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恋战新梦 > 第九百一十二章 老天挺好的

第九百一十二章 老天挺好的


  “恩……珑珑?”
  “呵~”
  过了三个小时,大概晚上十一点。估计那边该收工了。毕竟除非有夜戏,不然这么长的拍摄周期又那么忙,肯定受不了。还是在国外。
  颜煌算着时间打电话,凌珑接通之后,颜煌开口就这么一句称呼。别说凌珑笑了,古夕颜也抿起嘴角笑出来。
  话说其实和颜煌关系暧昧的女星不少。其中比较合适能成为CP的,古夕颜,凌珑,赵霁月。其他要么大要么小,都算不上。
  可是真正互相好像没有特别嫉妒啊,或者之类的。
  因为真正算是确定关系的只有古夕颜一个。按理说她可以嫉妒任何谁,但是神奇的是都没有。
  可能就是颜煌的强势原因。镇得住,也因为每一个都特别,都不一样。而且颜煌有时候真不是纯粹的直男,无耻的时候是真没下限。就比如此刻,古夕颜受不了,在一边削水果,看他一眼也就去一边了。只是水果放在他面前。
  颜煌拿起牙签插了一块火龙果嚼着,笑着开口:“今天收工了吗?累不累啊?注意休息,对了我之后会找人空运新鲜饺子和蔬菜过去。营养要跟得上。”
  凌珑笑:“又珑珑了?还铺垫什么?有话就说吧。”
  颜煌轻叹:“也没铺垫,我可能稍微晚一些过去,这边……”
  “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凌珑语气轻柔,颜煌惊讶,意外的就是这个。之前和他姐在童忆那拜年来电话又哭又闹的,这现在是情绪稳定了?不像她啊。她要么不闹,很大气。要闹肯定就任性,从小家庭环境宠的,怎么会这么自动就安抚好自己?
  “你……你确定?!”
  颜煌问她确定,反而是自己的语气不确定:“你……认真的吗?”
  凌珑恩了一声,轻声开口:“你又有事要处理是吧?”
  颜煌开口:“是……公司有点事,开年还是要梳理一下,不然展开有点费劲。”
  轻叹开口:“说来说去还是成立时间短,没有上轨道。五年,或者四年的话,就好很多了。”
  “恩~”
  凌珑开口,语气更是柔软:“你放心。我就是你后盾,经常闹你也是开玩笑或者不拿你当外人。但是真正有事的时候,我一定支持你。你就大胆的去做吧。”
  颜煌疑惑:“这话是好话……不过听着不像是说我忙的事。”
  凌珑语气坚定:“不管什么事!”
  颜煌讷讷开口:“好……好。那,就这样了?”
  凌珑笑:“不过你姐的什么电视剧,出车祸的播了吧?我的欢乐颂你也惦记着点。还有什么饺子蔬菜空运之类的,你不是随便说说吧?这边条件是很艰苦……”
  “放心。”
  颜煌开口:“哥养着你。你的面子最重要,我空运过去的蔬菜水果这些费用我来,保证你们拍戏期间吃好喝好,然后是以你名义给剧组怎么样?”
  “呵呵~”
  凌珑笑得开心:“好。那就这样……”
  颜煌恩了一声:“反正拍摄周期也长,咱俩对手戏也不多。说不定是我去的时候你已经杀青。你让伍京导演专门先拍你的戏,毕竟你还应该早点回国有别的行程。还能呆一年吗?”
  凌珑语气慵懒:“我不管,你是我经纪人,这些你敲定。”
  “好的。”
  颜煌开口:“等哥给你搞定。”
  “呸~”
  凌珑啐了一口:“你是谁哥?不要脸。我不让你叫珑姐,你开始让我叫你哥?”
  颜煌失笑:“你也呸?!女人就喜欢呸吗?”
  凌珑一顿:“还有谁喜欢呸?”
  颜煌冷笑:“我身边所有女人都喜欢呸。我那么多女人还能一一给你统计去吗?”
  凌珑笑着:“那么多女人?不会把我算进去了吧?”
  颜煌恩了一声:“我姐是皇后,你是一人之下……”
  “嘁!”
  凌珑开口:“要做就做最大的。”
  颜煌开口:“你去别人那上天都可以,在我这不行。”
  “不说了。”
  颜煌开口:“等我吧。空运我安排,然后我忙完这一段的。”
  凌珑语气温柔:“不急。你也说了周期长,咱俩戏份也没太多交集。你看你时间来。”
  颜煌有点不适应:“这么听话懂事吗?”
  凌珑笑:“你多给我打几个电话就行了。我在这边也挺孤单的。”
  颜煌开口:“好。我应该晚上有时间,每天和你通话行了吧?”
  “呵呵~”
  凌珑笑得那个甜:“说定了!!你敢不打试试看……”
  颜煌疑惑:“等会。我怎么越来越感觉像是谈恋爱似的?”
  “嘟嘟嘟~”
  那边已经挂断,也不知道听没听到。颜煌笑了笑,也放在一边。
  古夕颜走过来,看着颜煌:“电话打完了?”
  颜煌恩了一声,轻叹开口:“老天是公平的。”
  古夕颜好奇坐在他身边:“这话怎么说?”
  颜煌枕着手臂笑着:“都知道,圈内外都清楚我从小生活比较苦,父母早逝,而且家境贫困。但是除了遇到我姐,入行后也遇到很多人对我都很好。”
  古夕颜询问:“包括我吗?”
  颜煌看看她,笑了笑:“尤其你。主动送上门还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
  “滚~”
  古夕颜拿脚踩着他肋下:“事是这么个事,你说出来就特别贱。”
  颜煌握着她脚:“然后还有……反正事业还有人缘都不错。”
  古夕颜表情怪异:“你把这当人缘?”
  颜煌不解:“说起来我其实除了对我姐,对谁都没那么客气。我可以做到圆滑一些,对工作对人脉都是。可我也没有。但依然都没谁对我不满……”
  古夕颜点头:“因为圈内太复杂,相比笑里藏刀的人,更喜欢你这种比较直接的。而且关键你的能力和才华足够压得住这一切。”
  颜煌恩了一声:“我以前一直,虽然不恨老天,但也绝对不感谢。现在我是觉得,老天待我不薄。”
  “恩~”
  古夕颜轻轻揉着他头发:“那你要珍惜啊。”
  颜煌头躲开:“这不是你碰的,注意你的身份。”
  古夕颜忍着笑:“那是谁碰的?你姐吗?”
  颜煌拨弄几下头发:“当然,除了她还有谁?”
  古夕颜都习惯了:“那我能碰哪?”
  颜煌开口:“除了头吧,其他地方还没分配呢。你先挑。”
  古夕颜靠在他身边头放在他肩膀:“这里行吧?”
  颜煌恩了一声:“随便吧。”
  突然敲门声响起,古夕颜疑惑站起身。朱团却先开门,半响领着人进来。
  居然是,赵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