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湛湛露斯卿 > 第二章 风流韵事忆秦楼

第二章 风流韵事忆秦楼


  晟国平姬城外,夜色犹如墨汁般,紧紧包裹着夜幕下的一切事物。这是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令人不自觉地心生胆颤。
  “呼——呼——”密林中有一个急促的喘息声。那人无力靠在一棵宽大的树桩上,左手却紧紧地捂着右手臂,指缝中渗出的鲜血,已经浸染了整个手掌。
  “这是跑累了?”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天而降,一身黑色的斗篷的男子,赫然立在那人面前。
  那人顾不了多余的思考,迅速起身,向身后跑去。
  男子眯了一下眼,瞬间移动到那人面前。
  “额。”那人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你是什么人?你我到底有何仇怨?”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追杀之人并不打算回答什么,握剑的拇指轻轻一推,剑身出鞘,一阵耀眼的剑光,照出了他清冷的脸庞。
  “时翎雨!”那人不禁瞪大了眼睛,“你……你就是剑鬼的另一个弟子,剑侠南笛的师弟——陆笙!”
  “嘶——”
  “额!”那人来不及反应,时翎雨已然回鞘。颈部突然出现一道剑痕,鲜血从中喷涌而出,再也不得动弹。
  “剑侠?呵,好一个剑侠!”陆笙一声冷笑,消失在密林中。
  夜还很深,原本繁华热闹的平姬城中的街道已是一片寂静。
  忽然,一座装饰富丽的二层楼前,出现一个身影。他抬头望了望楼上的牌匾,“忆秦楼”三个大字赫然印入眼帘。他停顿了一下,便飞身上楼,进入了一扇窗户。
  房中没有点灯,但在月光的映衬下,却也能看到一名女子正托着脑袋靠在桌案上睡着了。他悄悄走近女子,温柔地望了望她可人的脸颊,轻轻脱下自己的外衣,替女子盖上。心中有些心疼。看样子,她又等了他一夜。
  “恩?”女子忽然感觉有什么动静,便一下睁开了眼。
  “抱歉,弄醒你了。”
  “你回来啦,笙,一切可顺利?”见到自己苦等一夜的人归来,女子温温地一笑。
  “恩,回来了,都好。”陆笙抬手抚了抚女子鬓边的头发,“还有,下次不许再在这里等我了。夜里天凉,会生病的。”
  “好。”女子点点头。
  次日下午,忆秦楼。
  “洛蘅姑娘,是我先点的。兄弟,你懂不懂先来后到?”一个身着黄栌色贵族服饰的男子一副大爷样坐在一把檀木红椅上。
  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同样盛气凌人的水色服饰贵公子,只见他“啪”的一声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折扇,“哼!整个平姬城都知道,忆秦楼的洛蘅的姑娘从不随意接客,除了本公子!”
  “笑话!是除了本公子才对!”
  “二位公子别争了,今日洛蘅姐姐不接客。我为二位换别的姑娘,可行?”见两位争执不下,一位忆秦楼的管事姑娘想出面制止一下。毕竟他们二位一直占着忆秦楼的前厅,这真真是影响了她们做生意。
  “当然不行!”两位公子异口同声,继续对峙。
  “这……”管事姑娘见安抚不了两位贵公子,只好示意身边人去请洛蘅,“去,快请姐姐过来。”
  “是。”
  忆秦楼,二层楼后巷。
  “洛蘅姐姐!洛蘅姐姐!前厅出事了。”
  房中的女子正在对镜梳妆,并没有因为敲门声而有所改变,只是淡淡的应道,“进来吧。”
  “姐姐,前厅两位公子点名要找您,蓝珠姐姐,有些招架不住了。”
  “哦?”洛蘅没有着急,依旧拨弄着自己的发饰,“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我忆秦楼闹事!赶出去便是了。”
  “可是……可是,那二位来头太大,蓝珠姐姐不敢擅自出手。”
  “什么?是何人?”
  “一位是相府的雷鸣雷三公子,另一位是胤朝的六皇子元湛。”
  “呵,那还真真是两个不好对付的人。”洛蘅明白来者何人后,微微一笑,“你先下去,我一会儿就到。”
  “是。”
  忆秦楼是平姬城生意最好的烟花之地,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客人们的欢笑永远是不会断的。
  前厅里已围观了不少客人,选好姑娘的搂着他的姑娘倚在栏杆上看戏,没选好姑娘的也都伸着脖子往中间看戏。他们都想知道,这场贵公子之争到底谁能抱得美人归。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元湛殿下和雷三公子啊。洛蘅有失远迎,还请二位恕罪。”洛蘅略施粉黛的脸颊白里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似画非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在眼波流转间光华尽显,无不荡漾着令人沉醉的风情神韵。一支累丝双鸾衔果步摇金簪插在细致乌黑的长发在后脑上梳成的发髻上,配上一袭粉色的裙装,整个人的举止间都闪现着一种清丽的空灵之美。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迷醉。
  “不不不!姑娘能来便是荣幸了。”元湛眼前一亮,首先上前扶住洛蘅。
  “你干什么?洛蘅姑娘是来见我的!”雷鸣雷三公子收起折扇一把推开元湛,换他扶住洛蘅。
  “你!”只见两人又要斗起来了。若是继续放任不管,怕是今天忆秦楼就不用做生意了。这也着实让洛蘅有些犯难,毕竟这两位不管拒绝哪一个,都没有好处!
  “额,洛蘅能受二位喜爱,这绝对是洛蘅的福气,但是洛蘅只有一个人,真的无法一下陪伴两个人。”洛蘅微笑着,也不偏袒任何一方,“恩——这样,两位比一场吧!”
  “比一场?”
  “对,比一场,谁赢了,洛蘅今日便陪谁喝一天!”洛蘅微微仰头,脸上的笑容更加夺目了。
  “好!比什么?”元湛率先同意比赛。
  “来人,上酒!”洛蘅拍了拍手掌,便有小厮抬酒上桌了。
  “怎么比法?”雷鸣忽然眯起了双眼。
  “一人一碗,谁先倒下,算谁输。这忆秦楼所有的客人,便是人证。”洛蘅轻轻一扬手,撑着自己的下颌在台上坐了下来。
  “这么简单?”元湛一笑,不知这位洛蘅姑娘打的什么主意,但他知道的是今日他和雷鸣谁都得不到她的陪伴。
  “就这么简单!二位若是没什么异议,便开始吧。”洛蘅挥手示意比赛可以开始。
  “好,我先来。”元湛首先端起一碗一饮而尽,顺便还挑衅一下雷鸣,“该你了!”
  “哼!谁怕谁!”雷鸣同样端起一碗一饮而尽。
  就这样,一人一碗,便随着周边围观群众的吆喝声,不知过了多少个回合,两人终于开始有些摇摇晃晃。
  “呵!”洛蘅见计谋快要得逞,便掩嘴笑了起来,无意地朝楼上看了一眼,却发现陆笙也注视着这场无意义的比赛,而且还一直关注着一个人,便顺着他眼光看向那人,“哦?是他。”似是又想到了什么,便向身边人轻轻吩咐了几句。
  又过了不知几回合,雷鸣终于在要再次端起酒碗的时候,趴在了酒桌上。
  “额,公子!公子!您没事吧?”雷鸣身边的侍者一见不对劲,急忙上前询问。
  “哈哈!我赢了!”元湛见雷鸣率先倒下了,一个踉跄,也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殿下!”元湛的侍者急忙扶住他。
  但元湛却挥手示意自己没事,“放心,我没事儿。”
  洛蘅见胜负已分,便立刻上前祝贺,“恭喜元湛殿下得胜。不过……这酒钱……”
  “呵,天九,给。”
  “是。”天九从怀中拿出百两银票递给洛蘅。
  “诶?不够哦。”洛蘅摆了摆手。
  “什么?这五百两还不够?”天九忽然有些生气。
  “殿下喝的是够了,不过我身后的这些客人,可不够哦。”洛蘅眯眼一笑。
  “是啊!”听到这里,周围的客人们立刻附和。
  “你们……”
  “诶——天九,给,全给!”元湛明显已经醉了,便也任由洛蘅给宰了。。
  “是。”听到元湛吩咐,天九也只好从命,“给,全给你!”
  “那便谢谢殿下了!”洛蘅接过银票,心中甚是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