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然种 > 001 心脏

  繁华的钢铁森林边缘,一处设备齐全的安检所看着有些荒凉,像是一身盔甲的战士,孤零零地守在城市的边缘。不知啥时候开过来一辆有些破旧的货车,停在路边还没熄火,引擎声嗤嗤的。车身边上,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正一脸愁容地和面前高大的汉子解释着什么,手用力在空气里比划着。
  “哎呀,没事的,我们队长说了,不是正式队员也可以出结界采集物资,保证不出问题!”青年一边说,一边在自己的工装外套口袋里到处翻找,“我真是异防部的!啊,这不是一下着急了徽章没带来嘛,你放我过去吧!”
  面前的大汉一身精致的驼色制服,双手抱在一起,用满是怀疑的目光好好上下扫了一眼面前的青年道:“要你真是异防部的,那屠异者里最窝囊的可能就你了。”
  青年愣了一小会儿后,又笑嘻嘻地道:“你咋知道我是最窝囊的。“
  “啧,你没带徽章可以,用异能力证明一下你是屠异者。”大汉后悔自己怎么不早点问这个问题,突然开了窍的感觉却让他更烦了。
  青年思考了片刻道:“能力外用这回事,你别说出去,我和你都要被罚!“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大汉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换成了双手叉腰的模样,露出有些兴奋的目光:“快快,给我看看。“
  青年微微一笑道:“怕被注意,我弄个小的,等会啊。“
  大汉很是期待地点了点头,只见青年突然快速侧过身子,双手往身后一挥还大叫了一声,又快速把身子扭了回来,左手一扬,掌心顿时拉开一道不长不短的火花,焰火又在他挥手的一刹那消失了,然后很是自信地道:“就这样了!如果太明显而被注意到能量波动,我得被队长抓去骂一顿,到时候你也得被牵连。“
  大汉很是惊讶,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稍微靠近了青年的耳朵道:“我也是没来上班几天,你们三个小时内必须回来,外出人员没有屠异者的徽章登记的话,我也很难办啊,跟我去拿药剂吧。“
  青年微微挑眉,看着大汉往安检所内走去,马上把右手的打火机藏进了腿兜里,又往身后的货车狠狠地比了一下竖起拇指的手势才跟了过去。
  大汉把青年领到了安检所里的冷藏室门前,然后转过身道:“因为这个门有个身份检测,你进不去,会被识别身份的激光烧成灰,所以你等我一下。”
  青年装作了然的表情,默默地点了点头,大汉也跟着点了点头后才往那自动打开的门里走了进去。
  待门完全关上后,青年整个人都扑到了门边上,一边在光滑的金属门框上摸来摸去,一边一脸震惊地低声嘟囔道:“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门好厉害的样子啊啊啊啊…”
  很快,他又缩了回去,严肃地站在门口。
  因为听到脚步声了…
  果然,门又带着白色的冷气打开了,大汉吸了吸鼻子从里面走了出来,递出两支黄色的药剂道:“这是进出用的G-167,要好好保管。”
  青年点点头,然后迅速转身离开了安检处,马上钻进了货车驾驶座上,笑嘻嘻地关上门从窗户里探出头,对着跟上来的大汉挥了挥手道:“谢谢哥!你这制服穿着可帅了!“
  大汉听了有些美滋滋的,忍不住对车上的人挥手道:“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青年点了点头,然后摇上车窗,转身就对藏在后边狭窄空间里和他差不多大的家伙道:“弄到了!G-167!喂喂尚灿,这只有两支,咱们两个人怎么办?”
  那叫尚灿的家伙没好脸色,很是用力地把手臂从堆满杂物的空间里抽了出来,道:“一人一支,分两次用。”
  对方很快摇了摇头道:“不行,要是打一半就过去,身子卡在结界里或者是烂在里面那就完了,我再去要两支,你等等我。“
  尚灿刚要扯住他道:“温涟你回来!啧…”
  不过人家早一溜烟跑出车里了,很快,尚灿就一脸烦躁地听到温涟在外边说不小心把药给压碎了想再来两支的话。
  “什么?碎了,我去看看!”
  大汉一听完就要往车上爬,温涟慌忙扑过去一把扯住道:“你你你你别!我我我我,你最讨厌什么?!”
  大汉突然被问住了,痴痴地转过头看着温涟,好一会才回答道:“最讨厌榴莲!那么臭的玩意,十七区的出口价居然卖那么贵,还那么多人买!感觉青延市光是去进口榴莲都给十七区的混子们砸了不少钱!”
  温涟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我车上有榴莲,你可千万不能进去啊!其实就是榴莲的刺把药剂弄碎的!”
  尚灿缩在车里表情已经彻底僵化了,如果温涟在他面前,他肯定一拳头早锤他头上了。
  结果,这安检所的家伙居然,信了!
  “榴莲?!行行行,我可不敢开你的车门,我去拿,你等我会。”大汉下意识捏住了鼻子,扭头就往安检所里走。
  温涟顿时松了一口气,一脸惬意地站在原地。
  没多久,大汉又抓了两支新的药剂跑了过来问道:“你一个人?我遇到的那些单独出去采集物资的都是采集很珍贵很难得的东西,你是出去采集啥?”
  温涟愣了一会儿道:“我啊,我就是采集,那个,就那个嘛,那个你懂的吧?”
  大汉一愣一愣的。
  尚灿深吸了一口气,很想冲出去把这个坑货往死里打一顿。
  “哦哦,就那个啊,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嘛,你慢点开车啊。”大汉一愣一愣地回答着,困惑地抓了抓头。
  “……”尚灿坐在车里,不明白这个世界上的智商去了哪。
  等温涟回了车内,尚灿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炸了,他揪过对方的衣领道:“要不是对方是和你一样的脑子,咱们就完了!”
  温涟嘿嘿地笑个没完,轻轻拍了拍这个快炸毛的家伙,然后撸起袖子把药剂的金属盖子咬开,含着盖子问:“灿哥,你吃过榴莲没。”
  尚灿从温涟身侧抽走了一支药剂道:“没,你吃过?听说老贵了。”
  温涟把药剂打完后甩了甩手道:“打进去感觉没啥变化啊,哈哈,还真有G-167这东西,要不是你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原来结界只会挡住活的东西,那就是说,只要是死的都可以穿过结界咯?”
  “是,书,碗,砖头等,都可以,只要没有生命。”尚灿一边解释一边往手臂打药。
  温涟转过身道:“植物有生命吧,为啥也可以穿来穿去的。”
  “你管这东西死活干嘛,反正自然种不会攻击的东西,都可以穿过结界。这些书上全部都有,你少问几句,快开车。”尚灿用力拍了一把温涟的肩,然后有些艰难地往副驾驶爬了过去坐了下来。
  温涟一脸不在意,利索地把车打响,方向盘一打油门一踩,车就一溜烟往结界开了过去:“我又不想进异防部,那么努力看这些干啥,这次完全是想出去看看…啊,好激动啊,我活了十几年终于有机会看到天空长什么样子了…但也多亏了认识你,不然我可没这个胆子。”
  尚灿把一个小装置翻了出来,轻轻一按,蓝色的全息屏幕在手里摊开,一张结界外的地图就这样被他轻轻一划,投到了挡风玻璃上。
  温涟嘴巴都要掉下去了,口吃地问:“你你你你你到底,你到底,到底为了出来一趟准备了多少啊啊啊?这这这东西你怎么弄到的啊?!”
  尚灿戳了几个地点道:“十七区的黑市,我从青延市的黑市那里问到的,去这里吧,往右边去,正前面是个没处理掉的战场废墟,左边地形很复杂,都不安全。”
  “唔,我温涟能够认识你真的太好了!要开过去了,准备好了没,不行了灿哥我好激动啊。”
  尚灿点了点头把地图缩小移到挡风玻璃的角落,然后扭头问:“榴莲什么味?”
  车缓缓地穿过结界,车内的两人都感受到了结界丝滑无比的触感,视野清晰后,温涟差点没尖叫出声:“这这这,天空原来没那么蓝的吗?!而且云居然那么白!我的天,阳光原来是这个感觉啊!等等,我开个车窗!”
  尚灿也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然后又重复了一次:“榴莲?”
  温涟摇下车窗,新鲜干净的空气直接涌入了车内,这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滋味,搞得温涟眼泪都要出来了:“该死的自然种,要不是它们,根本就不需要这种结界!外面太美好了!”
  “……”尚灿也摇下车窗,把头探了出去往后看,偌大的青延市正在一点点变小,异防部里那巨人一样的高塔十分显眼,那块巨大的结晶,在阳光下被一层淡淡的金色包裹,整个城市在结界的包裹下,已经完全和外界隔绝开来了。
  “灿哥,我小时候,吃过很多青延市见不到的东西。”温涟笑着转过头,开心的手指把在方向盘上跳舞一样轻轻敲击着。
  尚灿微微转过头,又看向了地图道:“你说。”
  “就是,榴莲啊,西瓜啊,樱桃啊,还有一些特别难以吃到的肉!不过我妈觉得那些动物本来就很少,还不如吃家禽,就不让我爸再弄来了,然后就经常带很多水果。”温涟想起年幼时的事情,不由得笑了起来,“我妈可漂亮了,只是不知道我爸长什么样。”
  尚灿垂下眸子,他脑子里并没有任何对父母的记忆。
  温涟开着车拐了个弯后继续道:“我妈走得早,我爸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但是我还是觉得灿哥你没必要难受,我倒希望和你一样,把让自己很难受的部分给忘了。”
  “又不是我自己乐意不记得,你真希望把你妈妈忘了?”尚灿把车窗摇了上去,身子也往椅子上躺了下去,目光呆滞地盯着车窗角落里的全息屏地图。
  温涟“嘶”了一声又回答道:“这个…这个还是不行,但是有时候想起来真的太难受了,那个时候难免会有要是我不记得这些就好了,的想法,虽然不记得会感觉脑子里空空的,但是有些方面的话,我觉得,也少了很多麻烦事,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不瞒你,有时候看到我妈的照片我还是会掉那么几滴眼泪的。”
  “是吗…”尚灿听他说了一堆,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好,有些敷衍地说着。
  温涟看他这反映,忍不住打趣道:“也就只有这种时候可以让你觉得不知道干什么了。”
  尚灿眸子微微斜了过去,抬手轻拍了一把他,道:“开你的车。”
  温涟笑嘻嘻地扭过头,看着前面从未见到过的风景,忍不住感叹道:“屠异者们第一次出来的时候,会不会也一样开心到想哭啊,外面真漂亮,那些在石头上的都是什么植物啊。”
  尚灿听他有问题,忍不住坐了起来看了过去,道:“地衣。”
  “第一?这名字霸气,那个呢,那个很高的。”
  “桫椤,据说以前的世界有些难见到。”尚灿把身子倚靠在车窗上回答。
  温涟眨了眨眼问:“嗯?为什么,那边好像还有一模一样的啊,那个,桫椤。”
  尚灿摇摇头道:“不清楚,好像是过度的采集,貌似这玩意在以前的世界蛮值钱。”
  “你怎么都知道,难不成你经常出来?!”
  “在书里都有。”
  “谁没事和你一样看这些……啊,那个,那个又是什么啊?!‘
  …
  两个人这样一问一答地在结界外慢悠悠地开着车,或许走出结界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最接近自由的状态,如果能够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更是再好不过,然而自然种的威胁永远是最大的拦路石。
  “灿哥,咱们要是待会开回去,车上没点东西怎么办,咋解释。“温涟有些困惑地问,采集资源什么的压根没想,太耗时耗力了,他们出来只是为了观光而已,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那上面。
  尚灿秒答道:“没事,你一定可以解决。“
  然而他低着头看地图看了好一会也没等到温涟的回答,他刚要问温涟怎么不说点什么,车就突然猛地拐弯停了下来,还熄了火。
  “灿哥,前面是异防部的,看到我们了!都在往这边跑啊!“温涟突然放下了方向盘往后面钻,语气里恨不得是死在这一样。
  尚灿一把扯住他:“那你停个屁,趁还没抓到倒是赶紧开回去啊!“
  温涟恍然大悟地又快速爬了回来,忙称赞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尚灿一把扭过车钥匙把车打响,抬眼一瞄,道:“他们往这边过来了,快!“
  温涟抬手一挂倒挡,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也跟着一个麻利的调头后,迅速调回,往回去的方向开了过去。
  “我的妈真刺激,在这要是被抓了得怎么罚啊!“温涟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大声喊了句,慌得心脏猛跳,踩油门和刹车的脚都在颤。
  尚灿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道:“不是,他们也在逃!“
  透过后视镜,很明显能够看出那一队的七八个人一边跑一边快速地在往后看。
  “停车,他们可能遇到麻烦了。“尚灿有点用力地晃了一把温涟,人变得急躁起来。
  温涟慌得脑袋都要短路了,头也不回地带着哭腔道:“我想起来了!要是私自离开青延市,是要坐牢当苦力的!还要被开除青延市市民的身份!极大的可能会变成在十七区和青延市间反复送货的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停车!被罚就被罚,后面是人命!“尚灿一拳锤在温涟脑袋上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嘴里里快要喷火出来似的。
  温涟被打疼了才清醒,吸了吸鼻子,突然刹住了车,然后一皱眉,把车往后猛地开了过去。
  “你们,你们是哪个队的!快,带我们回青延市!我们巡逻的时候突然碰到一只暴走的无能力类和一只维利纳,今天又出现了不明种类的自然种,要马上报告!我们的对讲器被维利纳的电磁波弄坏了,你们的能用吗?!“突然蹦上来一个男青年,手牢牢地抠在车门缝上,一身是伤,喘着粗气大喊着。
  “我,我们没有对讲机,你你你你快进来!“温涟看到对方衣领上黑金色的徽章吓得人都懵了,但还是记得自己得干什么,解开了车门锁。
  对方开了车门,麻利地钻进了后面有些狭小的空间道:“今天不是采集物资的日子吧,弄错了吗?但是幸好你们来了!“
  温涟心虚道压根不知道怎么回答。
  “班长!都到齐了!我们在车后面装货的地方!“在这一句话响起的一刹那,车后边也传来了掉落声和脚步声,温涟也没敢耽搁,又是一脚油门猛踩,车往前唰地开了过去。
  尚灿把头探出窗外往后看想看得更清晰,果然后面有一只长得奇形怪状的东西紧追不舍。
  “还能再快吗?这东西腿上的肌肉很发达,可能被追上的。“尚灿把身子缩了回来,看了一眼车速表。。
  温涟摇摇头道:“不行了!这是极限,本来车就放了很久,还是我和邵海洋借到的他叔叔的旧车。“
  “啧,这样下去肯定会被追上。“尚灿的手紧握在一起,他要做的事情还没完成,怎么被这种东西给拦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