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轮回了三千年 > 028 笑柄

  东大中心体育馆。
  校篮球队成员正在举行一场队内碰撞赛,双方你来我往,很是热闹,周围不少学生观战,叫好欢呼声不断。
  脑门缠了个绷带的袁虎走进体育馆,望了一圈,然后快步朝这边走来。
  他也是校队成员,虽然是替补,但也有上场的权力,可是因为他头上有伤,所以这场队内训练,没有安排他上场。
  “东哥。”
  他来到观战席坐下。
  旁边同样没有上场的校队队长王喻东扭头,看了眼他脑门上那块很惹人注目的绷带。
  “好点了没?”
  “多谢东哥关心,一点小伤,不碍事。”
  袁虎不以为意道,颇为爷们。
  王喻东点了点头,看向热火朝天的球场。
  “叶辛那小子,这两天有什么动静?”
  “东哥,我正要和你说这事。”
  作为叶辛的同班同学,估计没有比袁虎更合适的内奸了,这厮眉头紧皱,立即汇报道:“叶辛那小子这两天,什么动静都没有,每天都老老实实的上课,完全像是没把和东哥你的比赛放在心上。东哥,我怀疑他是不是忘记这事了?”
  “忘?怎么可能忘。就算他忘记了,也会有人不断提醒他。”
  王喻东哂笑,与此同时,眉头也是微微皱起,扭头看向袁虎。
  “他这两天真的没有加强训练什么的?”
  “没有。”
  袁虎摇头。
  距离东区篮球场那场冲突,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以来,他一直扮演着一个称职的奸细角色,密切的关注叶辛的一举一动,可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小子居然任何临战突击的打算都没有,整天和邓文修那些人嘻嘻哈哈,日子过得快活得不像话。
  “东哥,那小子不会是知道自己输定了,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所以干脆放弃了?”
  袁虎目露思索之色推测道。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
  监视对手的行为举动,那是基本的战略规划,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当然。
  王喻东也同样这么认为。
  可是从袁虎这里得到的消息反馈,却让他情不自禁起了疑虑,眉头越皱越紧,陷入了沉思之中。
  凭借个人直觉,再加上叶辛那天的表现,他都不觉得对方会放弃治疗。
  “会不会,他们知道你是我的人,所以刻意防着你?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晚上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暗中训练?”
  王喻东猜测道。
  袁虎一愣,继而大点其头。
  “有这个可能。”
  毕竟,他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那小子,如果那小子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训练,他还真发现不了。
  “不过东哥,就算那小子这几天没日没夜的训练,也不可能是东哥你的对手啊,东哥你和那小子比起来,就像是萤火比之皓月……”
  他很显然的打算拍马屁,可是语序弄错,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好在王喻东心胸开阔,没有较真,拍了拍他的膝盖,站起了身。
  “你说反了,没事的话,多读点书,没什么坏处。”
  袁虎很是尴尬。
  “继续监视,有什么异常,立即向我汇报。”
  王喻东轻声道,随即朝体育馆外走去。
  “是,东哥。”
  袁虎满脸郑重立即应道。
  叶辛那句话确实没有说错,还真是没有比这厮更称职的狗腿子了。
  ……
  寸土寸金的空中花园。
  姚窕人还没进门就开始大喊。
  “姐,我明天还要课呢。你这么着急把我叫回来干嘛?”
  “姚小姐。”
  庭院里正在清理草坪的佣人恭敬的喊了声。
  姚窕笑着点头。
  “张婶,我姐在家吗?”
  “洛小姐在客厅呢。”
  “谢谢张婶。”
  姚窕礼貌道谢,随即往别墅走去。
  空中花园十八号别墅。
  不少人都知道这是超级天后洛轻烟的住宅。
  那么东大校花姚窕所称的‘我姐’到底是何方神圣,答案其实很明显了。
  “姐,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非得把我叫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来回一趟很麻烦的。”
  难得放假在家休息洛轻烟从剧本上抬起头,朝走进门的表妹看去。
  “平时不见你学习有多认真,怎么现在倒是像把学校当作家了?就这么舍不得回来?”
  其实在学校里很高冷的姚窕顿时嬉皮笑脸,蹦蹦跳跳的来到表姐的旁边,
  “姐,你这话可是冤枉我了。我哪有不愿意回来,只不过平时你总是在外面忙,我一个人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不如待在学校里。”
  洛轻烟看了她一会。
  她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妹妹其实是因为怕自己所以才不愿意回来,但也没拆穿她言不由衷的善意谎言,将剧本放下,拍了拍身边的沙发。
  “坐。”
  姚窕乖乖坐下,看着茶几上堆成一堆的剧本,惊叹道:“姐,又这么多人想找你拍戏啊……”
  说着,她好奇的朝一份剧本抓去,想拿来看看,可是却被洛轻烟拍了下手。
  “别乱动,坐好,我有事要问你。”
  洛轻烟在家显然很有威严,至少姚窕很明显有点畏惧她这位表姐,乖巧的“哦”了一声,收回手,正襟危坐,就像是准备应付老师训话的学生。
  可是这一次,表姐并没有拿她的学业问题大做文章。
  “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个名叫叶辛的学生?”
  洛轻烟平淡开口。
  姚窕一愣,很是不可思议的看向表姐,那双乌黑亮丽的大眼睛逐渐瞪大。
  “姐,你怎么知道那个书呆子?”
  看样子,自己的情报并没有出错,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是一位东海大学的大四学生。
  洛轻烟心底的惊讶其实并不比姚窕少到哪去,不过她是个职业演员,没动声色。
  “我捐赠的孤儿院里,有一家光明孤儿院,那家孤儿院的院长,和我提起过这个学生,说他成绩很好,是他们孤儿院的骄傲……”
  她显然是临时编纂的解释,可是姚窕当了真,她知道表姐经常做慈善,惊诧之色逐渐消退。
  “骄傲?可拉倒吧。那书呆子过不了多久恐怕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了……”。
  “噢?”
  这两天已经把叶辛的背景资料摸了个底朝天的洛轻烟眼神闪烁了下,神色自然,不留痕迹像是随口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