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系统之请你砍死我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骇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 骇人


  “好了,我们还是继续朝上行走吧。”
  三步并作两步,郝建带领着水熏儿很快的就登上了三百多层阶梯。
  “艹,这还真是加特林!”
  透过那一层避障郝建算是彻底的看了个清楚,那一道道细长粗大的圆筒捆绑罗列在一起,正好就对着阶梯下方,也就是郝建的必经之路。
  “那是什么?”水熏儿见郝建的神色奇异的变化,不解的询问道。
  “呃……”
  迟疑了一下,郝建的确是不知晓该怎么去解释,随即开口说道:“你可以认为那是考验,又或者是困难。”
  “那我们应该怎么通过呢?”
  郝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一口气,将全身的灵气聚集在了一起,随即施展开般若无相功。
  身后站立出来的十二丈金身佛陀将郝建覆盖,一时华光冲天,将四周那股死寂全部驱散。
  看向站在一旁的水熏儿,郝建点了点头,“跟在我身后就好,你注意点脚下,不要浪费太多的灵气。”
  水熏儿不明所以,不过看到郝建那双坚毅的眼神,她异常的坚信,点了点头,随即向着前方横跨出了两小步,站在了郝建身后金身佛陀庇护的范围之中。
  “呜……”
  身躯轻微的一阵颤动,水熏儿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郝建那坚实的后背,那股神圣的感觉就好像将她完全洗礼了一般,奇异非常,有点类似于佛宗……
  想起了无归僧挥洒莲花的那一瞬间,联想此刻,这其中似乎有着牵连。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的就被她给消磨掉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知道的太多了也不时什么好事情。
  “轰。”的一声。
  郝建抬起了一步,落到阶梯之上的声音很响亮,卷起了一大片雾霭。
  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郝建眉头微微一皱,不过随即就释然了,想来应该是有固定的范围。
  随即,郝建脚下晕染,一连朝着上方踏出了十多步。
  郝建心里面都在数着一共登上了多少层阶梯。
  这是第三百二十阶。
  “啪嗒。”的一声。
  耳边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微微一愣,目光始终看向那一团密密麻麻的圆筒。
  转动方向了……
  而且还恰好的对准了郝建,万千的枪管就好像吞噬人心神的神秘所在。
  目光不变,始终的停留在上面,但还是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郝建“不会是这么多年坏掉了吧?”
  只转移了枪口所对准的方向,就没有了任何的动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
  “怎么了?”
  “没事,跟紧我就好了。”
  随即,郝建走动,上前又连续的踏出了三四步的距离,脑海之中徒然生出一股恐惧感,那远处的光线打亮,看的很清楚。
  “艹,还真有!”
  惊呼了一声,所剩下的便是一连串激烈的震荡声音。
  顿时间郝建面前火光冲上云端,密密麻麻的子弹没有丝毫的规律朝着郝建就冲射过来。
  伴随着强烈的撕毁之意,大惊。
  郝建直面,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对于枪械的威力他并没有见识过,但是想来,前世那些枪械连厚厚的钢板都可以穿透,他不敢有丝毫的托大。
  “般若无相功!”
  大喝一声,直接迈开脚步,朝着前方狠狠地一踏,那厚实的阶梯之上顿时间被郝建踩出了一个巨大的脚印。
  威力可想而知。
  不要命似的将自身的灵气运转,不断的将那金身佛陀所能够覆盖的范围扩大,以免身后的水熏儿遭到牵连……
  “轰隆隆。”
  “咔嚓,咔嚓。”
  “哒哒哒……”
  一时间,无数的声响不绝于耳,连带着一些掉落在地面上的弹头,砸出了一堆堆。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郝建前行的速度极其的缓慢,但是每每落下一步,都会牵连起四周一大片的空气震荡,取而代之的便是一大片的金光。
  站在郝建身后的水熏儿更是惊骇,她虽然站在郝建的身后,但是能够感觉到,那一连串冲来的飞行物力道极其的恐怖,若是她来抵挡的话,或许早就已经被击打成筛子了。
  郝建身形继续,按照他的猜测,这阶梯几百阶或者上千阶就会出现一种考验,而且是越来越艰难,但是应该还是有规律可循的,至少目前看来,只要是有人在前面通过了,后面的人应该是有一段通过的安全期。
  猛然间,脚步一滑,一停住,郝建大大的呼吸了三两口气。
  瞬间的,散去了一身覆盖的金光,全身气势微弱到了极点。
  “终于通过了……”迟疑了一下,郝建确定了不再有子弹飞过来,那出膛的声音也逐渐的消失。
  “郝师兄,脚下的那种刺痛感也消失了……”
  嗯?
  将自己脚下的灵气散去,郝建微微一笑,看来这应该就算是第一阶段的磨练吧?
  试探着,郝建放在了上一层的阶梯,如果郝建没有算错的话,这一层阶梯应该是第五百零一层阶梯,而他刚才最后一步,第五百层阶梯的时候,那种刺痛的感觉还是存在的。
  特别是刚才,全力运转般若无相功,迫使自己体内的大量灵气都消耗的一干二净,临了,还被吞噬了这么多。
  如此想来,郝建暗暗骂娘。
  “看来这阶梯还真是不好走……”
  站立在第五百层阶梯之上,向上看,一望无际,向下看去,空无一物。
  这夹杂在中间还真是有些无奈。
  “用不用休息一下?”水熏儿看向郝建询问道。
  此时的郝建脸色有些苍白,寻觅不到任何的血丝。
  水熏儿也不由得有些自愧,想来,郝建若不是因为要保护她也犯不着落到这般下场吧。
  不止帮助了一次,从杜少府到刚刚,明明都是郝建在开路,自己却没有做任何的事情,不禁有些想问郝建为何要这么做??
  刚刚想要开口,郝建直接就是一屁股做了下来,“休息一会,真是累死我,真是没想到,这热兵器竟然如此的可怖。”
  这一下,原本还想将话的水熏儿一愣,不由得暗暗说道:“原来他也会劳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