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器歌 > 第五十六章 奇怪女刺客

第五十六章 奇怪女刺客


  “你若要去界域疆场,我跟你一起去!”亦可公主突然插了一句,一副非常理所当然的语气。
  雪无痕立刻无比头大,“小姑奶奶,你开什么玩笑?”
  “你又要撇下我是不是,等着瞧吧。哼,休想吃了不认账!”
  “我什么时候吃了你……”
  段虎看雪无痕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公主殿下,那里可不是好玩的!你金枝玉叶,还是不要犯险的好!”
  亦可公主转头看向段虎,“你看不起女人?”话音未落,一只粉拳已经瞬间接近了段虎的面门,刺得段虎面庞生疼的气劲告诉他这只看起来柔弱的拳头绝对不能小看。
  但他临敌经验十分老道,不好对她出手,于是双肘一合,拳头打在了段虎的肘部,两股气劲相激,两人各退了一步。
  段虎看着亦可一阵惊讶,他已经突破了先天境界,而且天生力大,虽是被动防守,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想不到这娇滴滴的公主,竟然是个实打实的先天高手。
  “知道我为什么不跑吗?”雪无痕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贼兮兮地凑过来对段虎说,“因为我跑不掉……”
  段虎瞄了一眼这货,懒得理他。
  “只要我开口,父帝一定会让我去!他对自己的子女上战场非常支持。”亦可公主没有继续进攻,看来刚刚只是为了显露一下实力。
  “不行!”雪无痕大摇其头,“本少爷决不允许自己女人上前线拼命!那是男人干的事!”
  亦可立刻恢复了娇滴滴的模样,那双漂亮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雪无痕,“你刚说我是你女人了呢……”
  雪无痕立刻面色一僵。
  段虎叹了口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天色渐暗,他还要去与马三他们碰头,于是交代了一声雪无痕让他抓紧处理四人的身份问题,逃也似的离开了季府,眼不见为净。
  赶到陈记铁匠铺的时候,天色已经全暗了,铁匠铺本来就处于偏僻之处,在寒夜里更是显得十分静谧。
  段虎按照约定好的暗号,呼喊了几声,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回应,周围静悄悄的有些怕人。
  他心中一紧,马三等人都是老练的暗卫,做事不会没有分寸,就算是有事不得不避开,也会留下特殊的暗记通知他。但是他在门外并没有发现暗记,所以他很担心几人有可能出事了。
  按捺一下心中的焦躁,一步踏了进去。铁匠铺里面也是静悄悄的,借着炉火发现陈设都摆放得很整齐,没有发现打斗的迹象,这让他心中更加疑惑了。
  待下去也没有意义,段虎转身欲回凌府,再想办法探寻他们的下落。可他前脚刚刚踏出铺子,一点寒星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速度极快。
  段虎心中一惊,刚刚在外面他已经小心感知了周围,并没有发现隐匿的敌人。这人能不动声息地发动突袭,要么就是极善刺杀的专业好手,要么就是修为绝高的高手,但是不管对方是哪一种,他都危险了。
  情急之下来不及拔刀,段虎右手抓住门框,大喝一声以蛮力把整面木墙给拔倒了,门框带着断裂的木板狠狠地砸向了来袭之人。
  这一奇招倒是救了他一命,对方用的是剑类武器,被木板一档,失去了准头,只在他左侧肩膀留下一道血痕。
  段虎趁着机会已把大刀握在手中,他已经看出对方身形瘦小,且黑巾蒙面,真力也未达到凝实伤人的境界,已经确认此人乃是个厉害刺客而已,修为未必很高。所以他想也不想简单一刀猛然劈去,没有一点花哨地要以力破巧。
  对方果然不敢硬接,往后一掠已经退开丈余。段虎正欲追击,不料这刺客一击不中,竟然立刻就跑,展开身形就往远处掠去。
  段虎心系马三等人的安危,岂能让他轻易跑了,当下运起功力,紧追不舍。但是这刺客身法非常高明,任段虎全力狂奔,总是欠他一段距离,两人一前一后速度飞快地跑了半个时辰,眼见前面就是城墙。
  京城本是在崖山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是依山而建。这里处于外城,城墙上的守卫并没有内城那么密集,且这一段城墙接着山势,明显要比其他地方矮上一截,身法好点的先天高手绝对可以一跃而过。
  到了此处,段虎知道这刺客早就留好了这条撤退之路,以他的身法出了城想在茫茫大山中抓住他估计不可能了。想到这里,段虎力惯双腿,使出十二分的力气,双手执刀砍出一股刀气直冲那刺客背影而去。同时一声大喝,意欲惊动城墙上的巡守。
  这一着吓了那刺客一跳,脚步在雪地上一滑顿时让段虎的刀气追上了他。段虎暗喜,这下看你还不中招!
  谁知那刺客在刀气临身之时,身法陡然加快,化作了十多个身影,倏忽之间越过了城墙。
  段虎被这惊艳绝伦的身法看得目瞪口呆,陡然想起展白留书中一段关于身法修炼的秘诀,是为散势法,是以自身真力幻化出多道人影以躲避追击,而修炼到高深处人影可以凝实发出不下于本体的攻击力,是一种十分厉害的群战之术。
  看这刺客的身法,分明与展白留书中描述得一般无二,这让他又添疑惑,势要擒住这刺客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段虎没有迟疑地追击上前,越过城墙时发现上面的积雪留下了一道血红的印记,知道自己刚刚那一刀也不是没有效果,那刺客已经受伤。抬眼一望,果然前方那小小的影子已经不如刚刚迅捷,心头大定,提气追了上去。
  眼见前方就是树林,那刺客颇松了一口气似的朝后一望,结果发现段虎死死追了上来离他不足三丈,顿时大吃一惊,又施故法,想要以幻影脱身。
  段虎眼见猎物在前,心中一急,竟然使出那刺客同样的身法,转瞬间追上,破了他的身法,找到了刺客真身,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背,让他扑倒在地。
  这一下别说那刺客惊讶的不行,连段虎都吓了一跳。他根本没来得及修炼这个身法,只是刚刚在追逐中一直防着刺客这一手,所以心中在默记散势法的修炼之法,没曾想到竟然莫名其妙地使了出来,而且好像比那刺客所使更加精妙。
  他却不知道,展白那套功法是集其本身各种绝技大成所创,结合了诸多神功妙法,去芜存精之后改善而成。他自小修炼的就是内功养势炼神之篇,与这身法本来就是一脉相承,自然能够施展起来。只是他空怀着宝山,却一直没有好好研究修习而已。
  段虎立刻就压下了心中的惊奇,此事对他而言绝对是好事,他没有多想。走到了刺客面前,看了眼他正在流血的大腿,一刀指向他,怒喝道:“你是谁?你把马三他们怎么了?”
  那刺客兀自处在震惊之中,被段虎一声吓了一个哆嗦,费力地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段虎,一双眸子倒是生得很是好看。
  “说不说!”段虎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他对敌人从不留手,又一声大喝,已高高举起大刀,猛地劈向刺客的手臂,这一刀斩下绝对一刀两断。
  这刺客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却偏偏嘴硬的很,死死闭上眼睛就是不开口。
  眼看刀就要劈下,段虎突然大吃一惊,使劲把刀偏向一边,深深地砍进了刺客身侧的雪地之中。
  并非他突然心软,他此刻正目瞪口呆地盯着刺客的面容。刚刚刀风撩开了这刺客的面容,露出了藏在面巾下的脸庞,竟然长得跟凌雨一模一样,让他如何再下得去手。
  等了许久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这刺客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内竟已吓出了泪水。抬头看着一脸懵然的段虎,她咬牙切齿地道:“狗贼,你倒是杀啊!”
  段虎一听这声音,已经确定了这不是凌雨,但是她长得实在和凌雨太过相像,段虎怎么也下不去手了。一刀拨开她的兵刃,指着她脖子声音冰冷道:“我再问你一句,你是谁,马三他们在哪儿?”
  “什么马三猴六!狗贼,算我自己学艺不精,落在你手上,我认栽了,但你别想羞辱我!”这女刺客说着目光中哀色一闪,竟然自己把脖子往刀锋上一凑。
  段虎想不到她如此刚烈,急忙收了大刀。这女子的话让他一阵疑惑,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想到这上前禁住了这刺客的真气,让她失去了反抗能力,皱着眉头道:“你到底是谁,为何无缘无故刺杀我?”
  “狗贼,敢做不敢认么?我亲眼见到你残害我师傅!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是不是就是为了强抢我师傅的身法绝技?可惜我无法为师傅报仇雪恨了!师傅啊……”这女子悲声说着,最后竟放声大哭了起来。
  段虎被她说得莫名其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身法明明是展白留书中的。他连她师傅是谁都不知道,上哪儿杀她师傅去!
  马三他们不见了踪影,又被她哭得心烦意乱,段虎蓦然一声怒喝:“别吵了!”。
  女子似乎被他吓到了,瞪大个眼睛看着他,目中又是悲愤,又是凄惨。
  段虎一见她这面容又狠不起心了,无奈地把刀插入背后鞘中,尽量平静自己的心情,轻声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连你都不认识,为何要杀你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