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尊的餐厅 > 第三十章 石家长子

第三十章 石家长子


  “你这道菜,做的很失败。”
  这是醉汉在吃完了刀板香之后的第一句话,刀板上的竹笋还有大半,而腌肉已经全都被吃掉了,这和叶子瑜她们是一样的,所以叶子瑜根本不知道这醉汉为什么会说做的很失败。
  “嗯,我知道。”
  墨夜听到他这么说,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做的其实一般,所以第二天开始就没有给歌暮染吃过了。
  “你知道?那你还拿着这菜肴欺骗顾客?”
  醉汉好像有些生气的拍了下桌子,指着墨夜厉声道:“身为一个厨师,难道不应该以作出最完美的菜为目标吗,你把半成品端出来不觉得羞愧吗?”
  “等等!这位醉......先生!”叶子瑜站了出来,本来想叫他醉汉的,但想想好像不太礼貌,便改成了先生,她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说这道菜是半成品?”
  叶子瑜只在墨夜家吃了两顿,每次都是胃口大开,从来没觉得墨夜做的菜是半成品,怎么轮到这个醉汉他一口就指出来了?
  “刀板香!最重要的三位一体!樟木板吸走猪肉的油腻,将自身的香气融入猪肉之中,这一点这位店长做到了。
  但是更重要的,是笋!刀板香里的竹笋应该选用最好的春笋,自带一股冰香之气,减少猪肉的肥腻,红箨白肉,落地即碎,这才是上好的笋。
  但是这个老板,用的居然只是......”
  说到这里,醉汉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也吃不出来这竹笋到底是在哪买的。
  “商业街旁边的吉和菜市场,20一斤。”
  墨夜帮他补上了后半句,醉汉猛的一拍手道:“没错!就是菜市场买的一般竹笋!这三者之间完全没有办法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你这么做实在是失败!”
  “现在都是夏天末尾了,马上秋季了,上哪找春笋去。”
  这算是墨夜自己的一个失误,当初他在小世界种下的竹子是界域的特殊品种,千年生一次笋,这万年来竹笋产量少的可怜,根本不可能拿出来的。
  所以他就把目光放向了菜市场,挑了那里最好的竹笋,事实证明一般人吃不出问题,这依旧是美味,但是在行家的嘴里着就成了搭配极差的菜品了。
  这并不是说墨夜偷工减料以劣充好这种恶意行为,这竹笋已经是他能弄到的最好竹笋了,只是雪花猪这种食材太过高级了,和市场上的竹笋地位不符合。
  就好像拿樱花国的和牛切块来做牛肉炖土豆一样,食材的品质根本搭配不到一起,在会吃的人眼里看来就是一种失败的行为了。
  “确实......”
  墨夜这么一说,醉汉也意识到了,这里只是家商业街的普通餐馆,不是他在的米其林酒店,反季节的食材很难弄到手。
  醉汉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顺便拿了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墨夜,开始给他认识的食材商打电话。
  墨夜接过名片,看了眼上面的名字,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古怪,旁边的叶子瑜偷看了一眼名片,直接捂住了嘴,惊呼了出来。
  “石以民!”
  ”你们认识我?”
  醉汉,也就是石以民听到叶子瑜的口气不像是单纯的念他的名字,他有些疑惑,这里难道和石家也有关系?
  “那个......”
  叶子瑜不确定自己该不该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要是让他知道了昨天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搞不好会报复墨夜。
  嘟嘟
  “喂,老许,我要一批上好的春笋,你弄的到吗?喂?老许?喂!”
  嘟嘟嘟
  石以民放下了手机,表情有些尴尬,也有些失落,真没想到他居然混的这么惨,当初这个老许可是求着给自己供货的。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不好意思,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们是认识我还是和石家有关系?”
  石以民放弃了和他人沟通了,他现在需要找好自己的定位,他将手机关机,揣进了口袋里,看着叶子瑜,等着她回答。
  “石为天是你弟弟还是你哥哥?我昨天把他的手给废了。”
  说这话的人是墨夜,他就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用一种十分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自己前天的所作所为。
  这让叶子瑜吓了一跳,她不知道墨夜的胆子到底有多大,但是敢说出这种话人,真的是疯了。
  石以民可是石为天的大哥啊,石家正儿八经的继承人,而且他和石为天那个纨绔子弟可不一样,天生就是做菜的料鼻子闻一下就能明白放了什么调味料,舌头尝一口就能明白煮了多久,是石家乃至全世界的厨师都尊敬的美食家。
  要是还像得罪石为天一样得罪石以民,那是要向全世界的厨师谢罪的。
  “是我弟弟,他的手原来是你弄的啊,怪不得门口贴着我们家的封条。”
  石以民并没有如同叶子瑜想象的那样火冒三丈,誓要为弟弟要回个公道,只是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样的心态笑出来的。
  总之他完全没有任何对于墨夜的敌意,就好像是在和墨夜聊别人家的事情一样。
  “门口那封条无所谓的,只是我懒得取下来了。”
  墨夜望了眼店门口,他不说自己都忘了,石为天的封条还没拆下来,
  “我想也是,拥有你这样厨艺的一家餐馆,是不愁没客人的,那封条反而算是帮助你了吧,推掉了很多没有主见的客人。”
  石以民笑着说,门口的那张石家封条仅代表着石家的意见而已,很多食客将它当成最官方的评论就很无脑,每个人的口味都不是完全相同的,或许你喜欢的别人就讨厌,反之亦然,所以石家依靠贴封条来将味觉统一,这是石以民很不屑的地方。
  “尝尝椒麻**,这个挺好吃的。”墨夜指了指摆在石以民面前的另一道菜。
  “不用了,正宗的川味椒麻鸡用的鸡都是做成白切的形式,熟而不烂,皮爽肉滑,你这个一看就是煮完鸡汤剩下的扒鸡,不想浪费才做成椒麻鸡的。”
  石以民摇了摇头,抓起了一根鸡腿,骨脱肉烂,还有一股鸡汤的清香,可以确定就是鸡汤锅里拎出来的,他将鸡肉送入口中
  然后愣住了。
  “不过,鸡肉确实是非常好吃,顶级的鲜美。”
  石以民收回刚才的摇头,决定听从墨夜的意见,把椒麻鸡给吃了。
  两人之间的对话十分之良好,甚至像是有人之间的交流一般,这把叶子瑜看傻了,石为天和墨夜第一次见面就成了敌人,怎么轮到石以民就像是成为了朋友一样。
  “我已经被石家给除名了,所以不用担心我会报复你们,现在的我,只想饮酒度日,醉生梦死罢了。”
  就好像是看穿了叶子瑜心中所想的事情一般,石以民直接回答了她。
  说话的同时,石以民一直保持着微笑,和之前一样,就像是在说他人的事情一样,明明是如此堕落的人生计划,却能丝毫不觉羞耻的说出口。
  “因为红烧肉?”
  墨夜想起了刚才石以民烂醉的状态下要墨夜给他来一份红烧肉的情景,能对一道菜如此挂念的原因,只能是菜里有故事了。
  “我说是的话,你可以给我做一道红烧肉吗?”
  石为民看着墨夜,眼神之中有些期待。
  叮铃。
  店门被推开了,但是没有任何人进来,仅仅只是一阵微风吹进,吹乱了摆在歌暮染桌子上的草稿纸。。
  墨夜看着门口的方向许久,最终点了点头。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