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上掉下一个猪八戒 > 第十四章 翠竹派生变

第十四章 翠竹派生变


  有惊无险的回到西岩镇,死里逃生的向导怀揣着大把金币欢天喜地的回家去了,打算收拾家当带着家小搬到源城去居住,随便做点小买卖,再也不想过这种有去无回,让家人担心受怕的生活了。
  归心似箭的黑少在百般邀请甚至高薪诱惑八戒去给他当个家将,注定是失望的。八戒怎么可能给人当个随从,况且发现了恢复法力的门道,自然要走四方吃遍天,再说还要找雅丽呢。
  得不到八戒回应的黑少也就不在勉强,丢给牛头人一袋金币以便日后结下善缘,便匆匆而去。
  接过袋子的牛二打开一开,喜笑眉开。有钱了自然要享受,兄弟三人到大澡堂里美美的洗个澡搓下了一身泥,污染了整个澡堂。在熊头人老板的叫骂声中丢下两个金币,神清气爽的出了澡堂。
  “三位老板,明日再来,一定得来!”欣喜不已的熊头人心里美滋滋的!
  财大气粗的兄弟三人找上西岩镇最好的酒楼,也是全大陆大名鼎鼎的跨国连锁酒店—好再来暴吃了一顿。吃饱喝足自然就是要一顿好睡,在另一家跨国连锁客栈——有间客栈内的天字号房里安然酣睡。
  次日一早,吃过早饭的兄弟三人购买了三匹下等独角马。牛二和李天奇美滋滋骑着独角马意气风发,一路上招摇的不行。
  到了源城来到驻马店,一打听熊大他们还没回来。
  牛二找八戒一合计,决定先将这次任务得到的东西换成金币,或者买些物质送回黄泥坑,毕竟黄泥坑已被吃得山穷水尽了。
  八戒自然毫无异议,黄泥坑也算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乡了。将袋子交给牛二,自有他做主,自己回去睡觉去了。
  牛二带着李天奇将杀牛蜂魔核和油条蛇魔核换了五十个金币。当管事的看到牛二拿出八戒从悬崖上随手拔扯的十几株草时,眼珠子顿时直了。
  可管事的是谁啊,人老成精,立即换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给出了五十个金币的超低价。可牛二和李天奇是谁啊,十足菜鸟,立刻惊喜交加,原来这么值钱啊!
  “掌柜的,再加点价我们就卖了。”李天奇学着老娘那蹩脚的话语说道。
  “成了!这回发大财了!”管事的暗中惊喜,痛心疾首的道:“本店从来都是店童叟无欺,你们到街上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何老二做买卖最是公平不过了。不过看在大家初次打交道的份上,为了今后的长久生意,最多六十个金币了,再多我这笔买卖就不做了,只好请你们另找买家了。”
  “成交!”牛二迫不及待的将布袋扔在桌上。
  等了一夜,还没有熊大他们的消息。牛二和李天奇骑着独角马先将金币送回黄泥坑。至于八戒,不知是草吃的太多还是咋的,一直纷纷欲睡,于是就留在驻马店等候。
  先说牛二和李天奇骑着独角马风驰电掣的回到黄泥坑,将一百多个金币摆放在正在吃着草根的父老乡亲们面前。黄泥坑人兽立即瞪圆了眼珠子,手中的碗筷不知道摔了多少!
  毛孔和罗杰问清楚了金币的来源,立即将牛二和李天奇又赶了回去。言明没有找到雅丽不许再回来了,要再回来没有一千个金币也不许再回来。对这些出去闯荡的孩子,除了担心,也多了期盼!
  有了金币,黄泥坑人兽告别了树根,却也没有了大肆吃喝。经过这一系列的事,黄泥坑变得更加的团结。黄泥坑,注定会是个不一样的地方!
  再说八戒待牛二走后,回到大通铺刚睡下没多久,又被摇醒了。
  只见老六鼠头人舒克鼻青脸肿的哭诉:“不好了,大哥,三哥他们和徐薇姐姐都被抓了。”
  “什么?谁敢抓了他们,还有徐薇小娘子?”八戒怒了,这些可是自己在这个世界认识的朋友。
  “是翠竹派干的,大哥,你快去救他们吧!牛二哥和四哥呢?”
  “他们送钱回黄泥坑了,走,待俺老猪会会这个狗屁翠竹派去。”
  话又回转到羊行二等人兽和八戒三人分别后,就直往翠竹山而去。
  翠竹山位于源城东北方向。四人兽中掌管钱粮的老六鼠头人舒克虽然揣着牛二给的二十个金币,却死活不舍得购买马匹或者租辆马车,大家只好步行而去。
  好在青少人兽都是武者,步伐矫健,于太阳下山前也赶到了翠竹山。
  偌大的翠竹山一下要到翠竹派还需要一个多时辰,人困马乏路况不熟况且天就要黑了,于是兄弟四人就在山下客栈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早早的赶到翠竹派,结果正遇到翠竹派在干架,老幺罗天看到徐薇被绑在一边,立即跳了起来冲上前去解救。
  一二级的小武士三下五除二的就被翠竹派的人拿下,而且还被当成了徐薇的同党。
  原来翠竹派的内乱就源为徐薇带回去的那株九色草。九色草原本是徐薇想孝敬师父,好换取一套剑法。
  哪知道徐薇的九色草在交给师父之前无意间说漏了嘴,被师父的对头的徒弟知道了,恶人先告状的说是被徐薇给偷盗了九色草。
  对头自然找上徐薇的师父,两厢争论之下,原本就不合的翠竹派,新仇算上旧恨就此大打出手。最后两败俱伤打不动了,也知道打下去没意思只能惹人笑话的两派,为了顾全颜面只得推出罪魁祸首徐薇。
  就在徐薇被绑起来听从发落的时候,四哥黄泥坑人兽打上来了。翠竹派将连同徐薇在内的五个人兽关押起来,又开始了争论怎么处置,争论了一天没有结果,于是吃饱喝足、养精蓄锐等待着第二天继续理论。
  到了晚上,舒克瞧着守门员睡着之际,使出了鼠头人的独门绝技缩骨功挣脱了枷锁。一行人兽轻手轻脚的往外走的时候,自然又被发现了,好在舒克得以逃脱。
  第二日经过半天的争吵,各让了一步,做出将几人废除修为的决定。当徐薇等人兽被推出来,得知即将被废除修为的时候,无不脸色惨然。
  徐薇小脸惨白,大声叫道:“此事与他们无关,要废就废我的,把他们放了。”
  “徐师妹此言差矣,若没有帮手,你怎么可能挑逗得了咱们翠竹派内乱。”一名妖娆的女子娇笑道。
  “放屁!刘欢,要不是你诬陷我偷了九色草,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徐薇厉声道。
  一位油头粉面的青年指着徐薇,痛心疾首的说道:“徐薇,亏我还以为你纯真善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下作,用心如此狠毒。”
  听到此话,徐薇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不敢置信的道:“马良,你不相信我?”
  粉面青年马良继续横加指责:“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刘师妹大家闺秀怎么可能说谎,再说你一个三级武士怎么可能得到九色草,不是偷的又是什么?”
  “你…你…”被心上人如此质疑,徐薇又气又伤心,半天说不出话来。
  “师父,快点动手废了他们的修为吧!”刘欢抱着面色阴沉的壮汉手臂,娇声道。
  壮汉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温软,心神一荡,火气上涌,喝道:“马良,动手!”
  见修为就要被废,狗不理厉声喝道:“你敢动我们,难道就不怕我兄弟踏平你翠竹山么。”
  一脸坏笑的马良闻言,不由得阴阳怪气的说道:“呦呵,一群黄泥坑泥腿子,好大的口气。”
  “谁敢动我兄弟,俺老猪来也…”
  一声爆喝传来,一众兄弟又喜又忧。
  正要动手的马良迟疑了下,八戒骑着独角马已然赶到。
  看到下马的猪头人和逃脱的鼠头人,马良失声笑道:“难道黄泥坑人兽都是傻子不成,一个个前来受死。”
  刘欢鄙视道:“黄泥坑的泥腿子,不就是坐井观天的傻子么!”
  “马良,你…”徐薇悔恨无比,怎么就瞎了眼了看上此人了。
  舒克立即跑过去要解开徐薇的绳索,马良笑道:“好胆,当我不存在吗?”
  马良一脚朝舒克踹去,看架势这一脚下去,舒克不死也得受到重创。
  “住手马…”徐薇厉声叫道,话未说完就被一声惨叫盖过声音,定眼一看,马良被八戒一拳击飞在十几米外,倒在地上已然出气多进气少了。。
  场上众人皆大惊失色,要知道马良可是三级大武士,居然被连武士都不是,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气的废物猪头人一拳击飞。
  羊行二等兄弟惊喜交加,看来有救了。徐薇看着地上生死不知的马良,和昂首挺肚的猪头人,神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