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轮回了三千年 > 027 窈窕淑女

027 窈窕淑女


  与叶辛分别,安然一个人独自朝宿舍的方向走去,叶辛对她态度的改变,让她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儿时欢乐的时光,思绪一时间有点出神,以至于没看到对面正迎面走来的几个女孩。
  “安然姐!”
  她没注意到对方。可是对方却看到了她。
  “你们先去琴室,我马上就过来。”
  其中一个女孩喊了一声,然后对室友说了一句,随即快步走了过来,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笑意。
  “姚窕?”
  安然回神,看着走过来的女孩,停下了脚步。
  “学姐。”
  “学姐。”
  几个女孩经过的时候,都很友好客气的和安然打了个招呼。
  她们都是东海大学艺术系的大三学生,那名叫姚窕的女孩也是。
  姚窕,与窈窕谐音,取这样的名字,其实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毕竟如果长得不尽人意的话,这种名字很容易成为被人取笑的话柄,可是这个女孩并没有辜负她父母的期望,宝石般的大眼睛,樱桃小嘴,吹弹可破的肌肤,可谓人如其名。
  “安然姐,你这么入神在想什么呢?我叫你都没听见。”
  同为东大的校花,与安然齐名的姚窕走了过来。
  她与安然是两种气质,如果说安然是一株不污不垢宁静淡雅的莲花的话,那她就是一朵娇生惯养的郁金香,天生带着一种富贵气。
  当然,虽然家世优渥,但是她却并没有富家小姐高人一等的那种凌人感,很平易近人,至少对安然是如此。
  “刚才在想一些事,你是要去上课吗?”
  安然笑问。
  姚窕点头,正要说什么,可是眉头徒然一皱,虽然安然眼眶的红润已经不太明显,但还是被她那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敏锐察觉。
  “安然姐,你眼睛怎么红了?哭过了?谁欺负你了?”
  她立即问道,很是关切。
  安然一惊,连忙挤出一抹若无其事的笑意。
  “没有,也许是刚才在湖边风吹的吧。”
  姚窕虽然年纪不大,因为上学比较早,导致今年到了大三还不到二十岁,可是她不傻,眼力也很厉害,分明看出安然的言不由衷。
  “是不是叶辛?”
  她稍一琢磨,就猜出了罪魁祸首,毕竟学校虽然大,但是能够惹安然姐伤心的,也只有那个与安然姐有着青梅竹马之谊的书呆子了。
  “我找他算账去!”
  她怒气冲冲,立马打算去讨个说法。
  “真的不关他的事。”
  安然立马拉住她,苦笑道:“姚窕,你别大惊小怪,我真的只是刚才在湖边呆了会,眼睛被风吹的有点不舒服而已,”
  姚窕将信将疑的注视着她的眼睛。
  “真的?”
  安然苦笑着点了点头。
  见安然神色不似作伪,姚窕的怒火这才逐渐消退,平息了去好好教育一下那个书呆子的心思。
  “安然姐,叶辛与王喻东约战的事,你听说了吗?”
  她问道。
  她倒是不关心那个书呆子死活,只不过她和安然交情不错,不希望看到到时候那个书呆子输得一败涂地,让安然姐伤心。
  安然点了点头。
  “你也听说了?”
  姚窕立即道:“现在全校都已经传遍了,说叶辛那个家伙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要挑战王喻东,而且还约定输得的一方给获胜者下跪磕头,安然姐,你最好去劝劝那个家伙,我承认,他读书确实有一套,可是想在篮球场上去和王喻东较量,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姚窕的话不太中听,但安然和她认识这么久,也明白她心直口快的个性,没有生气,苦笑一声。
  “你觉得我劝他他会听吗?”
  姚窕话语一滞,一时间无言以对。
  确实。
  她可是知道那个书呆子可是一直躲着安然姐,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理解看来,那就是读书把脑子给读傻了。
  “那安然姐你不会就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吧?”
  姚窕小心的问道。
  安然看着他,反问道:“你为什么觉得他一定是去送死呢?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说不定他可以获胜呢。”
  姚窕不由自主抚了抚光洁的脑门,顿时哑口无言。
  她也是服了。
  这对‘姐弟’真是没一个思维正常的,一个脑子抽筋去挑战校队队长也就罢了,另一个居然还觉得有奇迹出现的概率。
  要知道,现在全校都知道了这场比赛,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富家子弟阔少爷敢开盘口,就是因为没有人觉得这场比赛会存在悬念,所有人都等着看那个书呆子到时候输得能有多惨。
  “安然姐,你知道叶辛为什么要去招惹王喻东吗?”
  姚窕转移了话题,她虽然觉得安然太过盲目乐观,但是她也能够理解安然姐对那个书呆子的感情,不好继续打击。
  安然沉默了下,缓缓摇了摇头。
  “安然姐,你是装作不知道吧。”
  姚窕拆穿了安然的装傻。
  “谁不知道,王喻东最近在疯狂追求商学院那个院花,叫什么来着?好像叫葛倩茹对吧?叶辛不是也一直喜欢她吗?以前还真看不出来,那个书呆……叶辛看起来呆板木讷,其实骨子里还有点男儿血性啊。”
  她似褒似贬,那声书呆子差点脱口而出,可是考虑到安然的面子,还是及时改口。
  “冲冠一怒为红颜,啧啧,多么感人肺腑,可歌可泣啊。”
  姚窕摇头晃脑,感慨万千。
  “好了,他又没怎么得罪你,你为什么总是和他过不去。”
  安然无奈道。
  “我不是和他过不去。我只是看不惯他这么对你而已。安然姐,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为什么总是想躲瘟神一样躲着你,相反却对一个纯粹把他当成利用工具的人那么热心?”
  姚窕纳闷道:“难道男人都这么蠢吗?”
  安然沉默下来,半饷,才缓声道。
  “……两种感情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有什么不一样的。”。
  姚窕撇了撇嘴。
  “我倒想看看,他为了那个葛倩茹敢冒这么大的风险,等他到时候输得一败涂地,人家会不会帮他说一句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