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启遗侠录前传江山万里情何觅 > 第一百八十回 红尘乱姻缘萦惹 八

第一百八十回 红尘乱姻缘萦惹 八


  “不是……其实,我只是说‘万一’而已!先不说是危险,就说碰到碧卿姑娘这事,本就是要凭运气的。所以,也不一定真能发生些什么。也许……或者说,什么都不发生,只是白跑一趟,这才是最大的可能!”那凌耀庭如是言道。
  然,其所不料的是,闻此言,那南宫绫就更是起劲道:“那若是如此,那我更要跟着了!反正,如果没有危险的话,我和霜儿跟去,不就更没问题了!”
  “等等!等等!不是……你不明白么?!还是那个问题啊!如果你跟去了,那我派内事务该怎么办?!尤其还是我戒律院该由谁照应?!”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去!”
  既闻此,那凌耀庭才是反应过来,于南宫绫的执念而言,奇说什么,亦是无用。故其只得是垂下头来,道:“唉……算了!你这真是……唉……算了!算了!我也不去了!不去了!我去不去了,行了吧?!”
  闻此,那南宫绫先是犹豫了一瞬。然,转瞬之后,其亦是想了个清楚。面对这已是让步的凌耀庭,自己若不做出让步亦是不好。更何况,以那凌耀庭的性子,大概也不会再往后让步了。是故,其便是点头言道:“那……”
  然,等那南宫绫刚是出口一字,还未完表其意,就听那长孙灵嫣是抢先一步言道:“其实耀庭你也不用担心!”
  “嗯?!”是时,那南宫绫忙是问道:“嗯?!灵嫣你这什么意思啊?!”
  “啊!没什么!我就是说,其实你们不必担心派内事务无人管理,戒律院和铸剑谷无人照应之事!这事情,我其实在今天来找子陵之前,就已经想好了!”
  “啊?!”
  “没错!说要来找耀庭的,其实是子陵他。我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我早就已经想好了要去找谁帮忙了!”
  “嗯?是谁啊?!”
  “啊……这个嘛……”说着,那长孙灵嫣是缓缓转过身来,诡谲地笑着,望着那卫子陵是默而不语。
  见状,那卫子陵只觉心里是毛毛的,而不能明言为何。是故,其是惶然道:“那个……嫣儿啊!你……你……你……你有话说啊!别……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看得我……就……你到底是……”然,是时,那卫子陵是突然恍然大悟一般,瞪大双眼。随即先前那份惶然不安的神色,可说是亦转为“恐惧”。只见是时,那卫子陵手中陵渊宝剑是突然从手中滑落,双在地上。此时的卫子陵全身颤抖不止。良久,其才是缓过神来,颤颤巍巍地问道:“嫣儿……你……不……就……难道……是……是‘那个人’?!”
  是时,只见那长孙灵嫣是嘻嘻地笑着,言道:“嘿嘿……我在整个昆仑派,一共也没认识几个人嘛!”
  既闻此,那卫子陵是直接瘫软在地上,浑身颤抖着,一副全身无力的样子。
  见状,那凌耀庭是与那南宫绫交换了一下目光,虽是无奈摇着头言道:“算了!算了!我……我就不去了!你们夫妻二人去吧!玩的开心哦!呵呵……”
  然,于此,那卫子陵却是突然言道:“不!”随即,那卫子陵是咽了口唾沫,然后继续言道:“不用!不用!没事!放心!放心吧!我没事!没事!那个……我……”说着,那卫子陵是拼尽全力战了起来,随即是缓缓转过身去,向着门外勉力挪动着身躯,同时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但口中却是不停地念着:“那个……嫣儿……你去!去带上婧儿!我们走!走!去!去吧!我没事!没事!走吧……走吧……”
  见状,那凌耀庭是无奈地望着卫子陵的背影,然后转头看了一眼长孙灵嫣。而那长孙灵嫣也只是微微耸了耸肩,然后便是大步跟了上去。于此,那凌耀庭又是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南宫绫,随即其便是无奈叹了口气,然后亦是跟了上去。见状,那南宫绫也是想也没想,亦是抱着凌未霜跟了上去。
  及至到了地方以后,那长孙灵嫣是望着卫子陵无奈道:“大哥!你在干嘛?!”
  “啊?!我么?!没……没什么啊?!”那卫子陵如是言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都站到门外了!还叫‘没什么’?!我说!姐姐她怎么惹到你了?!你这么怕她?!”
  “呃……我……”是时,那卫子陵是站在门外,双手死死地门框抱着门框,只露出半只脑袋两只眼,试着往房间里探去。
  然,是时,只听一人是缓缓言道:“灵嫣!你就别逼子陵了!自认识以来,他就十分怕我。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既然他不喜欢我,那就不要勉强了。”
  是时,闻此,那卫子陵也是忙解释道:“不不不!当然不是!我……我当然没有不喜欢新垣师姐!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新垣师姐一向对我……不!是对谁都很好!我……”
  如此,那新垣祈是微笑着,点着头,缓缓言道:“我明白!我明白!子陵你无需多言!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也挺喜欢你这师弟的,但如果你就是那么怕我的话,也不必勉强!真的!”
  然,闻如是之言,那卫子陵更是自觉愧疚。是故,其是长舒一口气,试着缓解了一下紧张与不安,然后便是一步跨过了门槛,随即三两步走了上来。
  见状,那凌耀庭为了缓解尴尬,便是笑着言道:“诶呀!子陵不是因为我们新垣师姐实在是美若天仙,所以才不敢亲近吧?!我懂!懂的!懂的!”。
  然,闻此,那长孙灵嫣却是篾笑到:“哼!就他?!就他这块色坯,还会因为人家貌美而不敢亲近?!哼!不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跑,就算他要点脸了!”
  “嗯?!”是时,那卫子陵是来回看着那凌耀庭及长孙灵嫣,不悦道:“你倆这一唱一和,是什么意思?!”