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威世界里的生化危机 > 潜入

  依琳知道,诺是接了这个耳机,那就势必要摘下自己本来就带着的这副耳机,这样的话,她那一对尖尖的精灵耳朵也就暴露了。
  不过,诺真的暴露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罢,依琳摘下耳框形耳机,收到背包里,才接过大老爹递来的小巧耳机。
  同肤色一般偏黑色的小麦色尖耳朵,在白色卷发的对比之下,让人看得十分的清楚,即使只有一点尖尖,却还是让众人发现了不同。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众人对于依琳的那点不同,倒也没怎么太过于在意。
  倒是大老爹显然是将小夜左文字和药研藤四郎给忽略了,还是不知道他没有准备那么多的耳机,反正他们两人是没有的。不过这耳机有没有还真无所谓,反正小夜左文字和药研藤四郎是肯定要跟着依琳走的。
  “那么现在怎么办?是直接进去,还是等高夫人?”戴上耳机,依琳看着众人,问道。
  反正她的目标仅仅只是高夫人一人而已,至于其他的,她都无所谓的啦~
  “直接进去吧。”夜魔侠道。
  随后,携带狙击枪的大老爹和惩罚者就直接窜上树去,架着狙击枪,先直接瞄准了在瞭望塔之上的四人,随后只听‘砰、砰、砰、砰’的四声闷响,位于瞭望塔之上的四人就先后歪倒在塔上,底下看守的两位彪形大汉似乎是什么也没听到,依旧在那里端着个微冲看守着大门,但不过几息之间,脑门上就多出一个黑洞,身子无力的瘫倒下来,只留下一脸的茫然。
  嗯,这可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这会不会太过于顺利了?一丝丝怪异涌上依琳的心头,想了想,她还是又开启了死灵之眼,紧皱着眉头,不断的四下里看看。
  但是,没有,除了后面跟着的小尾巴,她什么都没发现。
  虽然依琳在美国生活的也算是久了,对于这个世界普通人武力值的低下也略微有些了解,但...似乎这里的守卫要比她想象的还要无能?
  呃,也不能这么说,之前那个研究基地的守卫不也不怎么样嘛,还不是一刀就倒。
  “那么,按照之前商量的,我跟惩罚者去解决后面的那六人,超杀女就跟着你们行动。”大老爹说完,还瞥了一眼众人的后方,这才收回目光,看向超杀女,道,“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夜魔侠和依琳,知道么?”
  也不知道他们之前商量了什么对策,不过很显然,这是要分组行动的。
  “嗯呐!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超杀女保证道。
  其实,大老爹之所以会让超杀女跟着夜魔侠,只要就是看中了依琳的攻击力,跟这个小萝莉在一起,大老爹还是比较放心的。
  毕竟,谁让在一众人中,只有依琳有办法让那些奇奇怪怪的忍者永远的死亡呢?
  兵分两路,依琳和夜魔侠、小夜左文字、药研藤四郎和超杀女从正门进入,而惩罚者和大老爹则从后面,一前一后的打通通道,到时候,他们也好带着这些可怜的盲人们逃走。
  是的,本来他们是这么打算的。
  一路上,依琳等人有惊无险的进入大门,当然了,在路过大门口那瘫倒在地的两具尸体时,依琳还饶有兴致的指挥着夜魔侠将他们的尸体靠墙摆好。
  嗯,虽然她是很想亲自动手,但谁让她只有个可怜的122呢?还有,药研藤四郎和小夜左文字的身高也是不够的。
  说起来,也不知道这两个彪形大汉是怎么长的,居然足足的有一米九了!
  “真是的,一个个的都长这么高做什么啊!”看着两具尸体,依琳看似抱怨的伸脚踢了那句尸体一脚,低垂下来的雪白发丝,掩去了双眸中一闪而过凝重。
  “嘛嘛~我想大将你以后一定可以长高高的!”虽然药研藤四郎不知道依琳突然间怎么会抱怨起自己的身高来,不过他还是上一步安慰道,也因此,看见了依琳暗搓搓的在几个不起眼却能够包围大门的角落里,偷偷的投放几个让他极为眼熟的发者淡红色光芒的小球。
  眼见自家大将的小动作似乎是不想让人发现,于是药研藤四郎暗地里给了小夜左文字一个眼神,就见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同药研藤四郎一左一右的将依琳护在中间,用他们的身体挡住了依琳的手上的小动作。
  “大将?依琳依琳,为什么药研要叫你大将?你们是主仆关系么?就像是那种东方古代的上下级关系。”听着药研藤四郎称呼依琳的称谓,超杀女好奇道。
  “并不是,药研是我同伴,不过,关于这个称呼的话...”歪着小脑袋,依琳忽然吐出一个词,“中二?”
  这样一想,好像的确是蛮中二的诶~不管是喜欢称呼自己为‘大将’的药研藤四郎,还是心安理得接受了的自己,在现代的角度看,好像的确是蛮中二的。
  嘛~虽然也没什么不好的。
  “是这样啊!”超杀女恍然大悟。
  而越走越远的众人,没有发现身后本该死去的两个护卫,一片死寂的眸中突然焕发出一抹光彩,头顶上被狙击枪打出来的黑洞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然后,等依琳一众人远去的后,却像是个被设定好行动的机器人一般,动作有些呆板僵硬的掏出衣服口袋里的一副行动电话,按下了其上的某个按钮。
  “夫人,他们来了。”
  ——“是么,我知道了。”
  仅仅只说了这么短短的两句话后,电话就直接挂断了,而他们两个看了一眼瞭望塔上同样重新站起来的同伴后,彼此相互间点点头,然后,化作一抹黑影,消失在了围墙之内,这时,动作,到一点儿都没有之前的呆板僵硬了。
  而他们同样不知道,在树林内,一个小小的身影同样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那双透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惊愣,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握拳,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向那个围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