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众的无限乱入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大家好,我是新进的特事一处驻千叶课课长警部佐滕爱歌,这是我的部下,大宫辉夜以及樱内通奈”佐藤爱歌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下属站在千叶警视厅顶楼会议室,朝前方微躹了一恭,向几个千叶本地的警视介绍自已和属下。
  警视厅的本部在东京,但由于警视厅有间监督地方警察本部的职责,所以在千叶这块也驻扎了一些人马,由一名警视长为主,一名警视正为副,实际统率着这支人马。
  但事实上,东京警察本部(警视厅)委派到各地的警视长,警视正,大都不约而同的不怎么干涉各地的“地方本部”内务,虽然这是他们的职责,这份职责却不是那么好屡行的。
  不仅如此,如果身为地方警察本部首席长官的本部长为人和气,而且认同警视厅派到地方上的警视长的话,那么很快,大家就会愉快相处,不仅各类情报,案件都互通,互相也不使绊子,就连底下子也不别扭,遇上个别假日,年会这类难得的休假活动,还会互邀去喝酒聚餐。
  而且两方能好好相处的话,不仅只在案件上有好的开始,事实上日本多年来的地区分割,以及日本警方创立之初的一些事件,各地警视本部和东京警视厅之间有单独的,互不干涉的等级名单。
  等级名单不是说各地警方内部的等级和东京的不同,而是保护名单,又或者叫保密名单。
  保护名单上很多都是各地方警方认为的重要人物,以及警方暗地里收集的相关信息,里面可能有国际特工,前内阁官员,自卫队高级将领之类的,包括但不限于,住宅,拥有的资产,常去的地点等各种行踪。
  这份地方警部的持有保密名单即重要也不重要,充满了象征性。如果警视厅派到地方上的人能看到,并在相关的紧急案件中准确的提供重要的信息,那么日本警视厅就能拦下一个前高官,反之,则会让前高官溜走。
  这并不奇怪,也许这位可能犯罪的前高官在某个常去的地方做桑拿,警视厅的人总不可能在突击家宅发现人不在家时,派人临时调查这位前高官有什么喜好吧,只能前往地方警部那沟通,交涉,然后惊动了本部长,在看到名单上的详细资料,这个过程中足以让这名前高官游到太平洋上了。
  说这么多,像这种权力交涉简单而言就是,东京往地方上掺手,地方上不想让东京掺手,而两者之间又是互相合作的关系,是同属于日本政府的“安保部门”
  虽然这个安保部门有几十万警察,也可以抓捕自卫队军官,权利大到除了内阁以及小部分人,可以无视别人的声音的地步(只要领头人强势)
  话说回头,那么千叶警视厅的领头人和千叶警部本部长的关系好嘛?
  不好也不坏,千叶作为东京下属三县之一,与琦玉县,神奈川县一样,本该严格遵从东京警视厅的指示,这也是当下所做的,但权力嘛,谁愿意权力拿到手还被别人监督着掺手,就算是同样是东京人,是东京警察出身,只要当上了千叶警察本部的本部长,也偶尔会觉到自已地盘上的警视厅人马碍眼。
  幸运的是,千叶作为下属,理所应当的被认做自己人,所以警视厅那边派下来的人也多是快退休的,或者是刷资历的,并没有指派过于强势,容易和地方警察出予盾的人。
  这一任东京警视厅派到千叶的警视长与警视正,正好是一老一少,一个快退休了一个出身名门明显是来刷资历的,所以对待起事务的标准是
  别出事就好
  我们只是辅助
  记录好自己该记的事
  就酱
  在发现自己其实不用做什么,懒散到一定程度后,发现自己真的可以混日子了以后,一个经常不知所踪,跑到全国各地大寺院里参禅,一个好像经常跑回东京去跟不认同自己的未婚妻培养感情,所以在东京那边派来个新同事的今天,两人都没在场……
  当时还在休闲喝茶看报的几位警视,还是很认真的在这处明明在千叶县中心,位置却很偏,就算有千叶警视厅的招牌,连旁边的路人也不知道,只有在地图上才能看到的办事处大楼里,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日常式的划水上班。
  在接到东京发过来的信息时,手忙脚乱的安排人清理顶层会议室,并在听说是独领一个以前没有的课后,又清出一间办公室给对方办公用,准备迎接同事到来时,他们也想过要不要打电话给实际上的领导人,结果还是在彼此眼神交流中不约而同的默契压下这件事,并向新人解释说领导到地方本部那和本部长商量事情了。
  “呀,说起来佐藤老弟真是年少有为啊,才二十二岁吧,居然己经是可以独领一课的警部了”
  佐藤爱歌在跟着一名警视到一间办公室时,听完他说下整栋大楼的布局后,理所应当被夸赞了。
  害羞的微笑着应对,最终在对方有事分别后带着两个下属坐在明显刚被清理过,但在随意翻一下后,发现其实办公桌抽柜里还残留着两三年前文件的办公室里。
  佐藤爱歌笑了笑,随意的抽出一套装着文件的案件袋,发现是某个流浪汉袭击了一个女性老师的案件报告,被装进透明袋子封好的文件上没有灰尘,只是纸张的四角有些泛黄。
  “我说,派你这个日本前十的强力警察到千叶来,是不是有些屈材了”
  樱内通奈望了眼在饮水机前接水的大宫辉夜,转过头对坐在办公桌后得佐藤爱歌冷漠的说到,他认为自家课长还是该稳稳的坐镇东京才是,而不是到风气老旧,且没出过几次超凡事件的千叶来。
  “难道上面人还在在意两个月前那件事,那个疯子虽然是华族,但应该不至于让课长下放到千叶吧”
  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樱内通奈的话足以让这间不大的办公室内中的两个人听到。。
  大宫辉夜无语的打了杯温水,心想樱内君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但在把水递给课长时,她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和课长对视了一句,她相信课长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佐藤爱歌接过温水,看到了辉夜的小眼神,意味浓厚的说道:“你猜千叶县有多少妖魔鬼怪超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