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谁是维克多 > chapter 11 危险

chapter 11 危险


  我们从办公室一路跑出公司,在欧美中心南路的边上停了下来。网约车因为堵车,还要几分钟才到。百无聊赖的我只能背靠着电线杆发呆,而赵君君则僵直的站在我身边,一语不发。
  “陈放,”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开口,“你说的……改变,具体是指那一方面?”
  “我……”话刚出口,我就立刻把嘴巴闭上了。
  本来我是想说‘我觉得你需要把那成全别人委屈自己的性子给改掉’的,但第一个字刚说出口,我就意识到这么说似乎不太妥当。
  “你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事情?”我改口道。
  “有……很多。”赵君君回答。
  “比如?”我问。
  “比如……我怕高,怕水,”她想了想,有些迟疑的说道,“还怕自己一个人……”
  “怕高?怕水?”我打断赵君君的话,惊奇的问,以至于她后面说的我一个字都没听清。
  赵君君点点头,看我的眼神里尽是疑惑,可能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问她这种问题,也可能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带她溜出公司,即将要去向何处。
  但我那会儿没来得及理会她,而是一直低头沉思想我们要去哪。突然,我灵光一闪道:“有了!”
  这时,网约车刚好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我把赵君君塞进后座,然后自己坐上了副驾驶位置。一上车,我就掏出手机修改了目的地。
  司机师傅交代了一下让我们系好安全带啥的,立刻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公司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一个小时后,杭州乐园大门前。
  “旷……旷工?”赵君君用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你说的改变就是……”
  “没错没错,”我微笑点头,“就是旷工。”
  “完了完了完了……”她惨然的抓了抓头发,“不行,我得赶快回去,不然被我爸知道我就惨了……”
  “嘿,”我生怕她把自己的头发给抓没了,连忙制止道,“你爸怎么会知道?现在又不是在学校上学,逃课了会有老师给你家里人打电话。”
  她闻言一愣,似乎是反应过来了。
  我赶紧乘胜追击道:“是吧,没人会打电话给你的家人的。你与公司只是劳务关系,你出力,他们出钱,最多最多也就是今天下午的工资被扣而已。”
  “可是我怕……”
  “怕啥?怕有人会为这件事跳出来,然后指着你的鼻子骂你?那我向你保证,肯定不会。”
  见赵君君还想再说,我连忙拉起她的手往售票处跑去,跟售票员买了两张成人票就径直来到了杭州乐园里的失落丛林。
  我们站在一个高耸入云的长方体铁架子下面,身边是一张写着“穿越云霄”四个大字的牌子,头顶上传来的则是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不……”赵君君猛的想要挣脱开我的手,她惊恐万分的颤抖着声音,“我不行……”
  “为什么?”我故作诧异,“那很好玩的。”
  赵君君拼命摇头。
  “没意思,”我叹了口气,“还以为你能陪我玩个痛快呢,没人陪我,我自己也不想玩……”
  赵君君闻言惭愧的低下了头,我的余光瞥见她的眉毛皱成一团,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线,似乎心里一直在纠结要不要陪我玩这个她害怕的游戏项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穿越云霄的游客换了一批又一批,她始终都没有下定决心。到最后,我注意到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不由把我给吓了一跳。
  “算了……”
  “那,我陪你玩……”
  我刚想放弃逼迫赵君君的念头,没想到却被她给直接打断了。她微微的抬起头,对我露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容。就如她此前每一次答应同事的请求一样,笑容里充满了妥协的味道。
  “你确定吗?还是不要了吧,这玩意儿可是很恐怖的。”我指着头上正在缓缓上升的穿越云霄,“你坐在上面,看着脚下的树和人慢慢变小,然后越升越高,最后立马‘唰’的一声就下来了。”边说,我的手边比划着下坠的速度,对赵君君是连哄带吓。
  不可否认,我贸然在上班时间带赵君君从公司来到这里,其实是有点冲动和自私的,但我发誓,我的初衷绝对是好的。
  因为像赵君君这样的讨好型人格,形成原因大都大同小异,问题归根结底不是父母的控制住过强,就是父母附加条件的爱太多,所以这就会导致她忘了拥有捍卫自己需求和利益的权利。
  这种“历史遗留”问题想要改变,我认为光跟赵君君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得用行动去告诉她这样做对她没有好处,得让她自己学会拒绝。
  其实我并不爱玩穿越云霄,这只是我想让她改变的第一步。虽然效果不显著,但也在预料之内。毕竟这又不是写小说,作者大笔一挥,笔下的角色就能把问题给想通透了。
  被我这么一吓,赵君君不出所料的又再次陷入了纠结当中。我见状忍不住心里一软,叹道:“你……真的想陪我一起玩吗?”
  赵君君又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
  “行,”我微微一笑,“那我们过去排队吧。”既然赵君君坚持,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她,只能答应下来。最重要的是,这要求也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天气比较暖和的原因,杭州乐园里的游客特别多,无论哪个游戏项目都排成了长龙。相对来说,穿越云霄这里的游客还算少了,但我和赵君君还是排了将近半个小时的队,才差不多轮到我们。
  临近闸口时,上一批游客中有两个人突然把赵君君给撞倒在地,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我把赵君君扶起就想向那两个没礼貌的家伙追去,不料却被赵君君一把拉住,她对我摇摇头说她没事。
  既然赵君君这个当事人都不想追究,那我也不好再去多说什么,加上工作人员在不停的催促,我们只能汇入人流,跟着大家一起坐上了穿越云霄的座椅。
  我才刚坐下,连安全带都还没系好,远处突然就响起了一声惨叫。就在所有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又是数声惨叫,紧接着便是一阵躁动。
  远处黑压压一片的人头犹如受惊的羊群似的,四处跑散,同时还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恐惧的叫声。
  我疑惑的转过头,想和赵君君便是一下疑惑,没想到我旁边的座椅上竟空空如也。再把头转回来时,我看见赵君君已经向躁动的地方跑了过去。
  看着她狂奔的背影,我刚开始还愣了一下,但反应过来后立刻就从座椅上跳了下,朝赵君君追了出去。可是,乐园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大家像发了疯一样四处窜逃,一点秩序都没有。
  冲进人群的赵君君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大喊几声赵君君的名字,可话刚出口立马就淹没在嘈杂声之中,别说赵君君没听见,就连我自己都很难听清。
  虽然我还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八成不会是好事,就现在的情形来看,估计情况得更糟。赵君君就这么往一个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地方冲,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我在人群中艰难的前行,想要快点找到赵君君,然后带她离开这里,回公司主动承认错误去。我宁愿被苏烈骂个半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被挤到头脑缺氧的我甚至一度怀疑这里就是地狱,因为现在的人群中除了时不时传出的惨叫声,还有哀嚎声和哭泣声,几种声音加在一起,非常恐怖。
  费了好大的劲,我终于挤到了这场躁动的源头——鹿特丹街。
  此时的鹿特丹街上有两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他们一个在不断向游客抛掷熊熊燃烧的燃烧瓶,另一个则向游客泼带着刺鼻气味的不明液体。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他们中有的被火烧得衣物焦烂,有的被硫酸洒得皮肤腐烂,均捂着伤口,不停的在地上打滚。
  我站在边上,听着他们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只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间里,我也无法分辨眼前的景象到底是真的,还是是假的。
  赵君君,你若是害怕得想要跑,至少也得向一个安全的地方跑啊……怎么会傻到往这么危险的地方冲?
  你是不要命了吗?我在心里暗骂道。
  恍惚中,那两个手持凶器的蒙面暴徒又把几个躲闪不及的游客给弄伤了。
  他们抓住乐园里游客众多,且游客因恐惧而不顾秩序疯狂逃命的契机,持续行凶。
  在恐惧的支配下,游客们就仿佛一群绵羊,即使眼前有两头恶犬正在肆意杀戮自己同胞,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又或者他们根本看都没看,只是在自顾自的逃命。
  “陈放!”
  突然,我隐约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声音很耳熟,是谁?
  我定睛一看,发现喊我的人原来是赵君君。
  她此时……好像在向我招手?
  不,不对。不是招手,她在示意我快跑。
  同时她的嘴唇也在动。
  她在说什么?
  “危……
  险……”我按着她嘴巴形状的变化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
  危险?
  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