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黯魂之刃 > 14 前往古河天

14 前往古河天


  苏垭看着来客,苏曦月的爷爷,苏正清。而苏正清也打量着这个从思莉口中战斗力堪比神明的男子,长得倒是十分好看,比程如风还要好看多三分,自己的丫头眼光倒是不错吗?只是这实力,是不是真有思莉说的那般强大,那就不可得知了。
  “我们是不是该谈正事了,老人家。”苏垭看着眼前的老者,无语的问道。
  “正事,什么正事,苏曦月,是什么正事啊。”老者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看来自己的孙女不是单纯让自己来看看她的老师的。
  “我想要知道,如果要治好我的病,需要什么东西。”苏曦月直接问到。
  苏垭直接拿出一张纸,纸上写着一些东西,苏垭说到“只要你给我纸上所写内容的10%,我就可以治好你的病,这就是我所要的代价,你俩考虑一下吧。”
  老者看了看纸上的内容,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如果自己付出这些东西,那么家族的老本都要赔进去一半,但是如果不给,自己这个可怜的孙女,罢了,自己当年已经对不起她爹了,难道还要对不起这个唯一的孙女吗?这可是自己唯一的后代啊。
  老者看着苏垭,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到“我给,只是这个东西有些我没有,能不能用同等的东西换。”
  苏垭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但是少女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付出了什么,直到20年后,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家族,她才发现自己的爷爷竟然因为挪用家族的公款,在这次交易后的半年被查出了,被家族直接处死了,而自己也成为了家族的通缉犯。只是她被自己的思莉奶奶带走了,再加上时间总会抹平新闻的热度,人们在和自己无关的新闻中只会停留最多三天的时间,苏正清的死亡一直没有被苏曦月知道,她也是在思莉奶奶死后,才能回到自己的家族,这才得知自己的爷爷死了。
  苏垭看着老者十分痛快的将自己所需的东西直接给自己。当下就给苏曦月做治疗,一些药物治疗,加上一些特殊的手段,老者自己都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孙女的情况,在苏曦月在治疗后睡着后,苏垭看着老者说了一句“不知道你的一番苦心他会不会理会到呢?”
  老者沉默不语,仿佛没有听懂苏垭的话。
  苏垭看着身后的安诺和修,说到“准备一下,我们三天后,离开这里。”
  而死神现在还在看着前往诺德澜的飞船,缓慢的飞着,以他的估计,最少他还要三个月才能到达苏垭所在的星球。旅途真是无聊,死神只能睡觉了。
  而一艘比死神乘坐的船要快的上五倍的船,看着外面的风景,程如风惬意一笑,开始想那个叫做苏曦月的女孩。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三天时间瞬息而至,今天的苏垭再次来到了地下黑市,看着这个黑市的大小,明显比一个苏垭去的第一个黑市要大得多,苏垭冷笑看着这些明目张胆的在黑市行走的人,还有有关太空的核心知识竟然随意在这里贩卖,而他在网上找了这么久,都只有一些边角料,心中顿时不爽。但是想到这些东西马上归自己了,心情又瞬间好起来。
  一股属于苏垭的力场直接张开,苏垭二话不说,直接开始了他谋划了三天的计划,所过之处,挡着苏垭的人直接死了,而不少店铺直接被苏垭连根拔起,直接将东西打包带走,看着在天空上的疯狂收割战利品的苏垭,一个老者直接飞了上去,但是苏垭直接看了一眼,那个人直接变成了石雕,一个掌控阶就这样死了。地面的人看着死的竟然是黑市的镇守者,纷纷不敢反抗,任由苏垭为所欲为。很快,苏垭就离开了,他只是将所有他打听到有太空方面知识的店铺直接带走了。
  太空上,一艘飞船正在等待着苏垭的到来,看到苏垭进入飞船后,飞船直接离开了这颗叫做天玟星的星球。
  但是地面上的人看着又有黑市被抢劫了,连忙通知主管的人员。但是有一个人的身影浮现出来,默默的在一个角落看着黑市发生的事情,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了什么,身影再次隐去。
  而在异能者协会,也在大肆通缉这个连续犯案的人。
  四天后,飞船降落在传闻中的古河天,异能者最多的地方,也是离虫族战场最近的地方,听闻这里有的乞丐都是绝世高手。也是战甲最发达的地方。而安诺在飞船上,也修炼出异能了。苏垭用自己的钱,在这里盘下了一家偏僻的店铺。看着苏垭兴奋的样子,修和安诺并没有告诉苏垭一个残忍的事情,就是这么偏僻,几乎在两三年,没有顾客的。不过他们也没有太过于在意,毕竟苏垭消灭了大户,黑市中的钱,都是不记名的信息卡,再通过修这个智脑,简直就是洗钱工具。
  苏垭天天和修在研究战甲的制作,而安诺天天都要为了自己的三餐和训练忙碌的不行。
  直到将近四个月,才有一个白发青年走了进来,而安诺看到这个人,发现他和苏垭的装束有点相似,只是这脸色,真是白的可以,跟吸血鬼一样。但是安诺也是直接上去抱着青年的大腿说到“老祖宗的祖宗,你是来找我们了吗?我们被一个叫做苏垭的人奴隶,快点救我们吧。”
  “我不是你的老祖宗的祖宗,所以,请你放开我。小屁孩。我叫做法奥德。”青年彬彬有礼的说到。
  “安诺,这个就是杀人疯子,你还抱着他,法奥德,真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只是你的头发不是黑色的吗?死神。”苏垭看着进来的人,微笑的说到。
  “你是罪恶,还是苏垭。我也记不清了,那我就叫你苏垭吧。看来你并不喜欢别人和你一样颜色的头发。那我换回来了。”青年让你毫不在意地说到。。
  “虽然我奴隶了你,但是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只是不要违反我的规则。这是我对于这个世界地一些了解。你先看看吧。”苏垭递给了一份资料给他。
  无聊的生活总是一分分地过,除了研究战甲制作地多了一个法奥德,安诺依旧在三人之外,进行训练,偶尔法奥德还过来好好地帮助他训练。除了这些,对于这四人而言就只有每天坐在一起看书了。钟摆仿佛没有理会所有人地期待,依旧我行我素的慢悠悠的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