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爬行人类 > 第21章 冲突

第21章 冲突


  不再难受之后,沈省往后退了几步,背身站在郭小飞一旁。“我本想上去参观,顺便看看你说的族谱,可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郭小飞没有对沈省的话进行回应。恢复平静之后,他看向杨与白:“那两头野兽应该已经走远了。之前,你因为救人把野兽引开,所以我们有必要清点一下八木村和附近的尸身数量。如果没有十五具,就代表我们有麻烦了。”
  “当时我想不了那么多。”杨与白有些无奈,但转而又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做?”
  “确定。”犹疑后,郭小飞说道,“我没有问题,沈省就除外吧。”
  “不用,让我干站着,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再说,有我的情况下,你们能节省一些时间。”沈省说道。接着,他转过身来,盯着血迹和尸身,并作出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
  杨与白不再劝阻,随后,他拿出枪递给郭小飞:“保身。”
  按照分配,沈省和郭小飞一起负责搜索这座山的山林地带,杨与白则留在八木村,清点里面的尸身。二十分钟之后,他们在原地会合,将信息拼凑在一起。
  “有一个人逃走了。”郭小飞断定道。
  “逃走的是我救下的那个人。在清点的过程中,我还发现其中一个是被人从身后用军刀割喉致死,而且躺的地方,是我救的那个人,当时所站的平台下方。”
  “你的意思是说,你救的人把其中一人杀了?”郭小飞诧异道。
  “对,就在逃跑时。”杨与白推断道。
  “他既然不是你的人,那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费力把同伴杀了?”郭小飞双眸低垂,想努力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万一是人家念及你的救命之恩,为了不让你和我们的行踪泄露,才动的手呢。”沈省面对八木村站立,声音却显得有些虚弱。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要证明这点也并不难,只要找到他,确认一下就可以了。”郭小飞被沈省的话提起了兴趣。
  “这点就交给我吧。”杨与白很自然地接过话题。观察着四周的山林,他再次警惕起来,说道:“得赶紧离开这了。那两只野兽的脾性,我们可一点都摸不准,它们万一包抄回来就麻烦了。”
  因为舟车劳顿,他们打算在长治市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赶回杭城。通过“阀口”下到地下街道,铁门打开后,他们便发现,在前方五六十米的街道中央停着一辆黑色的吉普车,车前站着一个身着迷彩服的年轻男子。
  “他就是逃走的那个人。”坐在驾驶位的杨与白提醒道。接着,他把车往前开一些,在距离黑色吉普车两米的位置停下来。
  杨与白一个人下了车,走到陈晨的跟前。
  “你在这等我?”杨与白问道。从陈晨身上,他虽然没有感到杀意,但还是保持一定的警惕。
  “是的。来这里人很少。我在这等你,是想告诉你我不会把你去过八木村的事告诉路长,也想当面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一命。”陈晨微微欠身。
  “啊,举手之劳而已。”杨与白淡然一笑,“我想跟你确认一件事,那名脸上有刀疤的壮汉是你杀的吧?”
  “是的。我跟他并不对付,为确保不出现必要的麻烦,只能把他杀了。”
  “杀伐果断啊。“杨与白暗叹。他依然觉得陈晨选择帮他的理由有些单薄。
  “你为什么要帮我?”他问道。
  “或许是看了太多有关长胜的负面新闻,心里有些怕了。怕有一天,我会死于像今天这样的危险任务中。”陈晨原本暗淡的目光又有了一丝明亮,“我猜得没错的话,十五个人当中应该有你安插的眼线吧?他现在已经死了,而我恰好可以顶替他的位置。你想与路长对抗,就必须培养更多的人。刚好,我可以私下帮你在公司探口风,笼络一些人心。”
  “这一点,的确很诱人。但你有没有想过,十五个人当中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按照路长多疑的性格,以后他一定不会在放心地用你。”
  “放心。在出发之前,路长特意要求我们把搜索村子时过程拍摄下来。只要把这个相机交给路长,加上我的伤,瞒过去应该不是问题。”
  “你逃跑的时候居然还不忘拿相机?”杨与白顺口说道。
  “既然有了脱身的打算,就必须虑得周全一些。”陈晨说道。
  “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聪明人啊。”杨与白伸出右手,“必要的报酬我一定一分不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陈晨伸出左手,与杨与白的右手一握。
  陈晨驾着吉普车离开后,杨与白回到驾驶室,在沈省和郭小飞好奇目光注视下,说道:“他是来表示诚意的。他不会把今天我们出现在八木村的事透露给路长,所以接下来我们是安全的。”
  “能相信他吗?”郭小飞扭头看向前方,眼光流露出隐隐的担忧。
  “以他现在的立场没有必要拦下我们,跟我们来说一些谎话。”接下来,杨与白将陈晨的话简单地概述了一遍。
  “如果是这样,他的确没有说谎的必要。但,为了谨慎起见,你还是得留个心眼。”郭小飞提醒道。
  从“阀口”的匝道进入市区,过三条长街就能到达位于长治市长兴中路的商务酒店。县巷街是必经之路。沿着县巷街往西开了大约六七百米,他们看到几辆汽车无秩序地停在市中心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入口设有拦路架,拦路架前站着一批男男女女,大声嚷嚷着,大致都是为了让保安让路而说的一些威胁的话。
  保安们却坚决不退让,手中拿着电棍,小心翼翼地在男男女女面前挥舞,以做恐吓。
  更多的汽车从两面驶来,向医院大门口聚拢。慢慢的,汽车沾满了大半条县巷街。
  “凭什么封锁医院,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一位梳着脏辫的瘦弱男子站到汽车前盖上,言辞激动,把一颗红色的苹果砸向保安。这颗苹果速度极快,并且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最右边保安的头上。
  人群的情绪立刻被这一颗小小的苹果点燃。最前面的人挥着双手去夺取保安手中的电棍,若是不成功,被电棍击中,身体本能地弯曲下来,那后面的人就会立刻找准时机舞着拳头挥向保安。因此,在场的八名保安没有一个不挂彩的。
  不过,他们虽然挨打了打,但始终没有让一个人从拦路架上爬过去。
  僵持了大约五分钟后,警笛声从沈省三人的车后传来。警车刚挺稳,四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便以最快的速度从车上下来,一边大喊着一边挤开人群,来到拦路架前,又费了一番周折才终于把面红耳赤的双方劝开。
  “听我说。我是长治市潞州区分局刑侦大队队长汪洋,就在一个小时前,医院有病人感染了型号为‘Z5’的新型病毒,它具有传染性,封闭相关区域以及整间医院,是为了更好地抑制病毒传播。专家们已经开始研制解药,同时也会在最快的时间内确认安全名单,请各位回家耐心地等待消息。”有着一张刚毅脸庞的汪洋用浑厚的声音说道。
  人们顿时自言自语般说了起来。多数人表示质疑,事情既然发生在一个小时之前,为什么警察现在才赶到?
  “事发突然,医院专家们也需要一些反应时间,希望你们能见谅。现在也不能进去,对吧?有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让各位知道。”汪洋又说道,这次他特意提高了一些分贝。他神色庄重地看着,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那,就先走吧。”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都纷纷开始响应,向后转身离开。
  之前扔了一颗苹果的瘦弱男子在人群逐渐散开后,反而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到汪洋的面前,用手指着汪洋的脸吓唬道:“我的女朋友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说完,瘦弱男子便扬长而去。这次小规模的冲突也以他的离开告一段落。
  “网上有相关报道了。不止这一座城市,其他五座城市的医院也相继爆发了病毒感染事件,并且存在蔓延的趋势。警方还没有锁定嫌疑人,只发现病毒是通过气体管道投放的。”沈省一边翻看着手机一边对郭小飞和杨与白说道。
  “应该是瞒不住,所幸选择不满了。”杨与白说道。
  “连病毒都用上了,他们是想让这世界变得更乱啊。”郭小飞语气当中带着一些憎恶。他知道,做这些事的都是一些拥有极端思想的人,他们按耐不住,爆发了。
  “两位,我们要不要现在赶回去啊?我怕,杭城不能限免其难。”沈省有些担忧地说道。“赶路途中最重要的是注重休息。况且,你现在赶过去也无济于事。”杨与白说道。
  沈省的心这才静下来一些。
  等停在地下停车场入口的汽车陆续开走,县巷街重新畅通,杨与白才继续驾车前行。
  三百米处的十字路口右拐,再往前开一百米,便到了商务酒店。办理好入住,他们分别回房间内休息,下午七点才约着一起去外面吃饭。
  晚饭结束后,他们又回到酒店。卧躺在床上,沈省正放空自己,不去想任何有关今天发生的事,裤袋中的手机倏然震动起来。
  是柳半青打过来的,手机界面的备注名称她是全名。
  “皮皮,就在刚才,永安医院被封锁了。我有些担心姥爷的情况。”柳半青略显急切的声音响起。
  沈省立即联想到了下午在县巷街的冲突。“半青,先别慌,姥爷肯定不会有事的。医院现在一定很乱,你去了也见不到姥爷,在家里等确切的消息就好。”他安抚道。
  “好,我就在家等着。”柳半青恢复到以往的冷静。。
  “我会乘坐最近一班的高铁赶回杭城。你等我。”沈省临时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好。”柳半青郑重地应道。她本来想在电话里和沈省聊聊咖啡屋以及宴会邀请的事情,但一听沈省说要赶回杭城,便打算把这些话留到他们见面之后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