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零开始的剑豪物语 > 第十六章罗兹瓦尔的野望

第十六章罗兹瓦尔的野望


  “艾米莉亚和莎提拉是什么关系?”
  “具体的并不是很清楚,我推测可能是类似于转世一样的存在!也可能更加复杂……”对于岚的询问,贝蒂尽力解答道:“我被母亲创造出来的时候,大陆上已经响起了征讨魔女的声音。母亲为了保护我和哥哥的安全,一直减少我们在世人面前暴露的机会。偶尔才会带我们参加一次魔女的茶会。”
  “在茶会上,我和莎提拉就只见过两次面,对她并不能称的上了解。只记得母亲是这样评价她的:渴望爱和关心的可笑半精灵魔女。”
  “是这样吗?”岚思索着这句话背后的含义,继续问道:“你哥哥是怎么遇到艾米莉亚的。”
  “我问过,在那场为了掩护我逃离的战斗过后,哥哥好像受了很重的伤。等他苏醒时,已经没有了关于过去的任何记忆,只是一日日在大陆之间游荡,直到他遇见独自在村里生活的艾米莉亚……”举起茶杯,浅尝辄止,贝蒂淡淡的叙述声调讲述着四百年里发生的人和事,竟让岚也产生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独自生活?村庄?艾米莉亚?”岚抓住了贝蒂语句中的几个重点词语。
  “恩。”贝蒂点点头,同样露出费解的表情,“根据哥哥说的,那是魔法暴走后造成的区域性伤害,整个被冰封住的村庄,只有艾米莉亚一个人生活在里面。”
  “而艾米莉亚的记忆里,只记得百年前曾经有一群陌生的黑衣人,在她17岁的时候入侵了村庄。所有人为了保护村庄而战,当时应该死了不少人,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就都不记得了……等她苏醒,全村都被冰封在冰柱内。”
  “是袭击者干的吗?”岚这样推测道。
  “不清楚,但要造成这样区域性的冰冻效果,就算是魔力多如罗兹瓦尔也要费上很大的劲。”贝蒂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我实在想不通是什么样的人有这样的能力。”
  “既然艾米莉亚和莎提拉有着不知名的联系,有没有可能是她自己做的?”岚说出这种可能性,如果他记得没错,艾米莉亚实用的一直都是冰魔法。
  “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这些事都可以放到以后再说。”贝蒂举起小手做了一个‘听我继续说的’的手势。
  “虽然不知道罗兹瓦尔是从那里找到艾米莉亚,但自从她出现之后,我的福音书上就出现了这样一段话:命运之子将伴随在少女的身边出现。”
  “命运之子?”再一次从贝蒂口中听到这样的词汇,岚有种啼笑皆非的心情,“你母亲四百年前跟你说的让你等待约定之子的出现,就是这个人咯?”
  “是的。”贝蒂干净利落的应道。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母亲在四百年前就已经预料到现在的情况,所以才会对你做出这样的约定。”岚眨巴两下嘴巴,总觉得艾姬多娜才是幕后黑手的感觉。
  贝蒂面露嘲讽,说道:“我说过,母亲拥有者常人无法企及的智慧,何况她手里还有‘睿智之书’,那本书某种程度上称其为‘世界的记忆’也不为过。”
  “好吧,你继续。”对于这个恋母控,岚只得摊摊手示意自己已经完全明白艾姬多娜的高智商。
  “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贝蒂却这样说道,天边的日光渐亮,照在她娇俏可爱的五官上。
  “喂喂,什么叫我都知道了,我完全不明白啊。”岚不是故意装不清楚,他是真的一脸懵逼,算起来他来到这个异世界还没满一个月。
  “半年前,露格尼卡的王族先后逝世。”贝蒂翻翻白眼,无奈的讲述道:“为了妄图获得能实现任何愿望的‘龙之血’,罗兹瓦尔推荐艾米莉亚参加王选,希望她能成为这个被龙守护的国家的王。而为了引出命运之子,罗兹瓦尔在王都安排了杀手偷窃艾米莉亚的徽章。”
  “猎肠者——艾尔莎??”岚的脑子里猛地闪过这个人名。
  “袭击你们的人叫这个名字吗?”贝蒂嘴角露出几抹嘲讽的笑容。
  “那么阿拉姆村的魔兽使?”岚已经不单单是想吐槽这一对邪恶师徒的心情,真是将人当成猴子来掌控啊。
  “恩,应该也是那个小丑的手笔。”贝蒂摆摆手,表示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引出那个真正的命运之子,毕竟我们的书籍里并没有记载他的具体身份,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推测。”
  “所以他选择了菜月昴?”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罗兹瓦尔对菜月昴与众不同的照顾。
  “是的。”贝蒂不在乎的点点头。
  “可你认为那个人是我?所以你选择了跟我来到王都。”岚不由好奇的看向对方。
  “不。”贝蒂摇摇头,“我并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人,但是母亲想要见你。”用手指向楼上,“在你出现后,福音书上母亲明确的给了我喻示,让我想办法创造她跟你单独会面的情况。”
  “城里人可真会玩。”岚伸了个懒腰,语气说不出的嘲讽,他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每次自己一打开房门总会是先看见贝蒂房间的原因了。
  贝蒂对此选择了沉默,只是小口的喝着自己的茶,“你呢?想问我什么事。”
  “问你一个地方,梦之城,你知道在那里吗?”
  “梦之城?!”贝蒂狐疑的看向岚,就算是她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恩,你母亲约我在那里进行着下一次的会面。她手上有件东西,无论如何我都必须拿到。”说到后半句,岚伸出舌头舔舔上唇,语气略带兴奋。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梦之城这个地方。”在岚诧异的目光中,贝蒂摇摇头,“不过既然是母亲邀约你的话,所谓的梦之城……有很大的可能在圣域。”
  “圣域?!”
  “恩,在罗兹瓦尔领地的上方,母亲的遗体就安放在那里。”说到最后,贝蒂长长的叹一口气。
  看到她的样子,岚思考一会,问道:“要带你去吗?”
  “不了,我不确定母亲是不是想见我。”贝蒂低下头,倔强了一早上的小脑袋微微露出顶部的螺旋发圈。
  对于她的这个反应,岚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得在心里吐槽:管你妈那么多干什么,自己想见就去见咯。没听过女儿想见母亲,还需要打报告提前预约的……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似乎因为先前说了太多的话,贝蒂也没了继续交谈的意思,只是小口的喝着茶。
  正在岚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起身去刷牙洗脸时,门前却传来不成器弟子罗尼的喊声。
  “老师,老师,不好啦……不好啦……”
  这个蠢孩子,岚走到移门处,朝着外面喝道:“大早上的瞎嚷嚷什么,你个蠢材。”
  “老师……老师……”跑到岚面前的罗尼,用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道:“我们……我们被人……投诉了……”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