个猎户,旋风队虽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想找不到他半点踪迹也非易事。
  
      任务没有完成,旋风队无法回逍遥谷复命,只好在广南道上漫无目的地搜寻。
  
      这天听说戴云山中出香樟,南宫豪便要到戴云山中猎获,和只,制些香料送给黎木蓉。当然这个理由不好明说,只是说他想抓几只香獐,取些獐脑好做香料。
  
      “獐脑?做香料?”牛肥肥一脸不屑的表情:“你知道樟脑的樟字怎么写吗?那是从植物中提炼出来的,不是香獐的脑子,我看你就是兔头獐脑。”
  
      争论很激烈,但是大家拗不过南宫豪,依然上了戴云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