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诞生在忍界 > 第六十九章 战斗之后

第六十九章 战斗之后


  能量波宛如一道道涟漪,不断地以战斗区域为中心扩散着。近处的高塔,终于抵不住这强大的冲击波,开始倒下。
  “快撤离!”萨拉惊恐地看着倒塌的高塔,指挥着人们撤离到更远的地方。所有人也在萨拉的提醒下从震惊的状态中缓过神来。
  “快跑!”
  所有人都急着撤离。
  轰隆隆……
  一座座高塔倒下,震动着大地。
  以战斗中心为圆心,方圆半里,一片狼藉。
  战斗之处,傀儡分解成了无数的碎片,安禄山从崩坏的傀儡中露出身体,直直地摔落在地上。
  与安禄山相平行的,是御千一的身影。
  安禄山坠落在地上,御千一则脚尖点地,落到了地面上。
  御千一右臂上的衣袍被热流所烧毁,裸露的肌肤大面积的烧伤。面具已经破裂不堪,仿佛下一秒就能崩坏。
  御千一走到了安禄山的身旁,见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松了口气。
  体内的查克拉十不存一,已经不足以进行战斗了。这与自己最初的意愿相违背。
  周围,缓缓有人影出现。
  先是一个,后是十个,再后来是百个。
  成千上万的民众,朝着这块区域靠拢。
  他们距离还有百米的距离,不敢靠近。
  人群自动地分开,萨拉走向了御千一,来到了他的面前。精致的妆容早已退去,萨拉的脸上,沾有无数的泥土。
  “你,赢了。”萨拉望着昏迷不醒的安禄山,神情复杂。
  “嗯。”御千一回应。
  又有数十名身着官服的人脱离了人群,来到了御千一的面前。在前面的,正是御千一最先见到的季千行,他年迈的身影依旧挺拔,对着御千一行了一个标准的手礼,道:
  “恭喜阁下,获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楼兰会铭记您的功劳。愿您与楼兰长存。”
  “我要一样东西。”御千一对这种官方版的感谢语无感。
  “只要阁下想要的,我们楼兰会为阁下尽全力去获取。”季千行低着头,态度恭敬。
  “是的。”萨拉也同意。
  御千一看了看一脸真挚的大臣和萨拉,缓缓开口,道:“我要龙脉。”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季千行苍白的胡子动了动,开口道:“阁下真会开玩笑,我们差点以为是真的了。”
  “我要,龙脉。”御千一重申一遍。
  季千行身后一名大臣忍不住了,大喊道:“不要以为你厉害我们就怕你!你要面对的……”
  “住嘴。”萨拉彰显出她长期养成的气势,不怒自威。
  季千行退了一步,表示让萨拉沟通。
  萨拉对着御千一认真地说道:“我不能给。”
  御千一叹了口气,身形一闪,来到了萨拉的背后,用仅能动的手掐住了萨拉的脖子。
  “不给,就先杀了你。随后再杀了所有楼兰城的人。”
  场面陷入了沉默。
  “呵呵。”季千行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仿佛是为了应和季千行,萨拉也发出了铃铃般的笑声,但被御千一的手掐着,不可避免地因为呼吸不畅而咳嗽着。
  季千行见状,也不向前,对着御千一说道:“快放了我们的女王吧。我早就知道你想要的是龙脉。”
  御千一放开了萨拉,不明所以。
  萨拉挣脱了御千一的手,重重地咳嗽了两下,显然经过刚才的事,已经十分疲惫了。但她还是挺直了背脊,端庄地面对着御千一,但嘴角挂着的微笑还是出卖了她此刻愉悦的心情。
  第一次,萨拉感觉战胜了眼前的忍者。
  “还以为你自己很聪明?我的季叔早就猜到了你是为龙脉而来的。”
  御千一眼中闪过一丝薄怒。御千一心想原来眼前这名女王,也并不是单纯如薄纸的。所以这一切都是骗局?自以为是操纵全局的人,却是他人棋盘中的棋子。
  季千行摸摸了自己的苍白的胡须,默默地微笑着。
  萨拉想要看到御千一的囧态,但却因为还未破裂的面具而不能如愿以偿。
  “不为任务,不为情谊。你作为外来的忍者,来到楼兰古城本来就十分可疑。再加上你实力强横,有愿意帮助我,就更加可疑了。没有所图,值得你这么去冒险吗?所以,季叔很早就通过信传达给我一个猜测:你是为了龙脉而来。”
  “你想说什么。”
  “但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所以一直瞒着你。其实,龙脉是无法带走的。”
  无法带走?
  御千一心生怀疑。
  萨拉知道眼前这名忍者不会信自己,这就是立场不同的原因,但她愿意为眼前这名强大的忍者耐心地解释:“龙脉一直是埋藏在这片地下的。而我们女王一脉,就是沟通龙脉的媒介。或许龙脉有尾兽一样大的能量,但它还没有成型。也就是说,它一旦脱离这片地域,就会化成查克拉消散在空中,不复存在。”
  “所以你们都在利用我。”御千一眼中闪烁着摄人的光芒。又一次被人利用。
  御千一后悔选择帮助萨拉。
  但萨拉的举动却又让御千一措手不及。
  萨拉摇了摇头,道:“不,很感谢你在危难关头,站在了我这边。没有你,我的季叔也不会告诉我真相,而我,也不会相信这些真相。为了补偿你,我可以为你沟通龙脉,让你无偿使用龙脉的力量。至于你想怎么使用,全凭你的意愿。”
  季千行也点头表示赞同。
  萨拉看着周围的废墟,语气变得略微凝重道:“毕竟我们斗不过你。”
  身后的大臣也无奈地点头,但脸上的不爽还是出卖了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
  御千一没有说话。触及着萨拉狡黠的目光,御千一恍然,萨拉真正表演的戏码,原来是现在。只是为了给我找不痛快这么简单的理由?
  罢了,无所谓。当务之急,是想要如何将龙脉的力量利用好。
  只能使用吗??
  虽然比预期的差一点,但御千一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方案。
  御千一暗暗思索着,该如何使用龙脉的力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