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轮回了三千年 > 029 你的痣很漂亮

029 你的痣很漂亮


  “外面怎么这么吵?”
  邓文修拿起课本站起身,看向教室门口,有点疑惑。
  现在才下课,可是走廊上却很是喧哗。
  洪岩等人也是一脸不明所以的神情,几人一起好奇的往外走去。
  等走出教室,他们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学校的风云人物,校篮球队队长王喻东正站在走廊上,手里还捧着一束夺人眼球的玫瑰花,目测估计有大几十朵,妥妥的求爱架势。
  刚才老师走出来的时候,也和王喻东打了照面,不过看着小伙子捧着玫瑰,也只是会心一笑,然后便离开了,毕竟大四的学生,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情,东大校风虽然严谨,但是也没苛责到压抑人性的地步。
  旁边不少看热闹的学生在起哄,尤其是那些女生,看着那束火红娇艳的玫瑰,眼神嫉妒而羡慕,恨不得篮球王子示爱的对象是自己。
  邓文修看了,却是脸色一黑。
  “妈旳,没泡过妞怎么的,有必要这么招摇吗?炫耀给谁看呢!”
  暗骂一句,他揽住叶辛肩头。
  “没什么好看的,叶子,走,咱们吃饭去。”
  虽然女主角还没出现,但是所有人恐怕都知道王喻东手里的那束玫瑰要送给谁,邓文修想要拉走叶辛,显然是一片好意。
  毕竟,亲眼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对任何人而言,恐怕都是一种残忍的折磨。
  以己度人,邓文修觉得自己肯定忍受不了。
  叶辛神色平淡,没看热闹的意思,正要和邓文修几人一同离开,可是王喻东像是不经意间正巧瞧见了他。
  “真巧,叶同学也在啊。”
  这厮主动笑着打起招呼,笑容很是热情,像是得了间歇性失忆症,浑然像是忘记了叶辛也是这个班上的。
  看着那张虚伪的笑脸,邓少爷恨不得脱了自己四十三码的球鞋狠狠的摔在他脸上。
  妈旳,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他都已经要把叶辛拉走了,可是对方甚至都不让他们走,摆明了是要将叶辛彻底的羞辱一通了。
  他邓少爷虽然也干过类似抢人女友的缺德事,但是他也从没如此过分过。
  他脸色不善,作势打算上前,可是叶辛伸手拦住了他。
  “叶子……”
  邓文修皱眉。
  叶辛笑容可掬的看了他一眼。
  “没事。”
  “东哥!”
  门口,袁虎走了出来,看到王喻东,那比看到自己亲生爹妈还要热情,大喊一声,立即快步走了过来,虽然他额头上还缠着纱布,但是他今天心情似乎比较灿烂,神色也很灿烂,看着那束盛放的玫瑰花,笑道:“来等嫂子啊?”
  王喻东笑了笑,整理一下玫瑰花,装模作样道:“别瞎说,我只是来请倩茹吃顿晚饭。”
  “哦,我差点忘了,今天是东哥你的生日吧?烛光晚餐,啧啧,东哥真是浪漫啊。”
  两人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说着,袁虎还刻意朝叶辛这边看了眼,那笑容,满满的挑衅与鄙夷之色。
  这确实有点过分了。
  换作任何一个爷们,恐怕这个时候都忍不了,但是叶辛的涵养着实惊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仿佛事不关己,甚至笑容比周围无关看热闹的学生还要自然。
  “叶同学,晚上有空没?正巧今天我生日,要不大家一起吃个饭?”
  王喻东充分展示出他为什么能够成为很多女孩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原因,宽容,大气,笑容洋溢的对叶辛发出邀请,像是已经忘了他和叶辛之间还有一个谁都输不起的赌约。
  袁虎在旁边道:“东哥,今晚你是专门和嫂子准备的烛光晚餐,有外人在场……恐怕不太方便吧?”
  其实不用他在旁边含沙射影,叶辛自然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对方平和友好,他也客客气气。
  “多谢王队长好意,我就不打扰了,祝王队长今晚生日之夜过得开心。”
  不提旁人,哪怕邓文修洪岩,都看得瞠目结舌。
  “这小子是他妈属乌龟的?这么能忍?”
  袁虎暗中嘀咕,有点惊诧的同时,难免更加觉得叶辛懦弱废物。
  祝贺了一句后,叶辛便打算离开,可是这个时候,女主角终于姗姗走了出来。
  “倩茹。”
  王喻东顿时转移目光,眼神温柔。
  “呀!”
  夏西惊叫一声。
  杨思颖捅了捅葛倩茹的胳膊,不无羡慕道:“倩茹快看,好漂亮的玫瑰。”
  阳光高大的帅气青年,鲜艳夺目的红火玫瑰,这般场景,当真没几个女孩抗的住。
  猝不及防的葛倩茹也情不自禁愣了下,随即难得的脸色微微泛红,咬着唇低声道:“你怎么来了?”
  这般情态,真是好一个含羞带赧,柔情脉脉啊。
  即使作为局外人,邓文修看得都忍不住有点眼角抽搐,他眼不见心不烦的再度催促道:“叶子,咱们走吧。”
  但是无巧不巧,王喻东这个时候捧着花朝商学院院花走去,挡在了走廊中间。
  “送给你的。”
  他递过手中的盛大玫瑰。
  四面八方的注视下,葛倩茹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缓缓接过了那束火红玫瑰,低着头,柔声道:“谢谢。”
  常人哪里见过这位院花露出这种女儿姿态?
  “倩茹,今天我生日,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邀请你……”
  王喻东话还没有说完,忍了半天的邓少爷终于忍不住了。
  “王喻东,葛倩茹,你们能不能要点脸?把学校当你们家呢?秀恩爱去僻静点的地方,别杵在这挡住老子的路,我这还没吃饭呢,看了你们一会,我都差点把午饭给吐出来了。”
  邓少爷的声音中气十足,传出去老远,不少学生都绷紧了表情,有些控制力差的,当即笑了出来。
  “邓文修,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袁虎疾言厉色。
  王喻东虽然没有扭头,但脸色也微微冷了下来。
  “邓文修,关你什么事?”
  葛倩茹俏脸生寒,对邓文修怒目而视。
  “怎么不关我的事!”
  邓少爷义愤填膺。
  “叶辛是我兄弟,葛倩茹,你喜欢谁没人管,那是你的权力,但是你这么做太不地道了!叶辛好歹帮了你那么多次,要不是他,你能安安稳稳升到大四?恐怕早就被强制留级了!你不喜欢他也就罢了,有必要这么羞辱他吗?!”
  周围的目光骤然起了变化,看戏的学生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声响起。
  葛倩茹脸色异常难看,甚至娇躯都气得开始颤抖。
  虽然邓文修说的都是事实,叶辛的确帮了她很多次,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邓文修如此直白赤裸的喊出来,那旁人今后会怎么看她?
  “你胡说!”
  因为愤怒,这位商学院院花的脸蛋都开始变得发白,她盯着邓文修,怒声道:“我从来没有让他帮过我,他自己乐意,能怪谁?!”
  邓文修笑了,还打算说话,可是叶辛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
  言罢,叶辛朝前走去,在葛倩茹和王喻东面前停了下,看了眼那束花,然后抬起头,冲葛倩茹微微一笑。
  “你右边屁股上的那颗痣挺漂亮,我很喜欢。”
  包括袁虎杨思颖夏西在内,王喻东葛倩茹几人齐齐一愣。。
  “祝两位晚上玩的开心。”
  言罢,叶辛便迈步离去,头也不回,只留给所有人一个洒脱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