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出苍穹 > 第07章 寒炎朱果

第07章 寒炎朱果


  第07章寒炎朱果
  “小子,你很有胆量,我很欣赏,但是希望你的拳头能够配得上你的胆量。”俊哥并没有急着出手,反而看着面色如常的徐庆之,开口说道。现在俊哥眼中,徐庆之就像一头被猎人盯死的猎物,他并不着急下手,而是想看看猎物如何挣扎,他很享受这个过程。
  可惜,徐庆之瞟了一眼俊哥就过滤了,转头看向猪头刘云飞道:“救兵来了?”
  “看你嘴巴还能硬到什么时候去,俊哥,兄弟你们帮我好好收拾这小子。”刘云飞很火大,可是想起徐庆之的那记回旋踢,现在都是心有余悸的。
  不过现在俊哥来了,刘云飞就有底气了,心里已经幻想着徐庆之跪地求饶的情景,想起来就兴奋啊。
  “上!”俊哥目光微凛,嘴巴淡淡突出一个字,众人舞动拳头,就向徐庆之两人身上招呼而来。
  徐庆之一脚踢飞冲在前面的一人,在王鹏的惊呼声中将他一把推出包围,旋即单腿一扫,一道劲风一扫而过,众人完全没看清楚徐庆之是如何出手的,只感觉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地撞击一般,一个两个倒在地上疼的叫喊着。
  干脆利落,不过数秒钟的时间,俊哥傻眼了,这什么情况,他今天带来的可不是弱鸡啊,但是现在面对徐庆之,根本不过一招之数,纷纷倒地了。
  错愕之余,俊哥出手了。
  双拳紧握,俊哥一声低吼,整个人宛若一头下山的猛虎,狠狠冲向徐庆之,快、准、狠,直取徐庆之要害。
  徐庆之不紧不慢,右手似是随意探出,侧身躲过俊哥拳风的瞬间,一掌拍在俊哥胸口,跟着双手化爪,稳稳抓住俊哥手腕,在俊哥异样的目光中微微用力,“咔嚓”的一声响,很清脆。
  紧接着,便是俊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啊!”
  俊哥感觉自己的手断了,不是感觉,而是真的断了,钻心的疼痛,要命啊。
  杀伐果断,徐庆之根本不会手下留情,弱肉强食,如果现在的他还是原先的他,或许早已经被人踩在地上狠狠地羞辱了。真是这样,又有谁给予自己一份可怜呢。
  出生四象大陆修武世家的徐庆之,见过了太多的腥风血雨,经历了太多的人心险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
  修炼,炼的不仅是功法武技,还有一颗强大的心,一颗不畏前行、勇立潮头、乘风破浪的心。
  高光俊经过这些年的摸爬滚打,早已经变得心狠手辣,也是见过不少的狠角色,他也渐渐成为大家眼中的狠角色,杀伐果断,但是和眼前的徐庆之比起来,他感觉似乎眼前的徐庆之更是危险。
  求生本能的驱使,高光俊另一拳挥舞而出。
  你想要我命,那我就先要了你的命。
  高光俊狠狠地想着,现在的另一拳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高光俊的这一拳没有任何的花哨,干脆利落,完全就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越是这样的出手越是恐怖。
  然而绝对实力面前,一切花招不过纸老虎。
  高光俊这一拳对徐庆之基本没有构成任何的威胁,反而是徐庆之顺势一击,“嘭”的一声轻响,高光俊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就像一条死狗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看向徐庆之的目光中,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忌惮,这人哪儿冒出来的?这么厉害?
  “啊!”即便是高光俊来到,结局还是一样,刘云飞傻眼了,原先的嚣张和得意消失殆尽,感觉被一股难以遏制的恐惧笼罩,他很想撒腿就逃,可是能逃得过吗?
  权衡再三,刘云飞没有选择撒腿就跑,而是。
  咚!
  刘云飞跪下了:“这位大哥,我、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
  面对刘云飞突如其来的这一跪,徐庆之微微一怔,他杀伐果断,并不代表他草菅人命,何况现在的他,并不是社会规则的制定者,那么就需要遵从社会规则。
  刘云飞可是黄平中学的一霸,也算是恶名远扬,过往学生看见他下跪的这一幕,简直难以置信,甚至有些学生还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认是本人后,忍不住惊呼出声了,这是什么节奏啊?
  徐庆之可没什么心情搭理刘云飞,招呼一声还在错愕中的王鹏,走人了。
  看着徐庆之两人远去的背影,刘云飞脸上的表情逐渐冰冷,紧握着的双拳在不断的加大力度,指甲都先进了肉里也浑然不知。
  “你们几个没长眼睛啊,还不赶紧送老子去医院。哎哟,踏马的,小子,下次别让老子再遇见你,遇见你一次,老子打你一次。”高光俊简直要抓狂了,本来想着小事一件,反正这种学校打闹刘云飞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哪里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哎哟,痛死老子了!
  王鹏感觉身旁的徐庆之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路上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庆之,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刚才你那是不是武功啊?你看我能不能练练?其实不瞒你说,我很有天赋的,就是缺少个老师!”
  徐庆之一阵头大,瞥了王鹏一眼:“怎么,身上不疼了?”
  “啊,哎哟,妈的,这些人下手也是狠,疼得要死!”经徐庆之这样一说,王鹏自然也能感受到浑身酸痛。
  “王小鸟,你没事儿吧?”周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一脸关心的问道,对于刘云飞这种角色,他是一百个胆子都不敢招惹的,哪怕徐庆之展现了恐怖的战斗力,但是周方清楚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早早地就跑路了,等一切尘埃落定,徐庆之王鹏没事了才冒出来。
  “谢谢,我没事儿。”王鹏向来对周方没什么好感,何况刚才他可是看见周方就在人群中,却根本不敢出手相助。
  周方倒也无所谓,反而满脸惊喜的看着徐庆之:“庆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厉害啊?有你在,我们就不怕被人欺负了,呵呵!”
  “问那么多干什么?”徐庆之没来得及说话,王鹏已经抢先一步回答了,冷冷地声音暴露此刻他对周方的态度。
  “我、呵呵,我就是好奇嘛!”周方尴尬的笑了笑。
  “这有什么好奇的,你不是看见了嘛,刘云飞那点人根本不够庆之看的,看他以后还怎么嚣张。”王鹏说起刚才的事,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好像刚才收拾刘云飞的不是徐庆之,而是他自己一般。
  “那倒是。”周方强忍着心头的不爽,连忙点头称是,心里却狠狠地鄙视王鹏小人得志一番。
  周方一反常态的和徐庆之两人一块儿吃了早餐才回宿舍,王鹏浑身难受就爬床休息了,徐庆之招呼一声离开了宿舍,他想再去学校附近的冷坪山看看,能不能运气好遇到些天材地宝。
  冷屏山,坐落在黄平中学后侧方,海拔1356米,森林茂盛,植被丰富。
  沿着小路,徐庆之不过二十来分钟就已经来到冷屏山脚,他选择一条偏僻小径上山了。
  穿过丛林,徐庆之不断往森林深处行去。
  一路上,倒也没有遇见什么蛇虫,走的很顺利。
  斩荆披棘,徐庆之感觉像是回到了四象大陆,一个人探险,不过和四象大陆的探险比起来,如今一切可是简单多了,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妖兽。
  脚下生风,徐庆之速度飞快,很快便已经深入冷屏山深处。
  清澈见底的溪水,静静地流淌着。
  徐庆之来到溪边,手掌捧起清泉喝了一口,甘甜可口,真是美味,或许就这些地方才能喝到这样纯净的山泉水了。
  循着溪水,徐庆之取道而上,越是往里越发的人迹罕至,倒是能够遇见一些稀奇物种,可是他想要的药材却始终没有遇见。
  徐庆之这些天翻阅了不少书籍,对于天材地宝的记载主要还是诸如人参之类的补品。
  “咦,这里的环境,似乎不太一样。”徐庆之很快察觉到眼前这一方天地与众不同,好像曾经有人生活的痕迹,但是环境幽静到透着一股诡异,没有任何动物踪迹,宛若一处幽谷,丝丝凉风仿佛就从眼前散发出来。
  徐庆之缓缓地靠近,植被掩盖的一处洞穴渐渐呈现,将植被掀开,能够看见有人工改造的痕迹,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带着疑惑,徐庆之走进了洞穴。
  在四象大陆,徐庆之探险进过不少的险地,也经过不少大能遗留下来的遗迹,今天还是来到这个世界进入的第一个洞穴。。
  洞口不大,但是刚进入洞穴便是另一番天地,一方平地,很宽敞,方圆上千平米,平地中央还有一座小湖,小湖中间建有湖心亭,湖心亭不大,亭子中间还有一方沃土,一株植物微微摇曳,上有一果,红蓝两色交错,一股异香从两色果上飘散开来,即便相隔数十米,徐庆之都能嗅到那股淡淡的异香。
  “寒炎朱果!”目光扫过,徐庆之便舍不得移开片刻,忍不住惊喜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