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诞生在忍界 > 第六十七章 地底的龙脉

第六十七章 地底的龙脉


  平松贵至与安禄山对视了一眼,征求了安禄山的同意,操纵着傀儡对着萨拉抓去。
  御千一离萨拉还有百米的距离,且隔着层层傀儡军团。
  无奈之下,御千一直接用查克拉冲击了开门,并用雷属性查克拉刺激了细胞的活性,空中出现一道拉长的黑影,音爆声响起,两米多高的傀儡一个个被击飞到了空中。
  傀儡还未落地,御千一已经来到了萨拉的身边,挡住了人形傀儡的手。
  萨拉惊恐地看着尽在咫尺的御千一。这个身影,已经无数次在危机关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萨拉此刻永远地记住了这个背影,带给自己安全感的背影。
  尽管傀儡已经有了加强,但终究是跟不上御千一开了开门加雷属性查克拉刺激后的速度。御千一十分直接地一脚将其踢飞。
  身形一闪,御千一已经来到了安禄山的背后,但安禄山并没有反应。
  御千一对着安禄山的后心出拳。
  拳中并没有熟悉的质感。
  一阵白雾冒起。
  “分身吗?”御千一转头望向平松贵至,“那你呢?”
  平松贵至紧张地看着御千一。刚才御千一的速度,眼睛已经无法跟上,这般恐怖的速度,该如何应对?
  平松贵至嘴角一抽,急忙操纵着傀儡对着御千一飞起,希望能阻挡一二。
  但平松贵至哪是御千一的对手,直接一个照面,就被御千一按在了地上,双手被御千一按在了后腰。
  这是第二次,被御千一制服,相比上次,这次败得更加惨烈。平松贵至这是才明白,御千一并没有展现自己真实的实力。
  “可恶!”平松贵至挣扎地想要脱离御千一的束缚,但无奈力量不足,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原地翻滚的虫。
  远处的人群已经赶到,打倒了仅剩的傀儡,进入了傀儡的包围圈。几名身着臣服的人焦急地将萨拉女王扶起来,询问是否受伤。
  另外有人抱走了孩童,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被按在地上的平松贵至,对着御千一行了一个标准的手礼:“谢谢这位忍者大人及时的赶到,不然我们都遭到了安禄山那逆臣的毒手。楼兰与你同在。”
  御千一用手指了指平松贵至,说道:“交给你们可以吗?”
  一名身着臣服的人站了出来,信誓旦旦地保证到:“交给我们。我们会给他应有的惩罚。来人,捆绑。”
  早已准备好的人们将平松贵至捆绑的结结实实。
  御千一看着城市中纵横交错的管道,对着萨拉说道:“带我去找龙脉,切断傀儡行动的源泉,解决这场灾难。”
  萨拉点了点头,伸手示意御千一,道:“好。”
  御千一蹲下,萨拉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自然地趴到了御千一的背上。尽管不是第一次,但这么多人看着,萨拉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变得通红。
  “身为楼兰的女王,拥有能感知龙脉流动的力量。”萨拉注视着上空的管道,“只要确认那根管道连接到哪里……”
  御千一背起萨拉,站起身,道:“你指路,我带你去。”
  “直走。”
  御千一背起萨拉,脱离了这条街道,朝着前方飞跃。
  这座城市已经遍布傀儡,但御千一的速度极快,轻而易举地躲过这些无人操纵的傀儡。在萨拉的指示下,御千一不断地毕竟龙脉的源泉点。
  萨拉顺着管道和自身对龙脉流动的感知,来到了一个中心广场。此时广场空无一人,只有数个傀儡在无意识地游荡着。
  御千一飞快地解决了他们。
  萨拉趴在御千一的背上,眼珠转动,寻找着什么,“那边。”
  御千一在萨拉的指导下来到了一个排气口。
  “就是这个排气口,应该连接着整个城市的龙脉排气口。”萨拉落到地面。
  御千一点了点头,打开了铁杆,一个入口呈现在两人的面前。
  “走吧。”话落,御千一毫无顾忌地跳了下去。
  萨拉深吸一口气,先坐着放进两只腿,再扶着地面,跳了进去。
  一条漆黑的长道,空气中有一股说不上来怪异的味道。
  萨拉用衣袖捂着鼻子,紧紧地跟着身前的御千一。
  “在下面。”萨拉对着前方的御千一喊道。
  御千一单手结印,岩石覆盖住御千一的拳头。御千一用力地击打所处的地面。地面剧烈的震动着,裂纹一点点蔓延开。忽然间,地面崩裂,御千一和萨拉身体失去支撑往下落。
  “啊!”萨拉在空中失去了平衡。
  御千一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空中伸出双手抱住了萨拉失去平衡的身体,稳稳地落到地面上。
  萨拉靠在御千一的胸膛上,在周围嘈杂的土块击地声中,还能模糊地听到御千一有力的心脏跳动声。
  这种感觉很奇妙。
  御千一盯着萨拉,感觉莫名其妙,问道:“你再不下来我就松手了。”
  萨拉红晕飞速地在脸庞升起,耳根都红透了,急忙跳出了御千一的怀抱。
  御千一很自然地收回手,继续向前走。
  萨拉看着前方的背影,暗骂一句冰块男。不是喜欢,只是因为自己出尽囧态而心中不平。
  随着二者的前进,空气中的水分含量不断地提高,直到形成一层浓浓的水雾。
  远处,传来机械转动独特的声音。两人明白,快到了。
  两人的面前是一堵泥墙,御千一直接暴力击破。
  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
  正中心,有一个直通地面的炼炉,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惊胆寒的气势,普通人看一眼便会有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
  炉壁上无数的喷口冒着滚烫的热气。
  下方,数不清的青壮年正推着转盘,一条条输送带上运输着精致的傀儡部件。
  萨拉见到自己的子民被一个个笨重的傀儡鞭打着,生气之色不可避免地显示在了脸上。
  “快带我到那里去。”萨拉催促着御千一,边指着一块角落,边往御千一身上靠。
  御千一拦着萨拉的腰,跳了下去,准确无误地落到了萨拉所指的地方。。
  眼前,地面缓缓下陷,一个直径数丈的巨大祭坛,在祭坛的外圈,依次浮现出一个个晶莹的玉台,数过去,正好是十六个。
  十六个玉台,形状一样,不过也有细微的差别,每个玉台上雕刻的花纹不尽相同,那似乎是某些神秘的阵符。祭坛布满了神秘而古老的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